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12
返回列表 發新帖
樓主: 暮四郎

关于嬭加编钟铭文的一些看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8-18 22:12 | 顯示全部樓層
释为减的那个字,从庶,是否可以读为泽。第二个字,可能勿声。
这四个字,应该就是祭统十伦里面的上下之伦,施仁恩于贱者。
發表於 2019-8-19 16:50 | 顯示全部樓層
铭文的主语“余”是曾国已故国君龚公的夫人,是楚文王的子孙、楚穆王的女儿,出嫁到曾国(之<出>邦于曾)。她在曾国国君龚公去世后,由其儿子继位,并辅助其儿子治理好国家。
發表於 2019-8-29 09:39 | 顯示全部樓層
“孫=”當是“孫孫”重文,讀為“遜孫”,即恭順之孫。“文王之遜孫”“穆王之元子”恰可形成對仗之勢。
發表於 2019-9-11 22:20 | 顯示全部樓層
收到月刊,与文峰塔铭文对比。
可见曾侯用南公左右的事情,来和他自己不耻佐楚,作为类比。
容易产生的联想,就是南公如吕尚,不是周的同姓。
穆之元子,似乎可能是穆王的旧太子。
以穆天子传盛姬丧礼,推测可能有改嫡之事。
当然也存在南公姬姓,无后,改继之的可能。
不管上述那种,在两周故国里,这种情形比较少见。
發表於 2019-9-14 22:53 | 顯示全部樓層
郊特牲有孝孙曾孙云云,其实都是义称,散文而增加了一个谓国家的说解。
文峰塔曾侯自称后稷之玄孙,其不耻佐楚,谓何国家;义地冈尚据实述古。
春秋不出,斯无义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9-17 04:43 , Processed in 1.06355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