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12»Pages: 11/12     Go
主题 :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0  发表于: 08-07   
簡2:無乃猷心是不【足欠】也
整理報告云:
謀,圖謀。《爾雅釋言》:“圖也。”《爾雅釋詁》:“謀也。”西周晚期及春秋金文中猷與心有對稱。如大克鼎(《殷周金文集成》二八三六,中華書局,一九八四年)銘云:“悤逸厥心,宇靜于猶。”戎生鐘(《近出》二七):“啟厥明心,廣經其猷。”
心,思慮之義。《爾雅·釋言》:“謀,心也。”王引之經義述文:“心者,思也。”《呂氏春秋·精諭》:“紂雖多心,弗能知矣。”猷心,即謀心,謀劃的思慮、心思。這幾句話的意思是秦穆公嘲諷子犯不是良庶子,不能輔佐重耳止禍,而只能出逃在外。之所以如此,“恐怕是因為你謀劃的思慮實在是不足吧”?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1  发表于: 08-17   
殺某之女
整理報告云:
某,音在明母之部,讀為滂母的“胚”……或疑讀為“梅”。梅之女 ,即梅伯之女。紂時有梅伯。《楚辭·天問》:“梅伯受醢。”《韓非子·難言》也記“梅伯醢”。但《殷本紀》載為“醢九侯”,並云:“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不熹淫,紂怒,殺之。”據此,梅伯疑即九侯,簡文所記“梅之女”即為《史記》所載的“九侯女”。
整理報告的第二個意見,即釋讀為“梅”,可從。某,“梅”之本字。《說文·木部》:“某,酸果也。”《说文·木部》:“梅,枏也……楳,或从某。”從文字的角度看,釋為“梅”是非常合適的。從文意上看,前面提到“殺三無辜”,指的是“醢九侯”、“脯鄂侯”、“剖比干”,三人都有具體所指。所以,此處把“某”理解為梅伯之梅,也就有具體所指,文意要更恰當一些。
關於“梅伯”的記載,古書出現多處:
《韓非子·難言》:“翼侯炙,鬼侯腊,比干剖心,梅伯酸。”
《呂氏春秋·恃君覽》:“昔者紂為無道,殺梅伯而醢之,殺鬼侯而脯之,以禮諸侯於廟。”
《呂氏春秋·貴直論·過理》:“刑鬼侯之女而取其環……殺梅伯而遺文王其醢,不適也。”
《晏子春秋·景公問古者君民用國不危弱》:“乾崇侯之暴,而禮梅伯之醢。”
《楚辭·惜誓》:“梅伯數諫而至醢兮”
《楚辭·天問》:“梅伯受醢,箕子详狂”
《淮南子·說林訓》:“紂醢梅伯,文王與諸侯構之。”
關於九侯的記載,多出自《史記》:“
《魯仲連鄒陽列傳》:“九侯有子而好,獻之於紂。紂以為惡,醢九侯。”
《殷本紀》:“九侯女不喜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
從這些例子來看,相關的記載有一些糾葛。前賢早已經指出,“九”、“鬼”二字可通,“九侯”即是“鬼侯”。《韓非子》、《呂氏春秋》中的例子都是鬼侯、梅伯並列,則說明鬼侯、梅伯非一人,也就意味著九侯、梅伯非一人。而且“九”、“梅”二字的語音也不太相近。但古書中確實只記載了“鬼侯之女”、“九侯之女”的事,與梅伯無關。此處解釋為“梅之女”似於古無據。這不是很大的問題。上古對相關事件的記載,一者非目驗,二者語出多源。在記錄流傳的過程中發生糾葛演變,以至張冠李戴,也是常有的事。如果懷疑梅伯、九侯為一人,就目前的材料來看,尚不太充足。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2  发表于: 08-30   
簡3:宔女曰疾利 不(足欠)誠我古弗宔秉
整理報告斷句為:宔(主)女(如)曰疾利 (焉)不足,誠我(主)宔古(故)弗秉。注釋云 :
疾,《左傳》昭公九年“辰在子卯,謂之疾日”,杜預注:“疾,惡也。”焉,《墨子非攻下》“焉率天下之百姓”,孫詒讓《閒詁》:“戴云‘焉猶乃也’。”“疾利焉不足”與上文“不秉貨利”呼應。
此說不確。首先,這句話應點斷為:主如曰疾利,焉不足?誠我主故弗秉。主,指秦穆公而言。疾,亟、盡力。《楚辭·九章·惜誦》:“疾親君而無它兮,有招禍之道也。”朱熹注:“疾,猶力也。”《呂氏春秋·尊師》:“凡學,必務進業,心則無營,疾諷誦,謹司聞。”高誘注:“疾,力。”簡文中的“疾利”,即“盡力於利”,指下很大的功夫追求利益。“焉不足”的主語是“猶心”,因為前面穆公問的是“無乃猷心是不足也乎?”誠,確實。古訓“故”,可從,故意。
所以,這句話可理解為,如果穆公您說的是盡力追求利益這方面的話,我們的謀慮之心怎麼會不足呢?實在是我的國君故意不秉持由禍患帶來的利益罷了。縱觀此段話,主要是說,秦穆公召見子犯,諷刺他“猶心不足”,不能輔佐重耳止晉國之禍,反而流亡它國。子犯回答說,公子重耳“不秉禍利,身不忍人”,所以“走去之”。若非如此,如果盡力追求利益的話,“猶心”怎麼會不足呢?
米醋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929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6
郢称: 0
蚁鼻钱: 3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9
最后登录: 2017-11-17
103  发表于: 10-05   
回 94楼(罗小虎) 的帖子
所谓异构,能具体说明一下是怎么构的吗。
望之不往者,萬世不到。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4  发表于: 10-10   


