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五《湯處於湯丘》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五《湯處於湯丘》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ee 2015-04-09 23:01

清華五《湯處於湯丘》初讀

清華五《湯處於湯丘》簡2“奮快以恒”,“奮”原誤釋爲“惜”,“奮”字略有訛變。

ee 2015-04-09 23:14
簡10“此言弗又可得而聞也”,“也”應改釋爲“已”,此字與同簡的“也”字寫法不同。簡13的“也”亦應改釋爲“已”。

ee 2015-04-09 23:35
簡16“不又所△”,△其實是左邊從立,右邊所從的是現在一般用爲“逝”的字,見於曾侯乙編鐘、侯古堆編鎛、郭店《老子》甲簡22、《語叢四》簡21等,原隸定有誤。

易泉 2015-04-10 00:06
《湯處於湯丘》簡2     从字形上看似以原整理者释从昔从心为是。

蚊首 2015-04-10 09:00
簡3:乃與小臣[其/心]謀夏邦
   “[其/心]”讀“基”,亦謀也(看《故訓匯纂》425頁)

蚊首 2015-04-10 09:35
頃見清華網鵬宇先生文已及,廢。

蚊首 2015-04-10 14:08
歸必夜,適逢道路之祟

“逢”似為觸犯之意(參《義府續貂》“坌冒”條),未知整理者解為何。

蚊首 2015-04-10 22:23
無書無圖版,豈非哀哉,繼續猜

五味皆哉,不有所〇(程燕 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187#_ftnref4

“哉”讀為“滋”,況詞,言味之厚、旨也,如:味既滋而事美;若味滋旨,信必由中;子路烹之,其味滋。

暮四郎 2015-04-11 10:02
1.簡1:小臣善爲飤亯之和
整理報告斷讀作:小臣善爲飤(食),亯(烹)之和。
今按:此句似當讀作“小臣善爲飤(食)亯(享)之和”。

2.簡1-2:絕芳旨以飿,身體[身+巽][并力],九窔(竅)發明,以道心益(嗌),惜快以[亙/心]。
    整理報告讀作:絕芳旨以飿(粹),身體[身+巽](痊)[并+力](平),九竅發明,以道心益(嗌),惜(舒)快以[亙/心](恆)。

    今按:上引簡文似當讀作“絕芳旨以飿(啜)(•月),身體[身+巽](媛)[并力](便)(•元),九竅發明,以道心益(嗌)(•錫),惜(懌)快以[亙/心](極)(•葉)”。
    上古“出”聲之字與“叕”聲之字通用。 絕芳旨以飿(啜),大概是說摒棄其他各種芳香美味之物,來吃小臣做的飲食。
    “ [身+巽]”从巽聲,上古巽聲、爰聲之字可通。[并力]从并聲,上古并聲之字與“辨”通用,“辨”與“便”通用。 “[身+巽](媛)[并力](便)”可參《後漢書》:“形便娟以嬋媛兮,若流風之靡草。”    上古“昔”聲、“睪”聲之字可通。《墨子•尚同中》:“則此語古者上帝鬼神之建設國都,立正長也,非高其爵,厚其祿,富貴佚而錯之也,將以為萬民興利除害,富貴貧寡,安危治亂也。”《尚同下》作:“是故古者天子之立三公、諸侯、卿之宰、鄉長家君,非特富貴游佚而擇之也,將使助治亂刑政也。”
    [亙/心]讀作”極“。《芮良夫毖》簡1“[亙/心]爭于富”及簡13“ [亙/心]靜(爭)獻亓(其)力”之“[亙/心] ”,整理報告讀爲“恆”,簡帛網»簡帛論壇»簡帛研讀»“清華簡三《芮良夫毖》初讀”下第26樓2013年1月31日“海天遊蹤”(蘇建洲先生)認爲當讀爲“亟”,似可從。楚簡多借“亙”爲“亟”(參看裘錫圭《是“恆先”還是“極先”?》,復旦網,2009年6月2日),郭店簡《魯穆公問子思》簡1“ [亙/心]”用作“亟”(陳偉:《郭店竹書別釋》,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45頁)。“亟”意爲“急”,“亟爭于富”、“亟爭獻其力”即急爭于富、急爭獻其力。《呂氏春秋•至忠》“太子與王后急爭之”(許維遹:《呂氏春秋集釋》,北京:中華書局,2009,246頁),《戰國策》趙三“鄂侯爭之急,辨之疾,故脯鄂侯”(《戰國策》卷二十《趙三》,707頁)。“恆”與“爭”並言的例子則罕見。    

