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

简帛论坛 -> 簡帛研讀 ->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ee 2018-10-10 22:33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attachment=1809]

文增 2018-10-11 07:40
尔,读为“薾”,繁盛,《诗·采薇》:“彼尔维何,维常之华”,“盗贼不尔,仁圣不出”的意思是“盗贼大作之时,仁人志士就会挺身而出”。把“尔”看作“止”、“息”,讲不通。试想一下,盗贼已经消失了,仁圣这时候再出现还有什么作用?
可参照帛书《老子》(乙本)“国家昏乱,安,有贞臣”句。(国家昏乱,但仍能保持安定,那是因为有贞臣在尽职。)

文增 2018-10-11 08:37
帛书《老子》从历代史实和智慧中来,大多数字句都有史实和典籍作依据,而《庄子》并非如此,其中许多话都没有事实依据,从道理的角度看似是而非,有迷惑性,“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段话就是这种情况。所以愚以为释字的话《庄子》可以作为参考,但从治国之道的角度看则不可用。
这个意思就说这么多。

文增 2018-10-11 12:08
按上文的理解,“榖”当直接读“构”。

文增 2018-10-11 18:28
“榖”读作“构”,认同“心包”先生训为“讲”,以及以“明试以功”为对照。《尚书·益稷》开篇说:“帝曰:‘来,禹!汝亦昌言’”,结合“心包”先生所引“……皆于農隙以講事也”,“讲”似乎应是“宣讲、展示”之意,是在公众场合发言。“小(稍)讲其事”大致的意思可能是“简略的讲讲都做了哪些事”。
“焉”可能是“在此”、“在这”、“当众”的意思,也或许属上句。“以程其功。如可,以佐身相家”大致意思可以猜出来,应该是某人所讲的某事、某功对“修身治国”有借鉴作用,很可能就是在说《尚书·益稷》中记载的这件事。当时大禹说完之后,皋陶说:“俞!师汝昌言。”“师汝昌言”即对应“佐身相家”。但还需要更多的上下文来验证。谁有全文不妨贴上来。

水之甘 2018-10-11 21:26
第7簡“穀”,字形上原考釋對“穀”的字形隸定是沒有問題的,此字從子穀聲,應當讀為“孺”、“穀”、“儒”,訓為美善之意。

王寧 2018-10-12 09:30
拜讀過劉國忠先生《清華簡<治邦之道>初探》(《文物》2018年第9期)一文後,有個強烈的感覺,就是《虞夏殷周之制》和《治邦之道》很可能是一篇文,《虞夏殷周之制》可能就是全文開頭的一段。

王寧 2018-10-12 10:44
簡22:[attachment=1811] (攝)洍(汜)梁
“洍”讀“汜”雖不誤,但感覺當用其正字“圯”為好,《說文》:“東楚謂橋爲圯”,段注:“《史》、《漢》:‘張良嘗閒從容步游下邳圯上。’服曰:‘汜音頤。楚人謂橋爲汜。’按字當作‘圯’,《史》、《漢》叚‘汜’爲之,故服子愼讀如‘頤’也。”“汜”是水名,非橋樑義,用為橋樑義者乃“圯”之假借字。

悦園 2018-10-12 11:39
            愛民則民孝,知賢則民勸,長乳則21畜(?)蕃,民有用。22

      劉國忠先生懷疑“乳”指幼小的動物,“長乳”指飼養動物,“則畜蕃,民有用”謂這樣六畜就會繁衍,可以提供百姓所需。按照這種編聯,“民有用”應是對上面三句而非“長乳則畜蕃”一句的總結,但“愛民則民孝,知賢則民勸”與“民有用”似乎沒有邏輯上的關聯,退一步說,即使“民有用”只是對“長乳則畜蕃”的總結,將“愛民則民孝,知賢則民勸”與“長乳則畜蕃,民有用”並列,也顯得特別奇怪,因此,簡21與簡22應該不能連讀。簡21之“長乳”之“乳”,似應讀為“孺”,“長孺”即撫育、愛護幼小者,猶言“慈幼”,“長乳(孺)則”下文應為“民弟(悌)”之類的詞,與上文“愛民則民孝”“知賢則民勸”構成排比的關係。
     將簡21抽出後,簡22似乎可與簡20直接連讀,其文作“薄關市,則貨歸20□蕃,民有用。22”
     是否準確,待全部釋文公佈後檢驗。

