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Pages: 4/6     Go
主题 : 清華六《鄭文公問太伯》初讀
苦行僧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9549
精华: 0
发帖: 70
威望: 70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5-31
最后登录: 2017-12-02
30  发表于: 2016-04-22   
《鄭文公問太伯》簡5中“[竹+執]胄鼙(被)甲”之“鼙(被)”是由ee、bulang兩位先生考證出來的,“鼙(被)甲”連言,文意通暢,顯然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以此為定點考慮“[竹+執]胄”,方向就很明確了,“[竹+執]胄”毫無疑問就是戴胄之類的意思。現在的問題是“[竹+執]胄”之“[竹+執]”該如何解釋。我們認為“[竹+執]”當讀為“戴”。“[竹+執]”從“竹”,“執”聲,“戴”從“異”聲,“執”聲字與“異”聲字可以輾轉相通。“執”聲字與“立”聲字可通,如陳劍先生將上博簡《容成氏》簡14、15中的“蓻”讀為“笠”;“立”聲字與“異”聲字可通,如古書中“翌日”之“翌”多寫作“翼”。
海天遊蹤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3
精华: 0
发帖: 308
威望: 309
郢称: 0
蚁鼻钱: 2338
铜布: 17 点
注册时间: 2006-01-16
最后登录: 2017-10-20
31  发表于: 2016-04-22   
剛剛看了曹方向先生的大作,文中談到貳字結構,恐有問題。我在寫作《《清華六》文字補釋》時也提到橫筆加一撇筆的例證,當時也注意到這個貳字。之所以沒有採用,乃因為弍的“戈”旁實由“戌”減省而成,而非曹兄所說由戈加一撇筆,可以參見召伯虎簋(《集成》8.4292)的貳字。這方面的說法不少,比如張富海先生的《漢人所謂古文之研究》、李春桃先生的《傳鈔古文研究》等等,方向兄可以參看。
blackbronze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683
精华: 0
发帖: 11
威望: 11
郢称: 0
蚁鼻钱: 5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4-25
最后登录: 2016-11-02
32  发表于: 2016-04-22   
簡2:

不穀幼弱,閔喪吾君,譬若雞雛,伯父是(實)被複

「是」字讀如字即可,表示強調、加重語氣。不須改讀為「實」。


簡7:
北就鄔劉,縈(營)軛蒍邘之國

「縈」字原整理者無說,應讀為「營」,表示經營。
ee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691
精华: 0
发帖: 129
威望: 131
郢称: 0
蚁鼻钱: 974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9-17
最后登录: 2017-06-28
33  发表于: 2016-04-23   
《鄭文公問太伯》甲本簡6:“克鄶A(廟食),如容社之處”,乙本簡5作B形,A及B下有合文符。按AB上面從“[宀+苗]”,下面從“飤”,不過“飤”所從的“人”訛爲“刀”形,A的“刀”形又進一步訛變成“刃”,如上博二《魯邦大旱》簡6的“飤”就已近于“刀”形。AB應讀爲“廟食”,《史記•滑稽列傳》:“廟食太牢”、《漢書•淮南衡山濟北王傳》:“高皇帝之神必不廟食於大王之手”,皆是典籍中的“廟食”用例。《鄭文公問太伯》是說鄭克鄶之後始得地以爲祖先之廟以供血食,正好與後面的“如容社之處”緊密銜接。從此處看,鄭之東遷後之始都即應在鄶地,古人已多言及。

图片: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24
精华: 0
发帖: 12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9
最后登录: 2017-12-18
34  发表于: 2016-04-24   
引用
引用第6楼ee于2016-04-17 19:07发表的  :
《鄭文公問太伯》簡2:執(?)胄披甲,
第三字整理認爲從“喜”從“專”,讀爲“擐”,屬誤認字形,其實是“從艸從豆從口從卑”或“從喜從屮從卑”, 屮是受喜的影響而類化。喜就是鼓,甲與戰爭有關,故加戰爭常用的“鼓”形。第三字實從“卑”聲讀爲“被(或披)”。“被甲嬰胄”、“被甲冒胄”古書常見。


