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七《越公其事》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七《越公其事》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4   5  >>  Pages: ( 5 total )

ee 2017-04-23 10:38

清華七《越公其事》初讀

未看到原簡,隨便說說:
簡57+58:“[㐭+泉+攴] (近)御莫【58】躐”,“ [㐭+泉+攴] (近)御”還是讀爲“禁御”好一些吧,參ee:《清華六〈子產〉初讀》“ee”2016年4月16日0樓、“ee”2016年4月17日第15樓,清華六《子產》簡25“以咸[㐭+泉+攴]御”、《左傳•昭公六年》“昔先王議事以制,不為刑辟,懼民之有爭心也。猶不可禁禦,是故閑之以義,糾之以政,行之以禮,守之以信,奉之以仁。”

暮四郎 2017-04-23 18:05
一些陋見,不一定妥當,請批評指正。

1.簡14:吾於膚取八千人以會彼死?
“於膚”似當讀爲“惡乎”。此句大意可能是:我去哪裏找八千人來跟他的死士交戰呢?


2.19:余棄惡周好
今按:“周”(幽部章母)當讀爲“修”(幽部心母)。古“周”聲、“攸”聲字通用。

3.簡31:越庶民百姓乃稱譶[叢/心](悚)懼曰:“王其有勞疾?”
清華簡貳《繋年》簡46有“[宀/譶]”字,用作“襲”。此處“譶”也應當讀爲“襲”,“稱襲”是一個詞,見《後漢書》“棺槨周重之制,衣衾之數”,本指禮服,此處作動詞,意爲穿上禮服。相關簡文當斷讀爲:

    越庶民百姓乃稱譶(襲),[叢/心](
)懼曰:“王其有勞疾?”


意爲:越的庶民百姓乃穿上禮服,戰戰兢兢地說:“王將要有積勞而致的疾病嗎?”

4.簡32:脯[月+亡]
今按:“[月+亡]”當讀爲“膴”。《周禮·天官·冢宰》:“薦脯、膴、肸,凡臘物。”

5.簡43:唯信是趣,譶于左右。
“譶(襲)”似當讀爲“逮”。古“襲”、“遝”通用。《史記·淮陰侯列傳》“魚鱗襍遝”,《漢書·蒯伍江息夫傳》作“魚鱗雜襲”。“遝”、“逮”通用。《禮記·中庸》“所以逮賤也”,逮,《釋文》作“遝”,云:“遝,本又作逮,同音代。”“譶(逮)于左右”可參看《論語·季氏》“政逮於大夫,四世矣”,即及于左右。
下文之“譶于左右”同此。

汗天山 2017-04-23 22:09
《越公其事》27簡:乃因司襲常。
——可能還當看作是兩個並列的“V+N”結構?
“司”或當讀爲“事”,因事襲常,即循故襲常、因循故常之義?

林少平 2017-04-23 23:39
简17“余弃恶周好”,其中“周”何必用它读法。《左传·襄公十二年》:“盟,所以周信也。”注:“周,固也。”事实上,“周信”与“周好”的用法是一致的。

林少平 2017-04-23 23:57
简31还是以连读为佳。“称”训为“举”,形容庶民百姓惊恐之状。《史记•孔子世家》:“孔子趋而进,历阶而登,不尽一等,举袂而言曰:‘吾两君为好会,夷狄之乐何为于此!请命有司!’”

林少平 2017-04-24 00:10
简43“譶于左右”。其中,“譶”当读作“沓”。古文“沓”与“达”通假。“沓生”又同“达生”。故可读作“达于左右”,与前文“唯信是趣”相呼应。

心包 2017-04-24 00:11
“司”读为“事”,感觉怪怪的,不知道是否有例证支持,《秦公簋》的“虩事蛮夏”及《诗经》里的“三事大夫”,这些读为“司”的“事”,要考虑一定的时代性(谢明文先生的硕士学位论文可供参考。《利簋》“又吏”或读“有司”,从用字上看自然也不对。看田炜先生《说利簋铭文中的“又吏”》,古文字论坛第二辑),《补正》读为“乃因嗣袭常”,应该可信。“故”可训为“事”,但是反过来,“事”似乎没有“故旧”的意思。

