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嶽麓書院藏秦簡(肆)》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嶽麓書院藏秦簡(肆)》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落叶扫秋风 2016-03-23 17:09

《嶽麓書院藏秦簡(肆)》初讀

剛於空閒之時翻閲嶽麓4,得一二小札,呈覽於此,請多指教。

易泉 2016-03-23 20:02
简10  簿其所为作务以    其中“簿”上部从艹,即薄,读作“簿”,指登记、记录。里耶秦简8-904+8-1343“謁令倉司空薄(簿)瑣以三月乙酉不治邸。” 8-1440“具薄(簿)求之之狀”。其中“薄(簿)”用法与之同。
简13两见的“投(殳)殺”,应即“牧杀”,《二年律令》35、38有近似记载。《睡虎地秦墓竹簡·法律答問》:“可(何)謂牧?欲賊殺主,未殺而得,爲牧。”
简17“践更”之“践”,当隶作从止从戋,读作践。

ljltom 2016-03-23 20:36
166號簡提及“倉廚守府如故”。其中“倉”和“廚”之間似應斷讀,分指倉守府和廚守府。

落叶扫秋风 2016-03-23 20:45
接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3 21:47
接前……第8條簡號當爲170/1297

abc 2016-03-23 22:29
(1)44/2089 “卿,其家嗇夫是坐之”。其中“卿”似當讀爲“鄉”。(2)252/1424 “以初日倳之”。“倳”字,原圖似無“人”旁。

落叶扫秋风 2016-03-23 22:30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3 23:44
承前……

易泉 2016-03-23 23:45
114“若”,或。一般用来连接两种可能。紧接着其后的“已行以賞予人而有物故”当系一种可能。“行以賞”,可参看《二年律令》149之“行其購賞”、“行其賞”。

落叶扫秋风 2016-03-24 01:20
承前

abc 2016-03-24 03:25
(3)225-227:賊律曰:“爲券書,少多其實,人户、馬、牛以上,羊、犬、彘二以上及諸誤而可直(值)者過六百六十錢,皆爲大誤;誤羊、犬、彘及直(值)不贏六百六十以下及爲書而誤、脫爲小誤。小誤,貲一盾;大誤,貲一甲。誤,毋所害□□□□殹(也),減辠一等。
《效律》56-60:計校相繆(謬)殹(也),自二百廿錢以下,誶官嗇夫;過二百廿錢以到二千二百錢,貲一盾56;過二千二百錢以上,貲一甲。人户、馬牛一,貲一盾;自二以上,貲一甲57。計脫實及出實多於律程,及不當出而出之,直(值)其賈(價),不盈廿二錢,除;廿58二錢以到六百六十錢,貲官嗇夫一盾;過六百六十錢以上,貲官嗇夫一甲,而復59責其出殹(也)。人户、馬牛一以上爲大誤。誤自重殹(也),减罪一等60。

按:該記錄與睡虎地秦簡《效律》56-60記載頗爲相似,二者可以對讀。人户馬牛,當斷讀爲“人、户、馬、牛”,分別指“人數、戶口數、馬數、牛數”等四項統計數據。“誤,毋所害□□□□殹(也)”,與“誤自重殹(也),减罪一等”表達應當一致。根據殘簡字形來看,“殹”前兩字或爲“自重”。

ljltom 2016-03-24 08:56
271号简由两段拼合而成,拼合图版存在少量错位。准此,则此简似基本完整。

落叶扫秋风 2016-03-24 14:51
承前……

易泉 2016-03-24 16:01
简188“陛”下一字原释文作鄣,应即郭字。
简213“毋许”,应改释作“勿许”。

落叶扫秋风 2016-03-24 22:34
承前……

abc 2016-03-25 10:28
行書律曰:傳行書,署急輒行,不輒行,貲二甲。1250
按:该句似可讀爲:“行書律曰:傳行書,署急、輒行。不輒行,貲二甲。”

戍律曰:城塞陛鄣多䦼(决)壞不脩,徒隸少不足治,以閒時一興大夫以下至弟子、復子無復不復,各旬 1267 以繕之。1273
按:䦼,指墙垣之类的崩壞。决,多为堤岸崩坏。此处似不必通假。睡虎地《徭律》118:“(苑)卒歲而或䦼壞,過三堵以上,縣葆者補繕之。”
脩,通“修”,此處有修繕之義。
“以閒時歲一興大夫以下至弟子、復子無復不復,各旬以繕之。”似可斷讀為“以閒時歲,一興大夫以下至弟子、復子、無復、不復,各旬以繕之。”

落叶扫秋风 2016-03-25 12:23
朱錦程先生《讀〈嶽麓书院藏秦簡〉(肆)札記(一)》(簡帛網2016年3月25日)文第四則,原大、放大圖版所做釋文均釋爲“取”,整理者不誤。第五則所舉例,整理者亦均釋廢,不誤。