    惜(懌)快以[亙/心](極),指身體愉快之甚。

蚊首 2015-04-11 10:19
猜測“心益”讀“心膈”(如“扼”、“”、“搹”一字即其相通之例),“心膈”似指心胸

暮四郎 2015-04-11 11:09
蚊首兄,整理報告將”嗌“解作喉嚨,似是可信的。似無煩另尋別解也。

暮四郎 2015-04-11 11:10
簡11:唯余孤之與上下交,剴(豈)敢以衾[與/止]?女(如)幸余[門/外]於天畏(威),朕隹(惟)逆訓(順)是 [者/心](圖)。

上引簡文,整理報告斷讀作:“唯(雖)余孤之與上下交,剴(豈)敢以衾(貪)[與/止](舉)?女(如)幸余[門/外](閒)於天畏(威),朕隹(惟)逆訓(順)是 [者/心](圖)。”將“舉”解釋爲興兵伐夏,將“[門/外](閒)”讀爲“關”,解為由,認爲“關於天威”是說伐夏是由於天對夏后的懲罰。

今按:“唯”當讀如本字。“衾[與/止]”當讀爲“貪譽”,是承上文方惟所說讚美湯的“善才(哉)!君天王之言也!唯(雖)臣死而或(又)生,此言弗或可得而聞巳(矣)”而言。 【巳”原作(圖一),整理報告原釋爲1“ee”先生認爲應改釋爲“已”。今釋作“巳”,讀爲。上古“巳”聲、聲之字通用,《說文·立部》:竢,待也。从立、矣聲。䇃,或从巳。
“[門/外]”讀爲“關”及其相關解釋都難以信從。“[門/外](閒)”似可理解爲本字,解為窺伺。湯在這裏是謙遜的說法,是說“如果有幸我能窺伺到天威”,那麼……。

暮四郎 2015-04-11 12:14
簡13:民人皆 [糸+矛/山]禺 [亓+亓]。【原字並不作”[亓+亓]“,此處只是用形近的”亓“旁代替】
“  [糸+矛/山]禺 ”整理報告讀作“瞀偶離”,將“瞀”解為亂,“偶”解為對,認爲”[亓+亓]“即《說文》“麗”字古文(原注:參看顏世鉉《郭店楚墓竹簡儒家典籍文字考釋》,《經典研究論叢》第六輯,臺灣學生書局,1999年,第184頁),讀爲“離”;郭店《六德》“爲宗族 [亓+亓](離)朋友,不為朋友 [亓+亓](離)宗族”。
今按:“  [糸+矛/山]”讀作“瞀”、“[亓+亓] ”釋讀作“麗(離)”均可從。不過,“禺”當讀作“愚”,與“瞀”(昏亂)義近。

簡15:古之先聖人所以自[旡/心](愛),不吏[昏/耳],不處矣(疑)。
不吏[昏/耳],不處矣(疑),整理報告讀作“不吏(事)[昏/耳](問),不處矣(疑)”。
今按:此句似當讀作“不吏(事)[昏/耳](昏),不處矣(疑)”,“不吏(事)[昏/耳](昏)”意為不事昏聵之人。侍奉昏聵之人容易招致無名之禍,所以,不事昏聵之人爲聖人所以“自愛”的一種方法。

暮四郎 2015-04-11 15:35
簡17-18:遠又(有)所亟,勞又(有)所思,饑又(有)所飤(食),深淵是淒(濟),高山是俞,遠民皆亟,是非[旡/心](愛)民乎?

遠又(有)所亟,整理報告云:“亟,《方言》‘愛也’。”這個解釋似難信從。“亟”的愛義典籍罕見。“亟”可讀爲“極”,也可讀爲“紀”,上古“亟”、“己”聲之字可通。  “極”、“紀”上古均有準則之義(《禮記•禮運》“禮義以為紀”),此處作動詞,“遠又(有)所亟(極/紀)”意為遠方的人有可以作爲準則者。

“思”疑本當為“息”。寫作“思”,可能有形近、音近兩方面因素。上古“思”與“息”、“諰”與“息”均有互為異文的例子。劉向《戰國策序》:“小國得其所依,百姓得有所息。”

“俞”疑當讀爲“踰”。踰高山可參《孟子》:“去邠,踰梁山,邑于岐山之下居焉。”《荀子•彊國》:“在韓者,踰常山,乃有臨慮。”《韓非子》卷十九:“故十仞之城,樓季弗能踰者,峭也;千仞之山,跛牂易牧者,夷也。”

鱼游春水 2015-04-11 21:15
绝芳旨以出(从食)。

这个从食从出的字,是否可能读为“滑”。旨、滑都是指食物味道好、口感好。

鱼游春水 2015-04-11 21:52
适逢道路之祟,民人闻之其如吾君何?