难言 2017-04-24 06:04
見讀書會將“匓”括讀為“勼”,不當讀為“聚”嗎?未見語境上下文,姑猜測如此


海天遊蹤 2017-04-24 10:05
唯信是趣,譶于左右。【四三】

謹案:「譶」讀為「襲」即可。《相馬經》「一寸逮鹿,二寸逮麋,三寸可以襲歍(烏),四寸可以理天下,得兔4上與狐」《集成》注釋云:「襲烏:形容馬的速度快到可以襲擊烏鴉。」此說似無必要。蕭旭〈馬王堆帛書《相馬經》校補〉:「襲亦逮也。《廣雅》:“襲,及也。”下文即作“遝(逮)歍(烏)雅(鴉)”。」

又傳世文獻常見“襲于某某”,此不贅。

亦趋 2017-04-24 12:14
[attachment=1532]
补按:石小力先生已将包山简、清华简“枚”字关联(http://www.tsinghua.edu.cn/publish/cetrp/6831/2017/20170423064545430510109/20170423064545430510109_.html)。

心包 2017-04-24 13:06
簡62“王卒既備(服),舟車既成”,“備”不用破讀,《廣雅·釋詁》“備,成也”,“飭,備也”。(參復旦網”鸤鳩“兄”一點疑問“的帖子)

王寧 2017-04-24 17:10
簡7:余(其)必A(滅)㡭(絕)雩(越)邦之命于天下
…………
A字整理者云:從曼省聲,疑即滅絕之“滅”。
此字疑當分析為從攴墁聲,即“𢿕”字,為“縵”之或體,讀為“滅”可從,後或音轉為“泯”。

汗天山 2017-04-24 18:37
簡31:“譶”字,
據下文“悚懼”一詞,懷疑有沒有可能讀爲“懾服”之“懾”(字又作慴)?

xiaosong 2017-04-24 19:17
[attachment=1534]

心包 2017-04-24 19:53
簡38的“劼”字,下部從“川”形,又見于晉姜鼎(集成2826)         [attachment=1535]           [attachment=1536]

看來底本跟晉系文字有很大的關係呀,很可能就是晉國的文獻。(借樓上的圖一用,感謝!)

紫竹道人 2017-04-24 21:35
簡68:“吳師乃大北,疋戰疋北,乃至於吳。”整理者讀“疋”爲“旋”,非是。“疋”當讀爲“且”(二聲之字相通之例甚夥,不必贅舉。最直接的例子是:《易·姤卦》“其行次且”的“且”,上博簡《周易》作“疋”),吳師“且戰且北”。

心包 2017-04-24 21:38
簡38:“矢+蜀”疑為“短“字異構。

斯行之 2017-04-24 22:25
越公其事簡46有個整理者括注爲“憂”的字,原隸定作“𦣻心+頁”,“心”上部分整理者隸定爲“𦣻”,實際是“自/冊”。整個字應該分析爲下从心、上从“[自/冊]+頁”。劉釗先生曾對“癟”字的源流進行考證(《“癟”字源流考》,收入《書馨集》305-319頁,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指出“癟”字的聲符“自/侖”本來應該作“自/冊”形,从“侖”是訛變的寫法,可惜當時未能見到單獨成字的“自/冊”或除“癟”字外含有“自/冊”形的合體字。越公其事的這個字可以說補上了這個缺憾。

此字从心,當是表示心理狀態。“[自/冊]+頁”字最有可能是形聲字,其左右的兩個部分“自/冊”、“頁”都有可能作聲符。其所在辭例爲:“其落者,王見其執事人,則~戚不豫,弗予飲食。”整理者讀爲“”是很通順的。若此字確實應讀爲,那麼“頁(首)”可以看作是全字的基本聲符,問題是“/㥑”字楚文字多見,用這麼繁的一個字來表示一個常用字,感覺有點怪。此字最有可能以“自/冊”爲基本聲符,“癟”字上古音爲並母質部,“自/冊”字的讀音當與之接近。 蒙鄔可晶先生提示,“~戚”可讀爲“顰蹙”。“顰”並母真部,與“自/冊”字聲母相同、韻部對轉,“蹙”从戚得聲,相通均無問題。那麼“[自/冊]+頁”字大概可以看作“顰”的異體了。《說文•頻部》:“顰,涉水顰蹙。”段注:“顰戚,謂顰眉蹙頞也。”《玉篇•頻部》:“顰,顰蹙,愁不樂之狀也。”