林少平 2016-03-25 15:37
簡1398:“馬齒盈四以上當服䡞車。豤(墾)田、就(僦)載者,令廄嗇夫丈齒,令、丞前,久(炙)右肩,章曰:當乘。”其中“令、丞前,久(炙)右肩”當斷句為“令丞前久(炙)右肩”。此處“令”字與前文“令廄嗇夫”之“令”相同,此丞乃是廄嗇夫之丞。《周禮·春官·巾車》:“木路前樊”。注:“前,讀為緇翦之翦,淺黑也。”《正韻》:“淺黑色。”故“前久”類似于“黑灸”。秦漢簡牍也有“令、丞前”的記載,然而多為年底總結或總體性事務,像“灸馬”此等事務不可能都由“令、丞”去監督。按秦監督制度,通常是派一名令史執行。

林少平 2016-03-25 15:42
簡1302:任有辠刑辠以上,任者貲二甲而廢;耐辠、贖辠,任者貲一甲;貲辠,任者弗坐。其中“任有辠刑辠以上”當斷句為“任有辠,刑辠以上”。“有辠”是刑、耐、贖、貲四類罪刑的統稱。

落叶扫秋风 2016-03-25 16:41
説幾個技術性的小問題,方便做釋文時注意。

落叶扫秋风 2016-03-25 21:07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5 22:54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5 23:57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00:32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01:01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0:50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3:34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4:26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5:42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7:36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8:19
43. 376正/0658正的彩色照片可以看到此簡由一支較完整的簡與另一殘片拼合成。但從處理之後的紅外照片看,原釋“毋故令”三字均非正確的此三字寫法。换言之,右側的小殘片不屬於簡376,當析分出去,並予以重新編號。析分之後,原釋文中的“毋故令蜀黔首戍”諸字因右側殘缺,就殘筆而言,整理者原釋故、令、蜀、黔、首諸字成立的可能性較大。秦簡“毋”字寫法中,中間的右上至左下的斜筆不會超過底部的左上向右下書寫的斜筆。因此,原釋“毋”之字左邊當是女旁。此字當釋“如”。“如故”在嶽麓肆中多次出現。此簡前段釋文爲“其可爲傳者,爲傳,財(裁)期之蜀”,將“毋故”改釋爲“如故”之後,“如故”當與前文連讀,即“財(裁)期之蜀如故”,文意通順。“蜀”後原未釋之字左從弓,不能確定爲何字。最後一字,整理者釋戍,但戍字從戈從人,可參看王輝先生主編《秦文字編》第1806-1807頁所收戍字寫法,其所從之“人”的丿筆與“戈”之横筆一般不相交,即人在戈下也,丿筆超過横筆的寫法在秦簡中未見。故此簡末字不當釋戍,或爲從月或從肉之字。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19:21
44.簡109-110釋文爲:

●田律曰:侍䒱郵、門,期足以給乘傳晦行求燭者,郵具二席及斧、斤、鑿、錐、刀、罋、𦇹,置㮴井旁└,吏有縣官事使而無僕者,郵爲飭,有僕,叚(假)之器,勿爲飭,皆給水醬(漿)。

醬,整理者讀爲漿,此意見或可商。此處之醬或當如字讀。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傳食律》有如下律文:

御史、卒人使者,食粺米半斗,醬駟(四)分升一,采(菜)羹,給之韭葱。其有爵者,自官士大夫以上,爵食之。使者179之從者,食䊪(糲)米半斗;僕,少半斗。    傳食律180
不更以下到謀人,粺米一斗,醬半升,采(菜)羹,芻稾各半石。·宦奄如不更。  傳食律181


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傳食律》簡232-233:

丞相、御史及諸二千石官使人,若遣吏、新爲官及屬尉、佐以上徵若遷徙者,及軍吏、縣道有尤急言變事,皆得爲傳食。車大夫粺米半斗,參食,從者䊪(糲)米,皆給草具。車大夫醬四分升一,鹽及從者人各廿二分升一。

由此二處法律條文可知,醬爲出差過程中,郵驛爲相關人員準備的必須調味品之一,其份量有嚴格規定。



2016.03.30 强爲之解,不可不戒,本條作廢。《二年律令·行書律》267:“皆給水漿”。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20:07
45.簡119正/1230正原釋文有“以六月望日入之”,今按:察此簡紅外、彩色照片,“望”與“入”之間並無“日”字墨迹。此簡前文“以十二月朔日入之”,依照前後文意,“望”字後當是漏寫了“日”字,當用〖〗符補出。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22:08
46.簡134正/1292正“治(笞)”之後的兩個字 ,整理者未釋,用兩個代之。今按:聯繫簡文前所記“典、老弗告,治(笞)”,後面當是跟的數目詞語,指笞刑的實施數量。忽略受罰的具體緣由,我們可以先來看下嶽麓肆、睡虎地秦簡法律簡、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笞刑後所跟的數目詞有哪些。現檢得如下記録:

