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78910»Pages: 10/10     Go
主题 :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潘灯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0142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8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5
90  发表于: 12-02   

潘灯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0142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8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5
91  发表于: 12-03   
《治邦之道》简14:<門厇>固以不A于上命

其中A,整理者未釋,被列入附錄疑難字。我們認為,A右部所從應為“風”,當與清華簡一《耆夜》簡7中的B為一字之異,原隸定作“<風孚>”,未釋。《中華字海》(中華書局,1994年,第1626頁):“<風孚>,音皮,義未詳。見朝鮮本《龍龕》。”

按:A、B或即楚簡中“飄浮”之“浮”的原字,“風生水起”,後來又滋生出“C新蔡甲三簡317”“D上博五鮑叔簡3”等形。A或讀“服”。古音中,浮、服音近可通。A當為雙聲字,字左上“月(舟)”形和左下“子”或即“服、孚”二個音符字省形後的孑遺。

若此,原辭當釋為:“<門厇>固以不<風孚>(服)于上命”。

潘灯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0142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8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5
92  发表于: 12-03   

潘灯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0142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8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5
93  发表于: 12-03   
回 83楼(心包) 的帖子
從運筆走向或筆勢來看,耳內確為心,原整理者釋“恥”即耻应不成问题
哇那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1045
精华: 0
发帖: 39
威望: 39
郢称: 0
蚁鼻钱: 1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11-04
最后登录: 2018-12-15
94  发表于: 12-03   
简19:如无能于一官,则亦毋弼焉。“弼”整理者读为“畀”,给予。按:当读为“费”。意思是没有一官之能的人,也不会费靡、费耗(其位其禄)(言外即不会虚予无能之人以位、禄)。此与前面“虽A位丰禄,吾岂爱B?”形成呼应。“爱”、“费”反义,如《老子》“甚爱必大费”


哇那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1045
精华: 0
发帖: 39
威望: 39
郢称: 0
蚁鼻钱: 1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11-04
最后登录: 2018-12-15
95  发表于: 12-05   
简21:“不厚[爿死](葬),祭以礼,则民厚”,按读为“葬”的“[爿死]”原作“[疒死]”,乃从“死”声,读为“死”。《后汉书·和帝纪》:“吏民踰僭,厚死伤生”;
又,“爱民则民孝,知贤则民劝”,“知”理解为“知交”之“知”(《故训汇纂》1573页,《汉语大字典》2764页9-11义项),与贤良交接、交游、交往(言外即礼遇、亲近、尊显贤良之士)。似更妥?
图片:
哇那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1045
精华: 0
发帖: 39
威望: 39
郢称: 0
蚁鼻钱: 1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11-04
最后登录: 2018-12-15
96  发表于: 12-05   
簡22-23:邦之弱張a落有常
“落”似當讀為“露/路”(《故訓匯纂》2217、2463頁),如《管子·四時》“國家乃路”、《逸周書·皇門》“以自露厥家”(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1345),等等,敗也。
潘灯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0142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8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5
97  发表于: 12-05   
《治邦之道》簡4、簡5:古(故)昔之明者(得)之,(愚)者(失)之,是以(仁)者不甬(用),聖人以解,古(故)(宅)寓不(理),以(待)明王聖君之立。古(故)(興)不可以幸,既亓(其)不兩於(圖),則或於弗智(知),以(勉)於眾,則可(何)或(有)(益)?

上述與墨家學說的哲學思想密切相關。辭中,整理者:“字迹不清,疑為‘務’字。”《清華簡(八)》“附錄”不識字輯錄此形。原簡正好從此字中間斷裂,導致筆劃殘損,難以辨識。經放大細審,此字左部似為“金”,右部或為“俑”,從金俑聲,當可隸定作“”。

上博八顏淵問於孔子4號簡有2個“俑”字,分別作“”“”之形。其辭曰:“俑(庸)行之敬”、“俑(庸)言之信”。2個“俑”字均讀為“庸”。顯然,“”字從人甬聲。

的右部似把“人”部挪於“甬”下。若的右部真是“俑”,作為聲符,當然亦可讀“庸”。換言之,聲符“俑”亦可以“庸”為之,那可視“鏞”的換聲字。

《故訓匯纂》4459頁:“鏞,通作庸。《說文·金部》桂馥義證。”“鏞,惟《商頌》字作庸。《說文·金部》段玉裁注。”現在看來,我們可以把隸作”即“鏞”,讀“庸”。

在辭中,把讀為“庸”,“則或(庸)於弗智(知)”與前後所述“(得)、(失)、(愚)、(圖,即謀)、智(知)”等辭義契合。古人云:庸者知而不行,智者知而後行。《書·大禹謨》:“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

另,原辭中的2個“或”似乎也可以讀為“惑”。後世有“惑庸”之說,如宋代尹洙《和人過韓柱國廟》:“荒忽臨終言,遂此惑庸愚”。戰國時期,是否有此說,尚待考證。

潘灯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70142
精华: 0
发帖: 65
威望: 68
郢称: 0
蚁鼻钱: 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1-28
最后登录: 2018-12-15
98  发表于: 12-05   






紫竹道人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9763
精华: 0
发帖: 53
威望: 53
郢称: 0
蚁鼻钱: 27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0-06-09
最后登录: 2018-12-08
99  发表于: 12-08   
簡5“彼天下之銳(?俊?)士之{衣+又+止}在下位而不由者”,整理者釋“衣+又+止”爲“遠”,又疑是“及”字,無論從字形看還是從文義看,都不合適。竊疑“衣+又”實乃褫奪之“奪”字,或可視爲“奪”字省略中間的“鳥+三點”形。“銳士之奪在下位而不由者”,“奪在下位”即遺漏在下位、失在下位。不過,考慮到本篇簡27已有“敓(奪)”字,這個从“止”、“奪”聲之字有可能就是見於馬王堆帛書《老子》甲乙本的“辵+兌”、“足+兌”的異體,後者裘先生疑即“遂”字,所以簡5讀爲“墜在下位而不由”亦可。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78910»Pages: 10/10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