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氣盤銘文考釋 --]

简帛论坛 -> 古史新探 -> 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氣盤銘文考釋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付强 2018-05-28 11:46

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氣盤銘文考釋

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氣盤銘文考釋
上海三唐美術館
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M202出土了一件氣盉 (M202∶5)。《考古學報》2018年第2期的發掘簡報對其進行了公佈。盉的形制,圓形,口微敞,窄折沿上翹,方唇。盤腹較深,上腹微鼓,下腹圓弧內收,圜底。下接大圈足,足壁斜直外張,底面平整。下腹附對稱雙耳,頂面與口近平。上腹飾顧龍紋一周,分四組,前後各二組,中部界以獸頭,每組三龍紋同向,兩組間龍首相對,兩側耳下腹壁龍尾相對。耳兩面飾鱗紋,圈足飾兩周凸弦紋。四分合范鑄成,雙耳與器體為一次鑄成。背面中部獸頭中間有一條豎向範線,耳內側腹部鳥紋間有二條豎向範線。打磨精細,未發現打磨痕跡。腹部墊片明顯。口沿、耳部及內外壁多處有縮孔。圈足內壁上部與內底交接處有六個三角形凸釘[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1][1][/url]
                              

气 盘
盘内底铸铭文十行一百五十三字(含合文四、重文一)
气盘铭文
下面按照我們的理解,結合簡報給出的釋文,把銘文寫出來:
1.唯八月戊申,霸姬以气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簋朕   臣妾自气,不余气。
2.公曰:余不女命曰: 霸姬。
3.气誓曰:余某弗 公命,用 霸姬。余唯自舞,鞭五百,罚五百寽。
4.报厥誓曰:余公命,用 霸姬。襄余亦改朕辞,则鞭五百,罚五百寽。
5.气则誓:曾厥誓曰:女某弗公命,用 霸姬。余唯自舞,则鞭身,传出。
6.报厥誓曰:余既曰公命,襄余改朕辞,则出弃。
7.气则誓。
8.对公命,用乍(作)宝盘,孙孙子子其万年宝用。
我们把铭文分成了八小句,气盘和之前公布的气盉属于同一套器物,铭文也有关系,时代也相同,都属于西周中期,我们把气盉的铭文也写出来。
气盉
气盉铭文
气盉铭文:
1. 乞誓曰:余某(無)弗爯公命,余自無,則鞭身,笰傳出。
2. 報氒(厥)誓曰:余既曰,余爯公命,襄(曩)余亦改朕辭,出棄。
3. 對公命,用乍(作)寶般(盤)盉,孫子子(其)邁(萬)年用。
下面对气盘铭文进行逐句考释:
1.唯八月戊申,霸姬以气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簋朕   臣妾自气,不余气。
霸姬,當霸伯的妻子。訟,提起訴訟。穆公,西周中期的穆公見於穆公鼎,尹姞鬲,穆公簋蓋,京叔彝,盠方尊,從相關銘文看,穆公常常擔任周王冊命大臣時的佑者,所以穆公當是西周中期的王室大臣[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2][2][/url] ,從二丙,從馬。這句話的大意是,八月戊申這天,霸姬把氣這個人向穆公提起了訴訟,說你說的用簋我的臣妾來自氣。
2.公曰:余不女命曰: 霸姬。
這句話是穆公對氣說的, 從虎從卜,從全篇的大意看,有違背的意思。這句話的大意是穆公命令氣不要違背霸姬。
3.气誓曰:余某弗 公命,用 霸姬。余唯自舞,鞭五百,罚五百寽。
,字金文習見,這裡我們不打算一一列舉,讀者可以參看容庚先生的《金文編》,一般在銘文中都是以 這樣的用詞出現, 即文獻中的無斁,《說文》:斁,解也,從 聲。《詩》雲服之無斁,斁, 也。“亡 又作無射,《詩·大雅·思齊》:丕顯亦臨,無射亦保……古之人無斁,譽髦斯士毛公鼎:肆皇天亡 ,臨保我有周,厭棄,厭倦,滿足的意思[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3][3][/url]。稱公命,稱當如李學勤和裘錫圭先生的考釋,稱,訓副,順從,遵從的的意思[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4][4][/url]。這句話的大意是,氣發誓說,我如果對遵從穆公的命令不滿意,違背了霸姬,就鞭打我五百下,罰我銅五百寽。唯自舞,待考。
4.报厥誓曰:余公命,用 霸姬。襄余亦改朕辞,则鞭五百,罚五百寽。
報,答也,在這句話的意思是氣重複說了這個誓言,我會遵從穆公的命令,如果違背了霸姬,如果我改變了我的誓詞,就鞭打我五百下,罰我銅五百寽[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5][5][/url]
5.气则誓:曾厥誓曰:女某弗公命,用 [img]file:///C:/Users/fuqiang/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14.gif[/img]霸姬。余唯自舞,则鞭身,传出。
氣就發誓說,以前我發誓說:如果我不遵從穆公的命令,如果違背了霸姬,就鞭打我,流放我。
6.报厥誓曰:余既曰公命,襄余改朕辞,则出弃。
氣回答發誓說,我已經發誓要我遵從穆公的命令,如果我改變了我的誓言就流放我。
7.气则誓。
氣作了發誓。
8.对公命,用乍(作)宝盘,孙孙子子其万年宝用。
氣為了報答穆公的命令,作了這件青銅盤,希望子孫可以長久的使用它。
由盤銘看,我們知道了氣盉銘文銘文中的公,就是穆公,這篇銘文反映了西周中期的法律,訴訟,發誓的情況以及程式,和 [img]file:///C:/Users/fuqiang/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32.gif[/img]匜銘文非常相似,大家可以參看,由於銘文古奧,我們只做了初步的考释和铭文大意疏通。


