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六《子儀》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六《子儀》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ee 2016-04-16 09:19

清華六《子儀》初讀

暫僅憑網絡文章及網絡圖片做一初步猜測:
《子儀》簡5:“徒儈所游有步”“步”應釋爲“止”,上面的“有”似讀爲“又”。
《子儀》簡12:“ (糸+馬)”應釋爲“羈”,與“圉”意義相關,且古音也較近。
《子儀》簡12:“咎者不元”,“元”似應讀爲“怨”。

ee 2016-04-16 09:27
《子儀》簡12楊蒙生先生所謂的“反(叛)副”應讀爲“反覆”。此處整理者也可能說過了吧?

ee 2016-04-16 09:40
《子儀》簡16:從“医”的那個字與上博二《子羔》簡11從“申”讀爲“吞”的右旁所從完全相同,看來此右旁之形是個比較常見且固定的寫法,其右旁應非趙平安先生所說的“印”字。《子羔》簡11那個字舊多隸定從“欠”,現在看這些有可能都是“殳”(《子儀》簡11亦有此形)的訛變寫法。

王挺斌 2016-04-16 10:22
《用曰》篇的幾個“既”字所从也是。


海天遊蹤 2016-04-16 11:40
用曰的旡旁是欠的訛混,參看用曰的贛字,右旁從欠貝。

海天遊蹤 2016-04-16 11:59
子儀02“自蠶月至于秋【宀/至至】 備焉”,【宀/至至】應該讀為令,“秋令”古書常見。此處沒括注不知是否有其他考慮?

ee 2016-04-16 13:36
《子儀》簡8:“鳥飛兮憯永,余何矰以就之。”“憯”讀爲“漸”,“憯永”猶言“漸遠”。

bulang 2016-04-16 13:58
“櫾”就是“櫾/柚”,杨文读“繇”恐怕不成吧

ee 2016-04-16 17:16
《子儀》簡8+9相關一段改斷并釋讀爲:
鳥飛可(兮)憯(漸)永,余可(何)矰以就之?遠人可(兮)麗(離)宿,君又尋言(焉),余誰思(使)于(與)告之?強弓可縵(挽),其絕【8】也,矰追而(矛+咠)之。莫往可(兮),可(何)以寘言(焉)?余愧(畏)其式而不信,余誰思(使)于(與)脅之?
“麗”似讀爲“離”更好。(矛+咠)似讀爲“及”更好。全段緊貼欲求而不得之心態。

易泉 2016-04-16 21:51
乃券冊秦邦之賢余      二
馬楠:句讀似應從整理報告第二種意見,讀為:
旣敗於殽,恐民之大病,移易故職,欲民所安,其旦(亶)不更。公益及三謀輔之,非土不飤,耄幼【一】謀慶而賞之。乃券冊秦邦之 (羨)餘……
羨餘,見《周禮·小司徒》“凡起徒役,毋過家一人,以其餘為羨”。賈疏以為一家正卒一人,其餘為羨卒。

这里的余,似即由余。《韩非子·十过》“由余遂去之秦,秦穆公迎而拜之上卿”,与简文“乃券冊秦邦之賢余”为一事。

暮四郎 2016-04-17 02:24
簡2-3:取及七年,車逸於舊數三百,【二】徒逸于舊典六百。以視楚子義(儀)於[本/口]B。

取,整理報告讀爲“驟”,引《說文》段注解爲迫促;一說“取”爲虛詞,“猶纔也、僅也”。這個解釋放在文中似乎不太通順。

今按:“取”或當讀爲“趣”。“趣及”也就是至於、等到的意思。“視”,或當讀爲“示”,顯示給……看之意。

B整理報告釋爲“會”,不可信。從字形看,此字可能就是我們釋爲“沐”的字的右半,參看筆者:《釋古文字中的一些“沐”字(摘要)》,復旦網,2015年12月2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667。可惜此字作地名,暫時無法確定應該如何釋讀。