    
    整理報告的句讀似可商。有的學者認為,應該在“居焉”二字后面斷開,“三歲”屬下。筆者認為,“居焉三歲”之間斷開似乎是沒有必要的。簡文中的“居”字,整理報告理解為“處”,亦無必要,應讀為“居”,居住。焉,指示代詞,指前面提到的秦國。“居焉三歲”,意思是說,在秦國住了三年。“居+地點+時間”的例子,古書甚夥:
《尚書·金滕》:“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
《國語·越語下》:“居軍三年,吳師自潰。”
《史記·孔子世家》:“孔子居陳三歲,陳常被寇。”
《史記·晉世家》:“晉文公,古所謂明君也,亡居外十九年,至困約。”
《史記·匈奴列傳》:“周襄王既居外四年,乃使使告急於晉。”
這些例子都與“居焉三歲”結構相同。而且,除了《史記·晉世家》的例子除外,都是以小句的形式表示時間。筆者認為,整句話用現代漢語標點符號標識的話,似可以斷為:“「公子重」耳自楚(足庶) 秦。居焉三歲,秦公乃召子犯而問焉,……”。“居焉三歲”屬下,表示時間。如此理解,後面的句子有“乃”字才更為順暢,這句話與《史記·匈奴列傳》的例子近似。筆者也注意到,“歲”字后面有個標識符號,但這並不意味著前面部分一定是整句。縱觀整篇簡文標誌符號的使用情況,在小句後面也是可以的。
米醋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929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6
郢称: 0
蚁鼻钱: 3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9
最后登录: 2017-11-17
105  发表于: 10-24   
大大们都已经玩够这个了吗,最近只有罗san在讲话了

6号简:寡(顧)監(鑒)於訛,而走去之。

監讀“鑒”。望山楚簡二48:一大監(鑑)。

傳世文獻常見“鑒”“於”搭配。『孟子』離婁上:殷鑑不遠,在夏后之世。趙岐の注:欲使周亦鑑於殷之所以亡也。

這麼看感覺“顧”也可以是“顧省”,和“鑒”近義連用。但是上文殘了無法判斷是动词还是表转折的连词( 。








望之不往者,萬世不到。
米醋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6929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6
郢称: 0
蚁鼻钱: 3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9
最后登录: 2017-11-17
106  发表于: 10-28   
回 105楼(罗小虎) 的帖子

居焉三歲沒有主語啊羅san。

如果說省略主語的話,和下面分句的主語又不一樣。語法上沒問題嗎?

望之不往者,萬世不到。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7  发表于: 11-05   
殺某之女

某,孫玉文先生認為似可讀為“腜”,《說文》:“腜,婦始孕腜兆也。” 《廣雅釋親》:“腜,胎也。”腜之女,即懷孕的女子。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8  发表于: 11-06   
補充:


  用曰 簡17  
  子犯子餘 簡5

比較一下,二者稍有不同。前者少了一橫,下面是類似“日”字的形狀。後者多了一橫,類似“田”字。但應當看成一個字。《子犯子餘》的整理報告認為可讀為“擅”,可從。《說文手部》:“擅,專也。”意思是專擅、獨攬。
《莊子·漁父》:“不仁之於人也,禍莫大焉,而由獨擅之。”
《戰國策·秦策三》:且昔者,中山之地,方五百里,趙獨擅之。“
《史記·趙世家》:“亡韓,秦獨擅之。”
《淮南子·俶真訓》:己自以為獨擅之,不通之於天地。

字懷疑為“共”字異構,主要是從傳世文獻上來看的。共、擅意思相對。在傳世文獻上還有如下的例子:
唐闕史:崇高之名,博施之利,天下公器也。與眾共之,無或獨擅,無或多取。     
       又按:認為是“僉”的這個字,在包山簡中也出現過,辭例為“~殺”,字形與此相同。大多學者都釋讀為“僉”。或解釋為劍、皆、共同等等。解釋為“共同”之意是正確的。《十四種》懷疑釋讀為競。競殺,即共同殺害。
結合《子犯子餘》的簡文來看,如果把此字釋讀為“共”字異構,包山簡的文意也是可以讀通的。共,共同,用為副詞,修飾動詞。共殺,也是“共同殺害”的意思。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61
郢称: 0
蚁鼻钱: 3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11-24
109  发表于: 11-07   
簡3:以即中於天
整理報告云:卽,讀為節。《禮記·樂記》:“好惡無節於內。”鄭玄注:“節,法度也。”節中,即折中。《楚辭·離騷》“依前聖以節中兮”,《楚辭·惜誦》“令五帝以折中兮”,朱熹《集注》:“折中,為事理有不同者,執其兩端而折其中,若《史記》所謂‘六藝折中與夫子’是也。”(94頁)
筆者認為,“卽”可釋讀為“冀”,希冀、希望、冀幸。卽,精母質部;冀,精母脂部。脂質對轉,二字音近可通。中,在古代有“適合、適應、對應”之義。如《論語·微子》:“言中倫,行中慮。”中於天,其意與“合諸天道”,“順天之道”等意思相近:
《禮記·祭義》:“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嘗。”
《呂氏春秋·孟秋紀·懷寵》:“以除民之讎而順天之道也。”
《論衡·辯祟篇》:“道德仁義,天之道也。”
晉文公不秉禍利身,不忍人,正是有仁義的表現。所以離開晉國,從而希望能夠順應、合乎天道。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12»Pages: 11/12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