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3/5     Go
主题 : 清華五《湯在啻門》初讀
奈我何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287
精华: 0
发帖: 66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66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4-05
最后登录: 2016-04-24
20  发表于: 2015-04-23   
簡9-10:氣蹙乃老,氣[氣余](舒)乃猷。氣逆亂以方(妨),【9】是其為疾央(殃)。氣屈乃冬(終),百志皆竆。
猷,整理報告云:“停止、終結。《爾雅•釋詁》:‘猷,已也。’與卒、輟等同義。” 屈,整理報告解為竭盡、窮盡。

——————————————————
原整理者如此理解,則“猷”與“屈”意思接近,前後文句重複,恐不可信。
樓上以為“猷”疑讀爲“秀”,將“氣舒乃猷”往好的方面考慮,思路應該是正確的。
    不過,“秀”字用在簡文中似乎有點坐實(秀本義是指穀物抽穗揚花),“猷”或可讀爲“繇”。《書·禹貢》“厥草惟繇”,傳:“茂也。”即茂盛之義,與“老”似可對應。

wind 穿过?浑水里面好摸鱼?
奈我何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287
精华: 0
发帖: 66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66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4-05
最后登录: 2016-04-24
21  发表于: 2015-04-23   
當然,“繇”與“秀”在茂盛這一義項上密切相關,應該具有同源關係。
————————————————————————
又,往好的方面考慮,“猷”訓爲“喜”似亦可通。
《禮記·檀弓下》“: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爾雅·釋詁》:“繇,喜也。”
————————————————————————————————
往“喜”這一義項上考慮,則“猷”讀爲“愉”亦能講通簡文的。
————————————————————————————————
wind 穿过?浑水里面好摸鱼?
溜达溜达 离线
溜溜达达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59
精华: 0
发帖: 57
威望: 57
郢称: 0
蚁鼻钱: 3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17
最后登录: 2015-07-08
22  发表于: 2015-04-23   
那還不如讀“遒”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52
威望: 152
郢称: 0
蚁鼻钱: 8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7-11-24
23  发表于: 2015-04-23   
“蹙”为急迫义,原整理者读“促”训“急促”,实无须改读;“[氣余]”原整理者读为“徐”,可从。《灵枢·口问》:“陰氣疾而陽氣徐”,“蹙”相当于“疾”,“[氣余]”即“徐”。《春秋繁露·基义》:“天之氣徐,乍寒乍暑。”
“老”是“物壮则老”之“老”,衰弱义,“猷”是强劲义。“氣蹙乃老,氣徐乃猷”谓气急迫则衰弱,气舒缓则强劲。就人而言,身体衰弱者呼吸浅促而微弱,强壮者呼吸深长而有力,古人反推之,则谓“氣蹙乃老,氣徐乃猷”,“老”、“猷”为韵。
氣逆亂以方,是其疾央(殃)。
方,原整理者训“伤”,恐不确。《儀禮·大射禮》:“左右曰方”,郑注:“方,旁出也。”旁,侧也。“方”此为不正之意,“气逆乱以方”即气逆乱而不正,後所谓邪气,是致病之根源,故曰“是其疾殃”。
奈我何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287
精华: 0
发帖: 66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66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4-05
最后登录: 2016-04-24
24  发表于: 2015-04-23   
呵呵,上面那帖隨便胡猜的
可以看出,上面所有的通假關係,諸位都能找得到通假例證來證明的,音理上也都能講通的。
但是,可以肯定有不少看帖的先生看完這些“猜猜看”之後肚裡冒火的吧:)
這些說法只是放在能講通簡文的大前提下來談文字通假,並以此來將簡文講通順;
而實際上,面對先秦文獻,有些說法大概根本沒考慮古人的用字習慣問題
wind 穿过?浑水里面好摸鱼?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11-21
25  发表于: 2015-04-23   
回 19楼(暮四郎) 的帖子
從字形上看,“朁[糸+角/牛]發紿”的“[糸+角/牛]”很可能與上文“九月[解/絲]章”之“[解/絲]”是同一個字,“[糸+角/牛]”是“[解/絲]”的省體。那麼,“[解/絲]”就不是像整理報告所認爲的那樣从下部的“聯”得聲,而是从“解”(支部見母)聲。

上古解聲、圭聲之字可通,圭聲、頃聲之字可通,頃聲、?聲之字可通;又,上古解聲、巠聲之字可通,巠聲、井聲之字可通,井聲、?聲之字可通:故[解/絲]、“[糸+角/牛]”似可讀爲“榮”(耕部匣母)。“榮”意為盛、顯,與“章”義近連用。《呂氏春秋•孝行》:“人主孝,則名章榮,下服聽,天下譽。”可供參考。此處“[解/絲](榮)章”當是指經過九個月,胎兒的形體已經十分顯著。在“朁[糸+角/牛]發紿”中,我們將“朁”讀爲“炎”,“[糸+角/牛]”讀爲“榮”,也能與“朁(炎)”構成義近並列的關係。梁江淹《蕭被侍中敦勸表》:“都野宗其榮盛,視聽敬其炎貴。”可供參考。


