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Pages: 2/8     Go
主题 : 清華七《趙簡子》初讀
明珍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7247
精华: 0
发帖: 40
威望: 40
郢称: 0
蚁鼻钱: 2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2-09
最后登录: 2017-10-19
10  发表于: 04-26   

明珍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7247
精华: 0
发帖: 40
威望: 40
郢称: 0
蚁鼻钱: 2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2-09
最后登录: 2017-10-19
11  发表于: 04-27   
簡3:如有過,則非人之罪,將子之咎。
原考釋第一說把「將」訓為「必」,第二說解為同位語。
案:似應訓「為、是」(見《古書虛字集釋》頁622),如《老子》「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句子的結構與簡文相近。
或訓為「則」(見《古書虛字集釋》頁610)。
整段話中,範獻子皆稱趙簡子為「吾子」、「子」,此處應不會另稱為「將子」。
明珍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7247
精华: 0
发帖: 40
威望: 40
郢称: 0
蚁鼻钱: 2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2-09
最后登录: 2017-10-19
12  发表于: 04-27   
簡8:六竈并六祀
原考釋解為「把宮中祭竈的祭祀併入六祀,是一種去奢從簡的方式」。
案:并字應釋為「並且、一起」之義。如《詩.秦風.東鄰》「既見君子,並坐鼓瑟」;《史記.田敬仲完世家》「御鞅諫簡公曰:『田、監不可並也,君其擇焉。』」;《列子》「並歌並進」等。
原考釋所舉五祀中的祭竈,與六祈(原考釋以為六種祭祀)的性質完全不同,祭竈不可能「併入」六祈裡。

簡9:冬不裘,夏不張箑,不食濡肉
原考釋把「張」字讀為「帳」。
案:張,讀本字即可,為「張羅」之義。《楚辭.招魂》:「蒻阿拂壁,羅幬張些。」王逸注:「張,施也。」箑是夏天用的扇子,所以夏天不用箑,確實是節儉。至於帳,先秦兩漢所見的帳大約有三種:一為床帳、二為營帳、三為帷幔,都不是夏天專用的物品,因此把「張」通讀為「帳」似無必要。
zzusdy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0599
精华: 0
发帖: 22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4-24
最后登录: 2017-11-18
13  发表于: 04-28   
简7“车甲外”之“外”,疑以为读为“艾/乂/䢃”(“外”、“艾”通假可参裘锡圭先生考证三孔布面文“上【艹外】”为“上艾”),训治、理(参《说文诂林》“䢃”条,即铭文“简乂四方”、《封许之命》简5“柬(简)【月辛】(乂)四方”之“乂”)
水之甘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557
精华: 0
发帖: 41
威望: 41
郢称: 0
蚁鼻钱: 2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1-16
最后登录: 2017-11-22
14  发表于: 04-29   
掌有二宅之室,恐怕讲的是晋献公并为晋大宗(翼)、小宗(曲沃)的事情
zzusdy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0599
精华: 0
发帖: 22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4-24
最后登录: 2017-11-18
15  发表于: 05-01   
也可能“外”讀為“縣/懸”??(通假上都耳熟能詳)  言不用車甲(即沒有戰亂)。文獻中有“懸其安车”、“束馬懸車”,有的有其特定內涵,但“懸”與“車”搭配似仍可以參考。
汗天山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6195
精华: 0
发帖: 151
威望: 151
郢称: 0
蚁鼻钱: 999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05-12
最后登录: 2017-09-06
16  发表于: 05-01   
《趙簡子》1號簡:趙簡子既受~將軍;
《趙簡子》2號簡:今吾子既為~將軍巳
——現有的意見可謂眾說紛紜。既然將此字中間部分視爲聲符的思路似乎走不通,不妨換個思路,將此字視作會意字猜猜看?
——或許,“宀”下之字形中間部分和下部“廾”組合在一起本是會意字,會雙手擺弄、玩弄龜之意,字或可釋爲“弄”,讀爲“冢”。“弄”、“冢”古音皆屬舌音東部。《論語·季氏》:“虎兕出於柙,龜玉毀於櫝中,是誰之過與?”龜、玉皆爲古代國之寶器,故作爲義近偏旁當可換用。
——《爾雅·釋詁》:“冢,大也。”《白虎通》:“冢者,大也。”《説文》段注“冢”字云:“太子曰冢子,太宰曰冢宰。”《周禮•天官》“乃立天官冢宰”,注:“冢宰,大宰也。”《書•牧誓》:“我友邦冢君。”《周書•大匡》:“王乃召冢卿。”《禮記•內則》:“冢子則太牢。”
如此,“冢將軍”,即大將軍。《窮達以時》7號簡“百里轉鬻五羊,爲伯牧牛,釋板而爲冢卿”,與《周書•大匡》“王乃召冢卿”用辭一致。
“冢”又可讀爲“重”(參李家浩先生之文),古文字中或加注“主”聲,其義亦近,“冢”、“重”、“主”諸字之間當有同源關係。
——《子犯子餘》11-12號簡:(成湯)用果念政九州而~君之。若將~字看作與《趙簡子》1、2號簡之字同字的話,則《子犯子餘》篇或可讀爲“主君”,爲同義連用。
汗天山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6195
精华: 0
发帖: 151
威望: 151
郢称: 0
蚁鼻钱: 999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05-12
最后登录: 2017-09-06
17  发表于: 05-01   
清華簡六《管仲》16-17號簡:桓公又問于管仲曰:“仲父,~天下之邦君,孰可以為君,孰不可以為君?”
——此字亦可讀爲“主”,“主天下之邦國”指主管天下的國君。
汗天山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6195
精华: 0
发帖: 151
威望: 151
郢称: 0
蚁鼻钱: 999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05-12
最后登录: 2017-09-06
18  发表于: 05-01   
    3樓:……甲骨文有从雙手从龜形之字,辭例主要是“〇示”(示即主)等。張政烺先生已指出“〇示”與“元示”相當,……
——甲骨文中之字或許也可讀爲“冢”,訓爲“大”?
“大示”見於甲骨文:
1.惟大示王亥(《甲骨文合集》11499正.2)
2.庚子卜,爭貞,其祀于河以大示至于多毓(《甲骨文合集》14851)
汗天山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6195
精华: 0
发帖: 151
威望: 151
郢称: 0
蚁鼻钱: 999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05-12
最后登录: 2017-09-06
19  发表于: 05-01   
包山竹牘(1):“繩紴”、包山簡作“黽[韋皮]”。
包山楚簡270簡:“二~[韋皮](鞁)。”
包山楚簡273簡:“~[澀?],~鞎、鞅,[革昆心]韋,[革九口]。”
——按:[黽曰],疑皆當讀爲“緟”。
《説文》:“緟,增益也。”段注:“增益之曰緟。經傳統叚重爲之。非字之本。”《玉篇》:“疊也,複也。或作褈。今作重。”
又《集韻》:“一曰厚也。或作[𧝎]。”
緟,在簡文中用作各種物品的修飾限定詞,當是指這些物品是重複、加厚製作而成的。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Pages: 2/8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