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五《湯在啻門》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五《湯在啻門》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ee 2015-04-10 00:05

清華五《湯在啻門》初讀

清華五《湯在[帝口]門》簡21“爲古之先帝之良言,則可(何)已改之”,“可”不必破讀爲“何”,這是說湯可以用古先帝之良言修改自己的治理措施。
簡8相關諸字應讀爲“其氣潛解發始”。
簡9相關諸字應讀爲“氣舒乃猷(搖)”。
簡17相關諸字應讀爲“刑△以無當”,△此字與《湯處於湯丘》簡16“不又所△”相同,都是左邊從立,右邊所從的是現在一般用爲“逝”的字,此兩字或可讀爲“制”。

暮四郎 2015-04-11 16:39
簡18:唯皮(彼)九神,是胃(謂)地真。

整理報告:地真,疑即地祇。
今按:疑此處“真”字是“祇”字訛誤。“真”、“祇”二字形體本來很接近(見下)。可能抄手在抄寫時,誤將“祇”字認作了“真”。

暮四郎 2015-04-11 17:11
簡1:古之先帝亦又(有)良言青至於今乎?
    整理報告將“青”讀爲“情”,解為確實,古書又作“請”,《墨子•明鬼下》:若使鬼神請有,是得其父母姒兄而飲食之也,豈非厚利哉?若使鬼神請亡,是乃費其所為酒醴粢盛之財耳。”
    
    今按:整理報告將“青”理解爲副詞,是正確的。不過,根據人們對先秦秦漢典籍的一般認識,“情”或者“請”在古漢語中很少用作副詞。“青”當讀爲“誠”。上古“情”與“誠”、“請”與“誠”常互為異文。 “誠”在典籍中常作副詞。《史記•春申君列傳》:“相國誠善楚太子乎?”《廣韻•清韻》:“誠,審也。”

蚊首 2015-04-11 17:27
看蕭旭先生《古書虛詞旁釋》384頁

暮四郎 2015-04-11 17:35
簡6:唯皮(彼)五味之氣,是哉以為人,亓(其)末氣是胃(謂)玉穜(種)。

整理報告將“哉”解為開始,云與下文之“末”對應,又引或說讀爲“栽”,解為栽培。
今按:“哉”表開始之義典籍罕見。“哉”當讀爲“載”,始。

暮四郎 2015-04-11 21:45
簡13-14:悳(德)濬明執信以義成,此胃(謂)美悳(德),可以保成。悳(德)[宀卞又]亟執譌以亡(無)成,此胃(謂)惡悳(德),唯(雖)成或(又)□。
整理報告將[宀卞又]讀爲變,解為變詐,“亟”解爲急。
今按:[宀卞又]或當讀爲“褊”,狹急之義。上古扁聲之字、卞聲之字均可與“辡”聲之字通用。  “亟”解爲急可從。“[宀卞又](褊)亟”或可參看《荀子》:“重刑而連其罪,則褊急之民不鬭,狠剛之民不訟。”《韓非子》:“變褊而心急,輕疾而易動,發心悁忿而不訾前後者,可亡也。”“[宀卞又](褊)亟”與前“濬明”(明智通達)相對,“譌(訛)”與“信”相對。

簡15:起役時訓(順),民備不俑,此胃(謂)美役。
“民備不俑”,整理報告讀爲“民備不俑(庸)”,云:民備指民力,庸,勞也。
今按:此句似當讀爲“民備(服)不俑(痛)”,意為民服役而不覺得痛苦。

簡16-17:正(政)[化+化]亂以亡(無)[尚/示](常),民咸解體自卹,此胃(謂)惡正(政)。
整理報告將[化+化]讀爲“禍”。但用禍亂來修飾政,似不恰當。“[化+化]”當讀作“過”。

