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子居

[讨论]请问关于楚简中的“鬻熊”、“穴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07-1-24 12:40 | 顯示全部樓層
试着整理一下到目前所得的已知内容: 1、文献材料的比较。楚简中的“楚先”有“老童、祝融、鬻熊”和“老童、祝融”两种搭配,《左传·僖公二十六年》:“夔子不祀祝融與鬻熊,楚人讓之。”又存在“祝融、鬻熊”的搭配模式,对于“三楚先”而言,“老童、祝融、鬻熊”的序列无疑是有相当优势的。“穴熊”是楚国先祖之一,这一点有文献的证据,现在所发现带有“穴熊”的新蔡楚简没有出现对应“楚先”字样,故可认为其不属于“三楚先”。 2、字形方面的比较。新蔡的“穴熊”之“穴”显然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是“六”或“陆”的讹误;“鬻熊”之“熊”字可与“酓”字对应,而“鬻”在现在发现楚简中有两种,一种是从女从虫虫,一种是从示从虫虫。3、读音方面的比较。从女从虫虫者,毓声。从示从虫虫,有学者指出,乃是“毓”字的变体,读作“鬻”。“鬻”和“毓”是余纽觉部字,“穴”是匣纽质部字,声韵皆远,不能相混。陆终、太子长琴出自不同性质的资料,不能随意攀扯到一块;而在一没史料证据,二没有读音理论支持,三无视楚简文字,四先入为主,五篡改文字在先,将陆终与穴熊扯到一起更是荒谬中的荒谬。
 樓主| 發表於 2007-1-24 13:15 | 顯示全部樓層
赫赫,再想一下,实际上这个“穴”字不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回头找找材料,应该还是有可研究的地方。而且“陆”字也满有意思的哦。
發表於 2007-1-24 18:09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22b6a6219c=\"大意觉迷\"]陆终、太子长琴出自不同性质的资料,不能随意攀扯到一块;而在一没史料证据,二没有读音理论支持,三无视楚简文字,四先入为主,五篡改文字在先,将陆终与穴熊扯到一起更是荒谬中的荒谬。[/quote]说陆终是太子长琴的确是比较荒唐,因为没有什么根据,谱系不同、读音不同,在没有坚实的证据的情况下说成是一个人是很不负责任的。但是我认为“长琴”极有可能是楚国的祖先之一,从读音上讲,“琴”和“酓”古音都是在侵部,读音相近,我想“长琴”实际上应该做“长酓”,也就是“长熊”,从《海经》记载的谱系上看,他是楚国的祖先中第一个以“酓(熊)”为名的人。《海经》本身是楚人所作,楚人的世系在其中有记载毫不奇怪。所以,《世本·帝系》中关于楚人的世系穴熊以前也是大有问题的,它只是战国末期经过整齐和整理过的楚人世系,它的可信度还需要进一步证实。
 樓主| 發表於 2007-1-24 19:07 | 顯示全部樓層
贴一下与“陆”字相关各字的比较图:
 樓主| 發表於 2007-1-24 19:31 | 顯示全部樓層
《史记·楚世家》:“卷章生重黎。……帝乃以庚寅日诛重黎,而以其弟吴回为重黎后,复居火正,为祝融。吴回生陆终。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其长一曰昆吾……六曰季连,芈姓,楚其后也。”《集解》徐广曰:“《世本》云:老童生重黎及吴回。”谯周曰:“老童即卷章。”《左传·昭公十二年》:“灵王曰:昔我皇祖伯父昆吾,旧许是宅。”《山海经·大荒西经》:“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quote:758fd7de1a=\"天涯倦客\"]说陆终是太子长琴的确是比较荒唐,因为没有什么根据,谱系不同、读音不同,在没有坚实的证据的情况下说成是一个人是很不负责任的。但是我认为“长琴”极有可能是楚国的祖先之一,从读音上讲,“琴”和“酓”古音都是在侵部,读音相近,我想“长琴”实际上应该做“长酓”,也就是“长熊”,从《海经》记载的谱系上看,他是楚国的祖先中第一个以“酓(熊)”为名的人。《海经》本身是楚人所作,楚人的世系在其中有记载毫不奇怪。所以,《世本·帝系》中关于楚人的世系穴熊以前也是大有问题的,它只是战国末期经过整齐和整理过的楚人世系,它的可信度还需要进一步证实。[/quote]
