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华简《周公之琴舞》初读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华简《周公之琴舞》初读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易泉 2013-01-05 07:03

清华简《周公之琴舞》初读

清华简《周公之琴舞》二则


保監其有率    《周公之琴舞》7

率,原釋文作𨒥(後),字從辵從么,郭店六德35號簡有“率”字作
,较之多一“亍”,當是一字异體。此處疑讀作率或帅,表率;楷模。《管子·問》:“鄉子弟力田爲人率者,幾何人?”《漢書·朱博傳》:“臣願盡力,以御史大夫爲百僚率。”
 

享會余一人    周公之琴舞9
會,原釋文作“答”,字也見于郭店六德21號簡等,當是“會”字。“享會”用例見於《周书·王罴传》:“每至享會,親自秤量酒肉,分給將士。”《资治通鉴·唐高祖武德元年》:“陛下聞驍果欲叛,多醖毒酒,欲因享會,盡鴆殺之。”


鱼游春水 2013-01-05 16:37
簡4:假哉古之人!夫明思慎,用仇其有辟。
整理者對“夫”字做了兩種解釋,一種是據《召誥》正義,釋爲“人人”;一種是“夫”破讀爲“薄”,據《方言》訓爲“勉”。
今按,“夫”似是句末語助詞。簡文當斷作“假哉!古之人夫!明思慎用,仇其有辟。”全句稱美古人,一唱而三嘆。故有“哉”一嘆,“夫”字又一嘆。
整理者引《詩》毛傳訓“假”爲“嘉”,似乎也可以訓作“大”。

暮四郎 2013-01-05 17:25
我认为,整理者的断句和对“夫”的解释都是对的,清华简一《皇门》简12“朕遗父兄及朕盡臣,夫明爾德,以助(?)余一人憂”,“夫”字的用法与此相同,我曾撰文讨论,和清华三的整理者是同样的意见。

暮四郎 2013-01-14 10:47
改正我的一个错误意见

鳲鳩 2013-01-14 14:24
簡3:夙夜不兔(逸)
“兔”下“肉”與其他有區別,無論獨體還是偏旁,都找不到這樣寫的。

苦行僧 2013-01-15 01:55
簡3“通啓”之“通”,整理者認為是“再”字之訛。“通”與“再”形體區別比較明顯,無由致訛。我們認為此處之“通”或可讀為“踵”,訓為繼,與“再”意有相通之處。

無語 2013-01-15 08:26
簡10—11:“命不”後面之字顯然就是“彝”字變體,古文字中類似寫法的“彝”字數見,其偏旁的變化應含有變形聲化的因素。“彝”,簡文訓爲“常”,其後一字似可讀作“憲”。

海天遊蹤 2013-01-15 16:42
簡3 (見旨)告余顯德之行,(見旨)整理者說即「視」字,讀為「示」,教導。按:此字見於《上博‧緇衣》21,今本作「示」。整理者說(見旨)即「視」字似無據。(見旨)除讀為示外,亦可考慮讀為「指」,與(見旨)同从旨聲。古書有「指告」的說法,如《書‧微子》「今爾無指告予」,屈萬里先生說:指,指點也。

海天遊蹤 2013-01-17 11:02
TEST

無語 2013-01-17 11:41
從“𢆶”、“又”之“彝”又見於清華一《皇門》簡7

天涯倦客 2013-01-17 11:43
内容删除。

天涯倦客 2013-01-17 12:15
内容删除。

海天遊蹤 2013-01-17 16:40
簡15-16「弗敢荒德,德【一五】非惰帀,純隹(惟)敬帀,文非◎帀,不墜修彥。」其中「◎」,整理者隸定為【東攴】,讀為「動」。按:此字作 ,左旁上部作曲首,不從東,李守奎〈清華簡《繫年》中的 字與陳氏〉對此問題有討論,可以參看。以目前對楚文字的認識,此字應該最接近「毄」,左旁下部似土非土,如果是土旁,則是墼。黃傑先生已指出「似當釋為“毄”。讀為何字、何意,待考。」(〈初讀清華簡(三)《周公之琴舞》筆記〉)。筆者以為「毄」可讀為「懈」,春秋鄭與兵壺「不墼春秋歲嘗」,魏宜輝先生讀為「不懈【于】春秋歲嘗」正確可從。簡文「文非懈」,即「非懈【于】文德」,前文「德非惰」即「非惰【于】德」,句式相同。義皆同前面所說「弗敢荒德」。