适,整理者无注。我理解是训为“若”,表假设,如果。
从个人语感说,“闻之”下面断读比较好。
您每天晚上回来很晚,万一在道路上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造成伤害),民众知道了,会怎么说您呢?

暮四郎 2015-04-11 21:59
簡15-16:五味【一五】皆哉,不又(有)所A。
《湯在啻門》簡17:型(刑)情以不方,此胃(謂)美型(刑);型(刑)B以亡(無)[尚/示](常),此胃(謂)惡型(刑)。
“哉”整理報告讀爲“才/食+丮 ”,依《說文》解為設飪。劉力耘先生讀爲“載”, 似可從,“才/食+丮 ”字典籍罕用。《詩·大雅·旱麓》:“清酒既載,骍牡既備。”馬瑞辰《通釋》:“《韓詩章句》云:載,設也。”

A,整理報告釋爲“C”,認爲其右旁即“龍”字,見《古文四聲韻》卷一,疑即“[立+重]”字異體,《湯處於湯丘》中讀作重,解為厚,《湯在啻門》中也讀爲重。簡帛論壇“ee”先生認爲, 其實是左邊從立,右邊所從的是現在一般用爲“逝”的字,見於曾侯乙編鐘、侯古堆編鎛、郭店《老子》甲簡22、《語叢四》簡21等,原隸定有誤。
今按:“ee”先生之說似可從。A、 B从右半得聲,可看作从“噬”得聲。楚金文及楚簡有“ D”、“ 氵+D”字( 曾侯乙墓編磬C.53.下.7上, 郭店《語叢四》19, 上博三《周易》簡33等),用為“逝”、“噬”。“D ”學者們或認爲从齒、[立/□+欠]聲, 或據清華簡《別卦》簡7“ 齒欠/又(噬)”字認爲“D ”除去“左上部後就是“噬”之表意初文,左上部可能是追加的聲符, 或認爲“D ”應分析爲从齒、□ 聲。  我們認爲,根據清華簡《別卦》簡7“齒欠/又(噬)”字看,說“D ”中“左上部爲聲符,應當可信。那麼, A、 B从右半得聲,可看作从“噬”得聲,也應當沒有問題。
《湯處於湯丘》此字或可讀爲“滯”,上古澨、滯可通。“五味【一五】皆哉(載),不又(有)所滯”,此句意為五味皆設(從人的角度來講,即各種味道的食物都食用),不滯於其中某一味(即不偏嗜)。
《湯在啻門》此字如何釋讀,待研究。

余小真 2015-04-14 10:46
回16楼(暮四郎) 的帖子

王寧 2015-04-15 12:10
小臣善爲食,烹之和,有莘之女食之,絕𩚠旨以飿。身體[身+巽]㔙,九竅發明,以道心𠍳,惜快以恆。
——————
疑首二句當讀為一句“小臣善爲食烹之和”,“食烹之和”不當斷讀,此言小臣(伊尹)善於烹調和味,《呂氏春秋·本味》言伊尹為湯言“調和之事”,《淮南子·泰族訓》言伊尹“調和五味”。
“絕𩚠旨以飿”是說有莘之女不再吃其它美味而專門吃伊尹做的食物。
“和”與“飿(餟、啜)”歌月對轉為韻;後四句以㔙、明、恒三字耕、陽、蒸旁轉為韻。

ee 2015-04-15 12:32
《湯處於湯丘》簡11:“如幸余[門+外]於天威,朕唯逆順是圖。”之“[門+外]”應與《中山王鼎》(《集成》2840):“燕君子噲睿弇夫悟,長爲人主,[門+干]於天下之物矣,猶迷惑於子之而亡其邦,爲天下戮。”之“[門+干]”表示的是一個詞,或可都讀爲“嫻”。[門+外] [門+干]

ee 2015-04-15 12:40
簡16還是釋爲“不備(服)從(重)文”好。

蚊首 2015-04-15 18:35
本人昨日也有此想法,且還進一步考慮過中山王鼎“嫻於天下之物矣”之“物”跟简文“嫻於天威”之“威”,當皆取法則之意。“威”有“則”訓不鮮見,看白於藍先生《〈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三)〉拾遺》(《中國文字研究》第二十輯,19頁)所列,“物”可訓“則”、“法”,看《經義述聞•通說上•物》。當時所疑心者,要這樣理解的話,鼎銘似當說“天之物”或“天物”,而不會是“天下之物”,現在覺得似不必。简文所謂“天威”即天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治則吉、亂則凶,與簡文“唯順逆之圖”自通。

