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簡八《攝命》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簡八《攝命》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3  >>  Pages: ( 3 total )

王寧 2018-10-08 09:31

清華簡八《攝命》初讀

李學勤先生在《清華簡攝命篇“粦”字質疑》(《文物》2018年第9期,50-52頁)一文中討論了下面的字形:

  [attachment=1801]

在《攝命》中的辭例如下

1、粤御事庶百(伯),有告有A。(簡4

2。敬學B明,毋䌛(謠)之。(簡10

3、凡人有(簡21)獄有C,女毋受幣。

4、凡人無(簡22)獄亡D,廼隹(唯)惪亯。(簡23

李學勤先生認為這個字第134條里當讀為“嫌”,第2條當讀為“廉”。今按:這個字李學勤先生已經分析為從曰(或白)炎聲,在文中很可能均當讀為“嚴”。第1條當讀“有告有嚴”;第2條當讀“敬學嚴明”;第34條當讀“有獄有嚴”、“無獄亡(無)嚴”。


王寧 2018-10-08 10:06
“粤御事庶百”的“百”李先生括读“伯”,恐怕有问题。“百”疑是“百生(姓)”的简称。

王寧 2018-10-08 10:23
《攝命》中反復說到“教”、“學”,如“越朕毖朕教”、“王子則克悉用王教王學”、“所弗克職用朕命朕教”,則周王冊命伯攝者當為司徒之官,《周禮·地官司徒》:“乃立地官司徒,使帥其屬而掌邦教,以佐王安擾邦國”,比較符合周王冊命伯攝的內容。

林少平 2018-10-08 13:10
简文“百”字读“伯”,文献有例。《书·酒诰》:"庶士有正越庶伯君子”。孔传以为“众伯”。一说“邦伯”。按文意,理解为“众伯”或“邦伯”,似乎不通。我们认为简文“庶百”当与文献“庶伯”一样,都应当读作“庶佰”,相当于秦国的“庶长”(并非后来用于爵位的庶长)。“佰”字,《说文》注引汲古阁作“伯”。秦简的“君子”并道德意义上的名称,而是体现一种身份的称谓。

水之甘 2018-10-11 22:02
第1简,《文物》原文釋“毖”字當隸定為“𠨘”,文獻上假借為“斐”,其前面用“劼”可能與此字一樣當“告”講,可能為“詰”字。

付强 2018-10-25 11:50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ee 2018-11-17 21:16
簡5、簡7的兩個“有曰”都以讀爲“又曰”好,又簡7的“有曰”應與下斷讀,并加冒號,這兩個“又曰”都是王又說、王再說的意思。
簡10“勿䌛之庶不訓(順)”,“之”應指代的是上文的“尸服”。

哇那 2018-11-17 22:31
简6“汝威由[毛见]由[言亡壬]”,整理者读为“表”、“望”。按读“望”可从,读“表”则可商,当读为“貌”。“貌望”成词,如《抱朴子·清鉴》“夫貌望丰伟者不必贤,而形器尪瘁者不必愚”。《大戴礼记·曾子事父母》“尊事之以为己望也”卢辩注:“望,仪象也。”文献又有“风望”,皆可参考

海天遊蹤 2018-11-18 10:04
。。。

易泉 2018-11-18 11:49
簡28 “仇”下一字,整理者指出从艸从言,右下不清楚。按:艸下靠右作丨,独体字的丨见于郭店楚簡《緇衣》簡17“出言又(有)”下一字,《詩•小雅•都人士》对应作“章”。此字可分析为从艸从言从丨。从言从丨之字,见于郭店楚簡《緇衣》簡17、上博簡10“利(黎)民所”下一字,《詩•小雅•都人士》对应作“望”。学者们旧有及、瞻等說。参孟蓬生先生《“出言又(有)丨,利(黎)民所 ”音釋——談魚通轉例說之四》,《簡帛》第7輯,上海古籍出版社2012年。此待考。

王寧 2018-11-18 12:45
簡13:其亦隹(唯)。
整理者注:“其亦唯”未詳,疑有脫誤。
按:懷疑是古代的編簡者將簡12和簡13弄倒了,也就是其順序本來是簡11+簡13+簡12+簡14。其大概的文字和斷句可能是:
(上略)女(汝)有告于【11】朕,女(汝)母(毋)敢有退;于之自一話一言,女(汝)亦母(毋)敢泆;于之言隹(唯)明,母(毋)淫,母(毋)弗(怫)。[厽+室]其亦隹(唯)【13】余事,女(汝)有命正,有即正,亦若之頌(庸)弜羕。女(汝)有退進于朕命,乃隹(唯)望亡逢。則或即命【12】,乃亦隹(唯)肇謀,亦則匄(遏)逆于朕,是隹(唯)君子秉心,是女(汝)則隹(唯)肇悽(咨)弜羕,乃既誨,女廼敢【14】……
“[厽+室]”字可能是“臺”的或體,簡文中疑讀為“殆”。