暮四郎 2013-01-18 10:14
剛看到吴雪飛先生的大作《清華簡(三)〈周公之琴舞〉補釋》,有一些想法,這里略作說明:

一,吳文的第一條,我不同意,理由如下:
(一)簡本的“[見+旨]”、“告”是同義或義近連用。這是《詩》、《書》中的普遍現象。
(二)“[見+旨]”讀為“示”,符合楚簡此字的用法。上博一《緇衣》簡21“[見+旨](示)我周行”。
(三)這首詩在傳世《詩經》中恰好有對應的版本,即《周頌》的《敬之》,整理者李守奎先生在簡文注釋的末尾特地附出以供參考。與簡本“ 寺其有肩,[見+旨]告余顯德之行”對應的句子作“佛时仔肩,示我显德行”。有這條辭例佐證,可以省去不少打字和辯論的工夫。很多問題,仔細讀書本來能夠清楚,一辯論,反而不清楚了。
(四)從辭氣上看,同樣是表“指示”義,“示”比“指”更符合早期文獻中的用法。查查《漢語大字典》《漢語大詞典》《故訓匯纂》,很清楚,這里就不舉例了。
(五)基於(四)所說,吳文所舉的《尚書•微子》“今爾無指告,予顛隮,若之何其?”,“指”也應當讀為“示”。“指”、[見+旨]均從“旨”聲。“旨”、“示”聲通,見(二)。

二,傳世文獻中的字詞,當然是很重要的證據,但是也有一種可能,即傳世文獻中的字詞是後人按早期文本的原字形隸定、尚待讀破的字,就好像這里的“[見+旨]”,如果漢代的學者按原形隸定,流傳到今天,那它也是一個需要讀破的字。傳世文獻中這樣的字詞並不少見,如不少學者已經探討過的,傳世文獻中不少“見”字實際上應當讀作“視”,就是後人不懂早期文獻中此字的習慣用法、而按原字形讀或隸定,產生的誤差。傳世文獻之不可盡據,也是學者們早就注意到的問題。
        我們或許需要承認,《詩》、《書》中還有一些這樣的詞,需要我們通過出土文獻,來考求其含義。簡單地說,就是藉助出土文獻提供的當時的用字習慣,來尋求傳世《詩》、《書》疑難字的可能的、合適而明白的讀法,這正是以前有學者所做過的“新證”之法的合理之處與必要性所在,也是新資料所提供的學術進步的最大的可能性之一
        如果我們習慣性地將出土文獻中的字,往傳世文獻的方向讀,而不加仔細考察,我覺得這並不是一種很好的做法。這不是又回到老路上去了麼?同理,吳文的第二條,我也不同意。
        我個人更傾向於,結合出土文獻的用字習慣,和同時期文獻的普遍用字習慣(如上面提到的“指”與“示”,後者更符合早期文獻的普遍用法),來考察《詩》、《書》中的疑難字。

以上辨析,純屬學術範圍,不涉及其他,謹此說明。不妥之處,歡迎拍磚。

暮四郎 2013-01-19 09:48
之前没有注意到,苏建洲先生也有读为“指告”的说法,楼上所说,就当向二位先生求教

ee 2013-01-31 18:35
《周公之琴舞》簡12+13:仡余恭【12】害(曷) (以)?孝敬非 (怠)荒。
第5字“ ”應讀爲“以(或台或似)”,它與簡13讀爲“怠”之“ ”字形不同,句式與本篇簡14:“良德其如 (台)?曰享人大 ”句式相當,又《芮良夫》簡24“咎何其如 (台)哉!”“ ”亦用作“台”。文例參《尚書•梓材》:“厥命曷以?”
又,“曷”字蘇建洲先生已釋,參蘇建洲:《初讀清華三〈周公之琴舞〉、〈良臣〉札記》,“簡帛網”,2013年1月18日,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1821