[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ref1][1][/url]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臨汾市文物局,翼城縣文物旅遊局,山西大學北方考古研究中心,中國人民大學出土文獻與中國古代文明研究協同創新中心聯合考古隊:《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M202號墓發掘》,《考古學報》2018年第2期。
[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ref2][2][/url] 穆公信息采自吳鎮烽:《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2016年。
[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ref3][3][/url] :《皇鼎                              [img]file:///C:/Users/fuqiang/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34.gif[/img]銘文考釋》,《西部考古》第十四輯,科學出版社,20178月,第57-59頁。
[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ref4][4][/url] 裘錫圭:《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出土鳥形盉銘文解釋》,《中國史研究》20123期。李學勤:《試釋翼城大河口鳥形盉銘文》,《文博》2011 年第 4 期。
[url=file:///G:/U%20%E5%AD%A6%E6%9C%AF%E6%96%87%E9%9B%86/%E6%B0%94%E7%9B%98%20%20%E7%A0%94%E7%A9%B6/%E7%BF%BC%E5%9F%8E%E5%A4%A7%E6%B2%B3%E5%8F%A3%E5%A2%93%E5%9C%B0%E5%87%BA%E5%9C%9F%E6%B0%A3%E7%9B%A4%E9%8A%98%E6%96%87%E8%80%83%E9%87%8B.doc#_ednref5][5][/url] 寽的問題,參看朱鳳瀚:《西周金文中的“取 [img]file:///C:/Users/fuqiang/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36.gif[/img]”與相關諸問題》,《古文字與古代史》第1輯,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2007年,第191-212頁。

付强 2018-05-28 13:05
逆鐘丙用뇤于公室僕庸臣妾、

付强 2018-05-28 13:09
師렟簋毁敦、伯龢父敦굮(僕)뽨(馭)百工、牧臣妾

付强 2018-05-28 13:11
1.唯八月戊申,霸姬以气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簋朕僕庸 臣妾自气,不余气。
1.唯八月戊申,霸姬以气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簋朕僕驭 臣妾自气,不余气。

帝企鹅 2018-05-28 13:39
從“馬”從兩“丙”,兩“丙”為“更(鞭)”字省體,像以鞭馭馬,為馭字。

帝企鹅 2018-05-28 13:44
從虎從卜的字,當從卜聲,《爾雅釋詁》:卜,予也。《詩天保》:君曰:卜爾楚茨,卜爾百福。傳箋皆曰:予也。疑此字讀為卜,為給予的意思。

帝企鹅 2018-05-28 14:20
唯八月戊申,霸姬以乞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朕僕馭臣妾自乞,不余(予)乞。“用”后一字從“玄”(玄之古文,見于金文),疑讀為從行、玄聲之字,此字或作從行、言聲。《說文》訓為“行且賣也。”《廣雅釋詁三》訓為“賣也。”
“以公命用【玄】朕僕馭臣妾自乞”,即以公之命,從乞處賣給我僕馭臣妾,而乞不給我。不予乞可能是乞不予的倒文。

水之甘 2018-05-28 15:36
那個字從“豹”

帝企鹅 2018-05-28 22:19
曾厥誓,曾訓為重。《楚辭招魂》:曾臺累榭。注:重也。《爾雅釋親》:“”孫之子爲曾孫。”注:猶重也。曾厥誓,即重複其誓言。

帝企鹅 2018-05-28 22:24
曾也可能讀為增,指增加、加重其誓言。

帝企鹅 2018-05-28 23:45
唯八月戊申,霸姬以乞讼于穆公,曰:以公命用【】朕僕馭臣妾自乞,不余(予)乞。“
筆者將“用”后一字釋為從“玄”可能是錯的,當按照《發掘報告》釋為“簋”。懷疑此字可能讀為“鳩”,《爾雅釋詁》:鳩,聚也。《左傳》隱公八年:“以鳩其民。”注:“集也”《左傳》定公四年:“”若鳩楚竟。”注:“”安集也“”。鳩朕僕馭臣妾,懷疑是安集我的僕馭臣妾的意思。此句含義有待進一步研究。