奈我何 2015-04-20 21:07
簡14:傑(桀)之疾,句(后)將君有夏哉!
注釋35:夏桀之疾,見清華簡《赤鳩之集湯之屋》。
按,此說恐非。清華簡不是連載小說,似乎不大可能在一篇簡文中出現另一篇小說性質的簡文的情節。
我們懷疑此句當連讀:桀之疾后將君有夏哉?
——————
此句是針對“吾戡夏如台?”而言的,小臣之意大概是説,由於商湯有了上面所說的這些有德之舉,即便湯不伐夏桀,夏桀也會忌恨湯之舉將君有夏邦的。

奈我何 2015-04-20 21:21
簡12:春秋改則
注釋:春秋改,意云隨時變改。

按,疑春秋是指四時,春秋改則,或是指變改四時據時節當行之令,參《禮記·月令》篇。
“改則”似與“季冬行秋令……行春令,……行夏令……”有關;

又或者,春秋亦可指四時常祭。春秋改則,謂四時應有的祭祀法則典禮遭到變改。

明珍 2015-04-20 23:10
先生所言當是簡14,而非簡13。

无斁 2015-04-28 22:14
簡6 :歸必夜,適逢道路之祟

從這句話的語氣來看,有表示假設的成分,懷疑“適”字可以讀作“設”。

蚊首 2015-04-29 00:27
說有假設成分,極是,然則讀“設”未確。“適”本就可當“若”解,假設之詞,看《經傳釋詞》卷九。

蚊首 2015-04-29 07:07
倉促發言,其實15樓已言當若,如果,非常抱歉

无斁 2015-04-29 10:59
感谢蚊首兄提醒。按图索骥,果不其然。只恨自己当年读过的书,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

无斁 2015-04-29 11:04
5555555 我读帖不仔细,一并向15楼致歉!

lht 2015-04-30 18:02
引用
引用第19楼ee于2015-04-15 12:32发表的  :
《湯處於湯丘》簡11:“如幸余[門+外]於天威,朕唯逆順是圖。”之“[門+外]”應與《中山王鼎》(《集成》2840):“燕君子噲睿弇夫悟,長爲人主,[門+干]於天下之物矣,猶迷惑於子之而亡其邦,爲天下戮。”之“[門+干]”表示的是一個詞,或可都讀爲“嫻”。[門+外] [門+干]


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871

lht 2015-05-03 13:58
“身体巽并”读为“身体顺平”,与“九窍发明”相对,都是经络、气息顺畅的意思。

这段话讲的是有莘氏之女食五味之和食物的效果,所以“绝(或断)芳旨以饳”也应往这方面想,认为是形容食物的可能都不对。

另,这一段话的“以”一般都应当“而”讲,是连词。

“以道心益”,应理解为“而心道以益”,或者就是“心道以益”之误,“益”是有益的意思。后边“奋快以极”是说精神(心)上的舒畅,此说器官(心)上的通畅。

lht 2015-05-03 15:10
简17-18“远有所亟,劳有所思”,“亟”与下“远民皆亟”同,都读“极”,训至。《论语·季氏》:“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


强人尽事 2015-05-13 20:00
簡1句读应该是:湯X(處比居更确切)於湯丘,小臣善為,飤亯之和。大意:上(湯)公正,下(臣)仁慈,国家就太平(对待百姓就公平)。这里,用丘说人指气魄,尔雅言“上正章丘”; 善為即善行,仁慈也;飤亯是一种关系,说的是官治民也,延伸指国家(特定的官民关系);和,无争也。其实,X 是處也好,是居也好,都不影响整句的大意。但是,如果将湯丘说成是商丘(唐丘),那就改变了原文的意思。因此,引经据典不失为一种方法,但是千万不要围绕着意志转。

鱼游春水 2015-06-20 23:01
我觉得整理者说的大概不错。咽喉通畅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当然,我怀疑也可以读为“以道心隘”。心是血脉之主,也是内脏代名词。心隘,比较直接可以理解为疏导血脉不通之处,或者血脉紧要之处。这些地方被疏导之后,整个人都精神焕发起来。

