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氣盤銘文與舊說印證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氣盤銘文與舊說印證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心包 2018-05-28 12:50

氣盤銘文與舊說印證

《考古學報》2018年第2期公佈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M202出土的氣盉,有銘曰:“余某弗厂/昊称公命”。其中的“厂/昊”,周忠兵老师(《释金文中的“廛”》)和我都有文讨论。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那篇札记把《尚书·君奭》“丕单称德”中的“单”读为“展”,其中的“单”无论如何理解(或讀“殫”訓盡,或讀“亶”),氣盉的文例对周老师釋“厂/昊”為“廛”都是極為有利的。

帝企鹅 2018-05-28 13:27
乞盘銘文“厂/昊称公命”和六年琱生簋“厂/昊命”和五年琱生尊“厂/昊我考我母命”接近,可以看出“厂/昊”有遵守的意思。

水之甘 2018-05-28 15:31
最簡便的就是讀為“展”,當伸述、陳述一類的意思,不過構型還是不太明朗。“某”對比後文的“無”,下面不從“木”,應該不是“某”,是“求”的異體,讀為“咎”。

心包 2018-05-28 16:09
感謝企鵝兄指教,《尚書·洛誥》“考朕昭子刑,乃單文祖德”,“單”字似乎有資格是記錄的是同一個詞,從這點來說,似仍然對“廛”字說有利,兄可以繼續指教。

心包 2018-05-28 16:10
釋“求”的意見,在此器公佈之前,已有學者明確指出。

帝企鹅 2018-05-29 11:15
此盤銘以霸姬訟乞開首,銘文反復記述乞之誓,考慮到此盤、盉出自霸國墓地,此墓規格較高,因此盤、盉的器主或當為霸姬,而非乞,故此盤、盉可定名為霸姬盤、霸姬盉。

付强 2018-05-29 13:18
修改版

付强 2018-05-29 13:20
我把文章重新做了详细的修改,发表以后,大家可以参看。

心包 2018-05-29 14:43
好的,期待。周老师的大作,已发表于《出土文献》最新一辑(12辑)上。

帝企鹅 2018-05-29 20:33
總覺得這個字,林沄先生讀為“厭”,理解為順從,目前看來還是最好的解釋。

帝企鹅 2018-05-29 21:15
余唯自無。
蕭旭先生在鄧佩玲女士《讀山西翼城大河口出土鳥形盉銘文札記》一文下跟帖謂:無,讀為誣。《國語·周語下》:“迂則誣人。”《漢書·賈誼傳》同。《賈子·禮容語下》誣作無。《賈子·耳痹》:“誣神而逆人。”建本誣作無。《國語·周語上》“夫執玉卑,替其贄也;拜不稽首,誣其王也。” 《春秋左傳要義》卷15 作“無其王”。皆其例。《說文》:“誣,加也。”即指說謊話、説大話。《廣雅》:“誣,欺也。”《大戴禮記·曾子立事》:“不能行而言之,誣也。” 余自誣則鞭,我自欺則受鞭打。
案將無讀為誣,是很好的解釋。誣的含義是欺騙,即“不能行而言之”,指許諾而不能兌現。

帝企鹅 2018-05-29 22:10
銘文共有兩份誓言,第一份誓言的刑罰是鞭五百,罰五百寽,第二份誓言的刑罰是鞭身,笰傳出。第二次比第一次的刑罰加重了,因此銘文謂“曾(增)厥命”,即重新再立一份誓言,加重了誓言的力度。懷疑銘文中的“鞭身”或為“鞭千”。

王寧 2018-05-30 11:19
[虎+卜]的字應該是扑擊之“扑”的或體,銘文中當讀為交付、付與之“付”,同於《肅卣》中“付肅于成周”之“付”。
付強先生引吴雪飞先生说讀為“卜”,從《爾雅·釋詁》:“卜,予也。”《疏》:“予即與也。”此“卜”當即“付”之假借字,《說文》:“付,與也”,是其義。