王寧 2018-05-30 20:52
第二行第四字釋“簋”仍覺得可疑。
將彩圖和拓片對看,它右旁很可能是“𠬢”字,“幺”當是綴加的聲符。《說文》:“𠬢,滑也。《詩》云:‘𠬢兮達兮。’从又屮。一曰取也。”今《詩·子衿》作“挑兮達兮”。所謂“取”者,蓋選取之意,今人猶稱選取物曰“挑”者是。銘文言“以公命用𠬢(挑)朕僕御臣妾自气”,就是根據公的命令而從气那裡選取我的僕御臣妾。

帝企鹅 2018-06-02 03:46
關於霸姬盤、盉銘文中的“某”字
“某”的理解,以往學界主要有三種意見:第一種,理解為否定詞,“某弗”構成雙重否定,“余某弗稱公命”即“余不敢不稱公命”。此說為白軍鵬先生首倡,裘錫圭、沈培先生從之。第二種,理解為“余”的同位語,指代發誓言的名字,此說為董珊先生觀點。第三種,將“某”讀為“謀”,李學勤、鄧佩玲、王沛先生持此觀點,但是理解有所不同,李學勤先生理解“余某弗稱公命”為“如果我所作謀劃與君命不合”,鄧佩玲先生理解為“如果我的圖謀不符合公的命令”,王沛先生理解為“如果我圖謀不尊奉公的命令。”
案,根據新見霸姬盤,第一種、第二種觀點似不可從。銘文有“曾厥誓曰:女(如)某弗稱公命,用卜霸姬,余唯自無,則鞭身,傳出”,“如某弗稱公命”不能翻譯成“如果不得不遵從公命”,只能是“如果謀劃不遵從公命”。如果“某”指代發誓者名字,則當用“乞”而非“某”,另外這裡如果“某”是指代“余”即乞本人,則前面說“如果乞弗稱公命,用卜霸姬”,後面接“余唯自無”,顯然人稱不一致。目前來看,第三種觀點可從,“某”當讀為“謀”,此處的“謀”以王沛先生理解最為準確,“如謀弗稱公命”即如果謀劃不遵從公命。“謀”類似于一種內心活動,起誓是一種對內心的約束,故用“謀”。散氏盤里有“實余有散氏心賊”,“心賊”指心里有破壞約束的動機,可以對應于霸姬盤、盉中的“謀”。

帝企鹅 2018-06-02 04:09
關於霸姬盤、盉銘文中的“無”字
無,在銘文中作動詞,從上下文看,當為食言、欺騙之義,疑讀作“罔”或“妄”,《禮記儒行》:今衆人之命儒也妄。注:妄之言無也。《左哀二十五傳》:彼奸專利而妄。注:不法也。《爾雅釋言》:罔,無也。《論語》:不可罔也。皇疏:謂面相誣也。《漢書王嘉傳》:臣驕侵罔。注謂:誣蔽也。案無通罔,見《說文通訓定聲》和《古字通假會典》,罔、妄都是欺騙的意思。

暮四郎 2018-06-02 22:28
现在看来,气盉铭文很有可能是气盘铭文后半的摘录。

关于“某”。如果“女某弗爯(稱)公命”的“女”读作“如”可信的话,那么,“某”似乎以董珊先生理解为“余”的同位语比较好。

暮四郎 2018-06-03 09:41
“自”的理解,似乎只有兩種可能,一是理解爲介詞“從”,這種理解會導致“朕僕(?)[馬+丙/丙](馭?)臣妾自气”沒有動詞,不完整,意思也顯得彆扭,二是理解爲動詞。我們認爲第二種理解較符合文義。

“自”似當讀爲“疾”,意爲憎惡。郭店簡《語叢一》簡110“食與色與疾”與上博五《鮑叔牙與隰朋之諫》簡5“食、色、息”對應,是“自”聲的字與“疾”相通假的例證。“自”、“疾”古音同在質部從母。因爲“朕僕(?)[馬+丙/丙](馭?)臣妾自(疾)气”,所以“不余(予)气”,意思承接似十分自然。

付强 2018-06-03 18:49
M2002墓主人是霸仲,所以霸姬是霸仲的夫人,之前我说是霸伯的夫人,现在放弃这个看法。

闻道神仙笑我 2018-06-04 11:45
[attachment=1778] A字懷疑應當與甲骨中所見之BCD一類字相聯繫。字形可見李宗焜《甲骨文字編》第1086-1087頁。陳劍先生《殷墟卜辭的分歧分類對甲骨文字考釋的重要性》一文對類形體之字有較好的分析,最近的研究可參看季旭昇《甲骨文从“苣”之字及相關意義之探討》,《出土材料與新視野》第138-168頁。A字可隸定為
(皀+𠬢),因D加注“”聲,勉強猜測的話,似乎可以讀為“貺”或與“貺”相近之詞。理解為賞賜、給予。


查看完整版本: [-- 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氣盤銘文考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7289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