暮四郎 2016-04-17 04:18
簡10:[它攵]之績可(兮)而奮之織纴之不成,吾可(何)以祭稷

整理報告斷讀爲:[它攵](奪)之績可(兮)而奮之。織纴之不成,吾可(何)以祭稷。

今按:上述簡文應當斷讀爲:[它攵](施)之績可(兮)而奮之織。纴之不成,吾可(何)以祭稷。

暮四郎 2016-04-17 04:59
簡17:亡反副
整理報告讀爲“亡反副(復)”,未作解釋。楊蒙生先生讀爲“亡(无)反(叛)副”,說解云:“反,疑读为叛。简一九之反,同此,指晋叛秦好。副,贰也。《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副在有司”;又疑为倍,《吕氏春秋·副理》“带益三副矣”是其例。穆公意谓:以道义待晋质,希冀他不要对秦国有贰心,或不要背叛秦国之好。对应在《左传》僖公十五年,便是“吾怨其君,而矜其民。且吾闻唐叔之封也,箕子曰:‘其后必大。’晋其庸可冀乎?姑树德焉,以待能者。””。

今按:“亡反副”或當讀爲“亡(無)反(判)副”,上古从“反”聲的字常與从“半”聲的字通用,“判”、“副”均爲剖之義。

ee 2016-04-17 06:54
《子儀》簡3“ A”字最早見于《容成氏》簡37“ B”,以前都認爲下面從“某”,現在看來肯定是不正確的(此形又見于《子儀》簡5),我曾說過:“但也有可能 B字宀下所從並不是‘某’,參本簡‘ ’心上之‘某’形作 C,與之不同。”(《新出楚简〈容成氏〉研究》,中华书局2016年2月)A上一字又見于左塚漆局,也非“杏”字,左塚漆局之字應爲“察本”之“本”,A上一字也應釋“本”。


暮四郎 2016-04-17 07:48
既然說起容成氏的這個字(前段時間郭永秉先生在“古文字微刊”微信公衆號上也提過),正好借此機會發表一點陋見。


ee 2016-04-17 10:14
《子儀》簡9、10所謂的(礻+巤)被整理者讀爲“臘”的字是認錯的。其實是從“礻”從“扁(或編或偏)”的一個字,其字右旁見于郭店《六德》簡40、41、《性自命出》簡54,陳偉認爲郭店之字左旁即“編”之原形,應是正確的。

王挺斌 2016-04-17 10:25
簡9的“言”中間有一豎,也有可能是“音”字,見郭店簡老甲16

王挺斌 2016-04-17 10:59
“音”的這種寫法還見於包山簡203、248,《凡物流形》乙本3號簡等

bulang 2016-04-17 11:54
简10中“送”所从也见左塚漆梮,董珊先生释“叢”,猜想整理者读“送”盖因此

薛后生 2016-04-17 12:16
簡10:“大/能明,公送子儀”,關於“大/能”原整理者隸定似有誤,此字實非從大,當與楚簡中之常見“熊”字同。揆其文義,這裡疑讀為“質明“,不知道其上部與陳劍先生所釋“斤/斤”(質)是否有關(參:宋華強先生《西周金文札記二則》中第二例,《簡帛》10輯。),学者多指出舊所謂的“大/能”讀為“壹”(質部),從能(或熊)(侵部)聲之字,讀為“質”,在語音上似乎說的過去。(詳參:孟蓬生先生“戌/日”字音釋,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6)

bulang 2016-04-17 12:31
14號簡釋“櫾”的字形,除掉偏旁的單複無別外,其形體見于楚簡者還有幾例,參宋華強先生《新蔡葛陵簡初探》429頁、蕭毅先生《楚簡文字考釋》231-233頁,學者解釋不同。這裡整理者釋為“櫾”應該出注說明理據。不過,現在從它與“枳”搭配看,釋“櫾”是有些道理的(整理者為“”括注“枝”似乎不確)

bulang 2016-04-17 12:40
13號簡的所謂“絲”也可能不是絲,也可能就是緝部字(讀“及”?有些扯了      );疑14號簡讀“翰”字所從就是13號簡讀“續”字所從;16簡的“仁”也不是仁吧;猜测17號簡“目+”是否伺視的意思,讀“詗”或“偵”?、、、

bulang 2016-04-17 14:37
读到《子产》篇20号简的那个从犭之字,不也是从的这个偏旁吗,那里却读为“察”,整理者不一啊。不过那字读为“由”也是蛮顺的,“善君必由昔前人之法律”,同篇四十号简“因前遂古”可参,不过后文“由善”就写作“由”,用字不同,就让我们用避复解释吧

bulang 2016-04-17 20:22
简3-4“如权之又加[木尧]也”,“尧”是否是李守奎先生释楚帛书中的“方”,如是则可以读“柄”,但后面简12、16就有“方”的正常写法,与帛书二者同出情形一样,胡猜了,但句子不知是神马意思;简9的“脅”隶定如此怕不妥,从源头讲,下面三肉是耒的歧头之耜

