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2345678»Pages: 5/8     Go
主题 : 讀《成王為城濮之行》札記
不求甚解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11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323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11-26
最后登录: 2015-04-05
40  发表于: 2013-01-07   
引用
引用第39楼海天遊蹤于2013-01-07 13:42发表的  :

有道理,那就是釋為受,讀為蒐。


本人對釋為「受」持保留態度。正如張新俊《<成王為城濮之行>札記二則》所言,釋為「受」,主要是根據甲本簡2的字形,但是其它兩個字形跟「受」都有一定的區別。本人懷疑此字可能跟您《<上博三·仲弓>簡20「數」字解兼論秦漢文字的「婁」》一文所討論的字形有關,或許是「婁」字,但尚未找到確證,在此提出來供大家參考。又,《左傳》襄公二十五年有「數甲兵」,杜預注:「閱數之。」而襄公二十四年又有「蒐軍實」,洪亮吉《詁》引《周禮疏》:「數。」成公二示六年又有:「蒐乘補卒。」杜預注:「閱也。」宣公十四年:「蒐焉而還。」杜預注:「簡閲車馬。」可見在「閱數」這個意思上,「蒐」、「數」是一樣的,表示的應該是同一個詞,朱駿聲就說「蒐」「又借為搜,為數」。簡文中的這個字讀為「蒐」或「數」皆可。「蒐」在古書中又用為狩獵義,雖然跟「閱數」的「蒐」應該是同一詞分化出來的,但簡文此字跟狩獵無關,應當是「閱數」的意思。
鳲鳩 离线
敏事,慎言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26311
精华: 0
发帖: 121
威望: 121
郢称: 0
蚁鼻钱: 67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1-01-02
最后登录: 2017-09-30
41  发表于: 2013-01-07   
引用
引用第40楼不求甚解于2013-01-07 14:43发表的 :


本人對釋為「受」持保留態度。正如張新俊《<成王為城濮之行>札記二則》所言,釋為「受」,主要是根據甲本簡2的字形,但是其它兩個字形跟「受」都有一定的區別。本人懷疑此字可能跟您《<上博三·仲弓>簡20「數」字解兼論秦漢文字的「婁」》一文所討論的字形有關,或許是「婁」字,但尚未找到確證,在此提出來供大家參考。又,《左傳》襄公二十五年有「數甲兵」,杜預注:「閱數之。」而襄公二十四年又有「蒐軍實」,洪亮吉《詁》引《周禮疏》:「數。」成公二示六年又有:「蒐乘補卒。」杜預注:「閱也。」宣公十四年:「蒐焉而還。」杜預注:「簡閲車馬。」可見在「閱數」這個意思上,「蒐」、「數」是一樣的,表示的應該是同一個詞,朱駿聲就說「蒐」「又借為搜,為數」。簡文中的這個字讀為「蒐」或「數」皆可。「蒐」在古書中又用為狩獵義,雖然跟「閱數」的「蒐」應該是同一詞分化出來的,但簡文此字跟狩獵無關,應當是「閱數」的意思。

張新俊老師所論,周忠兵老師在5號晚上告诉我,可能从“曳”,並舉了甲骨、金文字形說明,但讀何字則未說,兩位老師不謀而合。
海天遊蹤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3
精华: 0
发帖: 308
威望: 309
郢称: 0
蚁鼻钱: 2338
铜布: 17 点
注册时间: 2006-01-16
最后登录: 2017-10-20
42  发表于: 2013-01-07   
引用
引用第40楼不求甚解于2013-01-07 14:43发表的  :


本人對釋為「受」持保留態度。正如張新俊《<成王為城濮之行>札記二則》所言,釋為「受」,主要是根據甲本簡2的字形,但是其它兩個字形跟「受」都有一定的區別。本人懷疑此字可能跟您《<上博三·仲弓>簡20「數」字解兼論秦漢文字的「婁」》一文所討論的字形有關,或許是「婁」字,但尚未找到確證,在此提出來供大家參考。又,《左傳》襄公二十五年有「數甲兵」,杜預注:「閱數之。」而襄公二十四年又有「蒐軍實」,洪亮吉《詁》引《周禮疏》:「數。」成公二示六年又有:「蒐乘補卒。」杜預注:「閱也。」宣公十四年:「蒐焉而還。」杜預注:「簡閲車馬。」可見在「閱數」這個意思上,「蒐」、「數」是一樣的,表示的應該是同一個詞,朱駿聲就說「蒐」「又借為搜,為數」。簡文中的這個字讀為「蒐」或「數」皆可。「蒐」在古書中又用為狩獵義,雖然跟「閱數」的「蒐」應該是同一詞分化出來的,但簡文此字跟狩獵無關,應當是「閱數」的意思。

