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子居

[讨论]请问关于楚简中的“鬻熊”、“穴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7-1-20 12:29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天涯倦客\"][quote:83a19e42f9=\"大意觉迷\"]这里一篇文章,是辨析“穴熊”古音的问题:
《离骚》“三后”即新蔡楚简“三楚先”说——兼论穴熊不属于“三楚先”
赞成穴熊不是三楚先之一的说法。[/quote]“三后”在中原地区可能有自己的内涵,但在楚国地区,可能会将自己的理念加到“三后”上,那么楚国人使用的三后概念可能会和“三楚先”统一起来。戴震《屈原賦注初稿》:“三后,卽下‘前王’,謂楚之先君賢而昭顯者。故不具其名,今未聞。(自注:余以下‘前王’證之,屈子所言,當先及本國。其但云‘三后’者,猶周家言‘三后在天’,卽指太王、王季、文王。在楚言楚,其熊繹、若敖、蚡冒乎?”虽然戴震没有准确的表明楚国的三后具体是谁,但他的思路基本是正确的。
發表於 2007-1-20 17:45 | 顯示全部樓層
从简文的内容来看:
…举祷楚先老僮(童)、祝 (融)、 (鬻)酓(熊)各一牂。…(《包山》2•217)…举祷楚先老僮(童)、祝 (融)、 (鬻)酓(熊)各两 。…(《包山》2•237) …举祷楚先老童、祝 (融)、 (鬻)酓(熊)各两牂。… (《新蔡》甲三:188、197) …就祷楚先老 (童)、祝[融] (《新蔡》甲三:268) 先老 (童)、祝[融]、 (鬻)酓(熊)各一牂 (《望山》一•120+《望山》一•121[13])[楚]先老 (童)、[祝]融各一牂 (《望山》一•122+《望山》一•123[14])
同时提到“楚先”和先祖名号的要么是老童、祝融两位,要么是老童、祝融、鬻熊三位,基本不出这个圈。可见此三人是“三楚先”的不二人选。同时与文献也不矛盾。
 樓主| 發表於 2007-1-20 19:41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想起了这段《左传·昭公十二年》
昔我皇祖伯父昆吾,旧许是宅。
 樓主| 發表於 2007-1-21 17:21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左传·僖公二十六年》:“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楚人让之。”这个,俺觉得应该不是只说夔子不祀“祝融”与“鬻熊”,而是举其远近各一以指代诸先祖,反观楚简中的内容,若仅举二人的话,则是“老童”、“祝融”。不知有没有仅举“祝融”、“鬻熊”的简文?
發表於 2007-1-21 17:58 | 顯示全部樓層
《邾公釛钟》铭曰:“陆终之孙邾公釛作厥和钟”。其中“陆终”之“终”的写法与楚简中“祝融”之“融”的写法类似。都是从虫虫,从庸。也恰符合文献中“祝庸”的写法。罗泌《路史·后纪》:“祝融,字正作祝庸。伯者,爵名。”另“容成氏”有文献写作“庸成氏”《法言义疏·三 吾子卷第一》释名释姿容曰:‘容,用也。’字亦通作‘庸’。庄子胠箧篇‘容成氏’,六韬大明篇作‘庸成氏’,庸亦用也。而《山海经》中有“中容”。王国维《观堂集林.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云:然〈大荒东经〉曰「帝俊生仲容」、〈南经〉曰「帝俊生季厘」,是即《左传》之仲熊、季狸,所谓高辛氏之才子也。如果王国维的假说成立的话,似乎就存在一条“熊—容—融—庸—终”的通假链。但很明显,这里存在两个问题:一、熊—容是否在读音上可以互转?即使互转,能草率地得出“熊—融—庸—终”通假的结论?二、有著名的青铜器录[冬戈]诸器。器主录[冬戈],录六音同,[冬戈]为冬声,与终同。岂不能见到同音的字就往一快凑吧?
 樓主| 發表於 2007-1-21 18:05 | 顯示全部樓層
“老童——祝融——陆终”的世系关系是很值得考虑的,因此,并非仅是读音孤证。
發表於 2007-1-21 18:06 | 顯示全部樓層
老童——祝融——陆终早就是定论的世系关系还要强调?
 樓主| 發表於 2007-1-21 18:15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2e4262a556=\"大意觉迷\"]……如果王国维的假说成立的话,似乎就存在一条“熊—容—融—庸—终”的通假链。但很明显,这里存在两个问题:一、熊—容是否在读音上可以互转?即使互转,能草率地得出“熊—融—庸—终”通假的结论?二、有著名的青铜器录[冬戈]诸器。器主录[冬戈],录六音同,[冬戈]为冬声,与终同。岂不能见到同音的字就往一快凑吧?[/quote]俺并没有仅见到同音就往一块儿凑,俺提出这个可能是因为:首先,这三个名字在世系上是衔接的。其次,陆终对于祝融八姓的重要性是很明显的。第三,楚简中目前俺还没看到可以和《左传》对应的“祝融”、“鬻熊”二者连称,仅有“老童”、“祝融”的连称。最后,才是语音上的对应可能。
發表於 2007-1-21 18:18 | 顯示全部樓層
楚简中目前俺还没看到“祝融”、“陆终”二者连称,仅有“老童”、“祝融”或者“老童”、“祝融”“鬻熊”与“楚先”搭配。楚简中“陆终”的影子也没有,根本没有证据。
 樓主| 發表於 2007-1-21 18:27 | 顯示全部樓層
另外想到一个问题,既然“火师”和“守燎”是对应的关系,为什么却成了“不与盟”的理由呢?《国语·晋语八》:“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那么鬻熊为文王师,是不是只是指为其火师呢?既然未与楚盟,那么成王封熊绎又是怎么说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11-1 09:14 , Processed in 1.052753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