暮四郎 2015-04-11 22:23
簡17:型(刑)情以不方,此胃(謂)美型(刑);型(刑)A以亡(無)[尚/示](常),此胃(謂)惡型(刑)。
整理報告將情讀爲輕,方解為害。
今按:“情”讀爲“輕”不符合楚簡用字習慣。“情”或當讀爲“靜”,“刑靜”可參《史記·五帝本紀》“欽哉欽哉,惟刑之静哉”,《呂氏春秋》“退嗜慾,定心氣,百官靜事無刑,以定晏隂之所成”。 “刑靜以不方(妨)”,意為刑罰不煩苛,故無妨害。

A整理報告釋讀爲 (重)。有學者認爲A左邊從立,右邊所從是現在一般用爲“逝”的字,或可讀爲“制”。我們初步推測,A从“噬”得聲,或可讀爲“褻”。上古筮、世聲之字可通,世、褻聲字可通。“刑褻”可能是說刑罰被頻繁地使用,變得像玩具一樣隨便。《禮記·緇衣》:“上不可以褻刑而輕爵。”或可參考。

蚊首 2015-04-12 12:02
或當讀“滋”,生 、蕃、長之謂,“五味之氣,是滋以為人”係總言之詞;其後分述一至十月如何如何,則是“滋“的過程的具體化

余小真 2015-04-14 10:48
回 6楼(暮四郎) 的帖子

余小真 2015-04-14 11:24
簡5: 固猶是人

ee 2015-04-15 20:21
簡15:“民備不俑”,“俑”似直接讀爲“用”好,言人民備員而不用也。
簡16似亦應改釋爲:“政重亂以無當”。
簡17:“刑情以不妨”,情似是情實之義。

蚊首 2015-04-16 19:26
引用
引用第10楼ee于2015-04-15 20:21发表的 :
簡15:“民備不俑”,“俑”似直接讀爲“用”好,言人民備員而不用也。
簡16似亦應改釋爲:“政重亂以無當”。
簡17:“刑情以不妨”,情似是情實之義。


恐怕還當讀“庸”

《逸周書•武紀解》“事成而不難,序功而不費,唯時”
《墨子•節用上》“聖王為政,其發令興事,使民用財也,無不加用而為者,是故用財不費,民德不勞,其興利多矣”
《管子•霸形》“舉事以時,則人不傷勞”
《管子•戒》“昔先王之理人也,蓋人有患勞而上使之以時,則人不患勞也”

又頗疑“備”當讀“服”,謂民服事而不勞



王寧 2015-04-17 09:46
《整理報告補正》云:“從竹簡長度、寬度以及簡背竹節位置和形狀來看,《湯在啻門》簡21與《湯處於湯丘》第一組的17支簡應同屬一段‘竹筒’辟削而成,若據此順序,似乎將《湯在啻門》排在《湯處於湯丘》之前更為妥當。”
《書序》云:“自契至於成湯八遷,湯始居亳,從先王居,作《帝告》、《釐沃》。”(《史記·殷本紀》只言作《帝告》,無《釐沃》)《帝告》、《釐沃》二篇漢代已經亡佚,不能知道其具體內容,古人注釋多揣測而無據。
疑《湯在啻門》即《帝告》,“啻”、“帝”通用毋庸多言。《啻門》云:“貞正月己亥,湯在啻門,問於小臣:‘古之先帝亦有良言請至於今乎?’”《爾雅·釋詁》:“請,告也”。疑儒家傳本這裡的“請”是作“告”或“誥”,取“古之先帝亦有良言告至於今乎”句中二字為篇名曰《帝告》。
《釐沃》疑即《湯處於湯丘》,蓋“釐沃”二字均訛,本當作“僐和”,是取“小臣善為食烹之和”句中二字為篇名,即“善和”。“僐”通“善”,形訛為“僖”而轉寫為“釐”;“和”古文作“咊”,形訛為“㕭”而轉寫為“沃”。
故《湯在啻門》與《湯處於湯丘》可能亦均為先秦儒家傳本的《書》篇,只是命名不同、傳本亦有文字差異。
蓋清華簡中的《商書》篇多可與先秦儒家傳本《尚書·商書》的篇章對應:
1、《湯在啻門》→《帝告》
2、《湯處於湯丘》→《釐沃》(《僐和》)
3、《赤鵠之集湯之屋》→《女鳩女房》
4、《尹至》→《疑至》(朱曉海先生說)
5、《尹誥》→《尹告》=《咸有一德》

