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7»Pages: 3/7     Go
主题 : 清華六《鄭武夫人規孺子》初讀
刘孟瞻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583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2
郢称: 0
蚁鼻钱: 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1-22
最后登录: 2017-09-03
20  发表于: 2016-04-18   
ee先生所論甚是,簡八:孺子女恭大夫,且以教焉。整理者亦將“女”讀“汝”,雖也可通,然不若讀為“如”,訓為“不如”之曉暢。文中指鄭武夫人對孺子的規勸。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11-21
21  发表于: 2016-04-18   
簡18:今二三大夫畜孤而作焉,幾孤其[足+欠]爲娩印亡(無)女(如)吾先君之憂可(何)。
整理報告讀爲“今二三大夫畜孤而作焉,幾(豈)孤其
[足+欠](足)爲免(勉),印(抑)亡(無)女(如)吾先君之憂可(何)?”,解釋道:“今,若。‘畜孤而作’意爲順服君命行事。抑,猶然也。此句是說諸大夫能遵循孺子的意志行事,足以勉勵孺子自己,但仍不能使已故的先君無憂。這是謙詞。”

今按:這一節應當斷讀爲“今二三大夫畜孤而作焉,幾孤其
[足+欠](促)爲娩(勉),印(抑)亡(無)女(如)吾先君之憂可(何)”,是陳述句而非文句,其後當標句號。
畜,當解爲畜養之“畜”,而不是所謂順服。因爲此時的國君是孺子,而“二三大夫”是前朝遺老、受先君之命以輔助此孺子,孺子通過邊父向“二三大夫”傳話時理應畢恭畢敬,所以孺子說“二三大夫畜養我而勞作”。“作”照應前文“焉宵作器於殉、葬之中”。

[足+欠]”當讀爲“促”、解爲速,參見我們對上文簡10“[足+欠]婁”、簡11“[足+欠]”的討論。
“幾”與上文“幾既臣之獲辠,或(又)辱吾先君曰:是亓選臣也”之“幾”用法可能相同。此字讀爲“豈”不可信,如何讀待考。我們初步推測其意相當於“庶幾”。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9-28
22  发表于: 2016-04-18   
回 20楼(刘孟瞻) 的帖子
如此说就多了,《管仲》11-12:“君女(如)由彼孔叔、佚之夷……,是四人者,谤谏君于外”的“如”也是吧
王挺斌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567
精华: 0
发帖: 10
威望: 10
郢称: 0
蚁鼻钱: 5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4-13
最后登录: 2017-07-16
23  发表于: 2016-04-18   
回 14楼(ee) 的帖子
胡宁的说法,印象中发布会那天,陈伟先生也曾提到
鱼游春水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7384
精华: 0
发帖: 295
威望: 297
郢称: 0
蚁鼻钱: 191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8-11-29
最后登录: 2017-03-02
24  发表于: 2016-04-18   
整理报告《补正》引“自卫与郑,若卑耳而谋”
“与”疑可直接理解为与闻之与,指参与国内政事,也可以读为“举”,处理。总之这意思都是说,郑武公身在卫国时处理郑国的政事,好像就在郑国似的。
然而郑武公为什么居卫三年?
《补正》认为,郑武公“陷于大难之中,居于卫三年”是指辅助东迁后的平王在“大难之中”,而成周当时还临近郑卫交界地带(?),所以说郑武公辅助平王是居卫。这好像有点问题。