心包 2018-11-18 13:58
簡5:“有曰:‘女惟衛事衛命。……’”,整理者訓“衛”為“捍衛”。
按:“命”可言“衛”,“事”于“衛”恐難講也。懷疑此處之“衛”與舊所謂“者汈鐘”中的“今余念讏乃有齋休告成”(釋文參董珊先生文: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363#_edn30)中的“讏”記錄的可能是同一個詞,彼處之“讏”在上對下的語境中訓為“勉勵”,此處相當于“衛(于)事衛(于)命”。

心包 2018-11-18 14:27
簡6:“不啻女(汝)鬼(威),則由[言/蔑]女(汝)訓言之譔”,整理者在“注13”中說:“由,訓為用,下同”,似乎也是把這裡的“由”訓為“用”。
按,此處“則由”之“由”似與上面有別,似當理解為強調語氣的虛詞,參沈培先生《西周金文中的“繇”和《尚書》中的“迪”》(《古文字研究》25輯)一文的討論。

“訓言之譔”,“譔”字整理者引《說文》“專教也”為說,或當是。按,“者汈鐘”:“以克續光朕昭考之愻學(教)”,傳統多將“愻”讀為“訓”,鐘銘之“愻”也有與“譔”紀錄的是同一個詞的可能性。

ee 2018-11-18 18:38
簡3:“[虘+又](嗟),今民丕造不康”, 整理者已把參簡32:“王乎作冊任冊命伯攝:「 [虘+又](嗟)。」”的“[虘+又]”讀爲“嗟”,從文義上看,此處更可能是語氣詞而不是“且”。

簡8:“矧行隨敬茅(懋)”,“隨”原釋爲“墮”,從文意上看不是貶義詞,今改釋爲“隨”。

簡9似應斷讀爲:唯民攸協,弗龏(恐)其魯(旅),亦勿敄(侮)其[辶+悤](眾?),恫瘝寡鰥,惠于小民。

簡11+13從王寧先生說,相關兩簡似應斷讀爲:“弗[功+𠬞]我一人在位,亦則乃身亡能[言+象]用非頌(容)。汝正命,汝有告于【11】朕。”
[功+𠬞]應即金文舊釋從爵從𠬞(如見《毛公鼎》、《師克盨》等)之字的異體,“正命”即命正,命百正百官。

簡24:“有汝由子,唯余其卹。”整理者釋“由”爲用,按,“由子”應讀爲“猶子”,即猶如我的兒子,此指伯攝,《禮記•檀弓上》:“喪服,兄弟之子猶子也”,本篇多處用“沖子小子”(簡6)、“沖子”(簡15)、“乃毓”(簡7、簡28)指稱伯攝,可見其比王要小。“猶子”之釋對探討伯攝的身份意義比較重大。

簡29+30:“余亦唯肇稽汝悳【29】行,唯穀眔非穀。”“稽”整理者讀“耆”釋爲致,今改讀爲稽,是稽考的意思,此處是言王會稽考善及不善之事。

簡30+31似應斷讀爲:王曰:“攝,敬哉,虔聽乃命,余既明啟劼毖汝,無多朕言。”曰:“兹。汝毋弗敬,【30】甚欲汝寵乃服,弗爲我一人羞。”【31】  這裏的“茲”是語氣詞。

王寧 2018-11-18 23:06
簡8:今亦[肩+攵](肩)肱難(勤)乃事。
按:“[肩+攵]”字讀“肩”甚可疑,此字疑當分析為從月(肉)啟省聲,即《說文》中的“䏿”字,訓“腓腸也”,即小腿肚子,《山海經》中有“無䏿之國”是,這裡代表腿。“䏿肱”猶後言之“股肱”。

王寧 2018-11-18 23:37
簡28:[宄+又](仇)囗女。
按:“仇”後之字整理者缺釋。從字形上看,此字當是上艸下訓,即從艸訓聲,具體為何意不詳,此處可能讀為“恨”。

王寧 2018-11-19 00:00
簡7:女(汝)母(毋)敢怙偈(遏)余曰乃[女+㐬](毓)。
按:“偈”讀“遏”恐非,當讀“謁”,告也。[女+㐬]是“毓”字不誤,然此處當讀“胄”。下簡28之“[女+㐬](毓)子”,亦即《書·舜典》中“教胄子”的“胄子”。
簡7此句的大意是:你不要有所依仗地告訴我你是胄子(即合法的王位繼承人)。這是王告誡伯攝,不要依仗自己胄子的身份無所顧忌。

ee 2018-11-19 09:11
簡10:“汝亦毋敢彖”
“彖”作A形,整理者認爲是“㒸”,是“彖”的訛寫。按,若參簡2“圂”中“豕”之形(B形),可知上面的兩撇其實象豕頭,非從“㒸”。故A字上部也不是“㒸”頭的兩撇,而是“豕”的頭部,A兩撇下面的圈正象金文中“彖”身中的圈形,故直接隸作“彖”即可。
[attachment=1852]