25日補:
蒙郭永秉先生提示,葛陵簡零115、22有個从首、从冊的字,高佑仁先生已經指出此字與“癟”字有關,“首”大概是由“自”訛變的(見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783劉釗先生文後評論)。


难言 2017-04-25 10:10
简21“【立童】辰”是否指“童侲”,“侲”亦童也,未成年人

薛后生 2017-04-25 11:14
簡27:“吳人既襲越邦,越王勾踐將【亓+心】復吳”。
整理者注:【其+心】,憎惡,怨恨。似不確,此疑訓為“謀”,傳世及出土文獻多見,不贅。

ee 2017-04-25 11:44
《越公其事》簡24:“齊執(勢)同力”,“執”和正常的寫法不一樣,疑爲“埶”或“埶”之訛,讀爲“齊執(勢)同力”。

紫竹道人 2017-04-25 12:30
        簡5—7有“毋絕越邦之命于天下,亦茲(此字整理者讀爲“使”。實則前人已謂訓“益”、“加”之“茲/滋”,可以引申有類似“使”之義——“加某人(以)某事”跟“使某人去做某事”意思差不多)勾踐繼(此字從“尸”,已見於清華簡《祝辭》)X於越邦”、“余其必滅絕越邦之命于天下,勿茲勾踐繼X於越邦已”之語。X,趙平安先生釋爲從“艸”從“燎”(趙文已正式發表於《出土文獻》第十輯),無疑是對的(參看簡帛網季寥先生文)。不過,趙先生認爲“繼燎”“指勤奮工作”,則意思嫌不到位(亡國之勾踐,恐怕不是表一下勤奮工作的忠心就能得到吳王的信任的)。季寥先生讀爲“繼緒”。且不論“尞”、“緒”能否相通,單從文義上講也不妥當。在這裏,勾踐應該是爲了“毋絕越邦之命”,對夫差作出某種承諾,也可以說是以此代價作爲交換。不然空口求夫差讓他“繼緒於越邦”,顯然是不可能實現的。
        根據這樣的理解,下面試提出兩種讀法,供大家批判。
        月下聽泉兄認爲,“燎”當如趙平安先生所說指庭燎或火燎,“繼燎”的意思是續火燭。《左傳·昭公二十年》記公孫青奉齊侯之命去聘問逃亡在死鳥的衛侯,“賓將掫”,衛侯堅辭,公孫請說:“寡君之下臣,君之牧圉也。若不獲扞外役,是不有寡君也。……”於是“親執鐸,終夕與於燎”。杜預注:“設火燎以備守。”簡文的意思是勾踐希望吳王能讓他從事續設火燎一類的卑賤事務,以示臣服。此爲第一種可能的讀法。
        我懷疑“繼”讀爲“係”或“繫”,指係虜(裘錫圭先生認爲“人鬲”之“鬲”即係虜之“係、繫”,見其《說“僕庸”》,《文集·古代歷史、思想、民俗卷》120頁);“燎”可讀爲僚僕之“僚”,《左傳·昭公七年》有一段很有名的講古代十等人的話,其中說到“隸臣僚,僚臣僕”。孔穎達疏所引服虔注指出,“僚”當得義於“勞”,“共勞事也”。“係”和“僚”皆賤稱,指不同的俘虜和奴隸。有意思的是,上引《左傳·昭公二十年》“終夕與於燎”的“燎”,章炳麟即讀爲“僚”,“謂與於衛侯之巡夜者”(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修訂本)》1412頁)。“茲勾踐繼(係)燎(僚)於越邦”,意思是說讓勾踐在越邦做吳王的奴隸,完全臣服、役使於吳,以此換取吳王留其活命、存其邦族的結果。此爲第二種可能的讀法。
    

