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子居

[讨论]请问关于楚简中的“鬻熊”、“穴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7-1-21 18:46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44a65bbfb5=\"大意觉迷\"]楚简中目前俺还没看到“祝融”、“陆终”二者连称,仅有“老童”、“祝融”或者“老童”、“祝融”“鬻熊”与“楚先”搭配。楚简中“陆终”的影子也没有,根本没有证据。[/quote]所以,姜亮夫先生认为祝融可能就是陆终,可备一说,但是从世系上看又不符合。楚简没有陆终的确是个很可怪的现象。
發表於 2007-1-21 18:50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0858953863=\"天涯倦客\"][quote:0858953863=\"大意觉迷\"]楚简中目前俺还没看到“祝融”、“陆终”二者连称,仅有“老童”、“祝融”或者“老童”、“祝融”“鬻熊”与“楚先”搭配。楚简中“陆终”的影子也没有,根本没有证据。[/quote]所以,姜亮夫先生认为祝融可能就是陆终,可备一说,但是从世系上看又不符合。楚简没有陆终的确是个很可怪的现象。[/quote]关于读音的问题,是否能爽快地证明“容—熊—融—庸—终”之间的关系呢?
 樓主| 發表於 2007-1-21 19:11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417b9fe2e4=\"子居\"]另外想到一个问题,既然“火师”和“守燎”是对应的关系,为什么却成了“不与盟”的理由呢?《国语·晋语八》:“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那么鬻熊为文王师,是不是只是指为其火师呢?既然未与楚盟,那么成王封熊绎又是怎么说呢?[/quote]这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楚人在多大程度上遵从周礼?楚人的祭祀制度是咋样的?为什么夔子就应该祭祀鬻熊呢?
發表於 2007-1-21 19:14 | 顯示全部樓層
容:古音余母东部熊:古音匣母蒸部融:古音喻母冬部庸:古音余母东部终:古音章母冬部分析:容、庸古音最近,可以通假,如容成又可作庸成;融、终古音最近,故姜亮夫说祝融可能是陆终(祝、陆亦音近);另外:东、冬二部旁转迭韵;熊和其他四字的差距就比较大,难说通假。
 樓主| 發表於 2007-1-21 19:38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13c2727b2a=\"子居\"][quote:13c2727b2a=\"子居\"]另外想到一个问题,既然“火师”和“守燎”是对应的关系,为什么却成了“不与盟”的理由呢?《国语·晋语八》:“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荆蛮,置茅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那么鬻熊为文王师,是不是只是指为其火师呢?既然未与楚盟,那么成王封熊绎又是怎么说呢?[/quote]这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楚人在多大程度上遵从周礼?楚人的祭祀制度是咋样的?为什么夔子就应该祭祀鬻熊呢?[/quote]或者这么想,夔子的不祀是不是并不象他所辩称的那样,而是本来就有什么社会性的背景呢?
發表於 2007-1-22 11:54 | 顯示全部樓層
容:古音余母东部 熊:古音匣母蒸部 融:古音喻母冬部 庸:古音余母东部 终:古音章母冬部 分析:容、庸古音最近,可以通假,如容成又可作庸成;融、终古音最近,故姜亮夫说祝融可能是陆终(祝、陆亦音近);另外:东、冬二部旁转迭韵;熊和其他四字的差距就比较大,难说通假。
看来王国维对《山海经》与《左传》的比附过于牵强。虽然《山海经》中的“季厘”的“厘”和《左传》中的“季狸”的“狸”之间存在通假,但不能直接得出“季厘”与“季狸”之间的对应关系。中容与仲熊之间就更不能想当然地感觉他们之间似乎有这联系,就硬是将读音往一快凑。
 樓主| 發表於 2007-1-22 19:18 | 顯示全部樓層
《山海经·海内经》:“冬夏播琴。”郭璞云:“播琴犹播殖,方俗言耳。”毕沅云:“播琴,播种也。水经注(汝水)云:‘楚人谓冢为琴。’冢、种声相近也。”郝懿行云:“毕说是也。刘昭注郡国志‘鮦阳’引《皇览》曰:‘县有葛陂乡,城东北有楚武王冢,民谓之楚武王岑。’然则楚人盖谓冢为岑,岑、琴声近,疑初本谓之岑,形声讹转为琴耳。”《山海经·大荒西经》:“有榣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顓頊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榣山,始作乐风。”则“童”“融”“终(琴)”“熊(酓)”的脉络可知。既然只是记音,则此楚简中的“巟酓”自然非常可能就是此陆终(太子长琴)啦。“老童——祝融——陆终”“老童——祝融——太子长琴”所以朱德熙、裘锡圭、李家浩等先生认为“[女蟲]酓”可能是《山海经》中记载的“长琴”,与前面的帖子结合起来看,俺也觉得很有可能哦。
發表於 2007-1-23 11:54 | 顯示全部樓層
结合楚简中的资料我们可以列出 老童……祝融……穴熊……鬻熊 的世系关系,因为中间世数不明,可以用省略号表示。 “陆终”的名号在楚简中尚未发现,我们可以根据《世本》《史记》以及《邾公釛钟》补出,可获得世系为: 老童……祝融……陆终……穴熊……鬻熊 《山海经》中所谓“太子长琴”,因为《山海经》成书复杂,传抄可能出现讹误,再加上历代对其重视不够,校订程度有限。不该将其与楚简和其他史料文献的记载轻易混为一谈。中容与仲熊的关系就是例子。将“[女蟲]酓”和“陆终”硬扯到一块,根本没有任何证据,根本不值得讨论。
 樓主| 發表於 2007-1-23 12:05 | 顯示全部樓層
回顾了一下帖子,忽然想到件事情,俺在前面一直是接受各篇文章中的一个观念,“鬻熊”的“鬻”,这个从“女”从“虫虫”的字,大家都认为是由“虫虫”得声,俺想请教一下各位先生,从“虫虫”的字多少是由“虫虫”得声的?有没可能这个字是由“女”得声的呢?呵呵,想起在秦晋楚等地的方言中,鱼宵幽是通押的。
 樓主| 發表於 2007-1-23 18:58 | 顯示全部樓層
试着整理一下到目前所得的已知内容:1、文献材料的比较。对于“三楚先”而言,“老童——祝融——陆终(太子长琴)”的序列无疑是有相当优势的;“鬻熊”解所用材料《左传·僖公二十六年》:“夔子不祀祝融與鬻熊,楚人讓之。”则缺少“老童”,优势稍弱;“穴熊”解在文献方面的支持则更后之。2、字形方面的比较。新蔡的“穴熊”在这方面是最有优势的,但只对应新蔡简;“鬻熊”仅“熊”字与“酓”字对应;陆终(长琴)在“琴”与“酓”的对应上与“熊”字并无多大差异。3、读音方面的比较。“陆终”解和“鬻熊”解读音最近之,“穴熊”解则仅对应于新蔡简。4、字义方面的比较。三者都未解释何以如此命名,在这方面可探索空间最大,但因为限定条件少,随意成解的可能也最大。由此,[女虫]与陆、长、鬻、穴在读音和字形方面的关系都有待于继续补充,且为什么在祝融、[女虫]酓的名字中都出现从“虫虫”的现象,似乎也是值得考虑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11-1 09:18 , Processed in 1.027242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