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說《從政》“△毀”字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說《從政》“△毀”字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林少平 2018-05-09 13:50

說《從政》“△毀”字

《從政》“後人則△毀之”,簡文“△”字當釋作“嬴”,字又同“贏”,作“盈”、“盛”義。《淮南子·時則訓》注:“贏,盛也。”“嬴毀”卽“盛毀”,意爲“極力詆毀”。《史記·魏其武安侯列傳》:“武安又盛毀灌夫所爲橫恣”。又《平津侯主父列傳》:“盛毁西南夷无所用”。《後漢書·班超傳》:“因上書陳西域之功不可成,又盛毀超擁愛妻,抱愛子,安樂外國,無內顧心。”

林少平 2018-05-09 13:59
簡文“△”字當與從“羸”、“贏”、“嬴”等字有關。

王寧 2018-05-09 15:03
那個字形尉侯凱先生分析無誤,當分析為從大從兕,即從大兕、兕亦聲。這個字懷疑是古語“大氐”之“氐”的或體,“氐”或作“抵”、“牴”、“觝”等。由其從“兕”看,這個字本來應該是“牴”或“觝”字,從“兕”作既為會其意也為諧其聲耳(氐、兕古音同脂部);用為“大氐”之“氐”則連義所及字從“大”作。《漢書·食貨志下》:“中家以上大氐皆遇告”,顏注:“氐,讀曰抵,歸也。大氐,猶言大凡也。”《漢書·揚雄傳》:“請略舉凡”,顏注:“凡,大指也。”正用此義。
在《從政》篇中當讀為“詆”,“詆毀”一詞古書習見。

悦園 2018-05-09 15:57
谢谢王宁先生代为辩护,又蒙薛培武兄惠示,“兕”当读为“疾”或“嫉”,比读为“折”更有道理,可从。《史记·儒林列传》:“今上初即位,复以贤良征固。诸谀儒多疾毁固,曰‘固老’,罢归之。”《汉书·佞幸传》:“嫉妒忠良,非毁有功,于戏伤哉!”可参。

萧旭 2018-05-09 16:44
嬴即盛,盛爲極力,嬴就爲極力,天下有这种训诂之法?

林少平 2018-05-09 17:02
第一,各位专家給我說一說,尉先生所列字體與《從政》簡文“△”字一致吗?第二,请將金文“嬴”字與簡文“△”字对照。第三,我是說“嬴”字讀同“贏”,作“盈、盛”義。难道需要再解釋吗?

林少平 2018-05-09 17:25
《太平御覽》引《晉太康起居注》曰:“尚書令荀勖嬴毀,賜石蜜伍斤。”“嬴毀”一詞指過度毀傷身體。虽與簡文文意不同,然解釋《從政》“嬴毀”爲“極力詆毀”有而不可?

lht 2018-05-09 20:07
不是“暴”字吗

悦園 2018-05-11 19:43
上博六《競公瘧》簡12有如下一字: [attachment=1764]
其辭例為“神見(吾)逕<淫>”,該字下端略殘,故整理者未釋,董珊先生補釋為“暴”,並認為“逕”是“淫”的訛字(董珊:《讀<上博六>雜記》,簡帛網,2007710日。)。按此字與《從政》這個从大从兕的字比較相似,可能是一個字,在简文中讀為“泆”或“佚”,“淫泆/佚”,謂荒淫逸樂。《尚書·多士》嚮于時夏弗克庸帝大淫泆有辭”,孔安國傳:“大為過逸之行,有惡辭聞於世。”《國語·越語下》:“淫佚之事,上帝之禁也。”是其辭例。




悦園 2018-05-12 10:16
颇疑这个从大从兕的字,其上部所谓“大”应该是“矢”的省写,楚简中“智”所从之“矢”常写作“大”,“因”中间的“大”也常写作“矢”,说明“矢”、“大”作为偏旁时似可互用。若此说不误,此字当分析为从矢从兕,兕、矢读音相近,这个字应该是一个双声字。

林少平 2018-05-13 08:51
《從政》“△”字的上部,與睡虎地秦簡《效律》“贏”、“羸”二字基本一致,可參見。此部分後世皆省從“亡”。中部後世皆省作“丮”,并非從“皿”。此字當可隷作從戈贏省貝字,讀同“贏”。古文贏、盛皆屬耕部。故此字可讀爲“盛”。因此,《從政》“△毀”可讀爲“盛毀”,卽極力毀謗。

黃縣人 2018-05-22 18:30
是暴字

仓颉 2018-06-04 21:26
可以


查看完整版本: [-- 說《從政》“△毀”字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1092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