紫竹道人 2017-04-25 14:30
月下聽泉兄說:《國語·晉語八》“宋之盟”章所記叔向的話,有“昔成王盟諸侯於岐陽,楚爲荊蠻,置茅蕝,設望表,與鮮卑守燎,故不與盟”之語。“與鮮卑守燎”,可爲“茲勾踐繼燎於越邦”的讀法補一佐證。

松鼠 2017-04-25 16:46
简34残字应为“得”字,参通篇简13得字上也为“日”形。另《越公其事》与《赵简子》及《子犯子余》、《晋文公入於晋》均爲一人所写,该抄手参与抄写《皇门》、《郑武夫人规孺子》等篇。整理者只言与《越公其事》与《郑武夫人规孺子》等篇爲同一抄手所写。马楠认为《越公其事》与《赵简子》爲同一人书写,《子犯子余》与《晋文公入於晋》爲另一人书写。我们认爲这四篇爲同一人书写,无论从运笔特徵还是文字写法上。如子犯簡10“是”字與孺子15、子儀7“是”字;子犯簡4中“吾”字與孺子3、太伯甲4、太伯乙1、子儀7的“吾”字;子犯簡11的“者”字,與孺子2,太伯甲12,太伯乙10,子儀12“者”字;子犯簡10“寧”與皇門6、孺子12“寧”字;子犯簡6“盤”字與皇門12“盤”字(此外這些篇中的“皿”字寫法亦可參看);子犯簡11“夷”與太伯甲11“夷”字;子犯簡13“于”字與皇門2、太伯甲10、太伯乙9、子儀3;子犯簡13“厥”字與皇門10。另《晋文公入於晋》,亦可参照。(有关《皇门》、《郑武夫人规孺子》等篇字迹爲同一抄手的论证参看李松儒:《清华六〈郑武夫人规孺子〉等四篇字迹研究》,“纪念于省吾先生诞辰一二〇周年、姚孝遂先生诞辰九十年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子犯子余》、《晋文公入於晋》书写更灵活,所以呈现出风格与《皇门》等篇视觉上略有不同的效果,这些字迹风格上的细微差别应该是书写时间不同造成的。

心包 2017-04-25 18:54
簡39-40:凡此勿(類)也,王必親見而聽之。
按:“勿”無由讀“類”,疑“勿”讀為“物”,“物”本身就有“品”“類”的意思。

薛后生 2017-04-25 19:19
簡44:越邦備(服)信,王乃好徵人……
按:“備”讀為“服”,正確可從,以往將《中山王鼎》(集成2804)銘文中的“吳人並越,越人修教備信”中的“備”如字讀,是不對的,鼎銘中的“備”要讀為“服”,訓為“行”。(參王睿碩論,2017年)

心包 2017-04-25 20:12
簡47:三品交于王府……  按:“交”要破讀為“效”,訓為“致”,“上授”,(參裘錫圭先生《釋𠬪》)文獻常見。

难言 2017-04-25 21:06
简21“门+豕”可能是“突”字异体吗?检文献有“冒锋突刃”、“冒突白刃”,但时代较晚

ee 2017-04-25 22:47
《越公其事》簡47疑讀為:三品年譸(籌)攴(枚) (數)。

《越公其事》簡51:“王乃[視+帚]使人,請(省)問羣大臣及邊縣城市之多兵無兵者”,[視+帚]字應是從“歸”省(參見49之“歸”字寫法),可讀為“饋”,此句并改斷如上。包山簡145反:“[□+帚+貝]客之□金十兩又一兩”,其“[貝+帚]”我們以前也讀為“饋”。

