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1/6     Go
主题 : 清華六《鄭文公問太伯》初讀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44
威望: 146
郢称: 0
蚁鼻钱: 7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10-21
0  发表于: 2016-04-16   
0

清華六《鄭文公問太伯》初讀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孤舟钓雪 执行置顶操作(2017-10-12)
《鄭文公問太伯》簡10‘不能慕吾先君之武育/攵(徹)爿/戈/口(莊)功“,根據《補證》的括讀,原整理者似乎是把‘武徹莊功’理解為‘鄭武公及鄭莊公的功烈’,語義似與前之’先君’犯復,按:徹訓為‘跡’,光績,‘爿/戈/口’似當讀為‘壯’,金文有‘壯武戎功’之語,可互參。當然,武徹,也可以看作同意連用的關係,都是指功績而言,然略顯不辭。(未見原書,一哂耳。做一次樓主,不敢造次   )
[ 此帖被心包在2016-04-16 17:58重新编辑 ]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10-20
1  发表于: 2016-04-16   
甲8“遺(陰)桑(喪)(次)”之“次”

【尚未見整理報告】
图片: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9-28
2  发表于: 2016-04-17   
12简“方谏”不就是“谤谏”吗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9-28
3  发表于: 2016-04-17   
简9“斗鬩”好啊,上博《从政》甲篇的“从事而毋言+兒”(言+兒为王辉先生释,《江汉考古》2014.2),“言+兒”就是鬩吧
ee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691
精华: 0
发帖: 129
威望: 131
郢称: 0
蚁鼻钱: 974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9-17
最后登录: 2017-06-28
4  发表于: 2016-04-17   
《鄭文公問太伯》簡2:“不穀以能與就(仇-逑)次”,“就”讀爲“仇”或“逑”要更好一些,就金文中常見的“仇(-逑)次”,是匹偶、并列的意思。
ee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691
精华: 0
发帖: 129
威望: 131
郢称: 0
蚁鼻钱: 974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9-17
最后登录: 2017-06-28
5  发表于: 2016-04-17   
《鄭文公問太伯》簡2:執(?)胄披甲,
第三字整理認爲從“喜”從“專”,讀爲“擐”,屬誤認字形,其實是“從艸從豆從口從卑”或“從喜從屮從卑”, 屮是受喜的影響而類化。喜就是鼓,甲與戰爭有關,故加戰爭常用的“鼓”形。第三字實從“卑”聲讀爲“被(或披)”。“被甲嬰胄”、“被甲冒胄”古書常見。
無痕 离线
敬畏之心不可無。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538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14
郢称: 0
蚁鼻钱: 7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4-10
最后登录: 2017-07-04
6  发表于: 2016-04-17   
《鄭文公問太伯(甲)》簡5、《鄭文公問太伯(乙)》簡4:故(鼓)其腹心,奮其股肱。今按:“故”可讀為“敷”,“敷其腹心”即古書中的“布其腹心”,《左傳•昭公二十六年》:“敢盡布其腹心及先王之經,而諸侯實深圖之。”古聲字和甫聲字傳世古書及出土文獻均有相通例,可參高亨《古字通假會典》,第863、866頁;白於藍《戰國秦漢簡帛古書通假字彙纂》第224頁。
bulang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167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21
最后登录: 2017-09-28
7  发表于: 2016-04-17   
ee兄所释甚善,赞一个,就是“鼙”了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44
威望: 146
郢称: 0
蚁鼻钱: 7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10-21
8  发表于: 2016-04-17   
回 7楼(無痕) 的帖子
哈哈,尊說很有啟發性。孟蓬生先生認為甲骨文“古”字上部所從之形當與“古”音近,而並非舊所謂之“盾”(中國文字研究,第九輯)。如此,“博”字似乎可以看作一個雙聲字。這樣來看,孟說似乎也是有成立的可能。
ee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691
精华: 0
发帖: 129
威望: 131
郢称: 0
蚁鼻钱: 974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9-17
最后登录: 2017-06-28
9  发表于: 2016-04-17   
《鄭文公問太伯》簡9+10:“亦不 [爿+兔](失)斬【9】伐。”[爿+兔],整理者讀爲“逸”。按,讀“失”更符合典籍用語習慣。
《鄭文公問太伯》簡12:“君如是之不能茅(務)”,“茅” 整理者讀爲“懋”。按,不如讀爲“務”更好。“務”言“務行臣下之諫言”。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1/6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