ee 2013-03-06 23:24
18樓的"曷以"馬楠先生未刊稿早已指出。
又,《周公之琴舞》首簡簡1說:“周公作《多士》,儆毖《琴舞》九絉。”其後有一“元內啓”,《周公之琴舞》簡1+2又說:“成【1】王作儆毖《琴舞》九絉。”其後有另一“元內啓”,再以“亂”結束。但之下“再啓”至“九啓”,及這八個“啓”之後的“亂”都只有一個。那麽,《周公之琴舞》“再啓”至“九啓”(及“亂”)到底是周公所作還是成王所作呢?比如李學勤先生、李守奎先生都有不同想法。我們認爲,《周公之琴舞》“再啓”至“九啓”(及“亂”)既有周公所作,也有成王所作,簡文所謂的周公作《琴舞》九絉、成王作《琴舞》九絉是說《周公之琴舞》乃周公、成王共作,而不說是兩人分別作了九章。雖然本篇具體哪部分是周公作、哪部份是成王作並不能非常準確的區分,但還是有可以辨識的,如從四啓“孺子王矣”(簡7)、從六啓之亂“式克其有辟”(簡11)、從八啓“是王聰明”(簡13+14)可以看出,四啓、六啓之亂、八啓應爲周公所作;從五啓之亂“曰享答余一人”(簡9)、從六啓“其余沖人,服在清廟”(簡10)可以看出,五啓之亂、六啓應爲成王所作。 又如,七啓“不逸惟同”(簡12)的“同”,就是要與另一人說所說的“弗敢荒在位”(六啟後之亂,簡11)的行爲“相同”,這也是本篇有兩人互作互和之一證。李守奎說“曾懷疑啟與亂是君臣唱和關係”,從某些方面看還是有一定道理,但恐不如後世唱和詩那樣整齊分明。至於本篇自題爲“周公之琴舞”(簡1背),只是摘首句字詞爲之,而非簡文內容的概括,這是出土楚簡中常見的。

海天遊蹤 2013-03-07 15:29
18樓的"曷以"馬楠先生未刊稿早已指出。

既是未刊稿,我們自然是看不到的。

暮四郎 2013-03-17 13:17
糾正之前的幾個錯誤和疏失

暮四郎 2013-03-17 13:20
     簡6:
             夙夜不懈,懋敷其有悅。
       “懋敷其有悅”,原注:懋,勉;敷,布;有,助詞;敓即悅,訓樂;句意是說樂以播布天德。這種理解似不確,“其有悅”當是“懋敷”的賓語,“懋敷其有悅”即勉力播布其悅。

     簡9:
               天多降德滂滂在下流自求悅
        原斷讀為“天多降德,滂滂在下,攸自求悅”,注釋:流,疑讀爲“攸”,訓爲所以。
        今按:“流”讀為“攸”不符合楚簡的用字習慣,而且古漢語中罕見“攸”在一個複句中的某個分句句首作連詞的用法。 以上簡文疑當斷讀為:
                天多降德,滂滂在下流,自求悅。
        原注已指出,“滂滂”指降德之廣大。“下流”,即在下之地,司馬遷《報任少卿書》:“且負下未易居,下流多謗議。”
        另外,“德”屬職部,“流”屬幽部,“悅”屬月部,此數句無韻。

