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Pages: 11/11     Go
主题 :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斯行之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74974
精华: 0
发帖: 15
威望: 15
郢称: 0
蚁鼻钱: 7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1-14
最后登录: 2018-12-26
100  发表于: 2018-12-18   
回 77楼(姚道林) 的帖子
簡1:以至于邦家昏亂,翦小削損,以及于身。
整理者釋爲“翦”的字,海天先生改釋爲“殺”,認爲是消耗、衰微之義(39樓)。姚道林先生指出此字應釋爲“戚”,讀爲“蹙”,“蹙小即縮小”(77樓)。蕭旭先生讚同釋“殺”(復旦網論文2018.11.26)
我們認爲姚先生的改釋可從,試爲補說如下:楚文字中確定的“殺”字及“殺”旁似皆从“攵”,且其左下並無寫成沒有飾筆的“人”形者,釋之爲“殺”與字形不合。望山簡“戚郢”之“戚”字有與此字同形者(見下圖),可證此字確應釋“戚”。“戚”讀爲“蹙”也很合適,“蹙小削損”同義連用,“蹙”有縮小、減削義,且古書中常用來指國土削小,如《詩•大雅•召旻》:“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國百里。今也日蹙國百里。”《左傳•成公十六年》卦爻辭:“南國蹙,射其元王,中厥目。”後世亦有“蹙國”“蹙土”“蹙地”“蹙削”等語。



哇那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1045
精华: 0
发帖: 40
威望: 40
郢称: 0
蚁鼻钱: 20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11-04
最后登录: 2019-02-17
101  发表于: 2018-12-21   
曾侯乙漆箱上的二十八宿名,“牵牛”之“牵”写作“衣+又”(袁/擐),可见简5的[衣又+止],整理者意见应无误
图片:
斯行之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74974
精华: 0
发帖: 15
威望: 15
郢称: 0
蚁鼻钱: 7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3-01-14
最后登录: 2018-12-26
102  发表于: 2018-12-24   
回 101楼(哇那) 的帖子
簡文此字可據以讀爲“牽”,“牽在下位而不由者”即在下位受牽制(或因被牽制而處在下位)而不得重用之義。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229
威望: 234
郢称: 0
蚁鼻钱: 128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9-01-16
103  发表于: 2018-12-28   
引用
引用第75楼心包于2018-11-20 20:05发表的  :
簡18:“焉少榖其事”,原整理者讀“少”為“小”。
按:“少”要破讀為“稍”,“榖”當讀為“講”,學者或將其讀為“由”,無多少證據可言,所謂讀為“由”之字與此差別明顯,恐怕不能看成一字,其構形當存疑。


我們始終堅定的認為“榖”應該讀為“講”,閱讀金文材料,發現一條積極的證據,《集成》10360所謂“召圓器”有如下一段銘文:

召公啟(肇)進事,奔走事皇辟君,休王自【子+㱿】事,賞畢土方五十里……

根據銘文內容,無論後面的“事”屬上讀,作“【子+㱿】”的賓語,還是屬下讀,讀為“使”,這裡的“【子+㱿】”顯然記錄的是同一個詞。讀為“講”是再合適不過了,訓為考校、衡量、品論等。胡敕瑞教授讀為“觳/斛”的意見(清華大學出土文獻保護與研究中心網站),我們第一時間亦考慮過,深思熟慮之後未取。
如果我們的聯繫不誤的話,讀“由”的說法已不攻自破矣(因為金文中一定是一個意義比較實的動詞成分,無讀“由”的可能)。
看《漢語大字典》“講”字第2條“論說、評議”、第9條“考核,比較”及各自的文例。 這裡同“論”,“論功行賞”之“論”(《越公其事》50-51“王日論省其事”、《性情論》9“聖人比其類而論會之”)。