明珍 2015-04-21 01:12
釋讀簡5~6: [attachment=1075]

明珍 2015-04-21 01:14
揣測簡7的文意:

海天遊蹤 2015-04-21 08:28
引用
引用第9楼yushiawjen于2015-04-14 11:24发表的  :
簡5: 固猶是人


這個胡是胡耇的本字的說法,發明權得歸施謝捷先生,請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研究生讀書會《清華簡《皇門》研讀札記》下的評論。記得以前跟瑜楨提過,可能你一時忘記了,呵呵。

奈我何 2015-04-21 10:13
簡18:唯皮(彼)九神,是胃(謂)地真。

注釋55:地真,疑即地祇。

按,字形作“真”,當讀爲“祗/祇”。原整理者之所以不破讀,猜想是囿於“氐”、“氏”有別、當分爲二字之成見。

    其實,于省吾先生提出所謂“附劃因聲指事字”,以為氐字是于氏下著一以別于氏,而仍因氏字以為聲(氏氐雙聲)。二字雖然分化爲二字,音仍接近,亦見通用之例(古書中混用例多見)。如《容成氏》簡背篇名,“氏”即寫作“氏”下著“一”之“氐”字。
    古音“真”屬章紐真部,“祗”屬章紐脂部,二字聲母相同,韻爲對轉,故“真”讀爲“祗”從讀音上説不存在問題。而由于省吾先生之說,“祗”、“祇”又音近可通,故“真”當可讀爲“祇”。
   簡文之所以不直接用“祇”而用“真”字,或許是出於變文以諧韻的原因。——即用“真”字以與上文“神”諧韻(皆真部),(下文“曲”、“穀”爲韻,皆屋部),目的是求得形式上的美感。
  
    附帶提及,楚帛書“女媧”的異名,現在看來,原來釋作“女填”讀作“女祗(希)”的說法應該是有道理的。

    

王寧 2015-04-21 22:13
唯(雖)成或(又)[attachment=1076](瀆)【14】
——————
按:末字不當讀“瀆”,而應該讀為“渝”,“雖成又渝”即《周易·豫卦·上六》之“成有渝”。

余小真 2015-04-22 09:28
  謝謝海天遊蹤老師提醒,一時疏於引用,以此致歉!!

暮四郎 2015-04-22 11:25
簡6-10:一月始【6】揚,二月乃裹,三月乃刑(形),四月乃[月古],五月或收,六月生肉,七月乃肌,八月乃正,【7】九月[解/絲]章,十月乃成,民乃時生。亓(其)[既/火](氣)朁繲發紿,是亓(其)為長且好才(哉)。其氣奮【8】昌,是其為[尚/立][相/力攴]。氣[夂/氣]融交以備,是其為力。氣蹙乃老,氣[氣余](徐)乃猷。氣逆亂以方(妨),【9】是其為疾央(殃)。氣屈乃冬(終),百志皆竆。
       揚,整理報告解為玉種播揚。
  裹,整理報告解為初有輪廓,云:“《淮南子•俶真》:‘塊阜之山,無丈之材。所以然者何也?皆其營宇狹小,而不能容巨大也。又况乎以無裹之者邪?’高誘注:‘無裹,無形。’”
  收,整理報告疑讀爲“褎”,解為枝葉長。
  朁繲發紿,整理報告云:“疑並指氣之充盈暢達。‘朁’疑讀爲‘崇’,豐滿之意。‘繲’[角/牛]聲,疑讀爲‘歜’,《說文》‘歜,盛氣怒也’,意為盛氣奮發。字又疑從糸、解省聲,上博簡《周易》‘繲’讀爲卦名‘解’。解,通達。《莊子•秋水》:‘無南無北,奭然四解,渝於不測。’發,抒發。‘紿’讀爲‘治’,與‘亂’相對。”
  [尚/立][相/力攴],整理報告讀爲“當壯”,云:“當,盛壯。[相/力攴]字從相聲,疑為‘壯’字,相、壯皆齒音陽部字。當、壯同義連用,意同‘當年’或‘盛壯’。”
     猷,整理報告云:“停止、終結。《爾雅•釋詁》:‘猷,已也。’與卒、輟等同義。”   屈,整理報告解為竭盡、窮盡。