簡14+15:“汝廼敢【14】整極”,所謂的“整”從東(但下部未寫全)、從攴、從正,疑是“繫”字的誤寫,讀爲“懈”。下面“極”字義尚須考慮,但可參簡17“罔非胥以淫極”之“極”。

簡28:“逆所朕命”,“所”整理者讀爲“許”,按不如讀爲“忤”,逆忤即忤逆。


心包 2018-11-19 10:40
引用
引用第18楼ee于2018-11-19 09:11发表的  :
簡10:“汝亦毋敢彖”
“彖”作A形,整理者認爲是“㒸”,是“彖”的訛寫。按,若參簡2“圂”中“豕”之形(B形),可知上面的兩撇其實象豕頭,非從“㒸”。故A字上部也不是“㒸”頭的兩撇,而是“豕”的頭部,A兩撇下面的圈正象金文中“彖”身中的圈形,故直接隸作“彖”即可。
[attachment=1852]

簡14+15:“汝廼敢【14】整極”,所謂的“整”從東(但下部未寫全)、從攴、從正,疑是“繫”字的誤寫,讀爲“懈”。下面“極”字義尚須考慮,但可參簡17“罔非胥以淫極”之“極”。
.......

按,此說當可信,這個字形正是支持孟先生(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2502)該說的一個絕佳依據呀。

悦園 2018-11-20 12:21
簡16—17“毋朋多朋,鮮唯楚以夙夕敬,罔非楚以墮愆;鮮唯楚學于威儀德,罔非楚以涇極”,“敬”、“德”似應屬下讀,“涇”不必視為“淫”字之訛,可讀為“經”,簡10“汝亦毋不夙夕經德”,可參。

松鼠 2018-11-20 14:25
《攝命》的抄手應與清華五《厚父》爲同一抄手,這兩篇字跡一致主要是根據運筆特徵判定的,但是《厚父》中部分橫畫收筆處由右下再向左向回挑收鋒,這種回挑的收鋒方式並沒有在《攝命》中體現出來,除此,兩者筆畫的起收筆,運向、文字的結構、搭配比例等特徵都是一致的,《厚父》中部分橫畫收筆處回挑的收鋒方式在《邦家之政》中出現,如“必”(簡6)“是”(簡7、10)等。
《攝命》中“其”“人”“余”“可”“乃”“于”“畏”“子”等字寫法在《厚父》中皆有對應,但是“民”“今”“敬”“爲”等字寫法不同,文字寫法的對比並不是判斷抄手爲同一性的唯一標準,在運筆特徵一致的前提下,文字寫法的差異影響不了字跡同一性的判斷,這在以往發佈的竹簡中屢見不鮮。

王寧 2018-11-20 23:37
簡29:余隹(唯)亦[功廾](功)乍(作)女(汝),余亦隹(唯)[屮屮言]燬兌(說)女(汝),有女(汝)隹[沈臼](沖)子……
按:第一句疑抄手將“亦”、“隹(唯)”二字抄倒了,當作“余亦唯功作汝”,“功”當是成功之意。“[屮屮言]”字整理者疑從言折省聲,即“誓”字,疑是,但此處疑仍讀為“折”。此後一字整理者云“不識”,此字疑即“燬”字,仍讀“毀”,“折毀”本是損壞、破壞義,這裡可能當失敗講。“兌”字不當讀“說”,而應讀“敓(奪)”。“有”疑當屬上句讀,作“兌(敓)女(汝)有”。這兩句是帶有威脅性的話,意思是我也可以因為你的成功而推舉你,我也可以因為你的失敗而剝奪你所擁有的。


補按:“[功廾]”或亦可讀為“龔”、“恭”,恭行其事之意。“折毀”則謂把事情辦壞了。

ee 2018-11-21 07:17
簡2:甚余我邦之若否。
“甚余”整理者無注,其義不太明白。按,疑讀爲“堪予”,即堪能給予之義。

簡22:不明于民,民其聽汝。
此句若點成陳述句,則非常突兀。整理者解釋的比較複雜。有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可以解決,就是在句後加問號而成“不明于民,民其聽汝?”是一個反問句。

簡23:廼唯悳享,享載不孚,是亦引休。
整理者已言“孚”可訓信,但“不孚”與後面的“引休”沒有邏輯關係,整理者認爲與《康誥》“天畏棐忱”文義相類,但本句上下文未見“天”字,這樣理解比較曲折,“不”不如讀爲“丕”好,大也,這樣它在上下文中文義比較融洽。

