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5526|回復: 184

安大簡《詩經》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9-24 17:2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談安大簡《詩經·樛木》篇中的“ 1.jpg ”字
南京大學 魏宜輝
   
   安大簡《詩經·樛木》篇中,與今本《詩經》“葛藟荒之”中的“荒”對應之字寫作:
                     02.png
   這個字竹簡整理者釋作“豐”,並在注釋中指出:[1]
   “豐”字西周金文或作“ 05.png ”(豊卣,《集成》05403·1),應分析爲從“壴”,“亡”聲。簡文“豐”字作“ 06.png ”,當是承襲金文這種寫法。……《毛詩》作“荒”,當屬音近通假。上古音“豐”屬滂紐冬部,“荒”屬曉紐陽部。
   林澐先生過去已經指出,《金文編》“豊”字條下的“ 07.png ”、“ 08.png ”等釋豊誤。字從壴從二亡,甲文亦有此字,辭例均不同于豊。[2]
   竹簡整理者將金文“ 06.png ”字分析爲從“壴”“亡”聲,也是非常正確的,那麼按照這個思路,簡文中“ 06.png ”字的構形也應該是“壴”“亡”聲。今本《詩經》與“ 06.png 1.jpg )”對應之字爲“荒”,“荒”字從“亡”得聲。“ 1.jpg ”“荒”二字皆從“亡”聲,從聲韻上看二字的讀音關係是非常密切的。因此,我們的意見傾向還是將“ 1.jpg ”字讀作“荒”爲好。


[1] 黃德寬、徐在國主編:《安徽大學藏戰國竹簡(一)》,中西書局,2019年,第77頁。


[2] 林澐:《新版〈金文編〉正文部分釋字商榷》,1990年中國古文字學會第八屆年會提交論文,江蘇太倉。
   




發表於 2019-9-28 21:53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5《芣苡》“尃(薄)言襭之”之“襭”字形,疑從宀從筭(算)省,是計算之“計”的或體。“襭”、“計”匣見旁紐雙聲、同質部疊韻音近。
發表於 2019-9-28 20:2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紫竹道人 於 2019-9-28 20:25 編輯
斯行之 發表於 2019-9-28 19:22
所謂“辰+䖵”可能是簡20《麟之趾》中讀爲振的“胤+䖵”之省譌。

所謂“省譌”,字形上並無確據;字音上,整理者把《麟之趾》之“胤+䖵”讀爲今本之“振”,本已難信,二字聲母不近(“胤”屬L系,“振”屬T系。“胤”有子孫承續之義,似不必“趨同”)。
又,簡106與今本“杻”相當之字,整理者釋爲從“脜”聲,音形皆合(“脜”,《說文》“讀若柔”,楚簡多用爲“擾(從‘夒’聲)”或“柔”);改釋爲從“䌛”聲或“道”,聲母反而有隔。
 樓主| 發表於 2019-9-24 23:58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秦風·小戎》篇中“駕其騏馺”的“馺”應該是“ 00.png ”字之誤。楚簡文字中,“及”與“殳”寫法相近易混。“ 00.png ”字從馬,殳聲。“殳”爲侯部字,“ 00.png ”字韻部也當爲侯部。這樣“ 00.png ”字可以與上面的“驅(侯部)”、“續(屋部)”、“轂(屋部)”字押韻。如果將其讀作“驥”,則失韻了。今本《詩經》與“馺< 00.png >”對應之字爲“馵”,古音爲章母侯部字,與從“殳”得聲的“ 00.png ”字讀音關係極近,“ 00.png ”可讀作“馵”。
發表於 2019-10-6 18:50 | 顯示全部樓層
    (結合諸位的意見,貼個安大簡《詩經》拆分字符的釋文——造字版在此不便顯示。其中體例不甚統一,如補充闕文既用“[]”又用“【】”,或者用“{}”,心知其意即可。爲有助於理解文意,釋文中適當録入了一些異文。)

