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2/2     Go
主题 : 清華簡八《虞夏殷周之制》初讀
萧旭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40
精华: 0
发帖: 19
威望: 19
郢称: 0
蚁鼻钱: 1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12
最后登录: 2018-10-16
10  发表于: 09-25   
我只說蔑棄,不是鄙棄。蔑、滅一聲之轉。“蔑棄”音轉亦作“泯棄”、“昬棄”,王氏有說。
悦園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9239
精华: 0
发帖: 66
威望: 66
郢称: 0
蚁鼻钱: 3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5-24
最后登录: 2018-10-20
11  发表于: 09-25   
引用
引用第3楼萧旭于2018-09-25 15:48发表的 :
我只說蔑棄,不是鄙棄。蔑、滅一聲之轉。“蔑棄”音轉亦作“泯棄”、“昬棄”,王氏有說。

蕭兄此言甚善!原亦擬用“拋棄”一詞,思之未深,致有此誤。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193
威望: 193
郢称: 0
蚁鼻钱: 10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8-10-17
12  发表于: 09-27   
引用
引用第9楼文增于2018-09-27 08:24发表的 :
型鐘,应读作“刑重”。“……;刑重,蔑弃文章,海外之诸侯馈而不来”,就是在明确的批评周穆王破坏文武周公之道,滥用武力。

“型鐘”讀為“刑重”的說法在下已經說過了,見拙文《清華簡八<虞夏殷周之制>財用觀念淺議》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293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126
威望: 126
郢称: 0
蚁鼻钱: 8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8-10-13
13  发表于: 09-27   
通篇理解,石小力和王寧兩位先生,都已經做了很好探索。
昨夜看到王先生大作,有興趣,但不知如何下手。王先生用其篇之例,比讀為五,毫無問題。
但是索字,不可能像麻將一條,代表一,這個講不通。
林少平先生用杜預集解,解釋為法,有些道理,可以和後面作政能對應上。
但審其通篇,似乎又是以禮樂為主,而及于天下。
現在感覺這個一章雖然短,但還是類似于安國尚書序提到的壁中書之一的傳,也就是說文敘所說的禮記。
頗疑其與郊特牲一節,有些可比。周人用兩,或就是陰陽。殷人用三,找不到直接的證據,懷疑是天地人三才或者月三日成魄,但也各有側重罷了。夏后用五,大約是五行。有虞用索,可能就是郊特牲的索,是否為八,不知。
此篇極好,禮記或有及于古今之變。但像這麼講的,確實有些別樣的味道,如王先生所指出的。