【“[/]”字如何釋讀頗費考慮,查檢數遍,得如上推論,不一定對,請各位批評。ps:胡亂說話的請繞道。】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11-21
26  发表于: 2015-04-23   
回 19楼(暮四郎) 的帖子
“其氣奮昌,是其為[尚/立](强)[相/力攴](梁)”,也可以佐證我們將“亓(其)[既/火](氣)朁繲發紿,是亓(其)為長且好才(哉)”中的“朁”讀爲“炎”。“奮昌”與“朁(炎)”義近,“[尚/立](强)[相/力攴](梁)”與“長且好”義近。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lht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76
精华: 0
发帖: 342
威望: 336
郢称: 0
蚁鼻钱: 201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3-29
最后登录: 2017-10-17
27  发表于: 2015-05-04   
引用
引用第4楼暮四郎于2015-04-11 17:35发表的  :
簡6:唯皮(彼)五味之氣,是哉以為人,亓(其)末氣是胃(謂)玉穜(種)。

整理報告將“哉”解為開始,云與下文之“末”對應,又引或說讀爲“栽”,解為栽培。
今按:“哉”表開始之義典籍罕見。“哉”當讀爲“載”,始。



应断读为“唯彼五味之气是哉,(五味之气)以为人”。《诗·魏风·园有桃》:“彼人是哉,子曰何其?”“是”是指示代词做谓语,“哉”是语气词,“其末气”之“其”亦指五味之气。否则这句话不合语法。
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lht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76
精华: 0
发帖: 342
威望: 336
郢称: 0
蚁鼻钱: 201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3-29
最后登录: 2017-10-17
28  发表于: 2015-05-04   
引用
引用第2楼暮四郎于2015-04-11 17:11发表的  :
簡1:古之先帝亦又(有)良言青至於今乎?
    整理報告將“青”讀爲“情”,解為確實,古書又作“請”,《墨子•明鬼下》:若使鬼神請有,是得其父母姒兄而飲食之也,豈非厚利哉?若使鬼神請亡,是乃費其所為酒醴粢盛之財耳。”
    
    今按:整理報告將“青”理解爲副詞,是正確的。不過,根據人們對先秦秦漢典籍的一般認識,“情”或者“請”在古漢語中很少用作副詞。“青”當讀爲“誠”。上古“情”與“誠”、“請”與“誠”常互為異文。 “誠”在典籍中常作副詞。《史記•春申君列傳》:“相國誠善楚太子乎?”《廣韻•清韻》:“誠,審也。”



如果“青”是副词,此句就没有谓语了。况且副词一般修饰动词、形容词,不修饰介词“至于”。所以“青”在这里还是当动词谓语。疑应读为“历”。《说文系传》:“历,传也。”《东京赋》:”历世弥光。”薛注:“历,经也。”《礼记·月令》:“命宰历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数。”郑注:“历,犹次也。”义皆相近。或读为“经(径)”。音理可看25楼之说。
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lht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76
精华: 0
发帖: 342
威望: 336
郢称: 0
蚁鼻钱: 201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3-29
最后登录: 2017-10-17
29  发表于: 2015-05-04   
引用
引用第6楼暮四郎于2015-04-11 22:23发表的  :
簡17:型(刑)情以不方,此胃(謂)美型(刑);型(刑)A以亡(無)[尚/示](常),此胃(謂)惡型(刑)。
整理報告將情讀爲輕,方解為害。
今按:“情”讀爲“輕”不符合楚簡用字習慣。“情”或當讀爲“靜”,“刑靜”可參《史記·五帝本紀》“欽哉欽哉,惟刑之静哉”,《呂氏春秋》“退嗜慾,定心氣,百官靜事無刑,以定晏隂之所成”。 “刑靜以不方(妨)”,意為刑罰不煩苛,故無妨害。

A整理報告釋讀爲 (重)。有學者認爲A左邊從立,右邊所從是現在一般用爲“逝”的字,或可讀爲“制”。我們初步推測,A从“噬”得聲,或可讀爲“褻”。上古筮、世聲之字可通,世、褻聲字可通。“刑褻”可能是說刑罰被頻繁地使用,變得像玩具一樣隨便。《禮記·緇衣》:“上不可以褻刑而輕爵。”或可參考。


“刑情”读如本字,情实。《左传》:“小大之狱,必以情。”程燕先生提出读如本字,但翻译中没有体现此字,根据后句的翻译,似把“刑情”做名词看待。
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3/5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