鱼游春水 2015-06-21 12:52
“食之”之后先对食物本身进行评价,然后再写对人的影响,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洛阳伽蓝记》卷一记“建春门”附近产“仙人枣”,“食之甚美”。
《尔雅翼》“荏”字条:“人採其角食之,甚香美。”
《说郛》引《北户录》说,山胡桃,“波斯人取食之,絶香美”。又说某地有泉水如酒,“饮之,甚美。”
《神农本草经》说甖子粟作粥“食之,极美”。《太平御览》引《岭表录》说乌贼鱼用姜醋沾着“食之,极脆美”。
《日下旧闻考》说“龙须菜”“其莖食之甚脆。”
在“食之”后都是直接对食物作评价。
《本草纲目》说青鵻肉用五味腌渍之后,“食之极美。”然后说可以“安五脏,助气补虚”等等功效。

鱼游春水 2015-06-21 13:19
简17-18“远有所亟”之“亟”,疑即“急”,解救急难的意思。这里“远”可能是古人说“远人”常常指他族别域。如32楼举“远人”。

《左传》昭公十三年春,“若見費人寒者衣之,饑者食之,為之令主而共其乏困,費來如歸,南氏亡矣。”简文“急”可以此为参考。解救急难,自然也是爱民的表现之一。

王寧 2015-07-09 09:24
第一簡:小臣善為飤亯之和。
——————
“亯”原整理者讀“烹”,按“亯”是“享”字,這裡可能應讀“饗”,古書中“享”、“饗”通用者極多(參《古字通假會典》282-283頁【饗與享】條),“食饗”為成詞,且有其禮,如《禮記·曲禮上》:“食饗不為概”,《樂記》:“食饗之禮,非致味也。”又曰:“射鄉食饗,所以正交接也”,《仲尼燕居》:“食饗之禮,所以仁賓客也。”在此當是指食饗之物,即食物,“食饗之和”即食物之調味。

王寧 2015-07-09 09:44
第四簡:方惟聞之,乃𫄏。
————————
“𫄏”字隸定疑有誤,當是從宀緘聲。

罗小虎 2018-05-24 20:23
簡19:君既濬明,既受君命,退不 (顧)死生
整理報告云:退,《說文》:“卻也。”《禮記·檀弓下》:“君退”,鄭注:“去也。”
整理報告把退理解為“卻”、“去”是正確的,但沒有進一步的解釋。而且引用《檀弓》“君退”的例證,讓人會有把簡文中的“退”理解為“君退”的誤會。有学者懷疑“退”為“ ”字訛書;又懷疑如果非“ ”字之訛,“‘退’字在此處字義極為特殊,可能反訓為進,引申為實踐、履行義。” (魏棟,《清華簡<湯處於湯丘>校讀記》)李學勤先生認為,簡文應該點斷為:“君既濬明,既受君命,退,不顧死生”,將“退”理解為從朝堂上退下來。
首先,“退”訛為“ ”,於古無徵,恐不可信。“退”字反訓為“進”也無實據。對於這句話的解釋,其實李先生的意見是正確的。退,有退卻之義,故可云“退朝”。《國語·魯語下》:“公父文伯退朝,朝母,其母方績。”如果嚴格區分的話,“退”專門指的是從朝廷退下來。《禮記·少儀》:“朝廷曰退,燕遊曰歸,師役曰罷。”而且在傳世古書中除了用“退”字,有時候還可以用“出”,如: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石惡將會宋之盟,受命而出。”
再者,從古書的記載來看,臣受君命時,一般是受命於朝廷之上。《左傳·昭公四年》:“夫子受命於朝,而聘於王。”所以把“退”理解為從朝堂上退下來非常合適。最後要解釋的是簡文為何說“退,不顧死生”呢?或者說“退”與“不顧死生”有什麼聯繫?其實原因也不難理解,“受命”指的是臣子接受君王的命令,意思是指施行某件事情。如:
《荀子·議兵》:“凡受命於主而行三軍,三君既定,百官得序。”
《史記·孫子吳起列傳》:“孫子曰:‘臣既受命為將,將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晏子春秋第八》:“臣受命弊邑之君,將使於吳王之所。”
既然是要完成君王的命令,自然是要不顧生死都要完成。《左傳·宣公十五年》:“受命以出,有死無霣,又何賂乎?臣之許君,以成命也。死而成命,臣之祿也。寡君又信成,信臣獲考死,又何求?”這段話可以作為簡文“既受君命,退,不顧死生”表達的意思相近。