薛后生 2016-04-17 21:32
簡17“尚端項瞻遊目以幵/目我秦邦”之“幵/目”,整理者依其本義解釋為“直視”,似不確,此字亦見於包山簡120號,與《皇門》簡1、《芮良夫毖》簡20之“幵/視”乃一字異體,這裡當讀為“啟”,此種用例文獻常見。(參:駱珍伊《清華一·皇門》與《清華三·芮良夫毖》“幵/見”字考,第二十五屆中國文字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bulang 2016-04-17 22:26
引用
引用第23楼bulang于2016-04-17 12:40发表的  :
13號簡的所謂“絲”也可能不是絲,也可能就是緝部字(讀“及”?有些扯了        );疑14號簡讀“”字所從就是13號簡讀“續”字所從;16簡的“仁”也不是仁吧;猜测17號簡“目+”是否伺視的意思,讀“詗”或“偵”?、、、


读到《子产》22“乐”上的字才大悟看错了,14号简整理者释字是正确的

明珍 2016-04-18 01:39
贊同建洲學長。

ee 2016-04-18 05:56
《子儀》簡11:“啜而猌”,所謂的“猌”字上從困,下從兩犬,此字也可能即讀爲“困”字。
《子儀》簡14:“竢客而翰之”所謂的“翰”應讀爲“翦伐”的“翦”。

bulang 2016-04-18 19:49
胡诌之上的胡诌,,,那个字也可读为“衡”,“如权之有加衡也”,大概跟前面言左右有关,秤杆上的秤砣,左右挪一点就能导致失衡。这种外交辞令隐喻说两国要保持一种平和关系。《墨子·经说下》有一段文字讲的就是这种权衡关系,参吴毓江《墨子校注》523及557-559页

海天遊蹤 2016-04-19 10:53
簡12“心則不○”,後字就是“列”。

ee 2016-04-19 13:18
《子儀》簡12:整理者讀爲“救兄弟以見東方之諸侯”,語法不通,楊蒙生先生解爲“指楚救秦”,語法上也不通,并且整理者所言的“爲同姓出頭”典籍亦未見記載。“救”應讀爲“求”,所謂的“兄弟”就應該是指下句“奉晉軍以相南面之事”的“晉”。

难言 2016-04-19 15:29
簡2的“備”讀“服”,從蠶月到秋令是作事、服事的季节,到冬天就不便勞作了。簡8 “[言尋]言”可能是“覃言”,因爲遠人离宿(“宿”字上讀從ee說),君有很多话要对遠人讲,下句“式而不信”,“式”似讀“飾”,兩“于”字訓往,往告之、往协之。簡9“矛咠”是否是從“咠”值得懷疑,看沈培先生《說古文字裏的“祝”及相關之字》,如是則可讀“屬”,前言“就之”,此言“屬之”,“就”、“屬”意思近

难言 2016-04-19 18:10
顷读到徐在国先生大作,我疏忽掉了本册《子产》26的确定无疑的“咠”与之同形   ,所以整理者释“矛咠”是对的

bulang 2016-04-19 18:51
引用
引用第23楼bulang于2016-04-17 14:37发表的 回 22楼(bulang) 的帖子 :
读到《子产》篇20号简的那个从犭之字,不也是从的这个偏旁吗,那里却读为“察”,整理者不一啊。不过那字读为“由”也是蛮顺的,“善君必由昔前人之法律”,同篇四十号简“因前遂古”可参,不过后文“由善”就写作“由”,用字不同,就让我们用避复解释吧