汗天山 2018-05-30 16:01
“卜+虎”字若確是從“卜”得聲,讀爲“付”似可讀通盤銘,當可信。
選鐘乙銘文中之字,若與此字是同一個字,也是從“卜”得聲,則或可讀爲“侮”?
銘文當句讀爲:母(毋)敢爲虣(暴),“卜+虎”(侮)於八民,……

汗天山 2018-05-30 16:27
“卜”聲字讀爲“每”聲字,楚簡有例。
辭例如:
《尚書•無逸》:“作其即位,爰知小人之依(哀),能保惠于庶民,不敢侮鰥寡。”
《詩•烝民》:“不侮矜寡,不畏彊禦。”
《詩•終風》序:“衛莊姜傷己也。遭州吁之暴,見侮慢而不能正也。”

付强 2018-05-30 18:17
母(毋)敢爲虣(暴),“卜+虎”(虐)於八民,……

王寧 2018-05-30 20:03
選鐘乙銘文比較模糊,但那個字似乎確是從虎從卜。“八民”之“民”似乎是“氏”。(見吳鎮烽:《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第27卷,246頁。) 其句或當如汗天山先生說,讀“毋敢為暴,侮于八氏”,“侮于”之說古書亦見,如《孝經·孝治》:“治國者,不敢侮於鰥寡,而況於士民乎?”

张崇礼 2018-05-31 11:18
從選鐘乙銘文看,虎+卜應釋為“剝”,訓為傷害。《書•泰誓中》:“剝喪元良,賊虐諫輔。”孔傳:“剝,傷害也。”

付强 2018-05-31 12:34
虣(暴)“卜+虎”(虐)  暴虐,非常合适

心包 2018-08-04 06:59
引用
引用楼主心包于2018-05-28 12:50发表的 氣盤銘文與舊說印證 :
《考古學報》2018年第2期公佈山西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M202出土的氣盉,有銘曰:“余某弗厂/昊称公命”。其中的“厂/昊”,周忠兵老师(《释金文中的“廛”》)和我都有文讨论。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那篇札记把《尚书·君奭》“丕单称德”中的“单”读为“展”,其中的“单”无论如何理解(或讀“殫”訓盡,或讀“亶”),氣盉的文例对周老师釋“厂/昊”為“廛”都是極為有利的。


《铭图续》183,412,413,414,415,992所载几组同人所作之器,器主“公子?父”,其中的“?”字所从显然与之相关。在《铭图续》出版之前就有好友向笔者展示过这几张青铜器的图片,当时就觉得该字从尸,显然是“展”的异体,后来看到张峰先生发表文章专门谈论这个字(张文首发于“商周青铜器与先秦史”青年论坛),释该字为“廛”,《铭图续》出版之后,沈浩兄旋即向我指出这里就该读为“展父”(毕竟文献中常见“公子展”),我自己非常同意。最近才看到周忠兵老师发表在《出土文献》12辑上的文章,周老师亦将该字释为“廛”。两位先生的看法与我们的看法有一定区别,我们还是坚持《铭图续》这个“?”是“展”字异体,而不能释“廛”,另外,“日/天+土”这个部件作为单独的偏旁形体又见于《子产》简4中(学者亦有同样的看法,参苏建洲先生“清华六《子产》拾遗”一文,“清华简国际会议”论文,2017,10,26-28)。这是需要说明的一点。

林少平 2018-08-04 18:52
銘文“朕僕馭、臣妾”及後文“朕辭”中的“朕”字,似當讀爲“媵”,即“媵僕馭”、“媵臣妾”、“媵辭”。金文“朕”讀爲“媵”也是有例可循。因此,該青铜器是爲霸姬出嫁而鑄造的“媵器”。霸姬根據“公命”從一个叫“气”的人那里挑選“媵僕馭”和“媵臣妾”,最後霸姬不满意“气”的做法,將“气”告到穆公那里,“媵辭”也就將這一經過記載了下來。


查看完整版本: [-- 氣盤銘文與舊說印證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0189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