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  Pages: ( 3 total )

难言 2017-04-23 13:56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子犯子餘》“不閈(扞)良詿(規、佳),不(敝-蔽)又(有)善”。清華讀書會以為:閈當讀為扞,與“蔽”同義,皆當訓為屏藩,即保護之意。《韓非子·存韓》:“韓事秦三十餘年,出則為扞蔽,入則為蓆薦。”
今按:扞、蔽似不是保護這樣的積極意義,而是扞禦或扞蔽、阻蔽等掩阻賢良的行為,如《史記》“嫉贤妒能,御下蔽上,以成其私”

难言 2017-04-23 14:47
從“雨”從“鳧”那字是“雹”字,簡文可能不通假為別字

暮四郎 2017-04-23 17:00
1.簡1,相關釋文當標點爲(我們的改動之處用下劃綫標出,下同):

……耳自楚適秦,處焉。三歲,秦公乃召子犯而問焉。

2.簡2,相關釋文當讀爲:

毋乃猷心是(寔)不足也乎?

3.簡4:不閈良詿(規)
“閈”恐即“嫺”字。古“干”聲、“閒”聲的字多通用之例,參見張儒、劉毓慶《漢字通用聲素研究》第727頁。

4.簡10:猷(猶)叔是聞遺老之言,必尚(當)語我哉。
“是”似當讀爲“寔”。

xiaosong 2017-04-23 17:48
簡1-2秦穆公問子犯:“胡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之+廾】焉,而走去之,乃猷心是不足也乎?”(同樣的話又見於簡3-4),整理者認為【之+廾】讀為止,訓為居。但簡2-3中的子犯答語,是在說明為何重耳不從晉國驪姬之亂中謀取利益。所以【之+廾】似當讀為“恃”,字或是“寺”之異體。“不能恃焉,而走去之”的“焉”指代晉國的禍亂,“之”指代晉國,這句話是說,晉國有禍亂,重耳不能趁著禍端從中為自己謀取利益,卻離國出走,大概是你們的謀略心思太不夠用了吧。這樣發問方能與答語切合。

刘伟浠 2017-04-23 18:06
簡1-2秦穆公問子犯“胡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之+廾】焉”一句的“【之+廾】”整理者读“止”可从,但训“居”语义似不通畅,疑可训“停止”“阻止”。《广韵·止韵》:“止,停也。”晋国有祸,不但没阻止它,反而逃离晋国。“胡……而”包含这种转折关系。

ee 2017-04-23 19:49
《子犯子餘》簡11+12:四方夷莫後與人,面見湯,若[雨+鳬](暴)雨方奔之,而廌(?)䧹焉,用果念(堪)政(征)【11】九州而 [宀+黽+甘]君之後世。
“與人”從馬楠先生斷讀。“[雨+鳬] 雨”疑讀爲“暴雨”。“鹿”字釋可疑,寫法也有訛誤,可能是“廌”或從“廌”的字。“念政”原讀爲“臨政”,按此句“念”應與清華一《保訓》簡3:“恐弗念終”之“念”義應近,《保訓》之“念”有讀爲“堪”者,此處或亦然,不過讀爲“勘”也通。

难言 2017-04-23 20:00
簡1-2秦穆公問子犯“胡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之+廾】焉”,按此“【之+廾】”也可能讀作“待”,訓禦(《匯纂》744頁)。《管子·大匡》:“今若殺之,此鮑叔之友也,鮑叔因此以作難,君必不能待也,不如與之。”可以參考。 “命訟獄拘執睪釋遣”,清華讀書會讀“遣”的字也可能讀“滯”,唯不知上下文意,姑妄猜測如此

ee 2017-04-23 20:40
簡11的所謂“鹿”字    [attachment=1527]

xiaosong 2017-04-23 21:29
簡8秦穆公問蹇叔:“曷有僕若是而不果以國,民心信難成也哉?”整理者訓“果”為終,訓“以”為有,不果以國即不果有國。按,此句似當斷作“曷有僕若是而不果?以國民心信難成也哉”。“不果”古書常見,沒有成功、沒有達成願望;“以”,因為;“國民心”即國民之心,《晏子春秋》外篇有“以傷國民義哉”,“國民義”、“國民心”結構相同。這句話意思是:(重耳)為何有這樣好的僕人還不能成功呢?是因為國家民眾之心實在難以收歸嗎?