笞五十  嶽麓肆035正/2035
笞百  嶽麓肆047正/2009
治(笞)五十  嶽麓肆050正/1976正
笞五十  嶽麓肆086正/2008正
笞五十、笞五十  嶽麓肆092正/2080正
治(笞)主者寸十、治(笞)丗  睡虎地·秦律十八種14
治(笞)十  睡虎地·秦律十八種148
治(笞)人百  睡虎地·秦律雜抄19
治(笞)五十  睡虎地·秦律雜抄20
治(笞)五十  睡虎地·法律答問132
治(笞)五十  睡虎地·法律答問163
笞百  二年律令91
笞百  二年律令120
笞百  二年律令122
笞五十  二年律令157
笞百  二年律令159
笞百  二年律令164
笞百  二年律令165
笞百  二年律令254
笞五十、笞百  二年律令273

我們可以發現笞刑的實施數量均爲十的倍數,從少至多,分别爲十、三十、五十、百。從此特徵出發,結合簡134正笞字後的墨迹,我們可以肯定地將簡134正未釋之字釋爲“五十”。


黄浩波 2016-03-26 23:20
尚未讀到全部簡文,然而根據先生所列簡文判斷,整理者讀“醬”為“漿”應當不誤,理由有三:其一、“水漿”乃先秦秦漢常用語詞,例不勝舉,而“水醬”尠見;其二,簡文前段有“井旁”,可與“水漿”照應;其三,睡簡、張簡《傳食律》所云“醬”乃是傳食的組成部分,並非所有人皆有,而此簡似乎看不出身份差別。
胡言亂語,聊博先生一哂。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23:31
黄先生晚上好,晚生並未否定讀漿的可能,只是提出另一種可能。請先生多多指正。   

落叶扫秋风 2016-03-26 23:47
47.簡136正/1259正原釋傅之字 ,從字形看,或當釋傳。在本簡中爲傅之訛寫。
48.簡159正/1231正紅外照片中,“居老”二字間尚有重文符號。“居”字當析讀,一屬上讀,一屬下讀。簡158-159相關釋文即作:“𠢕(敖)童當行粟而寡子獨與老父老母居,居老如免老,”,其中“𠢕(敖)”原釋文徑釋敖,此從朱錦程先生改釋意見,參朱錦程:《讀〈嶽麓書院藏秦簡〉(肆)札記(一)》,簡帛網2016年3月25日。“居老”一詞的考釋可參考何有祖先生之《讀嶽麓秦簡肆札記(一)》,簡帛網2016年3月24日。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01:30
承前……

白鬍芝 2016-03-27 05:07
借帖求教~~~

        第二組簡169“•內史襍律曰:芻稾廥、倉、庫、實官、積,垣高毋下丈四尺,瓦蘠(牆)財(裁)爲候,晦令人宿候,二人備火,財(裁)爲□”

        按:所謂“內史襍”之“襍”,似乎應依睡虎地秦簡隸作“雜”更好。睡虎地簡中“雜”字字形、辭例頗多,並無不妥帖。(不清楚嶽麓簡作此隸定,出於何故。)
         整理者將“積”用頓號點斷,使之與“芻稾廥、倉、庫、實官”四者並列。但就性質而言,“積”與前四者實有別,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倉律》簡21:“入禾倉,萬石一積而比黎之爲户。”《秦簡牘合集(壹)》(第60頁)已指出,“積”不是“儲藏穀物的單位”,可參。這裏“積”或當與前四者連讀,作“芻稾廥、倉、庫、實官積”。該句大概是芻稾廥、倉、庫、實官這四類機構有糧草堆積處,這些地方的牆垣需要更加重視。睡虎地秦簡《秦律十八種》簡195:“它垣屬焉者,獨高其置芻廥及倉茅蓋者。”即是説有其他垣牆與府庫相連時,要單獨加高儲藏芻草的倉和用茅草覆蓋的倉的牆垣,可參。
       備火,嶽麓秦簡《爲吏治官及黔首》簡2貳“里中備火”,可參。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10:47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12:31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15:13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16:11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17:17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20:06
補充……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22:27
承前……

落叶扫秋风 2016-03-27 23:47
承前……

白鬍芝 2016-03-28 02:05
借帖再請教~~~

        嶽麓秦簡第一組簡054“男女去,闌亡、將陽,來入之中縣、道,無少長,舍人室,室主舍者,智(知)其請(情),以律䙴(遷)之。典、伍不告,貲典一甲,伍一盾。不智(知)其”
    
       按:整理者將“中縣”與“道”點斷開,但第78頁注釋中卻主要解釋的是“中縣道”。此處似是誤斷,或應連讀,作一個整理概念理解。“中縣道”本冊簡中有見。

落叶扫秋风 2016-03-28 09:45
承前……

ljltom 2016-03-28 11:03
里耶秦簡8-355中有“中縣”一詞,斷讀恐怕是更好的。


查看完整版本: [-- 《嶽麓書院藏秦簡(肆)》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5254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