石小力 2017-04-25 23:30
《越公其事》簡57-58:王有失命,可復弗復,不茲(使)命疑。王則自罰,小失【57】飲食,大失徽墨,以勵萬民。
    整理者注:失命,失誤之命令,與《左傳》之失命不同。《左傳》昭公十三年:‘臣過失命,未之致也’,孔穎達疏:‘言臣罪過,漏失君命。’復,踐行。《論語砠而》:‘信近於義,言可復也’,朱熹《集注》:‘復,踐言也。’可復弗復,可以踐行卻不踐行,意思是空言不行。命,教令。不使命疑,疑爲“不使命疑卻使人疑”之省略。教令不能使人產生疑惑,如果使人疑惑則是過錯。可復弗復與不使命疑(卻使命疑)是兩種失命。
   按,“徽墨”從王挺斌先生讀(見《清華七整理報告補正》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網站2017年4月23日),“復”字整理者訓為“踐行”,不確,疑當訓為“返還”,在句中指的是收回成命。這句話大意是越王發佈了有失誤的命令,本來可以返回修改後重新發佈,卻不修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不使王發佈的命令被民眾懷疑,也就是說,王發佈的命令不管對錯,一定要予以執行,一言九鼎,命出不改。“王則自罰,小失飲食,大失徽墨”則是越王發佈失誤命令後對自己的懲罰。下文簡59-60“王監越邦之既敬,無敢躐命,王乃試民。乃竊焚舟室,鼓命邦人救火。舉邦走火,進者莫退”,則是實施此項措施所取得的效果。

易泉 2017-04-26 08:35

此条已删,   2楼 暮四郎 已有说

無痕 2017-04-26 10:23
簡31:越庶百姓乃稱 (悚)懼曰:“民王其有縈疾?”
    “縈疾”整理者讀“勞疾”,認為此句意為民不解王親耕勞作之意,稱其患上了愛勞作之病。
     今按:“縈”可讀“營”(或“䁝”),“營疾”猶“惑疾”,表精神失常,迷亂之病。《左傳•襄公二十四年》:“不然,其有惑疾,將死而憂也。” 楊伯峻注:“惑疾即迷惑之疾,謂心情不安,疑神疑鬼。” 此句是說民對王親耕勞作表示不解,深感意外,懷疑他有精神迷亂之疾所以舉止失常。讀“縈”為“營”也見於上博簡《景公瘧》簡9:“今內寵有割[疒+卷] 外,外有梁丘據縈狂。”范常喜先生讀“營誑”,猶“營惑”“熒惑”,同義連用,說詳見氏著《簡帛探微》第68-69頁。

易泉 2017-04-26 11:27
此说废

易泉 2017-04-26 13:18
《越公其事》簡57-58:王有失命,可復弗復,不茲(使)命疑。王則自罰,小失【57】飲食,大失墨断,以勵萬民。
     墨断,整理者隸作从墨从惠(下无心),读作“繢墨”,王挺斌先生(《清華七整理報告補正》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網站2017年4月23日)读作“徽墨”。今按:字左所从,与包山文書16號簡“斷”字左部同。字可看作从墨从斷省,读作墨斷。《汉书·刑法志》“墨罪五百”颜师古注:“墨,黥也,凿其面以墨涅之。”越王自身不会施以黥刑,此处墨斷,當与墨刑有别,但涂墨以自省则颇有可能。《国语·周语》:“且吾闻成公之生也,其母梦神规其臀以墨”,《韩诗外传》卷八:“上国使适越,亦将劓墨文身翦发,而後得以俗见,可乎?”似有相类之处。

汗天山 2017-04-26 14:11
23簡:“余其與吳播棄怨惡于海~江湖。”
——“~”若從“皆”得聲不誤,則僅據音理而言,似可讀爲“淵”?
“海淵江湖”似泛指浩淼無垠或幽深難測之大水。
“海淵”一詞古書亦有見(雖然多相對晚出),如:
1.《文選注》引《家語》:齊大夫子與,適魯見孔子,曰:“乃今而後,知泰山之爲高,海淵之爲大。”
2.《道藏•上清靈寶大法》:“藏金玉以鎮五嶽,投龍璧於海淵,鑄九鼎以安九州。”
3.《道藏•太上洞玄靈寶宣戒首悔眾罪保護經》:“罪高山嶽,過積海淵。”
4.《道藏•還真集》:“於此時則當閉關,飛戊土塞于海淵之底,潛龍不可便用。”

易泉 2017-04-26 14:22
简58-59   𩁹(越)邦庶民則皆震動,荒畏句踐,無敢不敬詢(徇)命。若命,禁御莫躐,民乃整齊。  
徇,训作顺,《左传》文公十一年“国人弗徇”,杜预注:“徇,顺也。”徇命即顺命,指遵循上命。“无敢不敬徇命”當连读。
“若”训如果。若命,若果有命下达。