心包 2018-11-21 15:26
簡11“弗[功/廾]我一人在位”,“[功/廾]”要讀為“邛”(該詞後世或用“劬”表示),訓為“勞、病”句義方通。意即不要讓我一人在位憂勞,要替我分擔責任。這種用法的“邛”還見《皇門》簡2-3“不共于恤”(參張富海先生《清華簡零拾四則》一文“第二則”,文載《古文字研究》32輯,前此馮勝君先生已有相同看法,古文字年會上已經指出)中的“共”,《緇衣》簡7-8“唯王[共工心]”的“共/工/心”(今本即作“邛”,參上引張文),除此以外還見于《厚父》簡7“惟時下民,[工隹]帝之子”的“工/隹”(參筆者未刊稿)及部分金文辭例中。

王寧 2018-11-21 16:40
簡26-27:民有曰之。余一人害(曷)叚(假),不則戠(職)智(知)之聞之言;余【26】害(曷)叚(假),不則高[言奉](奉)乃身,亦余一人永顏(安)在立(位)。
按:程浩先生《清華簡第八輯整理報告拾遺》中“民”屬上句讀,“有”讀為“又”,疑是。然斷句仍有問題,疑其斷句當為:
有(又)曰:之余一人害(曷)叚(假)?不則戠智(知)之聞之;言余害(曷)叚(假)?不則高[言奉](奉)乃身,亦余一人永顏在立(位)。
“余”前的“之”、“言”二字均是賓語前置,第二個“余”後疑抄脫了“一人”二字,即此二句也可以作“余一人害(曷)叚(假)之?”、“余[一人]害(曷)叚(假)言?”其中的“叚”字,石小力先生《清華簡第八輯字詞補釋》一文中引沈培先生對金文用例的研究成果,“大多數情況下可以理解為‘可能……’、‘會……’”。按:從金文的用例看,其“不叚”、“弗叚”的意思,相當於後世之“不能”、“不會”,“叚”相當於“能”或“會”。那麼“余一人曷叚之”即“余一人何能之”,“之”是指上面王對伯攝的任命,意思是我為什麼會這樣作?“余一人何叚言”即“余一人何能言”,“言”是指前面王說的那些話,意思是我為什麼會這樣說?
“不則”謂“是”。“不”猶“則”也,“不”與“則”同義,連言之則曰“不則”,“即是”之意。(《古書虛詞通解》,43頁)“戠”字整理者讀“職”,程浩先生《清華簡第八輯整理報告拾遺》讀“識”,疑讀“識”是,但後面脫漏了“之”字,其文當為“不則識[之]、智(知)之、聞之”,意思是是要認識、知道、聽聞你(的能力),有試探的意思;“不則高奉乃身”意思是是要提高你的身份地位。
“顏”字整理者讀“安”。按:《說文》:“彥,美士有彣,人所言也。”段注:“言、彥疊韵。”“顏”、“彥”、“言”古音都是疑紐元部字,音近可通,此疑當即用為“言”,與“焉”、“以”、“而”、“乃”、“則”等字的意思略同(《古書虛詞通解》,843-844頁),“永言在位”,和《詩》“永言保之”(《載駕》)、“星言夙駕”(《定之方中》)、“受言載之”(《彤弓》)等的“言”用法相同,語氣連詞,不一定有實在意義。
因此,這幾句的意思大概是:王又說:我為什麼會這樣做?是要認識、知道、聽聞你(的能力);我為什麼會這麼說?是要提高你的身份地位,我也可以長久地在位。所以下文接著說“所弗克戠(識)甬(用)朕命朕教,民朋亦興仇怨女,仇□女”,意思是如果你不能完全理解奉行我的訓命和教誨,民朋也就會產生仇怨你、仇恨你的情緒,意思是前後連貫的。

悦園 2018-11-21 17:10
簡2“宏乂無斁,甚余我邦之若否”,“甚余”二字疑屬上讀,“無斁甚余”,可與簡18“有斁有甚(湛)”對看。
簡9“恫眔寡”,似應讀為“恫鰥寡”,後一“眔”字讀為“懷”,連下“惠于小民”為句。簡19“乃眔余言”之“眔”,亦應讀為“懷”。

王寧 2018-11-21 17:56
簡15:女(汝)則亦隹(唯)肇不(丕)子不學,不啻女(汝),亦鬼(畏)獲懄朕心。
按:此數句疑當斷讀為“女(汝)則亦隹(唯)肇不子、不學、不啻(適),女(汝)亦鬼(畏)獲懄朕心。”“子”疑讀“慈”,“學”疑讀“孝”,“適”同“嫡”。