罗小虎 2018-05-25 01:13
簡15:不 (事) (問)
整理報告云:《論語·季氏》:“事思敬,疑思問。”
暮四郎先生讀作“不事昏”,意為不事昏聵之人。侍奉昏聵之人容易招致無名之禍,所以,不事昏聵之人爲聖人所以“自愛”的一種方法。 魏棟先生認為,“事”可訓為從事,“ ”讀為“聞”。“不事聞”意思是說不從事於追求名望。
以上兩位先生的意見值得商榷。“事”表示“侍奉”這一語義的時候,是有句法約束的,“事”字前面一般是地位低微之人,後面接續的是地位尊崇之人。古書中一般說“事君”、“事長”,“事父母”,“事上帝”等等。如《禮記》:“少事長,賤事貴,共帥時。” “事”字後面一般不接地位低微的名詞,但前面有時可以接“臣”“兄”等名詞,用為狀語,表示自己以某種身份事奉,或者是把別人當做某種身份來事奉。所以釋讀為“事昏”的話,可能在語法上會遇到困難。至於釋讀為“事聞”,也不太符合文意。
我們認為整理報告對這兩個字的釋讀可從,但是所舉例證以及對文意的理解讓人有所懷疑。“事”可以理解為“每件事情”,問,過問,詢問。“不事問”意思是說君王不必事事都親自過問。所以後面接著說“不處疑”。“不事問”與“不處疑”有所關聯。《論語·八佾》:“子入太廟,每事問。”“每事問”與“不事問”意思正相反。君王如果不事事親自過問,不處於懷疑當中,自然是自愛的表現。

罗小虎 2018-05-25 01:42
簡16:五味(15)皆哉(𩛥)
整理報告云:“𩛥,說文:‘設飪也。’”
蚊首先生釋“哉”為“滋”,況詞,言味之厚、旨也。 此說不確,應以整理報告為是。但我們在此指出一點,傳世文本中表示這個意義時,有時候還寫作“載”。《詩·大雅·旱麓》:“清酒既載,騂牡既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馬瑞辰《毛詩傳箋通釋》:“韓詩章句云,載,設也。載與𩛥音同。《說文》:載,設飪也。”“𩛥”與“載”通用的例子在其它出土文獻中也有用例,如《石鼓文·吳人》:“𩛥西𩛥北。” 需要說明的是,載字表示這個意義時只是通假,其本字應是𩛥。

補充:後翻檢《清華簡第五冊整理報告補正》一文,發現劉力耘先生已經提到讀為載,但無解釋。暮四郎先生認為可從,也提到馬瑞辰的說法(16樓發言)。但是我們認為寫作載依然是𩛥字通假,“載”字只是傳世文本的書寫形式。但是通過這條語料,包括石鼓文的相關材料等等,可以進一步確認載、𩛥二字的關係,體現了出土文獻的價值。

罗小虎 2018-05-25 13:21
簡11:女(如)幸余𨳿(閒)於天畏(威),朕隹(惟)逆訓(順)是𢝬(圖)。
整理報告云:“𨳿”即“閒”字,在此讀為音近的“關”。《漢書·董仲舒傳》顏注:“由也。”由於天威,是說伐夏是由於天對夏后的懲罰。
此說不確。首先,這句話可點斷為,“女幸,余𨳿於天畏”。幸,僥倖,幸運。如幸,意思是假如僥倖。
其次,這句簡文是針對方惟之前勸諫湯不要每天去看望小臣,以及方惟誇讚湯“善哉,君天王之言也”這幾句話說的,而與討伐夏桀無關。討伐夏邦的話是湯與小臣的對話,發生在第十二簡以後。
“𨳿”字,我們認為可讀為“簡”或者“監”,這兩個字都有“察”“視”等意思。從諧聲偏旁上考慮,讀為“簡”應更合適。《書湯誥》:“惟簡在上帝之心。”蔡沈集傳:“簡,閱也。”《論語堯曰》:“簡在帝心”,朱熹集注:“簡,閱也。”簡於天威,是說要時刻觀察天威,不要有所疏失。與古書中“敬忌天威”、“畏天威”表達的意思相近。

