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孔子纂《書》舉例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0  发表于: 2016-07-12   
0

孔子纂《書》舉例

孔子纂《書》舉例
孔安國《書傳序》云《三墳》、《五典》、《八索》、《九丘》,為上世帝王之遺書。至孔子,“論次《詩》、《書》,修起《禮》、《樂》”(《史記•儒林列傳》)。其因有二,一者《書傳序》云“睹史籍之煩文,懼覽之者不一”,一者《史記•儒林列傳》云“閔王路廢而邪道興”。
《漢書•藝文志》云“《書》之所起遠矣,至孔子纂焉”,《書傳序》稱之為“芟夷煩亂、翦截浮辭、舉其宏綱、撮其機要,足以垂世立教”。
既言“垂世立教”,則知上世帝王遺書必有不能當此者。然此為今、古文所限,故《書》之前世何等模樣,經師未嘗有論見傳於今。
余見《文選•思玄賦》李善注引《古文周書》云:“周穆王姜后晝寢而孕,越姬嬖,竊而育之,斃以玄鳥二七,塗以彘血,置諸姜後。遽以告王,王恐,發書而占之。曰:‘蜉蝣之羽,飛集於戶,鴻之戾止,弟弗克理,重靈降誅,尚復其所。’問左史氏,史豹曰:‘蟲飛集戶,是曰失所。惟彼小人,弗克以育君子。’史良曰:‘是謂關親,將其留身,歸於母氏,而後獲寧,冊而藏之,厥休將振。’王與令尹冊,而藏之於櫝。居三月,越姬死。七日而復,言其情曰:‘先君怒予甚’,曰:‘爾夷隸也,胡竊君之子,不歸母氏?將置而大戮,及王子于治。’”
又見《周本紀》云:“武王渡河,中流,白魚躍入王舟中”。此經師以為古文《太誓》之辭。
又見清華竹書《傅說之命》云:“佚仲是生子,生二戊豕。佚仲卜曰:‘我其殺之?我其巳,勿殺?勿殺是吉。’佚仲違卜,乃殺一豕。說于 伐佚仲,一豕乃 保以逝,廼踐。邑人皆從一豕, 仲之自行,是爲赤 之戎。”
此三事,兩涉占驗,一為祥瑞。余意此即孔子所翦截之辭,由《春秋》可知也。按皮鹿門《經學通論》“論春秋書災異、不書祥瑞,《左氏》、《公羊》好言占驗,皆非大義所關”與“論獲麟《公羊》與《左氏》說不同,而皆可通,鄭君已疏通之”兩節,可明孔子約修《春秋》,不以祥瑞取媚,但以災異書示。此孔子《春秋》筆法,當亦類施於纂《書》。故今文《說命》、《太誓》,無類《左氏》占驗、祥瑞之辭。
此蓋孔子纂《書》之一例。
丙申季夏玖日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1  发表于: 2016-11-09   
孔子纂《書》舉例
皮鹿門《經學通論》有“論春秋書災異、不書祥瑞,《左氏》、《公羊》好言占驗,皆非大義所關”與“論獲麟《公羊》與《左氏》說不同,而皆可通,鄭君已疏通之”兩節,闡明孔子約修《春秋》,不以祥瑞稱美,但以災異書示。今據此《春秋》筆法,而釋孔子纂《書》之例。
孔安國《書傳序》稱《三墳》、《五典》、《八索》、《九丘》,為上世帝王之遺書。孔子“睹史籍之煩文,懼覽之者不一”, “閔王路廢而邪道興” ,遂“論次《詩》、《書》,修起《禮》、《樂》”。故《漢書•藝文志》云“《書》之所起遠矣,至孔子纂焉。”
《書傳序》云孔子纂《書》,“芟夷煩亂、翦截浮辭、舉其宏綱、撮其機要,足以垂世立教”。此孔安國所舉綱釋例也。
許謙云:“聖人欲納天下于善,無他道焉,惟示之勸戒而已。故孔子于書,獨存其善,使人知所法。是故書則全取其善,不獨存其善也,雖桀、紂、管、蔡之事,猶存于篇。蓋有聖人誅鉏其暴虐、消弭其禍亂,猶之乎湯武周公之作焉,非欲徒紀其不善也。至于羿、浞之篡夏,幽、厲之滅周,略不及之。觀此,則聖人之心可見矣。” 此許謙所釋例也。
經師既言“垂世立教”、“示之勸戒”,則上古帝王遺書之煩亂、浮辭,雖得傳於今,不得徑言其在孔子所纂之《書》,更不可據而辯論《書》之真偽。
按《書》以祥異為示,所以黽勉也。如《夏社》因連大旱不收,“欲遷其社不可”而作;《咸乂》因“亳有祥桑榖共生于朝”而作;《高宗肜日》與《高宗之訓》因“有飛雉升鼎耳而雊”遂作;《歸禾》與《嘉禾》因“唐叔得禾異畝同穎”而作,例皆屬此。《書大傳》引孔子曰:“吾於《高宗肜日》,見德有報之疾。” 而《金縢》曰“王執書以泣”,“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則盡起”,“歲則大熟”。其辭及於災異,為揚周公之德而黽成王之明也。至如伏生、馬融、鄭玄傳注之《泰誓》,其辭有白魚入舟、赤文題目、火流赤烏云云,此祥瑞也。馬融云:“《泰誓》後得,案其文似若淺露,稽其事頗涉神怪,得無在子所不語中乎?”然《書大傳》已云周公曰:“茂哉茂哉,天之見此以勸之也,恐恃之”,又周公曰:“懋哉,予聞古先哲王之格言” 。此亦黽德,非但為稱美,然則馬融於此可無疑矣。
按《書》復有夢驗之事,如《說命》,夢得賢人以勉王事也。清華竹書《程寤》記大姒有吉夢,文王及太子發受商命於皇上帝,并“發汝敬聽吉夢”云云。其辭雖有黽勉之意,然未及於受之敗政,頗有自僭之嫌,無垂世勸戒之用,故其篇僅存目於《逸周書》中。又《齊太公呂望表》引太康二年所出竹書《周志》曰:“文王夢天帝服玄禳以立於令狐之津,帝曰:‘昌,賜汝望’。文王再拜、稽首,太公于後,亦再拜、稽首。文王夢之之夜,太公夢之亦然。其後文王見太公,而詢之曰:‘而名為望乎?’答曰:‘唯,為望。’文王曰:‘吾如有所於見汝?’太公言其年月與其日,且盡道其言,‘臣以此得見也。’文王曰:‘有之,有之。’遂與之歸,以為卿士。”其事亦見於《尚書帝命驗》 ,且有赤雀銜丹書、玉璜刻文“姬受命,呂佐旌”之祥。其與孔安國傳《古文尚書》之《說命》相較,并無勉王之辭。旨意高下,立可判也。
按《書》復有占驗之事,如《召誥》、《洛誥》。亦因占驗而勉王也。《文選》卷十五張平子《思玄賦》李善注引《古文周書》“周穆王姜后晝寢而孕”一節,又何有垂世勸戒之用?徒增談說而已。復有清華竹書《傅說之命》“佚仲是生子,生二戊豕”并卜殺云云,亦此類耳。
故傳於今之緯書、《逸周書》、蝌蚪文《書》,雖去孔子世不遠,以其神怪、辭煩無要,故非孔子立教之《書》也。
按伏生所傳《太誓》,知秦博士所習《書》,自有白魚入舟云云。然梅賾本《古文尚書》無之,疑安國徑以其所體孔子《書》例而定可知者。《書傳序》既言“以所聞伏生之書考論文義”,則其未違師說亦明矣。若是刪落,則所持與後之馬融同。若是壁中本即如此,則疑孔子《書》早有兩本并行,以壁中本為潔淨。
《墨子•非命下》引《太誓》“於去發曰”云云,其辭意亦見於梅本《古文尚書》。又《墨子•尚同下》引《大誓》“小人見姦巧,乃聞不言也,發罪鈞”,孫星衍云:“此蓋言紂苛政也,即《漢書》見知之法,先王所無” 。然由《尚同下》文辭,知墨家引《太誓》以贊以說,此豈是紂苛政?此儒、墨分野,焉得遺存於孔子《書》而垂教勸戒耶?故即若《古文尚書》為後世梅賾等拾掇,然於《書》例,尚不離其持守之地。閻若璩以之而謂“晚出之古文獨遺此數語,非一大破綻乎” 。此豈是讀孔子《書》之後學,所宜出之論耶?

