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Pages: 11/11     Go
主题 :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斯行之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74974
精华: 0
发帖: 14
威望: 14
郢称: 0
蚁鼻钱: 7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1-14
最后登录: 2018-11-28
100  发表于: 昨天 22:13   
回 77楼(姚道林) 的帖子
簡1:以至于邦家昏亂,翦小削損,以及于身。
整理者釋爲“翦”的字,海天先生改釋爲“殺”,認爲是消耗、衰微之義(39樓)。姚道林先生指出此字應釋爲“戚”,讀爲“蹙”,“蹙小即縮小”(77樓)。蕭旭先生讚同釋“殺”(復旦網論文2018.11.26)
我們認爲姚先生的改釋可從,試爲補說如下:楚文字中確定的“殺”字及“殺”旁似皆从“攵”,且其左下並無寫成沒有飾筆的“人”形者,釋之爲“殺”與字形不合。望山簡“戚郢”之“戚”字有與此字同形者(見下圖),可證此字確應釋“戚”。“戚”讀爲“蹙”也很合適,“蹙小削損”同義連用,“蹙”有縮小、減削義,且古書中常用來指國土削小,如《詩•大雅•召旻》:“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國百里。今也日蹙國百里。”《左傳•成公十六年》卦爻辭:“南國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後世亦有“蹙國”“蹙土”“蹙地”“蹙削”等語。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226
威望: 231
郢称: 0
蚁鼻钱: 126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8-12-19
101  发表于: 17小时前   
回 100楼(斯行之) 的帖子
先生所论,思路和读法都很精妙。从先生所述来看,似乎是在将《治邦之道》来源限定在楚抄本楚文字的前提下的讨论。我们不敢妄加揣测海天先生的思路,但我们想,他应该是将其看作齐系,尤其是“莒叔之仲子平钟”那一类李家浩先生释读为“杀”的字,《望山简》等楚文字中的“戚”多由从尗之“戚”自然演变而来,下部从人也是错误的位移连笔造成的(郭永秉先生论之已详,他就认为《望山楚简》这类讹变之体与齐系及古文字这一类旧多释为“戚”之“杀”并无承继关系,只是形近关系)所以,实际上又回到了“杀”与“戚”的争论上,仅就先生所论述,并不能从正面推翻释“杀”一说,辞例上也看不出释“戚”之必然性(当然,先生可能有新材料的依据。黄得宽先生目前所揭示出的安大简中的那一类“戚”字,仍然是属于这一类“戚”)。我们没有发言权(本人赞同“杀”字一说),仅抛砖引玉耳。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Pages: 11/11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