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78910»Pages: 10/10     Go
主题 : 清華簡八《攝命》初讀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24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9
最后登录: 2018-12-16
90  发表于: 12-08   
簡4:今是亡其奔告,整理者云:句謂即使無其奔告,……
或謂:是,讀作時。今是,即“今時”,猶言現在。(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354
是、時古音有異(一為支部,一為之部),尤其戰國時代,似不得假借。《禮記·三年問》:
凡生天地之間者,有血氣之屬必有知,有知之屬莫不知愛其類。今是大鳥獸則失喪其群匹,越月逾時焉,則必反巡過其故鄉,翔回焉,鳴號焉,蹢躅焉,踟躕焉,然後乃能去之。
王引之《經傳釋詞》認為“今”是指示代詞,云:
今,指事之詞也。《考工記·輈人》曰:“今夫大車之轅摯。”《墨子·兼愛》篇曰:“今若夫攻城野戰,殺身而為名。”《禮記·三年問》曰:“今是大鳥獸。”《晉語》:“今君之所聞也。”猶言是君之所聞也。宣十五年《公羊傳》:“是何子之情也”,《韓詩外傳》“是”作“今”。皆指事之詞。(嶽麓書社版,98頁)
不知《攝命》此處的“今是”是否和《禮記》“今是大鳥獸”的“今是”相同。
暮四郎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18884
精华: 4
发帖: 385
威望: 402
郢称: 0
蚁鼻钱: 22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4-21
最后登录: 2018-12-16
91  发表于: 12-11   
簡6:則由[言蔑]女(汝)

[言蔑],整理報告讀爲“勵”、解爲勉,可信。此說似乎還未得到學者信從,如第51樓“此心安處是吾鄉”引用此字時作“由(勱?)”,所以這裏略作補充論證。上博簡《曹沫之陣》中“曹沫”的“沫”作“[禾蔑]”(簡1)、“蔑”(簡2背)、“[蔑攵]”(簡13)、“[艹/蔑攵]”(簡13)或“[萬/土]”(簡5)等形,清華簡《耆夜》簡12“日月亓(其)[禾蔑]”,今本《詩·唐風·蟋蟀》作“日月其邁”,可證“蔑”聲、“萬”聲的字可相通假(參看范常喜《金文“蔑曆”補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2011年1月9日,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1369)。那麼,“[言蔑]”讀爲“勵”就沒有問題。

“由”疑當讀爲“導”。古“由”聲、“首”聲的字常相通用,如《書·皋陶謨》“各迪有功”,《史記·夏本紀》作“各道有功”;《君奭》“我道惟寧王德延”,《經典釋文》“我道,馬本作我迪”。“導”與“勵”是意義相關詞連用,“由(導)[言蔑](勵)”謂引導、激勵。
图片: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222
威望: 227
郢称: 0
蚁鼻钱: 1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8-12-15
92  发表于: 前天 20:15   
簡3中該字,曾考慮過下面的兩種思路:

1,遵循整理者的意見,將其上面看作從食從“聿/乂”省,值得注意的是《集成》3912、3913所謂“爯簋”的自銘用字,即用“聿/乂”字,未詳《攝命》該字從食是否與之相關。
2,將該字看作從又從食,又形移于“食”之上,食上一筆,往上突出,為不使“又”形懸空而無所支撐,若此分析,則該形作為偏旁見于金文,該字在其中用為動詞,辭例為“用夙(熟?孰/篤?)A仲氏羞”(《金文總集》6753),A從言從又從食,傳統釋讀為“飽”,非是。

一般像這類字的索解,要麼找到更早的字形來源,要麼給字形一個合理的解釋(如董珊先生將“水/禾”看作“水稻”之“稻”的初文即是對字形解釋的比較合理、平實的例子),要麼在文讀上勝義妙章。 從目前的討論來看,這個字大家還處在猜想求索階段,望俟高明發其覆以喻之。


图片:
图片: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98924
精华: 0
发帖: 23
威望: 23
郢称: 0
蚁鼻钱: 12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4-09
最后登录: 2018-12-16
93  发表于: 18小时前   
簡2:余亦𨶰(橫)于四方。
整理者說:
  《墨子·兼愛》引《泰誓》有“光于四方”,《堯典》云“光被四表”。《漢書·王莽傳》、《後漢書·崔骃列傳》等作“橫被”,孔傳訓“被”為“充”。
王寧先生雖然已經指出《孔傳》訓“光”為“充”,整理者引文有誤。但他說:
  這個字當即廣闊之“廣”字之或體,與“光”音同通假,《爾雅·釋畜》:“在背,闕廣”,《釋文》:“廣,音光”是其證。則“光”、“橫”均“廣”義,“光被”、“橫被”即“廣被”,《孔傳》之訓殆不可據。([backcolor=transparent]王寧:清華簡《攝命》讀札,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343
其實《孔傳》訓“光”為“充”,戴東原早已指出即《爾雅》“桄,充也”之訓,又詳參王引之《經義述聞》卷三,可知《孔傳》之訓乃原本古義,并非無據。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78910»Pages: 10/10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