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Pages: 2/3     Go
主题 : 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氣盤銘文考釋
帝企鹅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220
精华: 0
发帖: 19
威望: 19
郢称: 0
蚁鼻钱: 1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30
最后登录: 2018-07-23
10  发表于: 05-28   
唯八月戊申,霸姬以乞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朕僕馭臣妾自乞,不余(予)乞。“
筆者將“用”后一字釋為從“玄”可能是錯的,當按照《發掘報告》釋為“簋”。懷疑此字可能讀為“鳩”,《爾雅釋詁》:鳩,聚也。《左傳》隱公八年:“以鳩其民。”注:“集也”《左傳》定公四年:“”若鳩楚竟。”注:“”安集也“”。鳩朕僕馭臣妾,懷疑是安集我的僕馭臣妾的意思。此句含義有待進一步研究。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256
威望: 256
郢称: 0
蚁鼻钱: 137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8-12-12
11  发表于: 05-30   
第二行第四字釋“簋”仍覺得可疑。
將彩圖和拓片對看,它右旁很可能是“𠬢”字,“幺”當是綴加的聲符。《說文》:“𠬢,滑也。《詩》云:‘𠬢兮達兮。’从又屮。一曰取也。”今《詩·子衿》作“挑兮達兮”。所謂“取”者,蓋選取之意,今人猶稱選取物曰“挑”者是。銘文言“以公命用𠬢(挑)朕僕御臣妾自气”,就是根據公的命令而從气那裡選取我的僕御臣妾。
图片:
帝企鹅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220
精华: 0
发帖: 19
威望: 19
郢称: 0
蚁鼻钱: 1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30
最后登录: 2018-07-23
12  发表于: 06-02   
關於霸姬盤、盉銘文中的“某”字
“某”的理解,以往學界主要有三種意見:第一種,理解為否定詞,“某弗”構成雙重否定,“余某弗稱公命”即“余不敢不稱公命”。此說為白軍鵬先生首倡,裘錫圭、沈培先生從之。第二種,理解為“余”的同位語,指代發誓言的名字,此說為董珊先生觀點。第三種,將“某”讀為“謀”,李學勤、鄧佩玲、王沛先生持此觀點,但是理解有所不同,李學勤先生理解“余某弗稱公命”為“如果我所作謀劃與君命不合”,鄧佩玲先生理解為“如果我的圖謀不符合公的命令”,王沛先生理解為“如果我圖謀不尊奉公的命令。”
案,根據新見霸姬盤,第一種、第二種觀點似不可從。銘文有“曾厥誓曰:女(如)某弗稱公命,用卜霸姬,余唯自無,則鞭身,傳出”,“如某弗稱公命”不能翻譯成“如果不得不遵從公命”,只能是“如果謀劃不遵從公命”。如果“某”指代發誓者名字,則當用“乞”而非“某”,另外這裡如果“某”是指代“余”即乞本人,則前面說“如果乞弗稱公命,用卜霸姬”,後面接“余唯自無”,顯然人稱不一致。目前來看,第三種觀點可從,“某”當讀為“謀”,此處的“謀”以王沛先生理解最為準確,“如謀弗稱公命”即如果謀劃不遵從公命。“謀”類似于一種內心活動,起誓是一種對內心的約束,故用“謀”。散氏盤里有“實余有散氏心賊”,“心賊”指心里有破壞約束的動機,可以對應于霸姬盤、盉中的“謀”。
帝企鹅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220
精华: 0
发帖: 19
威望: 19
郢称: 0
蚁鼻钱: 1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30
最后登录: 2018-07-23
13  发表于: 06-02   
關於霸姬盤、盉銘文中的“無”字
無,在銘文中作動詞,從上下文看,當為食言、欺騙之義,疑讀作“罔”或“妄”,《禮記儒行》:今衆人之命儒也妄。注:妄之言無也。《左哀二十五傳》:彼奸專利而妄。注:不法也。《爾雅釋言》:罔,無也。《論語》:不可罔也。皇疏:謂面相誣也。《漢書王嘉傳》:臣驕侵罔。注謂:誣蔽也。案無通罔,見《說文通訓定聲》和《古字通假會典》,罔、妄都是欺騙的意思。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85
威望: 402
郢称: 0
蚁鼻钱: 22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8-12-16
14  发表于: 06-02   
现在看来,气盉铭文很有可能是气盘铭文后半的摘录。

关于“某”。如果“女某弗爯(稱)公命”的“女”读作“如”可信的话,那么,“某”似乎以董珊先生理解为“余”的同位语比较好。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85
威望: 402
郢称: 0
蚁鼻钱: 22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8-12-16
15  发表于: 06-03   
“自”的理解,似乎只有兩種可能,一是理解爲介詞“從”,這種理解會導致“朕僕(?)[馬+丙/丙](馭?)臣妾自气”沒有動詞,不完整,意思也顯得彆扭,二是理解爲動詞。我們認爲第二種理解較符合文義。

“自”似當讀爲“疾”,意爲憎惡。郭店簡《語叢一》簡110“食與色與疾”與上博五《鮑叔牙與隰朋之諫》簡5“食、色、息”對應,是“自”聲的字與“疾”相通假的例證。“自”、“疾”古音同在質部從母。因爲“朕僕(?)[馬+丙/丙](馭?)臣妾自(疾)气”,所以“不余(予)气”,意思承接似十分自然。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付强 离线
级别: 禁止发言
UID: 33168
精华: 0
发帖: 24
威望: 25
郢称: 0
蚁鼻钱: 1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1-10-08
最后登录: 2018-12-13
16  发表于: 06-03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65245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6
郢称: 0
蚁鼻钱: 3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0-08
最后登录: 2018-12-14
17  发表于: 06-04   

A字懷疑應當與甲骨中所見之BCD一類字相聯繫。字形可見李宗焜《甲骨文字編》第1086-1087頁。陳劍先生《殷墟卜辭的分歧分類對甲骨文字考釋的重要性》一文對類形體之字有較好的分析,最近的研究可參看季旭昇《甲骨文从“苣”之字及相關意義之探討》,《出土材料與新視野》第138-168頁。A字可隸定為
(皀+𠬢),因D加注“”聲,勉強猜測的話,似乎可以讀為“貺”或與“貺”相近之詞。理解為賞賜、給予。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24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9
最后登录: 2018-12-16
18  发表于: 07-17   
五楼
從虎從卜的字,當從卜聲,《爾雅釋詁》:卜,予也。《詩天保》:君曰:卜爾楚茨,卜爾百福。傳箋皆曰:予也。疑此字讀為卜,為給予的意思。

断句不应该是《詩·天保》“君曰卜爾”,《楚茨》“卜爾百福”吗,看到复旦网裘先生的文章所引相同,我瞬间惊呆啦,传世文献《诗经》呀
帝企鹅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220
精华: 0
发帖: 19
威望: 19
郢称: 0
蚁鼻钱: 1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11-30
最后登录: 2018-07-23
19  发表于: 07-17   
多谢楼上提醒,当时因匆忙留言,未注意句读,正式文章已订正,抱歉!谬误由本人造成,本人承担。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Pages: 2/3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