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主题 : 甲骨文“逢”的文獻證據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97
威望: 197
郢称: 0
蚁鼻钱: 10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8-11-13
0  发表于: 09-12   
0

甲骨文“逢”的文獻證據

      甲骨文中有個從辵從丙的字,字形如下[1]:
     
 
      這個字,釋讀很多,單育辰先生釋為“逢”[2],後葛亮先生在《甲骨文田獵動詞研究》中作了補充論證,同意單先生的看法[3]。單、葛兩位先生主要是根據辭例來證明此字釋“逢”的合理性,最近付強先生又在他幾篇微信推文中也讚成單先生說,也舉了幾條卜辭為證。
      首先說筆者也同意單先生的觀點,這個釋“逢”是比較合適的,其次是在卜辭中“逢”字大量用於田獵卜辞,稱“逢某獵物”,如“弗逢兕”(《合》190 )、“逢兕”(《合》33423)。這種用法,其實在傳世典籍中也有,似乎諸家都沒涉及,就是《楚辭·天問》:
       “昭后成游,南土爰底。厥利維何,彼白雉?”
       《古本竹書紀年》云:
       “周昭王十六年,伐楚荆,涉漢,大兕。”(《初学记》卷七《地部下》)
        方詩銘、王修齡先生《輯證》云:
       《楚辭·天問》:“昭后成游,南土爰底,厥利維何,逢彼白雉。”聞一多先生云:‘“雉”當為“兕”,聲之誤也。《呂氏春秋·至忠篇》:“荊莊襄王獵於雲夢,射隨兕。”《說苑·立節篇》作“科雉”,《史記·齊太公世家》“蒼兕,蒼兕”,《索隱》曰:“一本或作蒼雉”,《管蔡世家》“曹惠伯兕”,《十二諸侯年表》作“雉”,並其比。……《初學記》七引《紀年》曰:“昭王十六年,伐楚荊,涉漢,遇大兕”,本篇所問,即指斯役。然則昭王所逢,是兕非雉,又有明征矣。’(《楚辭校補》,《聞一多全集》第二冊頁四0四。)雷學淇《竹書紀年義證》卷二0以‘兕,水獸,與陸地者異’。皆是。[4]
        今按:《天問》所言周昭王“逢白兕”,與卜辭所言“逢兕”蓋相同的情況,亦即《竹書紀年》之“遇”也。《天問》言“游”,蓋亦游田之謂,《書·無逸》:“文王不敢盤于游田”,《呂氏春秋·情慾》:“荊莊王好周遊田獵,馳騁弋射,歡樂無遺”,《漢書·谷永杜鄴傳》:“如人君淫溺後宮,般樂游田,五事失於躬”,均此類,古代帝王之“游(遊)”多有田獵義,甲骨文中“游(遊)”寫作“𨒜(逎)”,[5]卜辭中每言王𨒜(遊)于某地,亦有獵獲,即此因。
       所以,單先生釋甲骨文從辵從丙之字為“逢”,較為允當。

[注釋] 
[1]李宗焜:《甲骨文字編》,中華書局2012年,274頁。
[2]單育辰:《釋“丙+止”》,復旦網2008/8/18.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86(諸家說亦見單先生所引)
[3]葛亮:《甲骨文田獵動詞研究》,《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第五輯,81-87頁。
[4]方詩銘、王修齡:《古本竹書紀年輯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43頁。
[5]王寧:《釋甲骨文、金文中的“遊”》,簡帛論壇·簡帛研讀2018-09-07.http://www.bsm.org.cn/bbs/read.php?tid=4339



[ 此帖被王寧在2018-09-12 11:22重新编辑 ]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