文增 2018-10-12 11:58
赞同悅園先生的分析。
“薄關市,則貨歸20□蕃,民有用。”缺字据《大学》“有财此有用”,补为“财”。大致意思是“关税低则商贾云集,八方财货汇聚,百姓之日用富足。”

悦園 2018-10-12 13:16
簡21“各當一官,則事靖,民不援”,劉國忠先生讀“援”為“緩”,訓為怠慢。按“援”似可讀為“喧”(參看《古字通假會典》“諠與諼”、“萱與諼”條),訓為喧嘩、議論,《論語·季氏》:“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可以參看。

王寧 2018-10-12 17:08
簡2-3:貴俴(賤)之立(位),幾(豈)或才(在)[它刂] (它)?貴之則貴,俴(賤)之則俴(賤),可(何)𢤲(寵)於貴,可(何)羞於俴(賤)?
按:“[它刂]”字義不可通,疑是“初”字之誤。 又疑“初”當屬下句讀。文當斷讀為“貴俴(賤)之立(位),幾(豈)或(有)才(哉)?初貴之則貴,俴(賤)之則俴(賤),可(何)𢤲(寵)於貴,可(何)羞於俴(賤)? ”此數句的意思是說,貴賤的地位,豈是一直就有的?如果開始貴的一直就貴,賤的一直就賤,那麼貴有什麼可榮耀的?賤有什麼可羞恥的?

簡16:價(賈)獸(守)賈(價)鬻聚䞈(貨)。
按:“賈”讀“價”疑非,當依字讀訓“買”,《左傳·桓公十年》:“其以賈害也”,杜注:“賈,買也。”“賈鬻”猶後言“買賣”。

簡16-17:舉而厇(度),以可士興,舉而不厇(度),以可士堋(崩)。
按:疑當斷讀為“舉而厇(度)以可,士興;舉而不厇(度)以可,士堋(崩)。”

簡17:既聞其辭,焉少(小)穀其事,以𥺆(程)其攻(功)。女(如)可,以差(佐)身相家。
按:“穀”疑是《說文》“𧥣”之假借字,《說文》:“𧥣,扣(敂)也。如求婦先𧥣叕(發)之。”《原本玉篇·言部》:“野王案:以言相扣發也。《論語》‘𧥣其兩端’、《公羊傳》‘吾為子口隱’并是矣。”引申為叩問義,“少叩其事”即稍微咨詢他一些事務(應該如何處理)。“𥺆”的那個字應當讀若“呈”,《說文》:“呈,平也”,段注:“今義云示也、見也”,展示、顯示的意思,“功”則是作用、效果的意思。“少叩其事”、“以呈其功”云云,謂稍微咨詢他一些事情的處理方法,以此看看其功效如何(即試探其才能),如果可以,就起用他來佐身相家。

林少平 2018-10-12 23:32
简2-3断读无误。“幾或”一词,文献常作“岂惑”,也有作“岂或”。汉邹阳《狱中上书》:“感於心,合於意,坚如胶漆,昆弟不能离,岂惑於众口哉!”《孔子家语·在厄》有“畴昔予梦见先人,岂或启佑我哉?”“它刂”字恐非误字。

王寧 2018-10-13 08:38
簡2-3:貴俴(賤)之立(位),幾(豈)或才(在)[它刂] (它)?
按:此條亦或可讀為“貴俴(賤)之立(位),幾(豈)或(又)才(在)初?”“在初”即《楚辭·天問》之“厥萌在初”的“在初”。“初”意為初生。蓋當時人尊尊親親、貴貴賤賤,都在于出身,貴的一生下來就貴,賤的一生下來就賤,而《治邦之道》反對這種事情。

文增 2018-10-13 09:30
簡2-3:貴俴(賤)之立(位),幾(豈)或才(在)[它刂] (它)?貴之則貴,俴(賤)之則俴(賤),可(何)𢤲(寵)於貴,可(何)羞於俴(賤)?