罗小虎 2018-05-25 13:49
朕隹(惟)逆訓(順)是𢝬(圖)
整理報告云:圖,《廣雅釋詁一》:“圖,度也。”句意是說行動全依是否順於天意而定。
此說不確。前面已經指出,此句與討伐夏邦無關,無所謂行動一說。逆,《玉篇辵部》:“逆,不從也。”訓,告誡。逆訓,不順從的話,所謂忠言逆耳,指的是方惟之前對湯的勸諫之言。《書太甲下》:“有言逆於汝心,必求諸道。”朕隹逆訓是圖,意思是說我只謀求那些不順從的話,而不是一味聽順從我的話。與上一句“簡於天威”相順承,表示自己要保持警戒,希望能聽到箴諫之言。

罗小虎 2018-05-26 11:23
簡1+簡2:㡭(絕) (芳)(1)旨以飿(粹)
整理報告云:絕,義為非常。如《爾雅·釋宮》:“鼎,絕大謂之鼐。”  (食方),讀為“芳”,義芳香。《儀禮·士冠禮》:“嘉薦令芳。”旨,《說文》:“美也。”以,義同而、且。飿,讀為“粹”,訓為精。
整理報告釋“飿”為“粹”,應該不確。暮四郎先生讀“飿”為“啜”,認為“絕芳旨以飿(啜)”,大概是說摒棄其他各種芳香美味之物,來吃小臣做的飲食。 我們認為讀“飿”為“啜”可從。但是其對“絕芳旨”的理解或可商榷。“絕芳旨”應是小臣“烹之和”所達到的結果。因為小臣善為飲食,能調和滋味,所以烹飪出來的食物芳香甘美。《呂氏春秋》:“善調和,務甘肥。”《楚辭》:“鼎臑盈望,和致芳只。”以上諸證,都可表明調和食物與芳旨的關係。所以,把“絕芳旨”理解為摒棄其他各種芳香美味之物可能是有問題的。
“絕芳旨”的釋讀應該遵循整理報告的意見。絕,確有“非常”之義,如《史記·伍子胥列傳》:“秦女絕美,王可自取之,更為太子取婦。”  (食方),應該是楚簡中表示食物芳香的專字。所以這句話的意思應該是說有莘氏之女嘗了小臣烹飪的食物,覺得非常芳香甘美,就啜食了。

罗小虎 2018-05-26 12:08
簡15:飤(食)時不旨(嗜)  (饕)
整理報告云:旨讀為嗜,說文:“嗜欲喜之也。”“ ”字從繇省聲,在喻母宵部,讀為透母宵部之“饕”,說文:“貪也。”
關於這句簡文中的“時”字,整理報告無注。或許認為理解為“時候”,“食時”指吃飯時,比較簡單,無需出注。學界對此也未有討論。我們認為簡文此處的“時”很有討論的必要。“時”不應理解為時間、時候。傳世典籍中表達類似意思的時候,一般都不添加“時”字,如:
《榖梁傳》:“大侵之禮,君食不兼味,臺榭不塗。”
《呂氏春秋》:“於是乎處不重席,食不贰味,琴瑟不張,锺鼓不脩,子女不飭,亲亲長長,尊賢使能。”
《史記》:“家亡餘財,衣不兼彩,食不重味,乘不过軥牛。”
在這些例子中,都沒有這個“時”字。從簡文來看,前後都是四字為一句,如果不添加“時”字,句式反而會更加整飭。所以“時”字出現在這個位置应该是有原因的。时,應理解为“依照时节”,意思是吃东西要依照时令,什麼季節出產什麼就吃什麼。這才是“食時”的具體含義。如:
《孟子》:“食之以时,用之以礼,财不可胜用也。”
關於簡文中的“ ”字,整理報告讀為“饕”。許可先生認為這個字的聲符與楚簡慎字同,讀為文部的珍,謂食材之珍貴。 把這個字讀為“珍”,非常正確。這個字應該是楚文字表示稀有精美食物的專字。
在《禮記》中,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例證:
    《禮記·坊記》:“ 故君子仕則不稼,田則不渔,食時不力珍,大夫不坐羊,士不坐犬。”
孔穎達疏:“食時不力珍者,力,務也。言人君食四時之膳,不更用力,務求珍羞。” 《禮記坊記》的“食時不力珍”與簡文“食時不嗜珍”可以對讀,可以證明兩點,一是“時”不能理解為“時間”,應該是“合於時令”,“食時”指吃東西要合乎時令,食四時之膳。二是“ ”應是楚簡中的表示食物珍美的專字。簡文中釋讀為“珍”,無可懷疑。從整個句子的文意上考慮,“食時”後面似可以點斷。當然點斷與否,也不影響理解。
最後還談一談“食時不嗜珍”與“君王自愛”之間的聯繫。首先,君王如不追求口腹之欲,不追求珍奇的食物,那就不會勞民傷財,是君王的一種美德。自然也就是君王自愛的表現。所以《呂氏春秋》中說“是故先王不處大室,不為高臺,味不眾珍,衣不燀熱”、“味禁珍,衣禁襲,色禁貳”。另一方面,“嗜珍”對身體也未必有益,如《呂氏春秋》說“味眾珍則胃充,胃充則中大鞔,中大鞔而氣不達”,從君王身體的角度看,“食時不嗜珍”也是自愛的一種表現。