無痕 2017-04-24 09:43
簡4:不閈良詿(規)
“閈”從讀書會石小力先生讀“扞”,可改訓為抵制抵觸,“不扞良規”即不抵制有益的規諫。“良規”也見《三國志•魏志•王朗傳》:“朕繼嗣未立,以為君憂,欽納至言,思聞良規。”

暮四郎 2017-04-24 09:58
簡5:幸得有利不忻獨,欲皆僉之。事又(有)訛(過)焉,不忻以人,必身廛之。
整理報告將“僉”解爲同,“廛”讀爲“擅”、解爲專。

今按:“僉”、“廛”或當分别讀爲“斂”、“展”。郭店簡《緇衣》簡36、上博簡《用曰》簡17“廛”均用爲“展”。二詞相對。上博六《用曰》簡17:“僉(斂)之不骨(過),而廛(展)之亦不能違。”


簡6:顧監於訛(禍),而走去之。
整理報告將“顧”解爲轉折連詞但,“監”解爲視。
今按:“顧”看作動詞、理解爲視,將“顧”、“監”理解爲同義連用,似乎也可以成立。“顧”的這種用法見於《大雅·皇矣》“監觀四方,求民之莫”。

ee 2017-04-24 10:19
[attachment=1531]

心包 2017-04-24 10:32
《上博九·舉王治天下》’文王訪之於尚父‘篇經過鄔可晶先生的編聯,有如下一句話:“昔者有神,顧監在下,乃語周之先祖,曰……”(《上博九·舉王治天下》’文王訪之於尚父‘篇編聯小議,簡帛網,2013年,1月11日),亦可與之互看。

暮四郎 2017-04-24 10:39
多謝兄臺!

王寧 2017-04-24 10:40
《赵简子》中“[宀、黽、廾]将军”的从宀、黽、廾的字恐怕就是崇尚之“尚”的后起字,读为“上”。
清华6《管仲》简16中有“[黾+甘]天下之邦君”,“[黾+甘]”的字应该是“嘗”的或体,也该读为“上”。《子犯子馀》中“[宀黽甘]君”,“君”前一字当是从宀嘗声,恐怕也该读“上君”。“上将军”、“上君”二词古书习见。

ee 2017-04-24 10:42
《子犯子餘》簡2:“毋乃猷(猶)心是(寔)不足也乎?”其中的“猶”應是助詞,還是的意思,可參簡10“猷(猶)叔是(寔)聞遺老之言”,“猶”也置于句前,二者句法位置和意義應一致。

心包 2017-04-24 11:06
簡11+12:用果念(堪)政(征)九州,而[宀+黽+甘]君之後世。
   “堪”字從“ee"老師讀,“政”似讀為“定”好一些。
附帶一提:《康王之誥》“惟新陟王畢協賞罰,戡定厥功……”中“勘”要讀為“咸”(參同學趙朝陽兄的碩論,“畢”“咸”解釋參蘇建洲先生《出土文獻》7上文章及蔣文女士的博論),句中的“戡”與簡文中的“堪”字所表達的詞有別。

黑白熊 2017-04-24 14:02
簡5:幸得有利不忻獨,欲皆僉之。事又(有)訛(過)焉,不忻以人,必身廛之。
如暮四郎先生所言“僉”、“廛”二詞相對,但此處讀爲斂、展似與文意不恰。據包山121、136的“僉殺”,“僉”是修飾“殺”的副詞,包山簡文交代的都是多人殺一人的案件,這與《子犯子餘》簡文的意思是相近的。“僉”是齒音字,但“劍”字爲見母字,與“兼”音近義近,但楚簡有“兼”字,此處又似不可強讀爲“兼”,因此“僉”、“廛”的讀法可從整理者的意見。《用曰》的讀法也可據意義更明確的《子犯子餘》做出更正。