张崇礼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74168
精华: 0
发帖: 10
威望: 10
郢称: 0
蚁鼻钱: 5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1-06
最后登录: 2017-12-14
43  发表于: 2013-01-07   
从辵受聲的字並不能讀為蒐。從字形上看,聲旁不是叟;從意義上看,不管是訓為檢閱還是演習,都很難和後文的一天或三天相匹配。這個字的演變序列還是比較清楚的,可以上溯到金文的“逆【辵舟】”。“逆【辵舟】”又作“逆侃”,侃應讀為衍或延,義為延請。簡文中此字也應讀為衍或延,訓為布、陳。我最近在寫《釋古文字中與“衍”有關的一些字》,對這個字做過一點考察。
海天遊蹤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3
精华: 0
发帖: 308
威望: 309
郢称: 0
蚁鼻钱: 2338
铜布: 17 点
注册时间: 2006-01-16
最后登录: 2017-10-20
44  发表于: 2013-01-07   
甲01、乙02釋為「逸」的寫法與《集成》4311師(臼/言+犬)簋的「兔/月+攴」讀為「肆」的字形相近,從整體結構來看,似難有他想。乙2的「兔」看起來類似楷書的句,二者自然無關。西周金文有種「兔」的寫法作從「へ/口」形,如大盂鼎的(兔/匕)的「兔」旁。乙2的所謂「句」形似可以考慮由此訛變而來﹝比如偏旁移動﹞。後世傳鈔或根據這種字形誤以為從「句」而讀為「戮」也不能排除。
無語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26552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1-01-09
最后登录: 2017-06-23
45  发表于: 2013-01-07   
“約(弱)”後“寡”字,聯繫《左傳》“後至”之語以及“寡”(《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691頁)、“須”(《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803頁)有的写法相近來看,簡文的所謂“寡”有可能是“須”字或其誤字。
youren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0251
精华: 0
发帖: 123
威望: 123
郢称: 0
蚁鼻钱: 6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9
最后登录: 2016-08-29
46  发表于: 2013-01-07   
引用
引用第46楼無語于2013-01-07 21:39发表的 :
約(弱)字,聯繫《左傳》後至之語以及(《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691頁)、(《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803頁)有的写法相近來看,簡文的所謂有可能是字或其誤字。




初讀時我也覺得所謂的「寡」字,其右半應該就是跪跽的「卩」旁,左半為鬍鬚,這麼一來即是「須」而不是寡。
須,遲緩。《荀子‧禮論》:“故天子七月,諸侯五月,大夫三月,皆使其須足以容事,事足以容成,成足以容文,文足以容備,曲容備物之謂道矣。” 王念孫 《讀書雜志‧<荀子>補遺》 引之 曰:“須者,遲也。《論語》‘ 樊須 ,字 ’。謂遲其期,使足以容事也。 云‘須,待也,謂所待之期也’,則失之迂矣。”


槛外人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21
精华: 0
发帖: 449
威望: 451
郢称: 0
蚁鼻钱: 1466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5-10-25
最后登录: 2015-04-25
47  发表于: 2013-01-07   
甲三 白上一字与甲四“賓”字形近,當改釋作賓。前文說白(伯)珵“寡寺肉飲酒”,寡字作“少”講。正因為白(伯)珵“寡寺肉飲酒”,所以子文特意“舉肉賓伯珵”,賓,即以客禮待之。

甲四所謂“正人之心”當改釋作“老人之心”,字与甲五“老”字同。“老人”乃子文自稱,改釋后与子文身份相符,不然“正人”的身份便無著落。在“舉邦賀余,女獨不余”的情況下,伯珵“見飤是肉而棄”,這一點似乎讓子文格外關注,是以有“不思老人之心”的說法。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槛外人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21
精华: 0
发帖: 449
威望: 451
郢称: 0
蚁鼻钱: 1466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5-10-25
最后登录: 2015-04-25
48  发表于: 2013-01-08   
簡文三見“一日而畢,不A一人”,A字從申從攴。字与子文蒐师之地“尋”字形近。区别在于“申”字反S形两侧作口,而“尋”字反S形两侧作两小短画。《左傳》對應的詞是“戮”,疑A可迳读作“申”,申诫、告诫之意。如《尚书•多士》:“今予惟不爾殺,予惟時命有申。”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张崇礼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74168
精华: 0
发帖: 10
威望: 10
郢称: 0
蚁鼻钱: 5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1-06
最后登录: 2017-12-14
49  发表于: 2013-01-08   
成王爲城濮之行,王使子文教子玉。子文衍師於睽,一日而畢,不肆一人。子玉衍師,出之蔿,三日而畢,斬三人。舉邦賀子文,以其善行師。王歸,客於子文。子文甚喜,合邦以飲酒。蔿伯珵猶弱,顧持湆飲。子文舉汁貽伯珵曰:“穀筡余爲楚邦老,君王免余罪,以子玉之未患,君王命余衍於睽,一日而畢,不肆一人。子玉出之蔿,三日而畢,斬三人。王爲余賓,舉邦賀余,汝獨不余見,飤是汁而棄,不思老人之心。”伯珵曰:“君王謂子玉未患,命君教之。君一日而畢,不肆一人……  

【辵受】,讀為衍,布、陳。衍師,調度軍隊,佈陣。與後文“行師”照應。
睽,也可能是陳。
【逸殳】,肆,殺。參陳劍先生文。
寡,讀為顧,乃。
【人肉】,从肉人聲,當釋湆,羹,肉汁。飲,原有重文號,疑衍。蔿伯珵猶弱,不飲酒。
【肉立】,見於《廣雅•釋器》,羹。或以為古汁字。
貽,有多種釋法。當釋貽,贈。
患,讀為貫,習也。
賓,字形不清楚,尚有疑問。
汝獨不余見,即汝獨不見余,原斷句有誤。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2345678»Pages: 5/8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