王寧 2018-11-21 21:22
簡2-3:肆余【2】[聿食]猷(䌛)卜乃身,休,卜吉。
整理者認為“[聿食]”字不識,疑讀為“卦”,“猷”讀為“䌛”。
按:“[聿食]”字當是從食畫省聲,仍當讀“畫”;“猷”訓“圖”,“畫猷”即“畫圖”,亦言“圖畫”,即計畫、謀劃事情的意思,今言“打算”。此處當斷句為“肆余畫猷,卜乃身休,卜吉。”意思是今我作了打算,占卜你身之休祥,占卜結果為吉。又按:“[聿食]”也有可能是“𩟝”字,即從食盡省聲,讀“盡”,“盡猷”即“盡圖”,謂想盡了辦法,亦通。存參。

王寧 2018-11-22 09:49
簡10:女(汝)亦母(毋)敢彖(惰)才(在)乃死(屍)服,敬學[炎自]明,勿繇(謠)之庶不訓(順)。
按:此數句疑當斷讀為“女(汝)亦母(毋)敢彖(泰、汰)才(在)乃死(屍)服,敬學[炎自](聰)明,勿繇(由)之庶不訓(順)。”
“彖”字從ee先生釋。典籍中的“泰顛”在《良臣》中寫作“彖顛”(從孟蓬生先生說),即用“彖”為“泰”,這裡是安逸之意。“泰”後可斷讀,亦可不斷讀。
“[炎自]”字,曩余在主貼中以為讀為“嚴”。後讀陳劍先生文,認為此字是從“浴”聲,在《攝命》“有告有~”、“有獄有~”、“無獄亡~”中讀“訟”,金文及《攝命》中之“~明”讀“崇明”,即“高明”(陳劍:《試為西周金文和清華簡<攝命>所謂“粦”字進一解》,《出土文獻》第13輯,又收入《紀年清華簡入藏暨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成立十週年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按:陳先生說可從。然此字在同一篇中既用為“訟”(邪紐東部),而又讀“崇”(崇紐冬部)音似稍遠,且先秦典籍不見“崇明”之語,疑當讀“聰明”,“聰”、“訟”古音清邪旁紐雙聲、同東部疊韻,讀音最為相近。古人亦以“聰明”稱譽睿智之人,如《五帝德》言黃帝“成而聰明”,《中庸》:“唯天下至聖,為能聰明睿知,足以有臨也”,此類語古書習見。本簡文言“敬學聰明”,亦文從字順。
“繇”整理者訓“用”,按:當讀“由”,放縱義。

ee 2018-11-22 10:40
反覆考慮,下揭簡文兩處“弜羕”及一處“ [㢸+𠀬]恙”還以讀爲“弗祥”好,是不善的意思(下揭引文標點有改動)。
簡12:汝有命正,有即正,亦若之頌(容),弜(弗)羕(祥)。
簡14:乃亦唯肇謀,亦則匄(謁)逆于朕,是唯君子秉心。是汝則唯肇咨,弜(弗)羕(祥),乃既悔。
簡18:今乃辟余,小大乃有聞知,[㢸+𠀬](弗)恙(祥)。
簡14是說汝有謀度,應謁我迎受我,君子秉心即應如此。汝應咨詢,(如不咨詢)若不善,會有後悔。
簡18是說汝如今輔弼我,小大事都和我說,不善。
簡12應參考簡11+13:“汝正命,汝有告于【11】朕。汝毋敢有退于之,自一話一言。汝亦毋敢泆于之。言唯明,毋淫,毋弗[厽+室],其亦唯【13 背】余事(使)。”(標點有改動)
簡12是說汝如命于百正百僚,就于百正百僚,如果出現“退”、“泆”、“淫”、“弗[厽+室]”的行爲,則不善。古人文句苟簡,簡12所說的各種弗祥的行爲其實出現在上文的“毋”的後面。
另外要注意的是簡11+12“汝正命,汝有告于【11】朕。”是說汝若命于百正百僚,則要告訴我,且一話一言也不能“退”、“佚”;而簡18是說如小大事都和我說(其意是說要選擇重要的嚮王上報),則不善。兩者并不沖突。

簡17+18似應斷爲:余辟相唯御事,余厭,既異厥心厥【17】德,不之則俾于余。
其意是說輔佐我的御事,我厭惡,和我心我德相異,他們做不好事則順從于我。
“之”字尚待考慮,這裏試解爲“去做某事”的意思。

簡22似讀爲:寺(是)唯子乃弗受幣,亦尚(當)[宀+桌-木+又](返)逆于朕。
“返逆”似是返而迎告之義。

心包 2018-11-22 10:54
簡9“亦勿[矛/攵](侮)其[辶悤]”,“辶悤”或當讀為“種”,《容成氏》有“絕種侮姓”一語。無甚證據可言,聊一笑。

心包 2018-11-22 11:08
“通(恫)眔(瘝)寡眔(鰥)”沒什麼好懷疑的,“恫”最沒有疑問(《大雅·桑柔》“哀恫中國”之“恫”,就是“痛”。此說聞之鄔可晶先生課堂所講,下引黃文意見相同),只是在第一個“眔”字理解上有分歧,《說命》簡5-6就有“[辶同]眔小民”一語,《尚書·康誥》“恫眔乃身”,黃傑先生在《文史》上那篇《尚書》新證的大作,讀為“痛懷”,可參,未詳是否。