        簡11-12:
               式克其有辟,用容輯余,用小心,寺惟文人之若。 
         “克”,原解為肩任。這個解釋來源於《說文》“克,肩也”,徐鍇《繋傳》云“肩者,任也……能勝此物謂之克”,《漢語大字典》解為勝任。按這種解釋,“克其有辟”意為勝任其君主,似難以講通。
        金文中有如下辭例:
                 克夾紹先王(《集成》2833、2834)
                 克恭保厥辟恭王(《集成》2836)
                 克逑先王(《集成》4331)
                克輔佑先王(《集成》4342) 
                 克逑文王(《集成》6014) 
         本篇簡4云“用仇其有辟”。我們懷疑,此處“克其有辟”很可能與上舉金文辭例是類似的意思,“克”下可能脫去了“逑(仇)”或“夾紹”等字。“克”是“能夠”之意。 

         簡14:
                  大其有謨,介睪寺德,不畀用非頌。 
         “介睪寺德”,整理者將“介”讀為“匄”,解為祈求,“睪”讀為“澤”,“寺”讀為“恃”,句意解為祈求上天之恩澤,依憑有德。胡敕瑞先生讀為“介澤恃德”,認為“介”是因、恃之意,《左傳》文公六年:“介人之寵,非勇也。”杜預注:“介,因也。”“介澤恃德”互文見義,意謂依仗(祖宗的)恩澤德惠。 
          胡先生的解釋可以講通此句,但是按照這種解釋,則此句是貶義, 與前文“威儀藹藹”、“大其有謨”等讚揚王的話不符,所以此說恐不可從。
          上述兩種解讀都是將“介睪”、“寺德”看作兩個並列的動賓短語,實際上此句還有另外一種理解方式,即“介”、“睪”是兩個並列的動詞,“寺德”是賓語,“寺”讀為“時”,此也,本篇“寺”字多用為“時”。“介”,整理者的釋讀可從。“睪”的釋讀尚待進一步思考,這里暫讀為“擇”,選擇。“匄擇時德”,意為祈求、選擇此德。


暮四郎 2013-03-17 13:27
簡1

暮四郎 2013-03-17 13:29
簡9-10

暮四郎 2013-03-17 13:32
簡10-11

theta922 2013-03-30 14:08
楚人把周公之诗和成王之诗作为毖儆类文献来接受的。整理者已经指出《周公之琴舞》与《芮良夫毖》两篇简文的形制和笔迹相同,当是同时书写。 赵平安先生指出《芮良夫 》结构上属《尚书》类文献,但却是以诗歌形式出现的劝诫之言,因而“ ”可能是一种新见的《尚书》体式。  我们推测,这两篇简文的内容都是毖儆类的文献,但在文体上都是以诗的形式。所以从其思想内容上,楚人把他们归为一类,将他们一同抄写。

暮四郎 2013-03-31 14:53
簡9“[人+亘]稱其有若”

我们曾說“[人+亘]”字“亦可讀為‘恒’,意為恒常”。今按:此说誤。該字聲符“亘”為楚簡中“宣”、“桓”等字所從,與“恒/恆”字聲符“亙”完全無關。

犯了个低级错误,惭愧!
此誤蒙前輩學者指出,謹此致謝!

theta922 2013-04-19 22:12
簡10-11“疐(對)天之不易”與簡14“有心不易”,“不易”之“易”,也許可讀為慢易之易。《书•君奭》“在我后嗣子孙,大弗克恭上下,遏佚前人光,在家不知天命不易。天难谌,乃其坠命”。朱駿聲《尚書古註便讀》:易,敡也,猶輕慢也。

海天遊蹤 2013-10-27 21:20
《琴舞》簡3「 (見旨)告余顯德之行」,最近又看到有學者討論此問題,指出「(見旨)告」當讀為「示告」,並認為我們所讀為的「指告」有問題。簡文對應今本的內容是《詩•周頌•敬之》「佛時仔肩,示我顯德行。」所以整理者將「(見旨) 」讀為「示」自有其道理。但是(見旨)從「旨」聲,讀為「指」肯定沒問題,加上《書‧微子》「今爾無指告予」本有「指告」的說法,楊筠如先生《覈詁》:「指,猶告也。」並說「指告」又作「致告」、「厎告」。
《廣雅‧釋詁一》:「指、告、眂,語也。」王念孫注釋說:「指者,《楚辭‧離騷》:『指九天以為正兮』,王逸注云:『指,語也。』眡者,王逸注〈九章〉云:『示,語也。』示與眡通。」 可見簡文「 (見旨)告」讀為「指告」或是整理者所說的「示告」並無本質的分別。這兩種讀法並不存在一刀切的問題,說讀為「指告」有問題恐怕太過絕對。