“岂或在它”是典型的道家认识,但解释起来需要按道家的理论加以补充。窃以为大致意思或是这样:“或贵或贱,不由其它原因(,乃是出于天意)。(所以)位尊坦然处之,位卑亦坦然处之;位尊不值得炫耀,位卑也没什么可耻。”应该是在说“宠辱不惊”的心态,或者是说应该各安其位,各尽其职。

《中庸》曰:“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侥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可以为参照。

“岂或在它”(而皆出于天意),《中庸》还有一段话可直接参考:“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诗》曰:‘嘉乐君子,宪宪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

林少平 2018-10-14 03:22
簡16:價(賈)獸(守)賈(價)鬻聚?(貨)。
王寧先生認為“賈”訓為“買”,“賈鬻”猶言“買賣”,可從。《文選·劉孝標<廣絕交論>》:“凡斯五交,義同賈鬻。”李善注:“杜預《左氏傳》注曰:‘賈,買也。’鄭衆《周禮》注曰:‘鬻,賣也。’”簡文“價”字當指管理買賣、聚貨的人,《周禮》有“賈師”一職。《周禮·地官·序官》:“賈師二十肆則一人。”鄭玄注:“賈師定物賈。”《周禮·地官·賈師》:“賈師各掌其次之貨賄之治。”“守”即“掌管”。《商君書·君臣篇》“故分五官而守之”。

文增 2018-10-14 09:17
價(賈)獸(守)賈(價)鬻聚?(貨)。

“货”是补字吗?若是,按上文理解的句意,补为“散”似乎更合适。

林少平 2018-10-14 10:39
此字為“貨”的古文。整理者讀為“聚貨”無誤。《易·系辭下》:“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國語·楚語下》:“古者聚貨不妨民衣食之利。”

心包 2018-10-14 11:35
拜讀劉國忠先生《清華簡<治邦之道>初探》一文,我依然堅定的認為簡17“既聞其辭,焉小穀其事,以程其功”中之“榖”當讀為“講”,至于“講”字該怎麼解釋,請參考《漢語大字典》“講”字條下各意義,我認為在諸義項之中,“評議”一訓放在這裡是比較合適的,這裡是繼“既聞其辭”之後的“實地考察”,所以,我認為“講”是完全可以勝任的。“𣪊”聲字與“冓”聲字相通的例子,參胡敕瑞教授《<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柒)·越公其事>札記三則》(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網站,2017年4月29日)一文。

文增 2018-10-14 12:03
附和心包先生的意见。我的意见是“榖”读为“构”,“构”训为心包先生认为的“讲”。根据“汉典”,“构”通“讲(jiang)”,但没列出例句;“构”又有“解释”义,例句是“是非辐辏,上不与构”(《韩非子》)。“既闻其辞,焉小榖(构)其事”,“解释”义也合适。

这里把《尚书·益稷》开头的那段话贴上来,和“既闻其辞,焉小榖其事,……”对比分析:

帝曰:“来,禹!汝亦昌言。”禹拜曰:“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皋陶曰:“吁!如何?”禹曰:“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昏垫。予乘四载,随山刊木,暨益奏庶鲜食。予决九川,距四海,浚畎浍距川;暨稷播,奏庶艰食鲜食。懋迁有无,化居。烝民乃粒,万邦作乂。”皋陶曰:“俞!师汝昌言。”

1、大禹说的“都!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窃以为就是“既闻其辞”的“辞”。从上下文看,“辞”不是“言辞”的意思,是“推辞”。舜帝请大禹讲讲治水的事,大禹一开始推辞,所以皋陶再次邀请他说说。
2、从“洪水滔天”到“万邦作乂”,对应“焉小榖其事”。对照来看,“焉小榖其事”的“焉”应读为“延”,“邀”的意思。

这么多同音字,我怀疑不是通假的问题,是不是抄手有意的?出于某种意图,有意这么做?而且还不仅仅是用同音字代替这一种做法,字形上下左右颠倒,改换偏旁,加一笔减一笔,等等,好像都是故意的。这个问题我怀疑很长时间了。

余晓春 2018-10-14 21:11
簡7“……焉觀其貌,焉聽其辭。既聞其辭,焉少穀其事,以程其功”云云,與《鮑叔牙與隰朋之諫》簡1—2“有夏氏觀其容以使,及其亡也,皆爲其容;殷人之所以代之,觀其容,聽其言,凡其所以亡,爲其容,爲其言;周人之所以代之,觀其容,聽言,[辶句][亻厶司]者使,凡其所以衰亡,忘其[辶句][亻厶司]也。二三子勉之,寡人將[辶句][亻厶司]”可以結合研究。比较可知,“穀其事”之“穀”與“[辶句][亻厶司]”之“辶句”无疑當表示一詞(撇开樓上“穀”的读法分歧不论,“辶句”的旧说中董珊先生读为“考”于义最合),而“[亻厶司]”可據以讀“事”,《唐虞之道》簡23“聞舜悌,知其能[糸厶司]天下之長也”之“[糸厶司]”,裘先生读为“事”,得到普遍认同,是其通假之证(又可參謝明文先生《金文札記二則》)。