王寧 2018-11-22 11:12
簡12+簡14-簡15:則或即命【簡12】,乃亦隹(唯)肇𢘓(謀),亦則匄(遏)逆於朕,是隹(唯)君子秉心,是女(汝)則隹(唯)肇悽(咨)弜羕,乃既𠰔(悔),女(汝)迺敢【簡14】整[亟心](極)。
按:整理者讀“匄”為“遏”,似不通,當依字讀,“匄逆”是反還、歸還的意思。“是隹”之“隹”當讀“惟”,訓思。
整理者於“乃既悔”下用句號,疑當用逗號,與“女廼敢整[亟心]”相屬讀。
整理者注:“整,齊。[亟心],讀為‘極’、‘殛’。”按:“整”訓“齊”是,“[亟心]”即“㥛”字,《說文》:“疾也”(段本據《韻會》改作“㤂性也”,“㤂”即“急”本字),“整㥛”即“齊疾”,《爾雅·釋言》:“疾、齊,壯也”,郭注:“壯,壯事,謂速也。齊亦疾。”邢《疏》:“急疾、齊整,皆於事敏速,強壯也。”“齊”、“疾”本皆是敏捷快速義,這裡是指處事乾脆利落的意思,表示人的成熟,故曰“壯”。“乃敢整㥛”即“乃能齊疾”,才能處事乾脆利索,意為成熟。
這幾句說的大概意思是:你或能服從我的安排,又有自己的打算,希望能把負責事務再歸還給我(指逃避責任),這時你要考慮一下君子所應秉持的正確思想,你的這種念頭不要一直有,要立刻悔改,才能成為一個成熟的人。

王寧 2018-11-22 11:16
引用
引用第33楼心包于2018-11-22 11:08发表的 :
“通(恫)眔(瘝)寡眔(鰥)”沒什麼好懷疑的,“恫”最沒有疑問(《大雅·桑柔》“哀恫中國”之“恫”,就是“痛”。此說聞之鄔可晶先生課堂所講),只是在第一個“眔”字理解上有分歧,《說命》簡5-6就有“[辶同]眔小民”一語,《尚書·康誥》“恫眔乃身”,黃傑先生在《文史》上那篇《尚書》新證的大作,讀為“痛懷”,可參,未詳是否。

我那條確實有問題,刪了,重新考慮一下。“通眔寡眔,惠于少民”也許當讀為“恫眔(及)寡鰥,惠于小民”。

王寧 2018-11-22 11:30
簡9:隹(雖)民卣(攸)協弗龏其魯(旅),亦勿[矛殳](侮)其[辶悤](童),通(恫)眔(瘝)寡眔(鰥),惠于少(小)民。
按:此數句疑當斷讀作“隹(雖)民卣(攸)協弗龏,其魯(旅)亦勿[矛殳](侮)其[辶悤](從),通(恫)眔(及)寡眔(鰥),惠于少(小)民。”
“弗龏”即《盤庚中》“顛越不恭”的“不恭”,“[辶悤]”從辵悤聲,疑讀為“從”,謂隨從者。“恫”故訓“痛”,此為憐惜、憐憫意。此數句是說:雖然民有合夥不恭命的,你的軍隊也不要侮其從隨者,憐憫之心及於寡鰥,恩惠施于小民。又:“[辶悤]”亦可讀為“總”,指所有人。
此條蒙心包先生提示所改。其讀“[辶悤]”為“種”義校勝。

王寧 2018-11-22 12:05
簡18:引(矧)女(汝)隹(唯)子,今乃辟余,少(小)大乃有聞智(知)[㢸+𠀬](弼)恙(詳)。女(汝)其有斁有甚(湛),……
按:“[㢸+𠀬]恙”二字ee先生讀“弗祥”當是,然疑當屬下句讀作“弗祥女其有斁有湛”,“祥”訓“善”。

王寧 2018-11-22 12:17
簡5:女(汝)隹(唯)[衛止](衛)事[衛止](衛)命
按:“[衛止]”字當讀“會”,《周禮·天官冢宰·職幣》:“凡邦之會事,以式法贊之”,又《縣正》:“既役,則稽功會事而誅賞。”《後漢書·祭祀志上》引《河圖會昌符》:“赤劉之九,會命岱宗。”

