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关于兔字的思考和请教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0  发表于: 2016-02-17   
0

关于兔字的思考和请教

应该是前天晚上,读小臣来簋铭文,以为其中的地名可以和左传隐公十一年的兔裘相联系。
结果昨晚动笔,发现情况不是原来所想那么简单,牵涉到竹书的宛声之兔,还有一系列从兔和相系联之字的释读。
竹书金文略有头绪后,连带考虑到卜辞中的阳甲和沃甲,董、郭两说,只能取其一。
想请教郭、董论辩之后,学界对于阳甲和沃甲,是否续有论辩?特请同道网友指教。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28
威望: 130
郢称: 0
蚁鼻钱: 7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09-22
1  发表于: 2016-02-17   
所謂“小臣來簋”中的“兔師”或與“嶧”有關,“嶧”見《禹貢》“嶧陽孤桐,泗濱浮磬”《疏》東海下邳縣西有葛嶧山,卽此山也。《魯頌·閟宮》“保有鳧嶧,遂荒徐宅”《註》鳧繹,二山,等。
學者或指出《說文》所謂‘㲋’與‘兔’乃一字分化,若可信,從很多材料可以看到‘㲋’與‘鐸’部字的關係,此時的‘㲋’當已讀‘鐸’部字的讀音,即與‘兔’可能已經分化。
金文中有‘㲋/泉’侯之國,或即古“嶧”國,“㲋/泉”很可能就是’澤‘的初文(從泉從㲋聲),《左傳·昭二十三年》‘王師在嶧邑’,‘嶧’即‘狄泉’,山東現在仍然多出‘泉’眼,金文中“㲋/五/酉”祭或即“繹”祭,《說文》‘㲋/吾’或即此字,讀若寫(鐸部)……甲骨文中的‘兔甲’即後代文獻的‘陽甲’。
(灌個水,以應先生,聊一哂耳。)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2  发表于: 2016-02-18   
于菟在汉书里是作鐸声字从木。我最初也以为这是两字为一字在经籍中的最直接联系。
后来仔细分辨,竹书已经在使用的兔字,和心包先生指出的似青兔之字混淆无别,
兔字的声符,在竹书里消失了。汉书的桥梁例证,推测是以讹再讹。
兔的象形和得声,盖因尾而来,但又不是尾那么简单,形音义都具备了。所以能与他字通假。
兔的今音,和古音差别很大。今音的由来,可能就像转注一样。
小臣来簋的那个免,是没有尾形的,从字形判断,可能是嚴、岸之声。或者就是用声符来代替
兔子尾巴,所以说文怨的或体就是从令,宝盖和厂是差不多的。
也有可能是似青兔字声,说文有一宋地名,可以附会。
兔子尾巴的弯曲,安逸、夨、安沃,从字义角度,似乎可将兔甲和沃甲作一主观的附会。
昨凌晨翻看卜辞通纂专文,提到一辞例为告五示,由武丁逆推,郭老所释读的所谓沃甲,
就是无法纳入其序,唯释读为未附宗先王阳甲,才能和小乙一起把宗系的脉络,交代得比较清楚。
以上也还是初步的想法,提出来等待指正。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28
威望: 130
郢称: 0
蚁鼻钱: 7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09-22
3  发表于: 2016-02-18   
《漢書·敘傳》應不為訛,或為兔鐸部字又音遺存,或為魚部轉音,皆有可能。兔字在先秦韻文中似不入韻,目前所見最早的似乎是在《孫子兵法》中入魚部韻,此例也不一定可靠。楚語中‘兔’入魚部,如“鬦榖於菟”之‘菟’在《上博九》中用‘余’聲字表示,䖘作為虎的異體,如果當作形聲字,即兔表音的話,亦可推之兔音之入魚部。
竹書中一系列與‘夗’聲有關的字,當與‘兔’的讀音無關,與其義相關,論者很多,可以參看。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4  发表于: 2016-02-18   
谢谢心包先生的提示。再提一些问题请教。
刚才抽空理了一下相关例证,朱骏声《定声》“突”字条,称突字可假借为掘,又假借为“胅”。
“失”声字,往往通“逸”。而“失”所从之“乙“声,表示宛屈而出。
兔字象形,确实有一尾巴。但中山国次壶的”逸“字,尾巴符号写成了类似“乙”。
是否可以理解为“逸”的得声、得意,均由“乙”而来?由此而再来认识象形兔字踞尾象形,是否可以认为“兔”字也是“乙”声?
《石鼓文》的兔字,从叶韵来看,是否可以读为逸?
“乙”有曲意,如果朱骏声所指出的假借可以成立,是否可以认为“乙”、“兔”也可以有屈突之声?
《方言五》簙,吴楚之间或谓之夗专。说文从木㲋声字,读若薄。
是否可以认为如果㲋兔本为一字的话,那么从方言角度来看,兔字也可以有‘夗’聲?
因为我对音韵比较陌生,所以这些问题提得有些别扭。
望得指教。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5  发表于: 2016-02-29   
说文释兔,是象踞後其尾形。考虑到说文在训释中存在声训。
所以对相关音字,做了一番检索。
在清华《繫年》里,居是假借为據的。經籍訓釋,有據為居的例子。
臄,口上阿也。其本字就是郤的左半。
我因此又突發奇想,上博姑成家父,大家都認為是郤犫,因其采食地而得稱苦成。
臄、據和居,聲通。苦成這個地名是早已有之?還是因郤犫采食,因郤聲而得名?
我傾向于後者。這大概能解釋為啥許多地名都是聲通之字。但戰國以來一般不這麼搞,加東、新、南、北作區別。
這方面,我印象中還沒有相關的討論。所以,提出來灌水。
青荷人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849
精华: 0
发帖: 246
威望: 299
郢称: 0
蚁鼻钱: 153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19
最后登录: 2017-09-21
6  发表于: 2016-03-01   
南老师在《论语别祡》中以白话文论古义之方法,因为古时古白话必存于今天,因为世界是连续的,我写作都是写自己,所以考古也是考自己,我姓邓,也是尊邓小平为邓姓之实学,但邓氏理论还需我完结,我在春秋即是邓析,我现在一个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儒家家园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法典儒家家园草案》、《联合国宣言青荷人邓云贵儒家家园解释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典儒家家园法律思想草案》、《世界行政法儒家家园草案》、《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典儒家园思想草案》。故解考古也是多联本身姓氏,多联今之再起。
水之甘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557
精华: 0
发帖: 37
威望: 37
郢称: 0
蚁鼻钱: 1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1-16
最后登录: 2017-09-07
7  发表于: 2016-03-03   
回 3楼(心包) 的帖子
兔是鱼部应该没有问题
㲋是兔的分化

不过“毚”是侵部

△師
所从似乎是“象”




不过象为阳部字,对转自可读为鱼部之“兔”
二字战国字形难以分辨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