   
周南

關雎
    [門龻(關)]=疋(雎)[鳥九口(鳩)],才(在)河之州(洲)。要(窈)翟(窕)[弔口(淑)]女,君子好[棗戈(求?戈?)(逑)]。
晶(參)[竹尾少土(差)]苀(荇)菜,左右流之。要(窈)翟(窕)[弔口(淑)]女,俉(寤)【一】[爿帚(寐)]求=之=(求之。求之)弗[貝又(得)],俉(寤)[爿帚(寐)] 思伓(服)。舀=才=(悠哉悠哉),[辵廛(輾)][亻叀(轉)]反昃(側)。
晶(參)[竹尾少(差)]苀(荇)菜,左右采之。要(窈)翟(窕)[弔口(淑)]女,琴【二】瑟有(友)之。
晶(參)[竹尾少(差)]苀(荇)菜,左右教(芼)之。要(窈)翟(窕)[弔口(淑)]女,鐘[喜攵(鼓)]樂之。

葛覃
    葛之[尋由(覃)]可(兮),陀(施)于[宀中(中)]浴(谷)。隹(維)【三】葉萋=(萋萋)。黃鳥于[鳥悲(飛)],集于權(灌)木,亓(其)鳴[利鳴=(喈喈)]。
葛之[尋由(覃)]可(兮),陀(施)于[宀中(中)]浴(谷)。隹(維)【三】葉莫=(莫莫),是刈是[禾隻(穫)],【四】爲[希氐(絺)]爲[希卩(綌)],備(服)之無睪(斁)。
[产言(言)]告帀(師)氏,言告言[辵帚(歸)]。尃(薄)[禾隻(濩)]我厶(私),尃(薄)灌(澣)我衣,害(曷)灌(澣)害(曷)【五】否,[辵帚(歸)][穴心皿(寍-寧)]父母。

卷耳
    菜=(采采)[艸龻(卷)]耳,不溋(盈)[夨血(頃)][匩(匡-筐]。差(嗟)我[衣馬(褱-懷)]人,[宀目貝(實-寘)]皮(彼)周行。
陟皮(彼)高阬(岡),我馬玄黃,【六】我古(姑)勺(酌)皮(彼)[厶兕(兕)]衡(觥),隹(維)㠯(以)羕(永)[昜角(傷)]。
陟皮(彼)[山衰(崔)][山鬼九(嵬)],我馬[它元(虺)]遺(隤),我古(姑)勺(酌){皮(彼)}金[畾田金(罍)],隹(維)㠯(以)羕(永)[衣馬(褱-懷)]。
陟【七】皮(彼)[𣳟(砠)]矣,我馬徒(瘏)矣,我[僕臣(僕)]夫(痡)矣,員(云)可(何)無(吁)矣。

樛木
    南又(有)流(樛)木,葛[艸田壘/蘲=(藟纍)]之。樂也君子,福禮(履)[俀(綏)]【八】之。
南又(有)流(樛)木,葛[艸田壘/蘲(藟)]豐(荒)之。樂也君子,福禮(履)[𨟻(將)]之。
南又(有)流(樛)木,葛[艸田畾=(藟)]榠(縈)之。樂也君【九】子,福禮(履)城(成)之。

螽斯
    衆(螽)斯之羽,选=(詵詵)可(兮)。宜尒(爾)孫=(子孫),[厸文凶=(振振—已有説:“閔”?)]可(兮)。
衆(螽)斯之羽,[辵習=(揖揖)]可(兮)。宜尒(爾)孫=(子孫),執=(蟄蟄)可(兮)。
衆(螽)斯之【十】羽,厷=(翃翃-薨薨)可(兮)。宜尒(爾)孫=(子孫),[興虫=(繩繩)]可(兮)。

桃夭
    桃之夭=(夭夭),卲=(灼灼)亓(其)芋(華)。寺(之)子于[辵帚(歸)],宜亓(其)室[爫家(家)]。
桃之夭=(夭夭),又(有)焚(蕡)亓(其)[宀目貝(實)] 。寺(之)【十一】子于[辵帚(歸)],宜亓(其)[爫家(家)]室。
桃之夭=(夭夭),亓(其)葉萋=(萋萋)。寺(之)子于[辵帚(歸)],宜亓(其)[爫家(家)]人。

