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最新帖子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银行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3/5     Go
主题 : 清華八《邦家處位》初讀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222
威望: 227
郢称: 0
蚁鼻钱: 1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8-12-15
20  发表于: 11-23   
間2“使人用奇典政”,整理者讀“奇”為“倚”,“典政”為並列的兩個名詞。
按:“奇”似乎當理解為與“正”相對的概念,“典政”或當為“動賓結構”。《老子》“以正治國,以奇用兵”,文獻更有頗多“奇”、“正”相對之例子。“用奇典政”即“用奇邪之道管理政事”。
簡3“均奇政主”,“奇政”同,這些都是行“奇政”的君主。
水之甘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98557
精华: 0
发帖: 55
威望: 57
郢称: 0
蚁鼻钱: 28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6-01-16
最后登录: 2018-12-09
21  发表于: 11-24   
回 21楼(心包) 的帖子
這裏“奇”可能讀為“苛”,苛政 文獻習用
《禮記•檀弓下》:夫子曰:‘小子識之:苛政猛于虎也。
boris 离线
级别: 谈友入门
UID: 101871
精华: 0
发帖: 3
威望: 3
郢称: 0
蚁鼻钱: 1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8-09-05
最后登录: 2018-12-13
22  发表于: 11-24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127
威望: 128
郢称: 0
蚁鼻钱: 6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8-11-30
23  发表于: 11-24   
簡2:人甬(用)唯遇利
    整理報告云:遇,《淮南子·精神》:“故事有求之於四海之外而不能遇”,高注:“得也。”
從整理報告的注釋來看,似乎是說“得到利益”之意。事實上,上古漢語中“遇”字沒有“得到”這個意思。所舉辭例《淮南子》的“遇”,其實可理解為得志。不能遇,即不能得志,故高誘注以“得”解釋。這個“得”而非“得到”之“得”。
簡文中的“遇”應理解為對待。《史記·刺客列傳》:“豫让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於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遇利,指遇之以利。簡文意思是說,如果人要被其使用,應該用利益來對待。遇之以利,猶“誘之以利”,如《史記越王句踐世家》:“种止句践曰:‘夫吴太宰嚭貪,可誘以利,请間行。’”(誘,遇語音關係也比較近,考慮到讀如本字可疏通文意,似不必破讀。)
王寧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73076
精华: 0
发帖: 256
威望: 256
郢称: 0
蚁鼻钱: 137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2-12-24
最后登录: 2018-12-12
24  发表于: 11-24   
簡1:臣適𨑺君
按:這個“適”還應釋“從”為是。“𨑺”或釋“逆”,但從簡文字形看,仍是從“毛”。
图片:
哇那 离线
级别: 谈友一段
UID: 101045
精华: 0
发帖: 39
威望: 39
郢称: 0
蚁鼻钱: 1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11-04
最后登录: 2018-12-15
25  发表于: 11-29   
猜、猜、猜、
简1“君[欶言]臣,臣A[辶毛]君”,“[欶言]”疑读为“数”,责让;“[辶毛]”前的字即“琮+止”,可读为“渐”,“[辶毛]”读为“眊/耗/秏”,当乱或损等意讲。言君数责其臣下,臣则渐乱或损其君上。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291
威望: 304
郢称: 0
蚁鼻钱: 17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8-12-15
26  发表于: 11-30   
君是速臣,臣適君。
今按:贊同讀爲“数”。其字本籀文“速”,楚簡有讀“速”作“数”之例,見郭店簡。適後一字當改釋爲“屈”。“適屈”即“從屈”,可視爲“屈從”倒讀。簡文大意是説“君責数臣罪,臣屈從君。”
罗小虎 离线
级别: 谈友二段
UID: 100738
精华: 0
发帖: 127
威望: 128
郢称: 0
蚁鼻钱: 640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7-06-11
最后登录: 2018-11-30
27  发表于: 11-30   
《邦家處位》簡8整理報告讀為“踐”的字,其右半似與楚簡“辟”字右半相同,如上博二《魯》簡2中的字形、新甲1.11的字形等。這個字可分析為從𨸏從土,辟省聲。在簡文中或可讀為“辟”。《爾雅·釋詁》:“辟,法也。”

邦家簡8:
  
上二魯2  
  
新甲1.11  


林少平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6901
精华: 0
发帖: 291
威望: 304
郢称: 0
蚁鼻钱: 179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5-27
最后登录: 2018-12-15
28  发表于: 11-30   
真没意思,所有人都是在猜,除了猜还是猜。
心包 离线
级别: 谈友三段
UID: 97440
精华: 0
发帖: 222
威望: 227
郢称: 0
蚁鼻钱: 1245
铜布: 0 点
注册时间: 2015-08-21
最后登录: 2018-12-15
29  发表于: 11-30   
從偏旁組合關係來看,A釋為“逆”是沒有問題的,雖然該篇有常規寫法的“逆”字,但是“屰”、“毛”形體相混則是不爭的事實[附帶一提:清華簡《保訓》簡6“測陰陽之物,咸順不B”,有學者將B釋為從“毛”之字,可從,但是又將B所從的“毛”看作“屯”之訛,訓為“亂”(姚道林:《讀清華一保訓篇札記一則》《出土文獻》9)則非是,從“毛”聲之字本來就有“亂”一訓(況且讀為“冒”,是再合適不過了,具體訓解詳筆者未刊稿),何煩迂曲解之]。這個“逆”記錄的是“詻”、“諤”這個詞,《墨子·親士》:“君必有弗弗之臣,上必有詻詻之下”,“詻”或“諤”放在《邦家處位》中這個位置,是很合適的,儘管前面的從“琮”之字還未詳讀法。
图片:
图片: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Pages: 3/5     Go
快速回复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匿名帖
 隐藏此帖
 隐藏附件
 出售
 加密
限 100 字节
限 50000 字节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