  今按:“揚”在上古典籍中常指揚起,此處則當解為舉、動,指萌生。    
        “朁”疑讀爲“炎”。《容成氏》“朁”用為“琰”。
  “繲”當與上文“九月[解/絲]章”之“[解/絲]”是同一個字。
  [尚/立][相/力攴],疑當讀爲“强梁”,意為強有力。上古尚聲、羊聲之字可通,羊聲、畺聲之字可通; 尚聲、長聲之字可通,長聲、畺聲之字可通。 《說文》“強”籀文从彊。上古“相”聲、“倉”聲之字可通,“倉”聲、“刅”聲之字可通(《說文•刃部》:“刅,傷也。从刃、从一。創,或从刀、倉聲。”小徐本作:“刅或從倉。”段注:“從刀、倉聲也。” ),“梁”从“刅”聲(《說文•木部》)。
  “猷”疑讀爲“秀”,“秀”與“老”相對。“[氣余]”亦可讀爲“舒”,與“蹙”相對。
  整理者對“屈”意思的理解可從。同時,“屈”亦可讀作“蹶”。指氣逆上。《史記·扁鵲倉公列傳》:“邪氣積蓄而不得泄,是以陽緩而陰急,故暴蹷而死。”又:蹶上爲重,頭痛身熱,使人煩懣。《正義》:“蹶,氣逆上也。”

奈我何 2015-04-23 08:01
簡9-10:氣蹙乃老,氣[氣余](舒)乃猷。氣逆亂以方(妨),【9】是其為疾央(殃)。氣屈乃冬(終),百志皆竆。
猷,整理報告云:“停止、終結。《爾雅•釋詁》:‘猷,已也。’與卒、輟等同義。” 屈,整理報告解為竭盡、窮盡。

——————————————————
原整理者如此理解,則“猷”與“屈”意思接近,前後文句重複,恐不可信。
樓上以為“猷”疑讀爲“秀”,將“氣舒乃猷”往好的方面考慮,思路應該是正確的。
    不過,“秀”字用在簡文中似乎有點坐實(秀本義是指穀物抽穗揚花),“猷”或可讀爲“繇”。《書·禹貢》“厥草惟繇”,傳:“茂也。”即茂盛之義,與“老”似可對應。


奈我何 2015-04-23 08:15
當然,“繇”與“秀”在茂盛這一義項上密切相關,應該具有同源關係。
————————————————————————
又,往好的方面考慮,“猷”訓爲“喜”似亦可通。
《禮記·檀弓下》“:人喜則斯陶,陶斯詠,詠斯猶。”《爾雅·釋詁》:“繇,喜也。”
————————————————————————————————
往“喜”這一義項上考慮,則“猷”讀爲“愉”亦能講通簡文的。
————————————————————————————————

溜达溜达 2015-04-23 08:35
那還不如讀“遒”

