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78»Pages: 4/10     Go
主题 : 清華六《子儀》初讀
ee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691
精华: 0
发帖: 129
威望: 131
郢称: 0
蚁鼻钱: 974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9-17
最后登录: 2017-06-28
30  发表于: 2016-04-19   
《子儀》簡12:整理者讀爲“救兄弟以見東方之諸侯”,語法不通,楊蒙生先生解爲“指楚救秦”,語法上也不通,并且整理者所言的“爲同姓出頭”典籍亦未見記載。“救”應讀爲“求”,所謂的“兄弟”就應該是指下句“奉晉軍以相南面之事”的“晉”。
难言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221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30
最后登录: 2017-05-16
31  发表于: 2016-04-19   
簡2的“備”讀“服”,從蠶月到秋令是作事、服事的季节,到冬天就不便勞作了。簡8 “[言尋]言”可能是“覃言”,因爲遠人离宿(“宿”字上讀從ee說),君有很多话要对遠人讲,下句“式而不信”,“式”似讀“飾”,兩“于”字訓往,往告之、往协之。簡9“矛咠”是否是從“咠”值得懷疑,看沈培先生《說古文字裏的“祝”及相關之字》,如是則可讀“屬”,前言“就之”,此言“屬之”,“就”、“屬”意思近
难言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221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30
最后登录: 2017-05-16
32  发表于: 2016-04-19   
回 33楼(难言) 的帖子
顷读到徐在国先生大作,我疏忽掉了本册《子产》26的确定无疑的“咠”与之同形   ,所以整理者释“矛咠”是对的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7-19
33  发表于: 2016-04-19   
Re:回 22楼(bulang)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23楼bulang于2016-04-17 14:37发表的 回 22楼(bulang) 的帖子 :
读到《子产》篇20号简的那个从犭之字,不也是从的这个偏旁吗,那里却读为“察”,整理者不一啊。不过那字读为“由”也是蛮顺的,“善君必由昔前人之法律”,同篇四十号简“因前遂古”可参,不过后文“由善”就写作“由”,用字不同,就让我们用避复解释吧


抛开部件的单复不论的话,王子杨先生《释甲骨金文中的“将”——兼说古文字“将”的流变》一文涉及了不少字形,都是从双手单肉,但没提到新蔡简的文字,大概是不将它们认同为一吧。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7-19
34  发表于: 2016-04-19   
徐在国先生又提到《语丛二》简14之字(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523),他释为“豚”,将它与《子产》简20从犬之字联系起来,不可谓不巧啊(二字右边确实很相似,只争“肉”下一横有无,当可认同为一)。他认为《语丛二》、《子产》的字都是“豚”,《子产》简文:“善君必豚(循)昔前善王之法律”,很顺呢 。但不知道徐先生对《语丛二》他所释的“豚”是怎么个读法,如果释“豚”在理,可以读“遁”,“遁”有欺诈之意,《故训汇纂》2298页,置于简文也是蛮通的。不过啊,话说回来了,联系到王子杨先生文,如果统一二者而释为从“将”,《子产》的“善君必将昔前善王之法律”也是很顺的(“将”:奉行,“犭/肉又”难道就是“状”字异体吗、、、    ),但这样一来,其他从肉从又(或从双肉双又)的字怎么读就真不好讲了。
         滥吹滥弹,俟高明以断、、、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7-19
35  发表于: 2016-04-19   
回 36楼(bulang) 的帖子
新蔡简中那个字,都认为当表示数量,释“将”的话,可以读“双”呢,不过望山简2·50就有“雙璜”,就陡然降低了它读“双”的可行性,楚简表示{将}这个词”的形体是很稳定的,《子产》用这么个形体表示“将”,确有大可怀疑的空间,且這樣的話,《子仪》、《语丛二》的字也不好解釋
薛后生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2341
精华: 0
发帖: 139
威望: 140
郢称: 0
蚁鼻钱: 8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4-07-27
最后登录: 2017-05-25
36  发表于: 2016-04-19   
簡11,整理者隸定為“枼/攵/水”之字,被程燕先生改讀為“延”,其說是,右部從欠得聲,且與“医/欠”所从之“欠”相同,不知整理者隶定为“攵”,出於何種考慮。
薛后生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2341
精华: 0
发帖: 139
威望: 140
郢称: 0
蚁鼻钱: 8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4-07-27
最后登录: 2017-05-25
37  发表于: 2016-04-19   
引用
引用第25楼薛后生于2016-04-17 21:32发表的  :
簡17“尚端項瞻遊目以幵/目我秦邦”之“幵/目”,整理者依其本義解釋為“直視”,似不確,此字亦見於包山簡120號,與《皇門》簡1、《芮良夫毖》簡20之“幵/視”乃一字異體,這裡當讀為“啟”,此種用例文獻常見。(參:駱伊珍《清華一·皇門》與《清華三·芮良夫毖》“幵/見”字考,第二十五屆中國文字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似乎讀為“覬”更好。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09-19
38  发表于: 2016-04-20   
簡5:
“公命竆韋升琴、奏甬(鏞),歌曰:……”
整理報告讀爲“公命竆韋昇琴奏鏞”。
楊蒙生先生斷讀爲“公命窮韋、升琴、奏甬(鏞),歌曰”,說:“疑爲收起韋席,佈置琴瑟,演奏鐘樂。”


今按:“窮韋”當爲人名。公命窮韋升堂鼓琴,奏鏞者則非窮韋也。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09-19
39  发表于: 2016-04-20   
簡5-6:徒K所遊,又(有)步里謱【5】[言+雁]也。
整理報告依李家浩先生之說將K釋爲“儈”,此句釋讀爲“徒儈所遊又步里謱[言+雁]也”。楊蒙生先生釋讀爲“徒儈所遊有步里謱宴也”。

今按:從字形看,K與《集成》1502 L字上部應當是同一個字。後者我們釋爲“沐”。[ 見董珊《隨州文峰塔M1出土三種曾侯與編鐘銘文考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4年10月4日,鏈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339)文後評論區第33、34樓筆者的意見,2014年10月16日;筆者《釋古文字中的一些“沐”字(摘要)》,復旦網,2015年12月2日,鏈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667。] 只是“徒K所遊”如何釋讀,還有待考察。
描述:K
图片:
描述:L
图片: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78»Pages: 4/10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