丙申季夏玖日稿,立冬後貳日修改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97
威望: 97
郢称: 0
蚁鼻钱: 6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7-09-22
2  发表于: 2016-11-11   
《歸禾》與《嘉禾》,因“唐叔得禾異畝同穎”而作。按《書大傳》周公曰“三苗為一穗,抑天下其和為一乎”,其事并涉越裳氏重譯來朝。疑此或為祥瑞也,然《韓詩外傳》云:“周公乃敬求其所以來”,則猶是以黽德為本。此則類《書大傳•高宗之訓》“桑榖俱生于朝七日而大拱”、“諸侯重譯來朝者六國”。然則,“異畝同穎”非瑞實異。
按《書大傳》復有“堯時麒麟在郊藪”、“舜好生惡殺鳳凰巢其樹”、周公踐祚“朱草畼生、蓂莢生”,《尚書中候》亦有“若稽古周公旦即攝七年,鸞鳳見、蓂莢生、青龍銜甲、玄龍背書”。是知伏生所傳,頗有駁雜之處。
青荷人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849
精华: 0
发帖: 246
威望: 299
郢称: 0
蚁鼻钱: 153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19
最后登录: 2017-09-21
3  发表于: 2016-12-06   
孔子删定春秋,多惨激之事,事非儒家,而左传每有君子言善,此即年少之孔子,也多符验,示人间多有因果之事,儒者劝善也,不劝善非儒者也,春秋左传因君子劝善是孔子删书垂义,为儒者因之必行一善,否则非儒也。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