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胡應姬鼎小議
正月初吉 离线
好古、藏古、研古。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067
精华: 0
发帖: 11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2-02
最后登录: 2018-05-30
0  发表于: 2015-07-16   
0

胡應姬鼎小議

2013我到李學勤先生家求教一把吳王劍順便給了先生一鼎的資料這就是李先生2014年發表在《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六輯)》的文章《胡應姬鼎試釋》

先生對銘文的釋讀:唯昭王伐楚荊胡應姬見於王辭皇賜貝十朋玄布二乙對揚王休用作厥敵君公叔乙尊鼎

我釋讀如下:唯昭王伐楚荊胡應姬見於王辭皇賜貝十朋玄布二匹對揚王休用作厥敵君公叔乙尊鼎

先生文章中“玄布二乙”我認為應釋為“玄布二匹”“乙”字和下文的公叔乙的“乙”字寫法有很大的不同末筆未向左彎曲向下應該是訛變等原因造成的最後一句“用作厥敵君、公叔乙尊鼎”應該連讀不用斷句可直接讀作“用作厥敵君公叔乙尊鼎”“敵君”應該是妻子對死去丈夫的稱謂“公叔乙”是胡應姬的丈夫

此鼎兩道弦紋素面典型的西周中期偏早的造型西周銘文帶有x王稱謂的大多數學者認為是死諡,而非生稱

胡應姬鼎給我們帶來很多的值得探討和研究的問題:

1此鼎是典型的穆王時期的標準器

2“胡應姬見於王”應該是胡應姬見於昭王而非其他王

昭王南征二次第二次南征時死于漢水故胡應姬見昭王的時間應該是昭王16年至19年之間的某個時段我更傾向於16年(第一次南征)返回路過胡國的途中我會在下面的文章中進行闡述並加以推測

3罕見的撫恤制度

王接見並賞賜女人而且是畿外方國君主的女人(應國姬姓並嫁到胡國)在出土文獻中應該是首見(我未查資料可能有誤)昭王為什麼接見並賞賜“胡應姬”呢?我認為:“公叔乙”是戰死在昭王第一次南征的戰場上的勇士“公叔乙”戰死後昭王回返途經胡國時作為“公叔乙”的妻子“胡應姬”理應受到昭王的接見和賞賜


图片:
图片:
正月初吉 离线
好古、藏古、研古。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067
精华: 0
发帖: 11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2-02
最后登录: 2018-05-30
1  发表于: 2015-07-16   
請老師們指正。
玉折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51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8
郢称: 0
蚁鼻钱: 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5-11-05
最后登录: 2015-07-16
2  发表于: 2015-07-16   
乙字改释匹,非常合适。另外,皇字是否考虑连下读更好。
我本淮王旧鸡犬,不随仙去落人间
正月初吉 离线
好古、藏古、研古。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067
精华: 0
发帖: 11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2-02
最后登录: 2018-05-30
3  发表于: 2015-07-16   
友告知我“乙”和“匹”能通假。
水墨翰林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33526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14
郢称: 0
蚁鼻钱: 7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1-10-12
最后登录: 2018-04-23
4  发表于: 2015-07-17   
諦審銘文照片,原釋“辭”(右起第3列第1字,下以△代替)者,實應从 (乂),从聖,聖亦聲。“△皇”讀作“聖皇”,應是對國君的尊稱,漢•班固《東都賦》:“於是聖皇乃握乾符,闡坤珍,披皇圖,稽帝文。” 三國•魏•曹植《應詔》詩:“將朝聖皇,匪敢晏寧。” 唐•李商隱《韓碑》詩:“嗚呼聖皇及聖相,相與烜赫流淳熙。”“△皇”屬下連讀,為謂語動詞“賜”之主語。
zhtsy137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82311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36
郢称: 0
蚁鼻钱: 19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4-26
最后登录: 2017-12-10
5  发表于: 2015-08-02   
乙、匹同韵,就能通假?这在传世文献中是找不到相关例证的。金文“匹”字是由两个构件组成的,一个是倒直角三角形,另一个是“S”形线条。目前尚不能准确地解释,这两个构件代表什么含义,二者之组合为什么是“匹”字。但是,“匹”字是不能省略掉那个倒直角三角形的,这点是可以确定的。即使在金文的合文里,“匹”字仍然是完整的。
吾本荆蛮人,当识楚国文。
黃縣人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7780
精华: 0
发帖: 18
威望: 18
郢称: 0
蚁鼻钱: 10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0-05
最后登录: 2018-06-11
6  发表于: 2015-10-05   
并不是同韵就能通假,裘锡圭先生明确说过此事的严肃性,同音或极相近,有一定量的运用实例,即使都能说通也还要慎重考虑。不过换读为匹倒是很合适,需要再研究。
章水根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56456
精华: 0
发帖: 1
威望: 1
郢称: 0
蚁鼻钱: 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06-27
最后登录: 2016-08-05
7  发表于: 2016-08-05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254
威望: 260
郢称: 0
蚁鼻钱: 15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8-06-05
8  发表于: 2016-08-06   
玄布二乙,改乙为匹,实则不妥。一是字形不符。二是数量太少。乙可解释为扎或轧的意思,这在秦汉文献中就有此用意。二乙即二扎或二轧的意思,是表示布卷成某种形状后的数量,类似于现在所说的一捆布。此外,一乙表示若干匹,也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116
威望: 116
郢称: 0
蚁鼻钱: 80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8-06-06
9  发表于: 06-04   
因为铭文太简略,没法做直接判断,所以对其一直没仔细想想。今天收到网购出土文献十,上面有黄锦前先生文章。读后有些猜测,胡应姬为何独自朝见于王,从礼的角度,当是其夫君新丧,新君未立。春秋凡不言即位的,均是非正适之例。周礼郑注并有天子命诸侯之嗣说,世家里也见。
赐物里有玄布两匹,这很重要,让我联想到缁衣,可能是赐制朝服之布吧。
作器者如果是姬,称嫡君公,是否老夫老妻可以这样称呼?还是归嫁未久,即寡?故有此称?
如果辞皇是姬所认可并向天子推荐的继体之君,那么从事理而言,可以得到玄布之赐。从铭文用语来看,非常可能是嫡君公叔乙的同父兄弟。
辞字是否如释,存疑。但不影响我的胡猜。
关于继体之君世次的问题,一直到明嘉靖大礼议,是一个挥之不去的礼制问题。上述猜测中的嫡君,也为这个问题增加了可供讨论的早期事例。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