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說清華簡《繫年》與《楚居》的“氾”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53
威望: 153
郢称: 0
蚁鼻钱: 8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7-12-17
0  发表于: 11-20   
0

說清華簡《繫年》與《楚居》的“氾”

段時間,曾看到某QQ群里有人在爭論《左傳·成公四年》里“取氾、祭”“氾”到底是該作“氾”還是作“汜”的問題,也跟著討論了幾句。

《左傳》原文是:“……荀首佐之,士燮佐上軍,以救許伐鄭,取、祭。”杜注:“汜、祭,鄭地,成皋縣東有汜水。”《釋文》:“氾音凡,注同,或音祀。”《疏》:“字書水旁巳為汜,水旁㔾為氾字相亂也。《漢書音義》亦為氾。”阮元《校勘記》云:“石經‘汜’作‘𣲆’,岳本、纂圖本、毛本作‘氾’,是也。《釋文》亦作‘氾’,音凡,注同,或音祀。”[1]音凡者是“氾”字,音祀者是“汜”字,因為字形太相近而很容易“相亂”,故這種情況非此一例,如《左傳》成公七年里又說到“汜”:“秋,楚子重伐鄭,師于汜。”杜注:“,鄭地。在襄城縣南。”《釋文》作“氾”,云:“音凡。”[2]《漢書·高帝紀》:“大司馬咎怒,渡兵汜水。”顏注:“此水舊讀音凡,今彼鄕人呼之爲祀。”讀音“凡”則是“氾”字,呼爲“祀”則是“汜”字。

從這裡就說到了清華簡《繫年》里的“𣲲”字,又扯到《楚居》里的“【水禾水】”字,可對這兩個字諸家說法又不一致。

清華簡二《繫年》第十六章:“楚共王立七年,令尹子重伐鄭,為𣲲之師。”整理者注:“《春秋》成公七年:‘秋,楚公子嬰齊帥師伐鄭。’同年《左傳》:‘秋,楚子重伐鄭,師于氾’。𣲲,《左傳》作‘氾’,杜預注:‘鄭地,在襄城縣南。’”[3]是認為“𣲲”就是“氾”,但沒作字形說明。

復旦讀書會認為《楚居》的“【水禾水】”字也就是“𣲲”字,“是一字之繁簡體。”[4]《楚居》中的字,目前主要有“黍”、“湫”兩種釋讀意見,[5]因為是地名,也無義可說。

上博簡八《蘭賦》簡2里說“汗(旱)其不雨,可(何)【水禾水】而不沽(枯)”,也用到這個字,整理者釋“淵”,也有學者認為當釋“黍”或“湫”。[6]

《關沮秦漢墓簡牘》315.24𣲲”,現在一般認為用作,其文曰:“去黑子方:取稾本小弱者,齊約大如小指。取東(柬)灰一升,漬之。𣲲(和)稾本東(柬)灰中,以靡(摩)之,令血欲出。”[7]《玉篇》、《集韻》均以“𣲲”音禾。

可現在明白的問題是,《左傳》里說到的“氾”或“汜”,《繫年》里明白是作“𣲲”,這個字無論是音“禾”,還是釋“黍”、“湫”,都與“氾”、“汜”讀音差遠,再怎麼繞來繞去地通轉,還是比較勉強,感覺仍是有問題,所以說下個人的看法

首先,筆者認為復旦讀書會的看法正確,“𣲲”、“【水禾水】”是同一字的簡、繁寫法,後者當是全形,前者是省形。

其次,“𣲲”這個字當如《繫年》整理者所言,就是“氾”(或“汜”),尋別的釋讀說服力都不強。

再次,“汜”這個字《說文》訓“水別復入水也。一曰汜,窮瀆也”,似乎與楚簡的兩個字形扯不上什麼關係。

最後,“氾”字《說文》訓“濫也”,就是氾濫之“氾”,那麼楚簡的字形就好解釋了,《楚居》的字形象兩水夾禾,就是表示大水氾濫衝毀或淹沒禾稼的情形,《後漢書·天文志上》“郡國大水,壞城郭,傷禾稼”者是,這個字當是洪水氾濫之“氾”的一種或體寫法,是一個會意字形,“𣲲”則是其省形,它與《玉篇》、《集韻》中音禾的“𣲲”字只是同形,沒有音義上的聯繫。

所以,《繫年》“為𣲲之師”就是“為氾之師”。《楚居》中的“【水禾水】郢”就是“氾郢”,然其地是否即鄭地的氾則不可知。《蘭賦》“何【水禾水】而不沽(枯)”讀“何氾而不枯”也非常合適,“氾”是氾濫或“氾氾”(水流貌),正與“沽(枯)”為枯竭義相對。

關沮秦簡言“𣲲(氾)稾本柬灰中”者,“氾”、“覂”音近通用,《說文》:“覂,覆也。”段注:“《武帝紀》:‘泛駕之馬’,師古曰:‘泛,覆也。音方勇反。字本作覂,後通用耳。’《廣韵》正作“覂駕之馬”。《食貨志》:‘大命將泛’,孟康曰:‘泛,音方勇反。’《玉篇》正作‘大命將覂’。”關沮秦簡言“氾”者,即“覂”也,猶今言“倒入”,“氾(覂)稾本柬灰中”即將稾本倒入柬灰中。

故《左傳》相關文字中作“氾”是,作“汜”非。

由於《楚居》、《繫年》公佈已久,研究者多,上述看法可能早有學者說過了,若果如此,則此貼等於引述其觀點,論證作廢。


【注釋】

[1] 阮元校刻《十三經註疏》本,中華書局1980年,1901頁、1907頁。

[2] 阮元校刻《十三經註疏》本, 1903頁。

[3] 李學勤主編:《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174-175頁注[]

[4] 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清華簡<楚居>研讀札記》,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115日。

[5] 參陳民鎮:《清華簡〈楚居〉集釋》,復旦網2011923日,91-93頁。

[6] 鍾碩整理:《網摘:〈上博八〉專輯》,復旦網2011101日。

[7]湖北省荊州市周梁玉橋遺址博物館:《關沮秦漢墓簡牘》,中華書局2001年,127頁。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