林少平 2017-04-26 15:52
简文“雩邦”之“雩”,整理者读为“越”。或许,当读为“于越”之“于”。“于越”文献常见,即勾践之族号。《左传·定公五年》“于越入吴”。

無語 2017-04-26 16:41
    據石小力先生《據清華簡(柒)補證舊說四則》一文,我們認爲《芮良夫毖》“料和庶民”之“也可能當改釋作。關於《康誥》“百工播民和,見士于周”,舊一般把屬上讀,後來有不少學者把屬下讀作百工、播民,和見士(事)于周,認爲播民與《大誥》逋播臣播臣結構相類。但《大誥》播臣、《清華壹·尹至》“夏播民”之播民”都帶有貶義色彩,播民不當與百工、“侯”、“甸”、“男”等並列,因此我認爲《康誥》“和屬上讀爲宜。“播民和”聯繫其前文字來看,應即播民之和。《芮良夫毖》“播和庶民”似當理解爲播和於庶民”,兩者都是的賓語,似可互證。

厚予 2017-04-26 17:48
简16-17

xiaosong 2017-04-26 18:03
芒似不必讀為冥啊,冥、芒、茫意思相近,都有昏暗迷茫的意思呢。

心包 2017-04-26 18:41
[quote]引用第37楼易泉于2017-04-26 14:22发表的  :
简58-59   𩁹(越)邦庶民則皆震動,荒畏句踐,無敢不敬詢(徇)命。若命,禁御莫躐,民乃整齊。  
徇,训作顺,《左传》文公十一年“国人弗徇”,杜预注:“徇,顺也。”徇命即顺命,指遵循上命。“无敢不敬徇命”當连读。
“若”训如果。若命,若果有命下达。

似斷為“無敢不敬詢(徇)命若(諾)命。禁御莫躐,民乃整齊。”,若讀為“諾”,即“應命”。


東潮 2017-04-26 19:52
我們補充一點字形意見。第17號簡从“艸”从“幽”的字,與甲骨文中从“木”从“幽”的字(《合集》27978)很可能就是一字。“屮”與“木”或“艸”與“林”作為意符時可以通用,比如甲骨文中的“莫”、“春”、“莽”、“芻”、“苞”字等等;這裡“幽”也充當聲符。頗疑這個字最早就是表示幽草、幽林之“幽”,“幽草”一詞見於古書,如《詩經·小雅·何草不黄》:“有芃者狐,率彼幽草。”“幽林”,如漢班固《西都賦》:“其陽則崇山隱天,幽林穹谷,陸海珍藏,藍田美玉。”

林少平 2017-04-26 19:55
《尔雅·释诂》:“询,信也。”《注》:“宋卫曰询。”《疏》:“按《方言》:‘宋卫汝颍之间曰洵。’”“询命”即“信命”,是指使者传递的命令。《三国志·魏志·公孙瓒传》:“ 关东义兵起,卓遂劫帝西迁,徵虞为太傅,道路隔塞,信命不得至。” 如此,则“无敢不敬询命”方可解释得通。“若命”读为“诺命”可信。马王堆汉墓帛书《经法》:“已若必信,则处于度之内也。”“诺命”即“应命”,是指承领命令,是对前文“无敢不敬询命”的进一步说明。

心包 2017-04-26 20:26
東潮兄,這個字也可能就是從“幺/幺”得聲的“幽”字,上部“艸”形是否必須看作與“林”義近的形符,而不看作由【幺+幺】上部變化所具有形體的(參《郭店楚簡》“緇衣”的“緇”的寫法)是可以繼續討論的。(參王蘊智:《“幺/幺”"茲“”玆“”兹“”幺“”玄“同源證說》,首屆古文字與出土文獻語言研究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
[attachment=1547]

易泉 2017-04-26 20:30
简16   二邑之父兄子弟,与上文"无良边人"是吴王外交辞令下的自黑表述。现有二邑,表述偏中性,且无所指代。颇疑当读作贰。贰邑,指两属之邑。