抛开部件的单复不论的话,王子杨先生《释甲骨金文中的“将”——兼说古文字“将”的流变》一文涉及了不少字形,都是从双手单肉,但没提到新蔡简的文字,大概是不将它们认同为一吧。

bulang 2016-04-19 19:10
徐在国先生又提到《语丛二》简14之字(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2523),他释为“豚”,将它与《子产》简20从犬之字联系起来,不可谓不巧啊(二字右边确实很相似,只争“肉”下一横有无,当可认同为一)。他认为《语丛二》、《子产》的字都是“豚”,《子产》简文:“善君必豚(循)昔前善王之法律”,很顺呢 。但不知道徐先生对《语丛二》他所释的“豚”是怎么个读法,如果释“豚”在理,可以读“遁”,“遁”有欺诈之意,《故训汇纂》2298页,置于简文也是蛮通的。不过啊,话说回来了,联系到王子杨先生文,如果统一二者而释为从“将”,《子产》的“善君必将昔前善王之法律”也是很顺的(“将”:奉行,“犭/肉又”难道就是“状”字异体吗、、、    ),但这样一来,其他从肉从又(或从双肉双又)的字怎么读就真不好讲了。
         滥吹滥弹,俟高明以断、、、

bulang 2016-04-19 19:30
新蔡简中那个字,都认为当表示数量,释“将”的话,可以读“双”呢,不过望山简2·50就有“雙璜”,就陡然降低了它读“双”的可行性,楚简表示{将}这个词”的形体是很稳定的,《子产》用这么个形体表示“将”,确有大可怀疑的空间,且這樣的話,《子仪》、《语丛二》的字也不好解釋

薛后生 2016-04-19 23:07
簡11,整理者隸定為“枼/攵/水”之字,被程燕先生改讀為“延”,其說是,右部從欠得聲,且與“医/欠”所从之“欠”相同,不知整理者隶定为“攵”,出於何種考慮。

薛后生 2016-04-19 23:42
引用
引用第25楼薛后生于2016-04-17 21:32发表的  :
簡17“尚端項瞻遊目以幵/目我秦邦”之“幵/目”,整理者依其本義解釋為“直視”,似不確,此字亦見於包山簡120號,與《皇門》簡1、《芮良夫毖》簡20之“幵/視”乃一字異體,這裡當讀為“啟”,此種用例文獻常見。(參:駱伊珍《清華一·皇門》與《清華三·芮良夫毖》“幵/見”字考,第二十五屆中國文字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似乎讀為“覬”更好。

暮四郎 2016-04-20 03:49
簡5:
“公命竆韋升琴、奏甬(鏞),歌曰:……”
整理報告讀爲“公命竆韋昇琴奏鏞”。
楊蒙生先生斷讀爲“公命窮韋、升琴、奏甬(鏞),歌曰”,說:“疑爲收起韋席,佈置琴瑟,演奏鐘樂。”


今按:“窮韋”當爲人名。公命窮韋升堂鼓琴,奏鏞者則非窮韋也。

暮四郎 2016-04-20 04:22
簡5-6:徒K所遊,又(有)步里謱【5】[言+雁]也。
整理報告依李家浩先生之說將K釋爲“儈”,此句釋讀爲“徒儈所遊又步里謱[言+雁]也”。楊蒙生先生釋讀爲“徒儈所遊有步里謱宴也”。

今按:從字形看,K與《集成》1502 L字上部應當是同一個字。後者我們釋爲“沐”。[ 見董珊《隨州文峰塔M1出土三種曾侯與編鐘銘文考釋》(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站,2014年10月4日,鏈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339)文後評論區第33、34樓筆者的意見,2014年10月16日;筆者《釋古文字中的一些“沐”字(摘要)》,復旦網,2015年12月2日,鏈接: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2667。] 只是“徒K所遊”如何釋讀,還有待考察。

心包 2016-04-20 07:02
這個字形贊呀,希望有高人出現,破譯句義。(簡直就是冥冥之中)

bulang 2016-04-20 08:14
徐先生释的“豚”大概不好与不含豕的那些字比附,因为看甲骨、金文“豚”都含豕,不是以“肉又”作独立部件的

bulang 2016-04-20 08:42
记得章太炎某著作中有条说“开”有“授”的意思(证据是《尚书》还是《左传》一句话的“开”,在《史记》中作“受”,一时检不出其说在何处),所以,从语法上看简本《皇门》“唯莫[幵+目]余嘉德之说”,宋华强先生读为“锡”等字,理解上还是有点道理的,它就可直接读“开”,开:授也(支部字多有歧、离一类的意思,今天的“开支”就是付授劳酬),当然,理解为开导也是很好的。《融師有成氏》“昔融之氏师,訮寻夏邦”的“訮”,与这里的“[幵+目我秦邦”的“[幵+目”表示的显然是一个词,但体会不出来它表意的大概范围,难道要读携吗(《容成氏》14简“”有人据《说文》读若读“携”,很好),携有携贰、离的意思(体会前面“游目”,似乎“幵+目”表示的当是伺察、离间一类的意思)。这个猜的有点大了