厚予 2017-04-24 15:41
簡2:吾主好定而敬信。“好定”當讀為“好正”,正、定通假古書習見,“好正”亦習見。
簡5:事又(有)訛(過)安(焉),不忻以人,必身廛之。 “忻”當讀爲“斤”,訓爲“察”。“廛”疑讀爲“展”,郭店《緇衣》引《詩》“展也大成”,“展”寫作“廛”。展,省視也。大意是:有過錯不察於人和省視自己。
簡8:[言+千](信)難成,殹(繄)或易成也。“殹”可上讀。
簡11+12:用果念(臨)政(正)九州而[宀+黽+甘]君之。“九州”後可點斷,"[宀+黽+甘]"可讀爲“黽”,勉也。
簡13:邦乃述[屮+亡+死](亡)。“述”整理者讀爲“遂”,愚按“乃”、“遂”皆爲語辭,多餘。“述”疑讀爲“墜”,“墜亡”古書習見。

王寧 2017-04-24 16:21
簡5:幸得有利不忻獨,欲皆僉之。事又(有)訛(過)焉,不忻以人,必身廛之。
………………
“僉”的意思相当于“共”。
“廛”当读为“擅”或“專”,整理者说可从。

云间 2017-04-24 19:40
邦乃遂亡
末字为丧。虽然意同,但字异。
从屮见于上博简与玺印文,徐在国已论之。

xiaosong 2017-04-24 20:43
“焉”指代晉國的禍亂。

心包 2017-04-24 20:51
是滴,沒仔細看上下文,妄說了,請多指教!

紫竹道人 2017-04-25 17:13
簡1—2秦穆公召子犯而問:“子若公子之良庶子,{耂+古}晉邦有禍,公子不能止焉,而走去之,毋乃猷心是不足也乎?”整理者讀“耂+古”爲“胡”,“表疑問或反詰”。按這裏秦公要問的是“猷心是不是不足”的問題,其詰問語氣是由“毋乃”引出來的;前面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久待云云,乃陳述事實,不得在“晉邦有禍”前就加“胡”起問。這只要跟簡3—4秦穆公召子餘而問的話比較一下,就可以看得很明白:“子若公子之良庶子,晉邦有禍,公……(殘去三字)止焉,而走去之,毋乃無良左右也乎?”
竊疑“耂+古”當讀爲“夫”,其語音關係猶郭店簡《窮達以時》從“古”聲之字讀爲“浦”等,是大家很熟悉的。“夫晉邦有禍”的“夫”是發語詞,用不用無所謂,所以下面問子餘的話裏就沒有。簡7有此種發語詞“夫”,這裏寫作“耂+古”,也不足爲怪。從《越公其事》等篇可以看到,上下文裏同一個詞確有用不同的字表示之例。

紫竹道人 2017-04-25 21:39
簡2子犯言“吾主”“不秉禍利,身不忍人,故走去之……”,此爲整理者斷句。但“秉禍利”似不辭,“不忍人”前加“身”亦無必要,因爲此句主語本即“吾主”。按此句當斷作“不秉禍利身,不忍人”。“秉禍”與“利身”結構相同,“利身”與“忍人”相對。大意是說吾主既不願順禍利己,又不願殘忍於人,所以去國。

刘伟浠 2017-04-25 22:14
提供一说参考。

云间 2017-04-25 23:46
郭店竹书穷达以时,百里奚为盟卿,遇穆公。
秦本纪讲百里奚回顾在虞国任大夫,是贪图禄爵。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有封爵之誓。韩信之拜大将,从下文之辞,知也是封爵。
百里奚入秦为大夫,例亦同之。蹇叔与百里奚,盖即王制小国二卿命于其君者也。
庄子天运,命冥相叶。黽冥可通。
用果念政九州,而命君之后世。

心包 2017-04-26 16:16
簡7的“豊”不用懷疑,參《晉文公入於晉》簡3的“酒醴”合文

[attachment=1542]           [attachment=1543]