王寧 2015-04-23 09:15
“蹙”为急迫义,原整理者读“促”训“急促”,实无须改读;“[氣余]”原整理者读为“徐”,可从。《灵枢·口问》:“陰氣疾而陽氣徐”,“蹙”相当于“疾”,“[氣余]”即“徐”。《春秋繁露·基义》:“天之氣徐,乍寒乍暑。”
“老”是“物壮则老”之“老”,衰弱义,“猷”是强劲义。“氣蹙乃老,氣徐乃猷”谓气急迫则衰弱,气舒缓则强劲。就人而言,身体衰弱者呼吸浅促而微弱,强壮者呼吸深长而有力,古人反推之,则谓“氣蹙乃老,氣徐乃猷”,“老”、“猷”为韵。
氣逆亂以方,是其疾央(殃)。
方,原整理者训“伤”,恐不确。《儀禮·大射禮》:“左右曰方”,郑注:“方,旁出也。”旁,侧也。“方”此为不正之意,“气逆乱以方”即气逆乱而不正,後所谓邪气,是致病之根源,故曰“是其疾殃”。

奈我何 2015-04-23 11:17
呵呵,上面那帖隨便胡猜的
可以看出,上面所有的通假關係,諸位都能找得到通假例證來證明的,音理上也都能講通的。
但是,可以肯定有不少看帖的先生看完這些“猜猜看”之後肚裡冒火的吧:)
這些說法只是放在能講通簡文的大前提下來談文字通假,並以此來將簡文講通順;
而實際上,面對先秦文獻,有些說法大概根本沒考慮古人的用字習慣問題

暮四郎 2015-04-23 16:04
從字形上看,“朁[糸+角/牛]發紿”的“[糸+角/牛]”很可能與上文“九月[解/絲]章”之“[解/絲]”是同一個字,“[糸+角/牛]”是“[解/絲]”的省體。那麼,“[解/絲]”就不是像整理報告所認爲的那樣从下部的“聯”得聲,而是从“解”(支部見母)聲。

上古解聲、圭聲之字可通,圭聲、頃聲之字可通,頃聲、?聲之字可通;又,上古解聲、巠聲之字可通,巠聲、井聲之字可通,井聲、?聲之字可通:故[解/絲]、“[糸+角/牛]”似可讀爲“榮”(耕部匣母)。“榮”意為盛、顯,與“章”義近連用。《呂氏春秋•孝行》:“人主孝,則名章榮,下服聽,天下譽。”可供參考。此處“[解/絲](榮)章”當是指經過九個月,胎兒的形體已經十分顯著。在“朁[糸+角/牛]發紿”中,我們將“朁”讀爲“炎”,“[糸+角/牛]”讀爲“榮”,也能與“朁(炎)”構成義近並列的關係。梁江淹《蕭被侍中敦勸表》:“都野宗其榮盛,視聽敬其炎貴。”可供參考。


【“[/]”字如何釋讀頗費考慮,查檢數遍,得如上推論,不一定對,請各位批評。ps:胡亂說話的請繞道。】

暮四郎 2015-04-23 17:00
“其氣奮昌,是其為[尚/立](强)[相/力攴](梁)”,也可以佐證我們將“亓(其)[既/火](氣)朁繲發紿,是亓(其)為長且好才(哉)”中的“朁”讀爲“炎”。“奮昌”與“朁(炎)”義近,“[尚/立](强)[相/力攴](梁)”與“長且好”義近。

lht 2015-05-04 08:53
引用
引用第4楼暮四郎于2015-04-11 17:35发表的  :
簡6:唯皮(彼)五味之氣,是哉以為人,亓(其)末氣是胃(謂)玉穜(種)。

整理報告將“哉”解為開始,云與下文之“末”對應,又引或說讀爲“栽”,解為栽培。
今按:“哉”表開始之義典籍罕見。“哉”當讀爲“載”,始。



应断读为“唯彼五味之气是哉,(五味之气)以为人”。《诗·魏风·园有桃》:“彼人是哉,子曰何其?”“是”是指示代词做谓语,“哉”是语气词,“其末气”之“其”亦指五味之气。否则这句话不合语法。

lht 2015-05-04 09:22
引用
引用第2楼暮四郎于2015-04-11 17:11发表的  :
簡1:古之先帝亦又(有)良言青至於今乎?
    整理報告將“青”讀爲“情”,解為確實,古書又作“請”,《墨子•明鬼下》:若使鬼神請有,是得其父母姒兄而飲食之也,豈非厚利哉?若使鬼神請亡,是乃費其所為酒醴粢盛之財耳。”
    