石小力 2017-04-26 20:38
《越公其事》簡21-22:君不尚(嘗)親有寡人,抑(荒)棄孤,【21】伓(圮)虛(墟)宗廟,陟於會稽。
         整理者注:不尚,讀爲“不嘗”,不曾。《史記刺客列傳》:“於是襄子乃數豫讓曰:‘子不嘗事范、中行氏乎?’”有,通“右”,佑助。《墨子帠綗下》“天有顯德,其行甚章”,孫詒讓《閒詁》引莊述祖曰:“‘有’當爲‘右’,助也。”
        今按,不尚,整理者讀為“不嘗”,訓為不曾,甚確。但“親有寡人”之“有”字讀為“右”,訓為佑助,則有可商。“有”當讀為寬宥、赦宥之“宥”,《左傳》莊公二十二年“幸若獲宥”,杜預注:“宥,赦也。”“親宥寡人”與簡15“孤敢脫辠於大夫”正相對應。本句大意是越王過去不曾親自寬宥寡人,卻反而拋棄寡人,毀棄宗廟,登處於會稽之山。這是吳王的外交辭令,本應是吳王赦免越王,卻說成越王赦宥自己。

東潮 2017-04-26 20:47
心包兄的意思,是把簡文分析為从“茲”从“山”,這樣處理恐怕有所不妥。 這裡的“艸”可以和後一字“芒”字所从对比。

斯行之 2017-04-26 21:54
簡38-39:凡市賈爭訟,反背欺詒,察之而孚,則詰誅之。因其貨以爲【38】之罰。
“貨”字整理者讀爲“過”,似乎如字讀即可。辯財曰訟,這些與市賈有關的言語不實、顛倒欺詐之事如果屬實,則要根據其貨財多寡來“量刑”(決定懲罰等級)。“因其貨”句有可能針對前面兩種“詰誅”之事而言(前一種爲“儥賈”事,也與財貨有關)。

4月27日補:蒙紫竹道人先生提示,「貨」字當如字讀的意見馬楠先生已經說過(見清華大學出土文獻讀書會《清華七整理報告補正》)。
 


石小力 2017-04-26 23:50
《越公其事》簡22-23:孤又恐無良僕馭【狄弟】火於越邦,孤用入守於宗廟,以須22使人。
“【狄弟】”字,整理者讀為“燃”。馬楠先生疑即焍字,讀爲次第之“第”,“第火”猶云改火(見《清華七整理報告補正》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網站2017年4月23日)。程燕先生認為即“狄”字,右上所從“弟”乃贅加聲符,讀作“敵”,“敵火”應指敵方之火(《清華七劄記三則》,簡帛網2017年4月26日)。
  今按,“【狄弟】”字從字形來看,應如程燕先生分析,即“狄”字贅加聲符“弟”之異體。從讀法來看,整理者對文意的把握是正確的,但讀“燃”(日母元部),與“狄”(定母錫部)古音差別較大,恐難相通。今疑讀為書母歌部之“施”,二字聲紐皆為舌音,韻部旁轉,讀音相近,可以通假。古書中“狄”字常見與“易”字通用(參《古字通假會典》第467頁),而“易”字與“施”字可以通用,如《詩·小雅·何人斯》:“我心易也。”《釋文》:“易,韓詩作施。”《戰國策·韓策二》:“易三川而歸。”《史記·韓世家》“易”作“施”。故“狄”字可以讀為“施”。施火,即縱火。《荀子·大略》:“均薪施火,火就燥;平地注水,水流濕。”《墨子·備穴》:“敢問古人有善攻者,穴土而入,縛柱施火,以壞吾城,城壞,或中人為之柰何?”

易泉 2017-04-27 07:19
《越公其事》簡22-23:孤又恐無良僕馭【狄弟】火於越邦  
“良僕馭”之“驭”读作御,《晏子春秋》有“今子长八尺,迺为人仆御”。“良僕御”似當连皆用作名词。如然,施火,便要理解为中性的动词,这种情况下似指主动的去用火、管控火。
还有一种情况,读作禦,用作动词,那么这里的狄(从弟)火,理解为意料外之火,包含纵火、失火,后一种情况下,从狄从弟,以弟为声,似可读作失。弟(脂,定),失(质,书),韻为对转,纽皆为舌音。《古字通假会典》第534页有豒、秩通作之例。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七《越公其事》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3424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