汗天山 2017-04-26 22:19
二子事公子,茍盡有心如是,天豊[母心]禍於公子  ——《子犯子餘》6-7
——“豊”或釋“豐”,當是(細看上部靠近豎筆的筆畫之粗細,和“豊”還是有區別的)
不過,認為:“豐”可讀為“亡”。簡文“天亡謀禍於公子”,意謂老天不會嫁禍于公子。
似乎不當。戰國簡中好像還沒有發現這種用法的“豐”字吧?
——懷疑“豐”字如字讀即可,訓爲“大”,如此亦可講通簡文。
“豐”古有“大”義。《玉篇》:“豐,大也。”《國語·楚語上》“彼若謀楚,其必有豐敗也哉”,註:“大也。”《揚子·方言》:“凡物之大貌曰豐。”
——如此,則簡文可讀作“二子事公子,茍盡有心如是,天豐悔禍於公子”,意思是説:二位事公子,假如都有這樣的心意,上天也會大爲悔恨降禍於公子的。所謂的“禍”,當是指上天讓公子重耳流亡在外十多年之事。古人迷信天命,禍難自然也是天之所命,故秦公這樣説。

lht 2017-04-27 10:49
就讀“繩”字,跟『管仲』篇的“繩”一個意思。

lht 2017-04-27 10:54
說的另外一個字不從”甘“,不是一個字。
引用
引用第29楼lht于2017-04-27 10:49发表的 回 14楼(王寧) 的帖子 :
就讀“繩”字,跟『管仲』篇的“繩”一個意思。


lht 2017-04-27 10:57
閈读“阑”,训遮。蔽训掩,二字同义。它们都与“出”意思相反。
引用
引用楼主难言于2017-04-23 13:56发表的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
《子犯子餘》“不閈(扞)良詿(規、佳),不(敝-蔽)又(有)善”。清華讀書會以為:閈當讀為扞,與“蔽”同義,皆當訓為屏藩,即保護之意。《韓非子·存韓》:“韓事秦三十餘年,出則為扞蔽,入則為蓆薦。”
今按:扞、蔽似不是保護這樣的積極意義,而是扞禦或扞蔽、阻蔽等掩阻賢良的行為,如《史記》“嫉贤妒能,御下蔽上,以成其私”


lht 2017-04-27 11:05
应该读“故”吧,过去的意思。这个字是表示高寿义之“胡”的专字,引申有过去的意思。简文用此字,而不用“古”,或“夫”,应该是想表达过去的意思。与“昔”同义。
引用
引用第23楼紫竹道人于2017-04-25 17:13发表的  :
簡1—2秦穆公召子犯而問:“子若公子之良庶子,{耂+古}晉邦有禍,公子不能止焉,而走去之,毋乃猷心是不足也乎?”整理者讀“耂+古”爲“胡”,“表疑問或反詰”。按這裏秦公要問的是“猷心是不是不足”的問題,其詰問語氣是由“毋乃”引出來的;前面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久待云云,乃陳述事實,不得在“晉邦有禍”前就加“胡”起問。這只要跟簡3—4秦穆公召子餘而問的話比較一下,就可以看得很明白:“子若公子之良庶子,晉邦有禍,公……(殘去三字)止焉,而走去之,毋乃無良左右也乎?”
竊疑“耂+古”當讀爲“夫”,其語音關係猶郭店簡《窮達以時》從“古”聲之字讀爲“浦”等,是大家很熟悉的。“夫晉邦有禍”的“夫”是發語詞,用不用無所謂,所以下面問子餘的話裏就沒有。簡7有此種發語詞“夫”,這裏寫作“耂+古”,也不足爲怪。從《越公其事》等篇可以看到,上下文裏同一個詞確有用不同的字表示之例。


lht 2017-04-27 11:07
7号“善之”,是善待之的意思。《左传》记晋知罃从容应该楚王的问话,楚王感慨“晋未可与争”,“重为之礼而归之”。“重为之礼“就是善之。

lht 2017-04-27 11:14
”疾利“之疾不是恶的意思,而是”力“的意思。《汉语大词典》收有很多”疾“+动词的词,很多都有相当致力于作某事,或勤奋作某事的意思。

lht 2017-04-27 11:24
绳与下君字义近,都是动词,端正之、统治之的意思。
引用
引用第29楼lht于2017-04-27 10:49发表的 回 14楼(王寧) 的帖子 :
就讀“繩”字,跟『管仲』篇的“繩”一個意思。


lht 2017-04-27 11:40
与人面见汤,与读为“举”,全。

lht 2017-04-27 12:14
還是讀為尊吧,尊與君同義。
引用
引用第35楼lht于2017-04-27 11:24发表的 Re:回 14楼(王寧) 的帖子 :
绳与下君字义近,都是动词,端正之、统治之的意思。