    今按:整理報告將“青”理解爲副詞,是正確的。不過,根據人們對先秦秦漢典籍的一般認識,“情”或者“請”在古漢語中很少用作副詞。“青”當讀爲“誠”。上古“情”與“誠”、“請”與“誠”常互為異文。 “誠”在典籍中常作副詞。《史記•春申君列傳》:“相國誠善楚太子乎?”《廣韻•清韻》:“誠,審也。”



如果“青”是副词,此句就没有谓语了。况且副词一般修饰动词、形容词,不修饰介词“至于”。所以“青”在这里还是当动词谓语。疑应读为“历”。《说文系传》:“历,传也。”《东京赋》:”历世弥光。”薛注:“历,经也。”《礼记·月令》:“命宰历卿大夫至于庶民土田之数。”郑注:“历,犹次也。”义皆相近。或读为“经(径)”。音理可看25楼之说。

lht 2015-05-04 10:24
引用
引用第6楼暮四郎于2015-04-11 22:23发表的  :
簡17:型(刑)情以不方,此胃(謂)美型(刑);型(刑)A以亡(無)[尚/示](常),此胃(謂)惡型(刑)。
整理報告將情讀爲輕,方解為害。
今按:“情”讀爲“輕”不符合楚簡用字習慣。“情”或當讀爲“靜”,“刑靜”可參《史記·五帝本紀》“欽哉欽哉,惟刑之静哉”,《呂氏春秋》“退嗜慾,定心氣,百官靜事無刑,以定晏隂之所成”。 “刑靜以不方(妨)”,意為刑罰不煩苛,故無妨害。

A整理報告釋讀爲 (重)。有學者認爲A左邊從立,右邊所從是現在一般用爲“逝”的字,或可讀爲“制”。我們初步推測,A从“噬”得聲,或可讀爲“褻”。上古筮、世聲之字可通,世、褻聲字可通。“刑褻”可能是說刑罰被頻繁地使用,變得像玩具一樣隨便。《禮記·緇衣》:“上不可以褻刑而輕爵。”或可參考。


“刑情”读如本字,情实。《左传》:“小大之狱,必以情。”程燕先生提出读如本字,但翻译中没有体现此字,根据后句的翻译,似把“刑情”做名词看待。

强人尽事 2015-05-14 12:17
清華简《湯在啻門》可谓是举世难得的篇章,它是在说知识、知识种类及功能。因为它《易》文化颇高,无法释数让很多人坠入云里雾里的形象之中。良言,可以说是留存下来的话,也可以是经验教诲。这里的青和虎都不能动,一动就变了味。青,不衰长存也;虎,威力作用也。文章就是从“过往古人(先帝)留下的话是不是要比今天更显得有分量”说起。到湯(感叹)说,顺应天下,只有坚守古人(先帝)的经验教诲,才能走出一条金光大道(一个朝代不断进步的路)结束。

奈我何 2015-05-23 23:25
《爾雅·釋詁第一》(開篇第一句):“初、哉、……,始也。”
《書·康誥》《顧命》“哉生魄”;《武成》“厥四月哉生明”(孔傳:哉,始也);《伊訓》“朕哉自亳”;……

奈我何 2015-05-23 23:56
再胡猜一個:
簡16:起役不時,大弼(費)於邦,此胃(謂)亞(惡)役。
弼,讀爲“費”固可通;亦或可讀爲“悖”。

文例如:
《禮記·月令》:“毋悖于時。”(《呂氏春秋·季春紀》“無悖於時”略同)
《新書·胎教》:“毋悖於鄉俗。”
《鹽鐵論·詔聖》:“所行反古而悖民心也。”