許文獻 2018-11-22 12:33
簡1云
王曰:劼姪毖攝:無承朕鄉,余弗造民康,余亦惸窮亡可事(使)
「惸」依鄔可晶先生之釋讀(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324
「姪」另可依石小力先生改讀(http://www.ctwx.tsinghua.edu.cn/publish/cetrp/6831/2018/20181117172522302458725/20181117172522302458725_.html
但「承」字疑可讀為「丞」,而兩周金文與楚文字「鄉」、「卿」二字幾近同形,故此字或可改釋為「卿」,訓作吾人所習見之「輔佐之士」,意謂周王感歎身邊沒有輔佐自己之能人,以呼應下文無法順利施政與勞心國事之情況。

心包 2018-11-22 12:48
簡16,“勿教人德我”,其中的“德”,整理者解釋為“以我為有德”。
按:下對上用“德”的話,一般訓為“感激”,文獻不勝其舉,這是“德惠”一訓在具體語境中的施受轉化(A德B,B感德于A)。從前後文例來看,王似乎沒必要不讓人以他為有德,這裡似理解為“感激”。畢竟“設其服”,“攝”對王感激(“對揚王休”)也在情理之中。

心包 2018-11-22 13:09
簡17-18“王曰:攝,余辟相唯御事。余厭既異厥心厥德,不[辶之]則俾于余,……”,整理者以“辟相”同訓為“助”連讀。
按:此說恐非,似應該斷讀為“攝,余辟,相唯御事,余厭既異厥心,厥德不[辶/之],則俾于余”,“余辟”是“攝”的同位語,補充說明“攝”。“相唯御事”單獨一句,已見整理者所引《尚書·酒誥》。“余厭既異厥心”暫時存疑,疑“厥心”后點斷,[辶之]有可能當釋為“延”,“厥德不延”,文獻有“德延”之說,《尚書·君奭》“天不可信,我道(繇)惟寧(文)王德延,天不庸釋于文王受命。”


王寧 2018-11-22 17:41
簡17-18:王曰:攝,余辟相唯御事,余厭既異厥心厥德,不[辶㞢](之)則[宀卑](俾)于余。
“余辟”和“余厭”為對文,可能是指王的兩種人。
整理者引《酒誥》:“自成湯咸至于帝乙,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棐有恭。”傳統的斷讀作“自成湯咸至于帝乙,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棐有恭”,根據《攝命》看,“自成湯咸至于帝乙”一句屬於上段文意,應該點句號,即“在昔殷先哲王,迪畏天顯小民,經德秉哲,自成湯咸至于帝乙。”下面是“成王畏相惟御事,厥棐有恭”。“相”字可能是“喪”的假借字,喪失義,意思是成王擔心喪失御事之人,所以對輔佐的臣子們恭敬。
《攝命》此簡的“余辟”可能是指我主事之人,“余厭”可能是指我合心之人,王可能是說:我主事的人喪失了辦事的人(或能力),我合心的人已經異心異德。
“[宀卑]”即“庳”字,此處疑當讀為“㪏”,《說文》:“毀也”,字亦作“捭”。“則㪏于余”意思應該是就會損害到我。

補按:心包先生釋“辶㞢”為“延”義較勝,故刪余說。


王寧 2018-11-22 18:05
簡21:乃服隹(唯)[𦟘皿] (寅)。
整理者引《康誥》:“汝惟小子,乃服惟弘。”
按:由《攝命》看,“[𦟘皿]”即“夤”字異體,則《康誥》之“弘”當作“引”,乃音近通假字。

王寧 2018-11-23 07:05
引用
引用第41楼心包于2018-11-22 12:48发表的  :
簡16,“勿教人德我”,其中的“德”,整理者解釋為“以我為有德”。
按:下對上用“德”的話,一般訓為“感激”,文獻不勝其舉,這是“德惠”一訓在具體語境中的施受轉化(A德B,B感德于A)。從前後文例來看,王似乎沒必要不讓人以他為有德,這裡似理解為“感激”。畢竟“設其服”,“攝”對王感激(“對揚王休”)也在情理之中。

這個“教”可能讀為仿效的“效”。另外,這裡的“我”也許不是王的自稱,而是類似“楊子為我”的“我”,泛指自己、自我,“德我”即以自己為有德,其意思大概接近今天說的“自我滿足”、“自以為了不起”、“自我感覺良好”之類。

暮四郎 2018-11-23 12:32
簡1:劼姪毖
整理報告云:“劼,李學勤比對戎生編鐘‘劼遣’、晋姜鼎‘嘉遣’,以爲‘劼’義同於‘嘉’(《戎生編鐘論釋》,《文物》一九九九年第九期)。‘姪’如字,兄弟之子。毖……當從《廣韻》訓爲‘告’。”
石小力先生引清華簡(叁)《說命下》簡7“余既䛊(劼)䛑(毖)女(汝)”,認爲“䛊䛑”與“劼姪”意同,應當統一解釋;他懷疑三字當為同義連用,《說命》的注釋已經指出“劼”有誥戒之意,“䛊”疑讀為“規”、解爲勸誡,〖石文云:《鄭武夫人規孺子》篇之“規”字,本作從言從之形,李守奎先生釋為“規”,認為從言從支,支即“規”之初文。李文引陳劍先生說即枝指之“枝”的初文。故從支聲之字可以讀為“規”,而只聲字與支聲字又屢見通用,故“䛊”與“䚳”有可能為一字異體,“䛊”也是規勸之“規”的異體。〗“姪”(定紐質部)讀為何字待考,但也不排除與“䛊”(章紐支部)通假的可能性。[ 石小力:《清華簡第八輯字詞補釋》,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網站,2018年11月17日。]