王寧 2018-10-16 08:03
《鮑叔牙與隰朋之諫》的“𨒡”字,馬王堆帛書《戰國縱橫家書·謂燕王章》“因𨒡韓魏以代齊”,《戰國策·燕策一》該字作“驅”。據余先生所言,也許《治邦之道》的“穀”和《鮑叔牙》中的“𨒡”亦均當讀“驅”,即驅使之“驅”。 “少(稍)驅其事”即稍微指派他去做些事的意思。

水之甘 2018-10-16 15:27
原考釋的理解是又問題的,將虛詞“安”讀為“焉”,事實上“安(焉)……”是“哪裏用的上……”
原文意思是:
故而選用善人,一定要熟悉的瞭解他的品行,哪裏用的看他的相貌、聽他的言辭。

但這樣語句是不通順,所以“安”當虛詞一定要當“按”,實詞講,即所謂“依據”即“按度程”之按

心包 2018-10-19 13:26
此種聯繫極其可信,“榖”、“句”音通絕無問題,這裡都讀為“講”,謝先生亦曾懷疑私人所藏一套春秋中期的編鐘“享我一人,肇榖威儀”的“榖”讀為“講”或者“糾”(《談談胡器中兩例“榖”字的讀法》,368頁下“注3”,“商周青銅器與金文研究”’學術研討會,中國鄭州,2017年10月27-29)。

林少平 2018-10-21 01:50
清華簡八《治邦之道》簡17“既聞其辭,焉少穀其事,以程其功”中的“穀”字,學者爭議較大。按:《集韻》以為“穀”字之音可讀作“冓”。《康熙字典》引“《論語》‘不至於穀’,皇侃讀”為例。《說文》:“冓,交積材也。”段玉裁《說文注》:“高注《淮南》曰:‘構,架也。材木相乗架也。’按結冓當作此。今字構行而冓廢矣。”故“冓”字或作“構”,含有“積累”之義,與“積”字近義。《論語·泰伯》:“子曰:‘三年學,不至于穀,不易得也。’”以往學者將“穀”字理解為“俸祿”,引伸為“做官”,文意不通。若讀作“冓(構)”,理解為“積累”義,此句豁然開朗。大概意思是說“三年的學習,(知識)都不能達到積累的程度,(知識)不容易獲得。”因此,簡文“少穀其事”卽“稍冓(構)其事”,大概意思是說“稍加積累其事”。《禮記·儒行》:“儒有內稱不辟親,外舉不辟怨,程功積事,推賢而進達之。” 陳澔《集說》引應氏曰:“程算其功,積累其事。”此說與簡文“稍冓(構)其事,以程其功”相吻合。

文增 2018-10-21 09:26
水之甘先生提到的整理者将“安”读为“焉”的问题,据这支简提供的有限信息,我的意见是“安”直接如字读,但要和前后断开,作“安详”、“安定”、“和缓”讲,如《大学》“安而后能虑”之“安”,意思是“……安定;再听听他说话,其表达顺畅;然后再考察他的事迹,计算他的功劳。”似乎是在说选拔、任用官员的事,要先看其人的神态是否端正、听其表达是否流畅得体,再考核事功。
“构”倾向于“考”义。按林少春先生所言,“构”与“积”近义,据“汉典”,“积”有“累计”义,“累计其事”,考核其一共做了多少事,更通。“积累其事”,也是累计的意思。
“子曰:三年学,不至于穀,不易得也”,“易”后断开,“多年专心于问学,以致生活条件很差,也不改变志向,这样肯定能学有所成”,道理上通,更可以颜回为例。穀作“俸禄”讲当然不对,不符合事实,孔子之教并非在教人如何谋差事。直接作“谷”讲,可通。



查看完整版本: [-- 清華八《治邦之道》初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1901 second(s),query:2 Gzip dis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