刘伟浠 2017-04-27 15:41
    

zzusdy 2017-04-27 16:06
類似寫法的“僉”見於《用曰》簡17

金宇祥 2017-04-27 16:29
簡11-12「若[雨+鳬]雨方奔之,而鹿膺焉」
「[雨+鳬]」字原考釋讀為「濡」,ee先生讀為「暴」。今按,原考釋認為這句話講湯征伐夷的情況,並引《孟子‧滕文公下》為書證。此句原文作:「湯始征,自葛載,十一征而無敵於天下,東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狄怨,曰『奚為後我?』民之望之,若大旱之望雨也。」原考釋未引最後一句「民之望之,若大旱之望雨也。」若簡文此句與湯征伐夷有關,在文獻中大旱望雨的情況常用「淫雨」或「霖雨」來形容。「暴雨」會造成災害,如《管子‧小問》:「飄風暴雨為民害,涸旱為民患。」故原考釋的思路較佳,但「[雨+鳬]」可考慮讀為「霧」,兩者為唇音,皆為合口三等侯部,見《楚辭‧大招》:「霧雨淫淫,白皓膠只。」

张崇礼 2017-04-27 20:33
閈,我曾釋為掩門之掩,見《釋金文中的“閈”字》,“不掩良規,不-蔽有善”,掩與蔽對言。掩,隱也、蔽也。

明珍 2017-04-27 20:39
簡1、4: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之廾〕焉,而走去之。
案:〔之廾〕,此字从廾、从之,不从止,讀為「止」似乎不妥。之、止二字少有互通的例子,參季師旭昇〈從戰國文字中的「〔之止〕」字談詩經中「之」字誤為「止」字的現象〉(http://www.gwz.fudan.edu.cn/old/SrcShow.asp?Src_ID=731)。
簡文當讀為「持」,掌握、把握之義。此句言晉邦有禍,而重耳不能「掌握」時機從中得利。「持焉(「焉」代指「禍」)」與下文之「秉禍利身」之「秉禍」同義。

王寧 2017-04-27 20:46
謝劉先生指正。
先生發佈《〈釋“蠅”及相關諸字〉補證》一文後,在下在評論也曾認為該字可能讀“譝”。後來檢索了一下與此字有關的一些資料,又感覺可能不是很確當。最近看到清華簡7《子犯子餘》和《趙簡子》中的字形,所以才在帖中說這個字可能是“嘗”讀為“上”,後又草就一個小文《釋楚簡文字中讀為“上”的“嘗”》發在復旦網上,認為此字應該釋“嘗”讀為“尚”或“上”。用在屨或車馬具上的字猜測可能讀為“纕”,指帶子。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3014
小文發佈後,蒙蕭旭先生見示未刊稿《漢簡“尚(常)韋”解詁》一文,蕭先生認為漢簡中的常見名物詞“尚(常)韋”,即“鞝韋”,指給鞋子釘皮底。漢簡中的“尚(常)韋”則作名詞用,指釘皮底的鞋子;詞義擴大,亦可泛指皮靴。
蕭先生說可能更近實際。他告知在下鞔屨的“紛嘗”的“嘗”有可能是是“尚(常)韋”的“尚”,方言音掌,俗字作鞝,音上。
愚按:“尚(常)”可能是古人對釘皮的一種稱謂,今言“上鞋”、“掌鞋”應該就是此語,字書里作“鞝”或“緔”。則信陽簡中的“鞔屨,紫韋之納,紛(粉)純,紛(粉)[黽+甘]”的“[黽+甘]”字可能也就是漢簡中鞋名“尚(常)韋”的“尚”或“常”,這裡用為名詞,是指屨上釘的皮(可能是底也可能是幫)。
車馬具上的這個字也有可能讀為“尚”,是指用皮革釘成的或加釘了皮革。
若此說還算合理,則[黽+甘]字釋“嘗”讀為“尚”或“上”應可備一說,當然正確與否,還可進一步討論。
  