首先,“大难”是说郑武公,不是周平王。所居之卫,应该直接理解为河淇一带的卫国。这应该是比较自然的。
其次,郑武公要“发展”,只要北过黄河,就算是到了卫人势力范围(卫南临河淇,而郑谋求的是济洛河颖之间,河水为界)。和卫国交手,无法回避。
郑国帮助平王实现东迁后,积极扩张。王室要借助卫国来限制郑国(成王顾命之际,顾命大臣中就有卫侯),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左传》隐公期就写,郑庄公和王室的矛盾其实已经白热化,以至于直接跟王室交战。大概武公期并不是和王室同心同德。
清华简新刊《郑文公问大伯》,说到武公期开拓的成果之一,就是鲁卫之君来见。据此,郑武公和卫国交手差不多是既成事实。武公和卫国交手或许是有明显占上风,所以到庄公时,直接和王室冲突;也可能是没有占上风,所以庄公时王室还敢于取郑国邬刘等数处田邑。因为王室要限制郑国,肯定会和卫国站一边,所以不论哪一种情况,郑武公和卫的冲突都不言而喻。
第三,武公夫人此时训话,不但没必要吹嘘“勤劳王家”的勋业,反而是要表达“创业维艰”之意。其艰苦程度是,郑武公既不见其邦,亦不见其室,而郑国国内已经等同于“无君”,幸而有良臣,才没有崩溃——这多半是暗示一个败局。只是为夫君讳,没有明说。

所以将其局面理解为武公被困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简文这陷入大难居于卫三年等等内容,估计就算不是说郑武公被困在卫国三年,至少也应该直接理解成河淇之间。和辅佐平王大概是无关的。




《左传》子产曾经说,郑国往东发展,是和“商人”一起来的,且“世有盟誓”。不是一般的伙伴关系。以往徐中舒先生等以为此处“商人”其实是指殷商后裔。一说到殷商遗民,就容易想到周初封建的卫。卫本来就是专管殷商遗民的,又见于《系年》,简文也说是“淇卫”。和郑国一起筚路蓝缕往东发展的商人,或许本身就有亲卫而监郑的意思。说不定还是王室授意。

是不是有点细思恐极……


往言伤人,来言伤己。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厚予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79
精华: 0
发帖: 16
威望: 16
郢称: 0
蚁鼻钱: 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18
最后登录: 2017-10-23
25  发表于: 2016-04-18   
簡3,不溋亓志。
整理者“溋”,釋作盈,訓滿。
今按,“盈亓志”即“逞其志”,逞、盈可通,《説文通訓定聲》“逞叚借爲盈”。逞志見《楚辭叚·大招》“逞志究欲”,王逸注“逞,快也”。
東潮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978
精华: 0
发帖: 38
威望: 38
郢称: 0
蚁鼻钱: 19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18
最后登录: 2017-11-16
26  发表于: 2016-04-18   
回 25楼(厚予) 的帖子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198
威望: 204
郢称: 0
蚁鼻钱: 12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7-11-22
27  发表于: 2016-04-19   
回 楼主(ee) 的帖子
此处女字读为又
刘孟瞻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583
精华: 0
发帖: 2
威望: 2
郢称: 0
蚁鼻钱: 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1-22
最后登录: 2017-09-03
28  发表于: 2016-04-19   
回 8楼(暮四郎) 的帖子
发布会当天晁福林先生指出“毁”有“批评”之意,毁誉之“毁”即此意。此句意思为:得到计谋,让大臣对计谋有所批评(对计谋提出意见)。
厚予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79
精华: 0
发帖: 16
威望: 16
郢称: 0
蚁鼻钱: 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18
最后登录: 2017-10-23
29  发表于: 2016-04-19   
谢25楼提醒,粗心了。

簡2,“既得圖乃爲之毁”。
  整理者,毀,訓“敗”,謂“計劃實施却失敗”。于上下文意稍顯突兀。
  暮四郎兄訓“減損”,謂“爲之減損衣服、食物等(其意大概和祭祀前齋戒類似,是爲了表示鄭重)“。稍有增字之嫌。
  竊疑,毀或通“燬”。《詩·周南·汝墳》“王室如燬”,《列女傳》二引作“毀”。《楚帛書》丙:“昜(陽),不□燬事”,燬事即毀事。是其證也。《毛傳》燬,火也。“王室如燬”,意即王室征伐之事酷烈,如火之急盛。此處“爲之毀(燬)”,或即爲之急。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7»Pages: 3/7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