許文獻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1980
精华: 0
发帖: 12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8-11-22
最后登录: 2019-01-30
104  发表于: 2018-12-29   
簡5之[衣又+止]字,應是本於甲文从止「袁」字一類之形(如圖:《合集》31774),其所从之止形,乃「又」旁之訛化(裘錫圭先生〈釋殷墟甲骨文裡的「遠」「[[木/土]+犬](邇)及有關諸字〉),在此確如101樓哇那先生與102樓斯行之先生之說,可讀為「牽」
图片: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263
威望: 263
郢称: 0
蚁鼻钱: 1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9-02-21
105  发表于: 2018-12-30   
簡13:古(故)[身]母(毋)慎甚勤,備(服)母(毋)慎甚㜫(美),飤(食)母(毋)慎甚A。
A字疑即“戡”之別構,郭店簡《性自命出》簡42的“戡”字與此形近,在簡文中當讀為“甘”,“戡”、“甘”溪見旁紐雙聲、侵談旁轉疊韻,讀音相近。
图片:
許文獻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1980
精华: 0
发帖: 12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8-11-22
最后登录: 2019-01-30
106  发表于: 01-17   
或許再瞎猜一下,聊作襯末:
簡13 此字,雖然楚簡「臧」字罕有作此形者,而同簡从爿之例也未寫成此形,但有無可能仍是其字之訛?「臧」字所从爿之形,在戰國或秦漢文字中,牀腳形構或有從曲筆、「T」形異化成一直筆者,如: (五年春平相邦葛得鼎)、 (《璽彙》0951)、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70背)、 (睡虎地秦簡《日書‧甲》76背)、 (睡虎地秦簡《效律》42)、 (馬王堆帛書《五十二病方》165)、 (馬王堆帛書《老子‧乙本卷前古佚書》127),因此,簡文此字左上所从「人」形,或當是此類異化形構之省形,而古文字與傳抄文字「臧」字本多有从口者,例如: ( 伯子 父盨)、 (包山簡72)、 (汗簡)、 (古文四聲韻),甚至簡文此字下所从之「匕」形,亦應是上引秦簡《日書》「臧」字下方「一」形之異化,而為漢印「臧」下方「二」形之所本,例如: (《漢徵》)。據此,頗疑簡文此字可釋作「臧」,其寫法或許是戰國秦漢簡帛一種異化之趨勢,有別於主流字形,在此可訓作「好、善」,其猶《尚書‧盤庚上》:「邦之臧,惟女眾;邦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罰。」《詩經•邶風•雄雉》:「不忮不求,何用不臧?」毛傳:「臧,善也。」而與簡文上文之「勤」、「美」義相呼應。

图片: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263
威望: 263
郢称: 0
蚁鼻钱: 141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9-02-21
107  发表于: 01-18   
簡13的“備(服)母(毋)慎甚㜫(美),飤(食)母(毋)慎甚A”二句,和《老子》的“甘其食,美其服”有些類似,古人稱衣曰美、曰好,稱食則多曰甘。A字恐怕還是個與“甘”音同或音近的字,右旁當是“甚”和“戈”的混合寫法,二者共用了部分筆畫,即“戡”;左旁從“人”,大概是表示戡人之義,是綴加的義符,而且它也共用了“甚”字上面左邊的一丿筆。“戡”、“甘”音近,“身毋慎甚勤,服毋慎甚美,食毋慎甚甘”,感覺比較順暢。
許文獻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1980
精华: 0
发帖: 12
威望: 12
郢称: 0
蚁鼻钱: 6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8-11-22
最后登录: 2019-01-30
108  发表于: 01-19   
回 107楼(王寧) 的帖子
先生之釋讀確實比較順暢,而愚之拙見,主要是著眼於「甚」字必有「八」形所作之他釋遐想(如簡文此字似缺右撇,郭店例仍保有此筆,其「八」形可謂完整,符合「甚」字字形特徵),不過,此遐想之論證猶且不足與不適切(尤其在平行字形證據上),確可再作討論,非常感謝先生惠賜高見!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891011»Pages: 11/11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