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Pages: 11/11     Go
主题 :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49
威望: 49
郢称: 0
蚁鼻钱: 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09-17
100  发表于: 07-30   
簡12:A君之。此字當讀為“命”,命君,意思為“天命之君”或“受天命之君”,此處用為動詞。命君之,作他們的天命之君。詳可參看:http://www.bsm.org.cn/bbs/read.php?tid=3459&page=8#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49
威望: 49
郢称: 0
蚁鼻钱: 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09-17
101  发表于: 08-07   
簡2:無乃猷心是不【足欠】也
整理報告云:
謀,圖謀。《爾雅釋言》:“圖也。”《爾雅釋詁》:“謀也。”西周晚期及春秋金文中猷與心有對稱。如大克鼎(《殷周金文集成》二八三六,中華書局,一九八四年)銘云:“悤逸厥心,宇靜于猶。”戎生鐘(《近出》二七):“啟厥明心,廣經其猷。”
心,思慮之義。《爾雅·釋言》:“謀,心也。”王引之經義述文:“心者,思也。”《呂氏春秋·精諭》:“紂雖多心,弗能知矣。”猷心,即謀心,謀劃的思慮、心思。這幾句話的意思是秦穆公嘲諷子犯不是良庶子,不能輔佐重耳止禍,而只能出逃在外。之所以如此,“恐怕是因為你謀劃的思慮實在是不足吧”?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49
威望: 49
郢称: 0
蚁鼻钱: 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09-17
102  发表于: 08-17   
殺某之女
整理報告云:
某,音在明母之部,讀為滂母的“胚”……或疑讀為“梅”。梅之女 ,即梅伯之女。紂時有梅伯。《楚辭·天問》:“梅伯受醢。”《韓非子·難言》也記“梅伯醢”。但《殷本紀》載為“醢九侯”,並云:“九侯有好女,入之紂。九侯女不熹淫,紂怒,殺之。”據此,梅伯疑即九侯,簡文所記“梅之女”即為《史記》所載的“九侯女”。
整理報告的第二個意見,即釋讀為“梅”,可從。某,“梅”之本字。《說文·木部》:“某,酸果也。”《说文·木部》:“梅,枏也……楳,或从某。”從文字的角度看,釋為“梅”是非常合適的。從文意上看,前面提到“殺三無辜”,指的是“醢九侯”、“脯鄂侯”、“剖比干”,三人都有具體所指。所以,此處把“某”理解為梅伯之梅,也就有具體所指,文意要更恰當一些。
關於“梅伯”的記載,古書出現多處:
《韓非子·難言》:“翼侯炙,鬼侯腊,比干剖心,梅伯酸。”
《呂氏春秋·恃君覽》:“昔者紂為無道,殺梅伯而醢之,殺鬼侯而脯之,以禮諸侯於廟。”
《呂氏春秋·貴直論·過理》:“刑鬼侯之女而取其環……殺梅伯而遺文王其醢,不適也。”
《晏子春秋·景公問古者君民用國不危弱》:“乾崇侯之暴,而禮梅伯之醢。”
《楚辭·惜誓》:“梅伯數諫而至醢兮”
《楚辭·天問》:“梅伯受醢,箕子详狂”
《淮南子·說林訓》:“紂醢梅伯,文王與諸侯構之。”
關於九侯的記載,多出自《史記》:“
《魯仲連鄒陽列傳》:“九侯有子而好,獻之於紂。紂以為惡,醢九侯。”
《殷本紀》:“九侯女不喜淫,紂怒,殺之,而醢九侯。”
從這些例子來看,相關的記載有一些糾葛。先賢早已經指出,“九”、“鬼”二字可通,“九侯”即是“鬼侯”。《韓非子》、《呂氏春秋》中的例子都是鬼侯、梅伯並列,則說明鬼侯、梅伯非一人,也就意味著九侯、梅伯非一人。而且“九”、“梅”二字的語音也不太相近。但古書中確實只記載了“鬼侯之女”、“九侯之女”的事,與梅伯無關。此處解釋為“梅之女”似於古無據。這不是很大的問題。上古對相關事件的記載,一者非目驗,二者語出多源。在記錄流傳的過程中發生糾葛演變,以至張冠李戴,也是常有的事。如果懷疑梅伯、九侯為一人,就目前的材料來看,尚不太充足。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49
威望: 49
郢称: 0
蚁鼻钱: 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7-09-17
103  发表于: 08-30   
簡3:宔女曰疾利 不(足欠)誠我古弗宔秉
整理報告斷句為:宔(主)女(如)曰疾利 (焉)不足,誠我(主)宔古(故)弗秉。注釋云 :
疾,《左傳》昭公九年“辰在子卯,謂之疾日”,杜預注:“疾,惡也。”焉,《墨子非攻下》“焉率天下之百姓”,孫詒讓《閒詁》:“戴云‘焉猶乃也’。”“疾利焉不足”與上文“不秉貨利”呼應。
此說不確。首先,這句話應點斷為:主如曰疾利,焉不足?誠我主故弗秉。主,指秦穆公而言。疾,亟、盡力。《楚辭·九章·惜誦》:“疾親君而無它兮,有招禍之道也。”朱熹注:“疾,猶力也。”《呂氏春秋·尊師》:“凡學,必務進業,心則無營,疾諷誦,謹司聞。”高誘注:“疾,力。”簡文中的“疾利”,即“盡力於利”,指下很大的功夫追求利益。“焉不足”的主語是“猶心”,因為前面穆公問的是“無乃猷心是不足也乎?”誠,確實。古訓“故”,可從,故意。
所以,這句話可理解為,如果穆公您說的是盡力追求利益這方面的話,我們的謀慮之心怎麼會不足呢?實在是我的國君故意不秉持由禍患帶來的利益罷了。縱觀此段話,主要是說,秦穆公召見子犯,諷刺他“猶心不足”,不能輔佐重耳止晉國之禍,反而流亡它國。子犯回答說,公子重耳“不秉禍利,身不忍人”,所以“走去之”。若非如此,如果盡力追求利益的話,“猶心”怎麼會不足呢?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Pages: 11/11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