青荷人 2015-05-26 14:15
作家解为刑错以当。

蚊首 2015-08-14 15:13
簡15“起事無獲,病民無古(故),此謂惡事”,“病民”,整理者解釋禍害民眾。按“病民”當為疲、苦、勞民,“古”則為姑息之姑,休息之意,字又作“[處/古]”,《廣雅·釋詁二》:“[處/古],息也。”

王挺斌 2015-08-17 09:29
簡15“起事無獲,病民無古,此謂惡事”,疑“病民無古”之“古”當讀為“盬”,訓為止息之義,《詩•唐風•鴇羽》:“王事靡盬,不能藝稷黍。”王引之 《經義述聞•毛詩上》:“盬者,息也。王事靡盬者,王事靡有止息也。王事靡息,故不能藝稷黍也。”“無古(盬)”即同“靡盬”。“病”即疲勞之義,《孟子•公孫丑上》:“今日病矣,予助苗長矣。” 趙岐注:“病,罷也。”又《左傳•昭公十三年》:“欲速,且役病矣,請藩而已。”楊伯峻注:“築壁壘須勞役,而役人已疲勞。”簡文“病民無古(盬)”指勞民無止息。

shanshan 2015-08-17 10:33
应该指出,二贴所说意思毫无二致

薛后生 2015-08-17 15:28
学兄说的有理,挺斌兄在第一时间读到蚊首兄的帖子时,就向学弟指出这个”无古“的读法与《诗经》中”王事靡盬“的联系。此句与《荀子·非十二子》”故劳力而不当民务,谓之奸事”可谓相互蕴含之义也。

青荷人 2015-09-24 11:28
可人名也。

罗小虎 2017-07-11 11:37
少臣曰:“古之先帝亦有良言,青至於今虎?”    
“青”當釋讀為“臻”,可訓“至”。青至於今,即臻至于今。所以,“古之先帝亦有良言,青(臻)至於今虎(乎)?”,可以理解為:古代先帝也有良言(流傳)至今天的嗎?


罗小虎 2017-07-11 11:39
[attachment=1631]
可以釋讀為“沖”。此字從“夂”得聲,“夂”即“終”之初文。從諧聲角度來看,從“中”得聲和從“冬”得聲之字可以相通。《書·禹貢》:“終南惇物”《左傳·昭公四年》“終南”做“中南”。《國語·晉語九》:“勝左人中人”,《淮南子·道應》“中人”作“終人”。所謂“沖交”,“沖”即沖擊、激蕩之意,“交”為交互、交合。“氣沖交”的意思是五味之氣相互激蕩交合。

罗小虎 2017-07-11 11:52
[attachment=1632]

《管子·重令》:“務時殖榖,力農墾草,禁止末事者,民之經產也。”
《韓非子·難二》:“六畜遂,五榖殖則入多。”
《列子·說符》:“殖五榖,生魚鳥,以為之用。”

罗小虎 2017-11-13 00:36
簡1:湯才(在)啻門
整理報告云:啻門,門之專名,如春秋時鄭之時門、宋之桐門、陳之栗門等。又疑“啻”即“帝”字,與同簡亥作「亥口」同類。(143頁)
正如整理報告所說,此處“啻”下部的“口”,很可能是羨餘的部件。但是啻(帝)門不一定是門之專名。筆者認為,“帝”可釋讀為“雉”。帝,端母錫部;雉,定母脂部。端、定皆為齒音。錫、脂為旁對轉。雉門,古代天子之宮門。《禮記明堂位》:“雉門,天子應門。”《周禮天官閽人》:“閽人掌守天子之中門之禁。”鄭玄注引鄭司農曰:“王有五門,外曰臯門,二曰雉門、三曰庫門、四曰應門、五曰路門。”

罗小虎 2018-07-05 08:03
朁【糹解】發「糹台司」可讀為“潛結發逸(佚)”,意思是五味之氣在潛伏鬱積后,發泄布散出來。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五《湯在啻門》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6325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