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1/2     Go
主题 : 關於中山王器讀為“弛”之字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52
威望: 152
郢称: 0
蚁鼻钱: 8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7-11-24
0  发表于: 10-14   
0

關於中山王器讀為“弛”之字

薛培武先生《中山王器讀為“弛”之字懸想》一文(簡帛網2017-10-04),指出中山王方壺上的“△”字(見下圖)右上是從“鬲”,讀為“弛”。
按:從“鬲”說可從,然讀為“弛”存疑,古書沒有“弛息”的說法。
這個字的右旁上鬲下牛,表示煮牛角或牛皮為膠,很可能是“膠”字或體,也就是這個字的核心聲符是“膠”,它具體是何字不知道,但是它從“膠”聲可讀為“休”恐怕沒什麼問題,故銘文當讀為“亡(無)有休息”。
图片: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198
威望: 204
郢称: 0
蚁鼻钱: 12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7-11-22
1  发表于: 10-15   
铭文“亡有△息”中“△”当是象形字。其右边上部分可视作“商”之籀文。此字当从車、人、牛,以商为声。《汉书•律历志》:“商之为言章也。物成孰,可章度也。”字义当是指人与车、牛的行止有章度。或可视为与“停”字同义。“停”字是指人宿于亭而止其行。据此,“亡有△息”可解释为“无有停息”。与铭文“(中山相邦)周竭志尽忠,以佐佑厥辟,不贰其心,受任佐邦,夙夜匪懈,进贤措能(进贤用能),亡有△息(无有停息),以明辟光”的文意相吻合。唐莫尧在《诗经新注全译(增订版)》中对“王事靡盛,不遑启处”做如下解释“王家的差事不停息,没有空闲能坐一会”,可作为我们理解铭文时的参考。
lht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UID: 276
精华: 0
发帖: 342
威望: 336
郢称: 0
蚁鼻钱: 2011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6-03-29
最后登录: 2017-10-17
2  发表于: 10-17   
支持王寧先生的思路,不能相當然地認為中間部分是聲符,不管其他偏旁。

我的博士論文提要一段抄寫於下:
当前古文字考释存在的几个错误和不良倾向,即,①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任意说形体特点,这是对形体特点的滥用;②以为某几个字只要形体相同就肯定是同一个字,这是没有认识到古文字形体变化的复杂性;③想当然地把文字形体的某一部分当作声符,再用音近通假原理去解决相关问题,这是思维存在定式的表现,以为所有的古文字都是形声字。
尊重别人的劳动成果!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48
威望: 150
郢称: 0
蚁鼻钱: 8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11-11
3  发表于: 10-17   
多谢诸位的指教,尤其是刘老师的“警语”,对我来说是“当头棒喝”、“醍醐灌顶”,能得到这么深刻的教诲,是我的幸福。我会下去好好反思,另外,蒋玉斌先生下来告知,他曾怀疑过这个字可能是“输”,而读为“偷”,也是从字形整体着眼,希望能继续听到教诲,谢谢。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52
威望: 152
郢称: 0
蚁鼻钱: 8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7-11-24
4  发表于: 10-17   
補充點與該字相關的後出資料,也許能有所啟發。
“𠐋”字《集韵·平声三·五爻》丘交切,古音溪母幽部;中山王方壺上的該字从其聲疑是“轇”字,音與“膠”同,《史記》載司馬相如《上林賦》“轇輵”,《文選·魯靈光殿賦》李善注引作“膠葛”,故《康熙字典·酉集下·車部》於“轇”字下云:“通作膠。俗作𨎦。”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198
威望: 204
郢称: 0
蚁鼻钱: 12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7-11-22
5  发表于: 10-17   
此字音義尙属猜測,我認為此字與《漢典》中所保留“左車、右上商、右下牛”字相關。
黃縣人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7780
精华: 0
发帖: 15
威望: 15
郢称: 0
蚁鼻钱: 7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0-05
最后登录: 2017-10-18
6  发表于: 10-18   
此字當作闕疑,在沒有更多硬證據之前不能妄下結論。特別是讀為“馳”,既不管前人之說,又不管文獻缺少之實例,實無可從之處,竟成文章乃得見光,無乃不可乎?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52
威望: 152
郢称: 0
蚁鼻钱: 80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7-11-24
7  发表于: 10-18   
戰國文字中,“鬲”和“商”有個比較大的區別就是“鬲”字或從“𦥑”作,三晉文字它如君子之弄鬲(《故宮青銅器》p269)、梁十九年亡智鼎(《集成》2746)均是,楚文字中亦常見(參《楚系簡帛文字編》(增訂本)250頁“鬲”字形),而“商”字則無從𦥑者。這個字的右旁上面的字形明白是從“𦥑”,所以是“鬲”之變體當無疑義。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48
威望: 150
郢称: 0
蚁鼻钱: 8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11-11
8  发表于: 10-18   
多谢诸位先生的关注,小子不甚惶恐。黄先生的批评也是非常对的,这是根本的态度问题,我会下去好好反思的。需要说明的一点是,我对这个字从“鬲”是自信的,整个字怎么理解,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另外,文中说《容成氏》那个字,我认同从两爪从鬲,那个地方写错了,我是认同整个字是“鬲+口“。给大家带来的不便,或者有所扰乱正常的研究,深感抱歉。(顺带说一下,我会对自己的观点负责,即使只是非正式的网络发表。)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148
威望: 150
郢称: 0
蚁鼻钱: 8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7-11-11
9  发表于: 10-25   
經孟蓬生先生提示季旭升先生關於這個字的討論,文中所引兩位李先生的字形意見非常之重要。我現在改變了原有的看法,這個字應該遵從蔡哲茂等先生的意見從“啻”(與“鬲”形的關係由於材料的限制,似還不好討論),《容成氏》那個字學者已經指出是從“啻”聲的(之前不取,是對字形演變認識不清楚所致),銘文仍然可讀為“弛”。“啻”形中間部分演變為“𦥑”,可參如“琮”聲字在《保訓》中的寫法,及戰國到秦漢文字“葛”形的演變,“噬”形的变化等等,詳另文,特此说明。




      
   ——
  



    ——
  (字形取自蘇建洲先生《系年》文字詮解三則)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1/2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