自ee先生正確釋出此字後,對於[+]字,解者紛紛。不佞以為[+]似可讀為“縶”。縶者,繫也。(故訓匯纂,1768頁)縶胄與嬰胄同意。
苦行僧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9549
精华: 0
发帖: 70
威望: 70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5-31
最后登录: 2017-12-02
35  发表于: 2016-04-24   
《鄭文公問太伯》簡5中的“[犬肉頁]”,或可理解為從“犬”,“䐓”聲,釋為“獿”。
ee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691
精华: 0
发帖: 129
威望: 131
郢称: 0
蚁鼻钱: 974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9-17
最后登录: 2017-06-28
36  发表于: 2016-04-25   
《鄭文公問太伯》簡10:“先君之武徹壯功”,整理者未加解釋,按典籍“武徹”未見,不如讀爲“武烈”,典籍常見此詞。“徹”透紐月部,“烈”來紐月部,二字古音全同。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24
精华: 0
发帖: 12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9
最后登录: 2017-12-18
37  发表于: 2016-04-27   
簡5: 戈盾
  不佞以為此字似可讀為“扜”,尺蠖,出土文獻作尺汙、尺扜或斥汙(白於藍《通假字彙纂》,2012年,259頁),是從蒦、于者可以通假(又可參湯炳正《釋“溫蠖”》,收入《屈賦新探》)。《說文》:“扜,指麾也。”然則(扜)戈盾者,指揮戈盾也。《玉篇》:“扜,持也。”,訓持戈盾也可以吧。
东山铎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082
精华: 0
发帖: 103
威望: 101
郢称: 0
蚁鼻钱: 246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12-12
最后登录: 2017-04-23
38  发表于: 2016-04-27   
簡5:以[犬肉頁](協)於(庸)(偶)
懷疑“[犬肉頁]”或是“類”字,訓爲“善”?
上博簡《周易》簡44有個字,徐在國先生疑爲“類”字異體,另外一部分是“惟”,“類”、“惟”都是聲符。彼字之筆勢結構與此有相似之處。
——本篇簡文的抄手(據整理者所說,甲乙二本爲同一抄手)在依樣葫蘆時並不嚴謹,如甲本簡9的“同”字,乙本簡8明顯少寫了一筆。又如,甲本簡5“股肱”之“股”字,右部“夃”字形的標凖寫法應當是豎筆向下一筆貫通的,此處顯然是抄手抄錯了,抄成“歺“字形了。具體字形可對比《繫年》中的“死”、“歺枼”所從的“歺”與“溋”所從的“夃”字形。
《詩·大雅·皇矣》“克明克類”鄭玄箋:“類,善也。勤施無私曰類。”
池塘鴨頭綠,牛背夕陽紅。
炊烟裊裊起,飄過小橋東。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64
威望: 381
郢称: 0
蚁鼻钱: 21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7-12-02
39  发表于: 2016-04-27   
回 31楼(明珍) 的帖子
謝謝明珍指點!這幾句話並不難理解,我也不是刻意要與整理者立異。之所以如此,是出於以下理由:

1.按照整理報告的斷句,“閔喪吾君”難以講通。此時鄭厲公早已經去世,鄭文公說“閔喪吾君”,怎麼講呢?如果文公是要表達“擔心失墜了先人的功烈”之類意思,那他應該說”閔喪吾先君之烈/業“。這句話也不可能是自指,因爲文公的自稱是“不穀”。

2.按照我的斷句,則不存在這樣的疑問。文公只是說,我年幼無知,擔心喪亂。而且,“吾君卑(譬)若雞雛”、“伯父是被複(覆)”相對成文,也很整齊。需要注意的是,這裏“吾君”並不是單指文公自己,因爲看簡文,太伯很可能如《祭公》篇的祭公那樣,是輔佐了幾位君主的老臣,所以
“吾君”包含太伯輔佐過的所有先君和文公自己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Pages: 4/6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