補記:郊特牲索,所以報萬物,看虞書四方巡守所及,應當很多。竹書此章四代禮樂,言其各有側重,並非三代不報萬物,並非三代不用五行,並非三代不言陰陽。
又补记,说苑祭之言索也。
又又補:索則茫然無數,故與素等。許慎注淮南,五服之等源自夏。彼是喪服,然亦用五,但若以喪服為說,不是常體。按禹貢弼成五服,亦是用五。五行是一個貌似兩級的並列結構,不相匹配,暫時放棄。
终补:白虎通爵篇谈到了三,三纲六纪亦有三,大约是后者。两,绝不是虚空之阴阳,应该指昭穆。
文增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6783
精华: 0
发帖: 62
威望: 96
郢称: 0
蚁鼻钱: 5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09
最后登录: 2018-10-21
14  发表于: 09-27   
“海外有不至者”,能否发现这是在说“葛伯”?看《尚书·仲虺之诰》“葛伯仇饷”的记载,葛伯不是不来朝见的问题,比这严重的多。但夏对葛伯的行为无能为力。不是说不想管,而是没力量。这是夏的教训,是周借鉴的教训。为什么会没力量,这又和前面讲的有直接关系,是夏之治理天下一开始就偏向柔弱造成的后果。
cbnd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0650
精华: 0
发帖: 6
威望: 6
郢称: 0
蚁鼻钱: 3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5-03
最后登录: 2018-10-08
15  发表于: 10-02   
清華簡《虞夏殷周之制》中的“龠”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268
威望: 280
郢称: 0
蚁鼻钱: 16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8-10-21
16  发表于: 10-03   
《虞夏商周之治》主要的立足点是阐述各朝代如何在移风易俗和维护统治秩序上沿革、得失的德教问题。确实不能简单的说成“奢侈”问题,但如果说成“修身”一样不行。《说苑·修文》:“孔子曰:‘移风易俗,莫善于乐;安上治民,莫善于礼。’是故圣王修礼文,设庠序,陈钟鼓, 天子辟雍,诸侯泮宫,所以行德化。”又:“故三王术如循环,故夏后氏教以忠,而君子忠矣;小人之失野,救野莫如敬,故殷人教以敬,而君子敬矣。小人之失鬼,救鬼莫如文,故周人教以文,而君子文矣。”儒家思想有两条基本路径:一是针对个人的修身问题,一是针对社会的德教问题。
文增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6783
精华: 0
发帖: 62
威望: 96
郢称: 0
蚁鼻钱: 5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09
最后登录: 2018-10-21
17  发表于: 10-03   
不仅仅是一个“修身”问题,“修身”是一方面,可以说是基础。老聃的提炼极其简练,归根到底,“用素”俩字全包括了。具体讲,注意到古人怎么解释“韶”、“濩”了吗?都是用同音字的涵义来解释,直接把象征意义提出来:“绍继大禹之精神”、“救护使天下得所也”。夏人叫“收”,收束、内敛、自律的意思;周人叫“冕”,同“勉”,自勉、勤勉。是这个思路。
云间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8063
精华: 0
发帖: 126
威望: 126
郢称: 0
蚁鼻钱: 8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09-11-20
最后登录: 2018-10-13
18  发表于: 10-04   
关于有虞用索,夏后用俉,殷人以晶(三),周人用兩
从王宁先生比释为夏后用五开始,对于这篇竹书的理解,就逐渐迎刃而解了。用索,用五,舜典和禹贡都有记载。这套制度传下来了。用三,应当是白虎通爵篇和三纲篇的三。这套制度也传下来了。至少周礼是有的,说明周公对于周官,不是白纸创造。用两,初疑是阴阳,因为文王演周易。但于本篇义例不合。再疑是昭穆,但于天下不合。今天翻得酒诰,见内外服,除孔传一说,王葵园说是今文无徵。哪怕顾颉刚刘起纡校释,于此草草,无甚精义可得。而王制其文偶有类同,故此用两,内外东西。如陕东西,二公分主。这一套也传下来了,如秦官内史。但用两似乎比较隐晦,除了这些文献证据,似乎经师都不曾提起。愈发可见这篇竹书和孔传、王制的文献价值。再加上一个内亲外亲
 行文风格,有些像司马法天子之义篇。大概也属于稷下系。周初也曾用三,如三监。商代薛伯也主东国。穆王时徐偃王主东,似乎是用两的顶峰。
[ 此帖被云间在2018-10-07 13:52重新编辑 ]
寂照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9778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4
郢称: 0
蚁鼻钱: 3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9-09
最后登录: 2018-10-19
19  发表于: 10-12   
清華簡《虞夏殷周之治》之“華”字

    清華簡《虞夏殷周之治》之“羽/于”,石小力先生疑讀爲“竽管”,即文獻所載之“夏籥”(《清華簡〈虞夏殷周之治〉與上古禮樂制度》),范常喜先生疑“羽/于”是表“羽毛”之“羽”字(《清華簡<虞夏殷周之治>所記夏代樂名小考》)。今按,“羽/于”之“羽/于”疑即表羽毛華麗的“華”之專字(同从于得聲),並在其他簡文中聲借作“羽”。而“華”“夏”聲通,“羽/于(華)(籥)”當即“夏籥”。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2/2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