暮四郎 2016-04-20 09:11
簡7:凥(處)吾以休,萬子是救。
“萬子是救”,整理報告讀爲“賴子是救”。

今按:“萬子是救”或可讀爲“萬子是求”,是一句祈求子孫長久延續的吉利話。金文常見“世萬子孫”的說法,與此相似。

bulang 2016-04-20 09:51
11楼提出简3“以视子仪于本会(?)”的视“读”示“,显示给……看之意,不过从其后的简文看,“视/示”的意味并不明显,不排除“视”是“见”的混写的可能,与简12-13“昔[糸马]之来也,不谷宿之灵阴,厌年而见之”的“见”意思近,楚简“见”、“视”有写混的情况。简12的“见东方之诸侯”,也可能是”视东方之诸侯“,与下“相南面之事”有点类似?未了解这些话的史事背景,瞎说了啊   

暮四郎 2016-04-20 10:18
簡8:鳥飛可(兮)永,余可(何)矰以就之?
“永”,簡14作“永”(“占夢~~不休”)。
“鳥飛可永”,整理報告釋讀爲“鳥飛兮(憯)永”,認爲“”見於上博簡《周易》簡14、《鬼神之明 融師有成氏》簡8、《保訓》簡2,讀音與“從”、“宗”和“簪”等字相近,這裏讀爲“憯”,孫詒讓《墨子閒詁》“憯、遬義同”。楊蒙生先生則釋讀爲“(適)”,解釋道:“此字疑讀爲適,訓爲正。《助字辨略》卷五云:“《漢書·灌夫傳》‘適得萬金良藥。’此適字,猶俗云恰好。”簡一四同此釋。”
整理報告提到的那些字分別作:上博三《周易》簡14、《鬼神之明 融師有成氏》簡8、《保訓》簡2
今按:從字形和辭例看,我們認爲楊先生釋讀爲“(適)”是可信的。“適”應當解釋爲往,“適永”猶云飛遠。“占夢~~不休”是說占夢時,(夢見)到遠處去不停止。也就是說,、與、是不同的字,與恐怕只是同形字。
衆所周知,過去楚簡中見到的表示去、往的字多寫作从“石”,之前學者們多依李家浩先生讀爲“蹠”。清華簡《繋年》中多次出現的“”字,整理者將其直接讀爲“適”,得到一些學者信從。如果我們的上述意見不誤,《子儀》的,可能是楚簡中表示去、往、至的“適”字第一次出現。

【其中有不少圖片缺失,請參看下面所附截圖】

心包 2016-04-20 10:32
同意四郎兄的意見,我在10樓的發帖也是往這方面意思考慮的。

难言 2016-04-20 10:35
恐怕是有失兄所倡导的“平实”吧,《周易》“鸿渐于某”的话有好几句吧。高渐离啊陆鸿渐,好名字呀

bulang 2016-04-20 12:43
王强先生《燕尾布币文新解》(《中国钱币》2014年第2期)据李守奎先生文释燕尾布的字为“木方”,其第二种“衡”的读法可参,不过不排除简文此字仍是“木尧”字的可能(如此则读“桥”?“桔橰上衡也”;又《水经注》“絚桥相引”,不知与简文有无关系);简4“侯”里面是“交”,本篇簡4、12就有“侯”,“交”与“矢”楚简似无写混的吧,是否能读“招”,招也是箭靶子,“交”“勺”声可通(《声素》233页),《昭王毁室》的“言勺”学者读“招”;简7“弔(蹙)惕之怍,处吾以休”,处:安也

海天遊蹤 2016-04-20 17:08
1.憯/漸與適確實形體有些相近,可參拙文《《保訓》字詞考釋二則》2009.07.15,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849。當然保訓那個字我現在是贊同就是憯/漸一系字。
2.楚簡表示去、往的適,已見於《凡甲》05、《卜書》01。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六《子儀》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4738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