罗小虎 2018-05-26 14:56
簡2:以道心益(嗌)
整理報告云:益,《說文》“嗌”之古文。
有學者懷疑可讀為“心膈”,意思指心胸。我們認為整理報告的意見可從。因為食物調和,所以導通心胸。食物調和甘美與咽嗌是有聯繫的,如《楚辭》:“四酎并孰,不涩嗌只。清馨冻饮,不歠役只。”

罗小虎 2018-05-26 16:07
簡13:型(刑)(12)亡(無)卣(攸)恋(赦),民人皆 禺(偶)  [亓+亓](離)
整理報告云:
恋,從亦聲,讀為“赦”。
這個解釋可從。《尚書·康誥》:“文王做罰,刑玆無赦。”《康誥》“刑玆無赦”與簡文“刑無攸赦”可以對讀。簡文的意思是說,夏桀行法嚴苛,對於有罪之人不會寬赦。

罗小虎 2018-05-26 16:11
整理報告云:
,從矛聲,疑讀為瞀。說文:氐目謹視。《楚辭九章》:“中悶之瞀之忳忳。”禺,讀為 同音疑母侯部之“偶”字。管子海王:“禺筴之商曰二百萬。”尹之章注:“禺,讀為偶。偶,對也。” “  [亓+亓]”即《說文》“麗”字古文……讀爲“離”;郭店《六德》“爲宗族  [亓+亓](離)朋友,不為朋友 [亓+亓](離)宗族”。
這句話確實難以理解。整理報告雖然做了解釋,但是釋讀後的文意卻無疏通,依然不知何意。對這段簡文,我們試為之說。我們懷疑“皆”可讀為“偕”,偕同、一起。《說文·人部》:“偕,俱也。”《詩經·邶風·擊鼓》:“與子偕老。”毛傳:“偕,俱也。”
,從矛得聲,或可讀為“騖”,馳騖。《說文馬部》:“騖,亂馳也。”《楚辭宋玉招魂》:“步及驟處兮誘聘先,抑騖右通兮引車右還。”王逸注:“騖,馳也。”騖,一般是指車馬馳騖,可能是說民人以車馬逃離夏邦。
“禺”釋讀為“偶”,  [亓+亓]釋讀為“離”,可從。偶離,指的是結對離開。“偕騖”與“偶離”對文,表示因為夏桀刑罰嚴峻,所以民人叛離。如《國語·周語上》:“其刑矯誣,百姓携贰,明神不蠲而民有遠志。”《左傳·襄公二十六年》:“今楚多淫刑,其大夫逃死于四方”等等。都是說因為刑罰嚴峻,導致民人有叛離逃亡之心。
結合簡文的上下文,這個意思也表達得很清楚。“使貨以惑,春秋改則,民人諏忒”,這是一個句子,表達一個意思。接下來“刑無攸赦,民人 「糹矛山」皆騖禺「亓亓」”是一個句子,表達的是一個意思。意思是說因為“刑無攸赦”,所以“民人 「糹矛山」皆騖禺「亓亓」”。假如說把“  「糹矛山」”理解為“昏瞀”一類的意思是無法解釋的。因為刑罰嚴峻,不會導致人民昏瞀,一般是民人愁怨逃離。
總而言之,這句話的意思可理解為,因為夏桀刑罰嚴峻,對犯刑之人不會寬赦,所以民人成群結隊地逃離夏邦。

罗小虎 2018-05-26 20:37
另外,簡15、16中關於君王如何自愛的內容,即“食時不旨珍,五味皆𩛥,不有所 ,不備華文,器不雕鏤,不虐殺,與民分利”,在傳世文獻有可以對讀的材料:
《禮記·哀公問》:“安其居,節醜其衣服,卑其宮室,車不雕幾,器不刻鏤,食不貳味,以與民同利。”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五《湯處於湯丘》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4827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