發表於 2007-1-24 20:36 | 顯示全部樓層
[quote:cea45b1d09=\"天涯倦客\"][quote:cea45b1d09=\"大意觉迷\"]陆终、太子长琴出自不同性质的资料,不能随意攀扯到一块;而在一没史料证据,二没有读音理论支持,三无视楚简文字,四先入为主,五篡改文字在先,将陆终与穴熊扯到一起更是荒谬中的荒谬。[/quote]说陆终是太子长琴的确是比较荒唐,因为没有什么根据,谱系不同、读音不同,在没有坚实的证据的情况下说成是一个人是很不负责任的。但是我认为“长琴”极有可能是楚国的祖先之一,从读音上讲,“琴”和“酓”古音都是在侵部,读音相近,我想“长琴”实际上应该做“长酓”,也就是“长熊”,从《海经》记载的谱系上看,他是楚国的祖先中第一个以“酓(熊)”为名的人。《海经》本身是楚人所作,楚人的世系在其中有记载毫不奇怪。所以,《世本·帝系》中关于楚人的世系穴熊以前也是大有问题的,它只是战国末期经过整齐和整理过的楚人世系,它的可信度还需要进一步证实。[/quote]《山海经》中的谱系和其他先秦典籍中有矛盾不是件新鲜事。要想证明长琴的存在,必须像证明老童存在一样,在楚简中发现对应的文字,才能作为一个支点。即使发现和“长琴”类似的字样,也不能随便和“陆终”攀扯起来。陆终的“陆”与“祝”同为觉部,而“终”已经证明和“融”为同字。但是否能得出“陆终=祝融”的结论,仍须谨慎,至于某人为了篡改方便进行没有根据的胡联系,更是不必在意。
發表於 2007-1-24 20:56 | 顯示全部樓層
《左传》和《国语》中没有陆终的名称出现。而《国语》有祝融八姓,比《史记》所言陆终六姓少了两姓。《史记》中对陆终六姓的记载和《国语》祝融八姓的记载有着不同的资料来源。
 樓主| 發表於 2007-1-30 17:31 | 顯示全部樓層
读到这段,《新蔡楚简“咠祷”即“〇(从羽从能)祷”说》(http://www.bsm.org.cn/show_article.php?id=440)
由于当时新蔡简尚未发表,只是结合传世文献及诅楚文作“熊”而楚金文作“酓”,所以才会有“当时别国人称楚王室为‘熊’氏,而楚王室自称‘酓’氏。”的误会,现在随着楚简材料的大量出土,可以知道楚国人自己也称自己的先祖为“熊”氏,而且与称“酓”同见于新蔡楚简……新蔡简假借字多见,而且有的还比较怪异,如,甲三8、18:“癸嬛之日”,乙四102:“丁睘”。其中的“嬛”、“睘”即“亥”之借字。 所以“祷”或作“弌禱”、“咠禱”、“禱”也不足為奇了。
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呵呵。
發表於 2007-2-1 20:52 | 顯示全部樓層
对于喜欢钻牛角尖并篡改文字的人来说什么都有意思。只有实事求是是最没意思的。
發表於 2007-5-27 22:32 | 顯示全部樓層
“穴”可释为“六”。老童 就是重黎!也可以看看《长沙子弹库楚帛书》的内容,与之对照。罗泌《路史·后纪》:“祝融,字正作祝庸。伯者,爵名。” 另“容成氏”有文献写作“庸成氏”  那《离骚》的“朕皇考曰伯庸”也可解释为“伯融”,即祝融了。楚庄王时被楚国所灭的庸国也有可能就是融国了?即祝融之国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11-1 09:23 , Processed in 1.041587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