海天遊蹤 2013-10-29 15:16
引用
引用第29楼海天遊蹤于2013-10-27 21:20发表的  :
《琴舞》簡3「 (見旨)告余顯德之行」,最近又看到有學者討論此問題,指出「(見旨)告」當讀為「示告」,並認為我們所讀為的「指告」有問題。簡文對應今本的內容是《詩•周頌•敬之》「佛時仔肩,示我顯德行。」所以整理者將「(見旨) 」讀為「示」自有其道理。但是(見旨)從「旨」聲,讀為「指」肯定沒問題,加上《書‧微子》「今爾無指告予」本有「指告」的說法,楊筠如先生《覈詁》:「指,猶告也。」並說「指告」又作「致告」、「厎告」。
《廣雅‧釋詁一》:「指、告、眂,語也。」王念孫注釋說:「指者,《楚辭‧離騷》:『指九天以為正兮』,王逸注云:『指,語也。』眡者,王逸注〈九章〉云:『示,語也。』示與眡通。」 可見簡文「 (見旨)告」讀為「指告」或是整理者所說的「示告」並無本質的分別。這兩種讀法並不存在一刀切的問題,說讀為「指告」有問題恐怕太過絕對。


經過與師友討論,指告的說法確實存在問題,筆者放棄這個意見。

theta922 2013-11-01 10:25
研究的几个可能性,第一、作为音乐文本的《周公之琴舞》,第二、楚人接受的《周公之琴舞》,第三《周公之琴舞》与诗文本的关系,第四颂赞和箴銘傳統下的《周公之琴舞》

theta922 2015-08-22 10:25
根据《殷高宗問於三壽》簡20“狎祗不易”,聯想到《周公之琴舞》“六啟”的“疐天命不易”的“疐”可讀為“祗”,訓為敬。而且西周金文中一部分“疐”就有學者讀為“柢”。

青荷人 2015-09-24 11:23
余读史,同情周公之襟怀不舒。史之考记多出之亦史之有灵也与。

云间 2017-10-09 23:49
第3簡對應《敬止》不聰敬止的那個“聰”字,其篆形季旭升和蘇建洲先生都曾懷疑是從“勿”形。
仔細分辨其上部所從,還是與㲋、兔、象所從,筆勢有些細小差異。
大約字形上是入和一個斜杠,代表旗幟。說文多遽悤悤和遽稱勿勿,朱駿聲認為勿字條中的勿勿,其正字當作悤。
但朱氏尚存其疑。今竹書與詩經今字,在替代邏輯上,沒有其他影響因素。所以,朱氏的懷疑,簡直是一個第六感的預見。
其他的解釋,要么在字音通假上,要麼在替代原則上,或多或少存在一定的缺位。

心包 2017-10-10 10:47
简9的“享會余一人”中的“享會”與《國語·吳語》周王答曰:“茍,伯父令女來,明紹享余一人,若余嘉之”中的“紹享”若合符節,“紹享”與陳劍先生所說的“享辟”等也是類似的意思(参氏著:清華簡與《尚書》字詞合證零札)。

云间 2018-04-19 10:57
通典講到享於宗廟之樂,九成。自注律聲,此九遂可以請古樂專家,嘗試演奏之。
九遂皆有亂。這讓我想到詩經從鹿鳴之什以下,以什為篇例。
楚辭九歌,汪瑗認為雖然有十二章,但其實是十章,並以漢人文證之,為九加卒章的體例。
這個說法如果成立,那和詩經是一個九成系統。確和竹書有些不同。
另外,通典所講多少成,用於何等對象,在九歌裏,已經混了。


查看完整版本: [-- 清华简《周公之琴舞》初读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4407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