张崇礼 2017-04-27 21:06
[黽+甘]當為蜩字初文,下部甘像蟬的腹部。鼌即朝旦字,旦表意,其聲旁黽應即蜩字。郭店簡、清華簡《管仲》和此處簡文應讀朝,其他簡文讀如與綢字音近義通的字。

悦園 2017-04-28 11:03
簡5“弱時而A志”,A整理者釋為“【強+心】”,按A應改釋為“愆”,見包山簡85、278及蔡侯申鐘等。愆志,即違背志願。

王寧 2017-04-28 17:50
簡11:若[雨+鳬]雨方奔之而鹿䧹焉
[雨+鳬]這個字從“鳧”聲,“鳧”從“勹(伏)”聲,由此而言,這個字可能讀為“風”。“風”甲骨文皆假“鳳”為之,“風(鳳)”雖然是幫紐侵部字,但《說文》言“鳳”之古文“故以為朋黨字”,“勹(伏)”與“朋”音同并紐雙聲、職蒸對轉疊韻音近,因此這個從雨鳧聲的字很可能讀為“風”。甲骨文中“風”有從雨鳳聲的寫法(見《合》12817正、《懷》239)。《管子·幼官(玄宮)》:“說行若風雨,發如雷電”;又《輕重甲》“發若雷霆,動若風雨”,言其行之疾速。ee先生已經指出“鹿”有可能是“廌”字,這個字很可能是“慶”或“麠”的一種寫法,“慶(或麠)䧹”也許該讀為“響應”。那麼,此句很可能當讀為“若風雨方奔之而響應焉”,文意比較通達。

lht 2017-04-28 21:34
我的大致观点是有“曰”无“曰”不是一个字,不要混在一块说。
引用
引用第43楼王寧于2017-04-27 20:46发表的 回 37楼(lht) 的帖子 :
謝劉先生指正。
先生發佈《〈釋“蠅”及相關諸字〉補證》一文後,在下在評論也曾認為該字可能讀“譝”。後來檢索了一下與此字有關的一些資料,又感覺可能不是很確當。最近看到清華簡7《子犯子餘》和《趙簡子》中的字形,所以才在帖中說這個字可能是“嘗”讀為“上”,後又草就一個小文《釋楚簡文字中讀為“上”的“嘗”》發在復旦網上,認為此字應該釋“嘗”讀為“尚”或“上”。用在屨或車馬具上的字猜測可能讀為“纕”,指帶子。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3014
小文發佈後,蒙蕭旭先生見示未刊稿《漢簡“尚(常)韋”解詁》一文,蕭先生認為漢簡中的常見名物詞“尚(常)韋”,即“鞝韋”,指給鞋子釘皮底。漢簡中的“尚(常)韋”則作名詞用,指釘皮底的鞋子;詞義擴大,亦可泛指皮靴。
蕭先生說可能跟近實際。他告知在下鞔屨的“紛嘗”的“嘗”有可能是是“尚(常)韋”的“尚”,方言音掌,俗字作鞝,音上。
.......


苦行僧 2017-04-29 07:02
簡1-2:“胡晉邦有禍,公子不能[之+廾]焉,而走去之”,類似的話也見於簡3-4,只是簡文略有殘損。其中的“[之+廾]”字,我們認為應釋為“置”。甲骨文中的“置”字或從“𦥑”從“之”,“[之+廾]”從“廾”從“之”,兩者十分相似,只是一個從“𦥑”,一個從“廾”,而這種歷時的差異有時不具有區別性,可參“灷”字甲骨文與戰國文字形體的差異。該“置”字在這裡應訓為立。“公子不能置焉”,是說重耳不能被立為太子。“置”字的這種用法古書中常見,如:《呂氏春秋•當務》:“紂之父,紂之母,欲置微子啟以為太子。太史據法而爭之曰:‘有妻之子,而不可置妾之子。’紂故為後。”高誘注:“置,立也。”又《恃君》:“置君非以阿君也,置天子非以阿天子也,置官長非以阿官長也。”

张崇礼 2017-04-30 16:57
之+廾,當為丞之形聲字,之表聲,簡文中讀為拯,救也。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七《子犯子餘》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3511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