我們認爲石先生的看法基本可信,這裏對“姪”的釋讀略作討論。我們懷疑,“姪”(質部定母)當讀爲“示”(脂部船母),即《周公之琴舞》簡3“(示)告(余)(顯)悳(德)之行”之“示”,爲告知之義。上古“至”聲、“氐”聲的字常常相通,如《儀禮·聘禮》“義之至也”,鄭注“今文至爲砥”;“氐”聲、“示”聲的字常常相通,如上博簡《緇衣》簡1-2“(以)眡(示)民(厚)”,《說文》“眡”爲“視”之古文。

王寧 2018-11-23 16:14
簡28:[宄+又](仇)囗女。
“仇”後之字,“艸”下所從的,更接近“訢”字,從艸訢聲,亦當讀為“恨”。

暮四郎 2018-11-23 17:16
簡1:余亦~竆(窮)亡(無)可事(使)

boris 2018-11-24 12:13
簡1:余亦~窮亡(罔)可事(使),“亡”也可讀為“罔”。《尚書·咸有一德》:“后非民罔使,民非后罔事。”

暮四郎 2018-11-24 12:36
簡2:甚余我邦之若否,越小大命

   甚余,整理報告無注。此句與毛公鼎(《集成》2841)“虩許上下若否,越四方”有極密切的關聯,我認爲“甚余”、“虩許”有可能是一個語詞的不同書寫形式。“甚”(侵部禪母)、“虩”(鐸部曉母)古音有距離,但是“余”(魚部喻母)、“許”(魚部曉母)古音很近,“余”聲的字與“午”聲的字也可以間接相通假。

   另外,清華簡《芮良夫毖》簡3有“簡鬲(歷)若否”,“簡”上古音屬元部見母,“歷”屬錫部來母。“歷”與“虩”音近,“簡”與“余”音近——上古文字及文獻材料中魚部字與月部字經常有通假之例,舌根音聲母字與來母字常常有關聯,可爲參照。這樣看來,“簡歷”可能與“甚余”、“虩許”一樣,是這個語詞的一種書寫形式。這三個詞的關係可用下圖表示:

甚(侵部禪母)余(魚部喻母)
虩(鐸部曉母)許(魚部曉母)
歷(錫部來母)簡(元部見母)

   其中“歷簡”是“簡歷”調換字序得來。上古漢語的雙音節語詞,尤其是由詞性相同、意思相近的兩個詞組成的雙音節語詞中,兩個字的字序經常可以互換,如《詩·周南·桃夭》“室家”與“家室”,《左傳》桓公二年“肥腯”與《禮記·曲禮下》、《墨子·尚同中》“腯肥”,《論語》、《孟子》“朋友”與《左傳》莊公二十二年“友朋”等。


   這個語詞是否還有其他書寫形式,其意思爲何,還有待進一步考察。

斯行之 2018-11-25 21:41
簡3[聿食]字,整理者疑讀爲“卦”,把“猷”讀爲“䌛”,大概是把“卦猷”理解爲卦爻辭,那麼“肆余卦䌛卜乃身”就是我以卦爻辭卜乃身,不過卦爻辭是占卜之後才產生的,這樣解釋似不夠妥當。我們懷疑[聿食]字或爲見於簡20、23、25的[才食卩](𩛥)字之譌,其右側的人形與左上的“才”形誤合書爲“尹”形。若然,此處當用金文中多見的“始”義,“猷”當即見於《尚書》的加強语气的虚词(參看沈培《西周金文中的“䌛”和《尚書》中的“迪”》,《古文字研究》第25輯),“肆余載猷卜乃身”是說我在一開始確實卜問過你。

ee 2018-11-26 08:23
簡6+7:“汝能歷,汝能并命,并命難(勤)【6】㣈(肄-勞也)。”
“㣈”整理者釋“肆”訓爲“陳”,或許理解爲陳說之義。按,從上下文看,“㣈(肆)”不如讀爲“肄”,訓“勞”。
《書•顧命》:“陳教則肄,肄不違”、《詩•邶風•谷風》:“有洮有潰,既詒我肄”、《左傳•昭公三十年》:“若爲三師以肄焉”,舊注皆訓“肄”爲勞。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簡八《攝命》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509773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