兔罝
肅=(肅肅)兔[蔖又(罝)],[彔攴/㪖(椓)之正=(丁丁)]。糾=(赳赳)武夫,公【十二】矦(侯)干城。
肅=(肅肅)兔[蔖又(罝)],陀(施)于[宀中(中)][甾土戈(逵)]。[繆/丩=(赳赳)]武夫,公矦(侯)好[棗?<求?>戈(仇)]。
肅=(肅肅)兔[蔖又(罝)],陀(施)于[宀中(中)]林。[繆/丩=(赳赳)]武夫,公矦(侯)腹心。

芣苢
菜=(采采)[艸缶(芣)]【十厽(三)】㠯(苢-苡),尃(薄)言采之。菜=(采采)[艸缶(芣)]㠯(苢-苡),尃(薄)言右(有)之。
菜=(采采)[艸缶(芣)]㠯(苢-苡),尃(薄)言掇之。菜=(采采)[艸缶(芣)]㠯(苢-苡),尃(薄)言捋之。
菜=(采采)[艸缶(芣)]㠯(苢-苡),尃(薄)言【十四】[袺]之。菜=(采采)[艸缶(芣)]㠯(苢-苡),尃(薄)言[宀开(開-襭)]之。

漢廣
    南又喬木,不可休思。灘(漢)又(有)遊女,不可求思。灘(漢)之[宀𡉚(廣)]矣,不可羕(泳)【十五】[思]。江之羕(永)矣,不可方思。
    橈=(橈橈-翹翹)楚(-錯?)新(薪),言刈亓(其)楚。寺(之)子于[辵帚(歸)],言[禾萬(秣)]亓(其)馬。灘(漢)之[宀𡉚(廣)]矣,不可羕(泳)[思]。江【十六】之羕(永)矣,不可方思。
橈=(橈橈-翹翹)楚(錯)新(薪),言刈亓(其)蔞。寺(之)子于[辵帚(歸)],言[禾萬(秣)]亓(其)駒。灘(漢)之[宀𡉚(廣)]矣,不可羕(泳)思。江之羕(永)矣,【十[七]】[不可方思]。

麟之趾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定,[胤䖵=(振振)]公眚(姓),于(吁)差(嗟)[厸文(麟)]可(兮)。
[厸文(麟)]之角,[胤䖵=(振振)]公族,于(吁)差(嗟)[厸文(麟)]可(兮)。

周南  十又一  【廿】

召南

鵲巢
    隹(維)鵲又(有)巢,隹(維)[鳥九口(鳩)]凥(處)之。寺(之)子于[辵帚(歸)],百兩御之。
隹(維)鵲又(有)巢,隹(維)[鳥九口(鳩)]方之。寺(之)子于[辵帚(歸)],百兩[辵匚羊(將)]之。
隹(維)鵲又(有)巢,【廿一】{隹(維)[鳥九口(鳩)]}[浧皿(盈)]之。寺(之)子于[辵帚(歸)],百兩城(成)之。

采蘩
    于㠯(以)采[艸弁糸(蘩)]?于渚于止(沚)。于㠯(以)用之?公矦之士(事)。
于㠯(以)采[艸弁糸(蘩)]?于[阜水阜(澗)]之[宀中(中)]。【廿二】……

草蟲
……我心則敓(説)。
陟皮(彼)南山,言采亓(其)[艸𢼸(薇)]。未見君子,我心[昜心(傷)]悲。亦既見[止],……【[廿五]】

采蘋
……及[土父皿(釜)]。
于㠯(以)奠之?宗室[木中(牖)]下。[竹亯(孰-誰?)]亓(其)[尸示(尸)]【[之?有齊季女]。】【[廿七]】

甘棠
……白(伯)所害(愒/憩)。
幣(蔽)[巿攴(芾)]甘棠,勿戔(剗-翦?)勿掇。卲(召)白(伯)所敓(説)。

行露
厭[竹會(浥)]行𩂣(露),[豈攵(豈)]不[亻㐁(宿-夙)]夜?胃(謂)【廿八】[行]多𩂣(露)。
隼(誰)胃(謂)[鳥雀(雀)]亡(無)角?可(何)㠯(以)[耳串(穿)]我屋?隼(誰)胃(謂)女亡(無)[爪家(家)]?可(何)㠯(以)[𤶬(速)]我獄?唯(雖)𧫷(速)我[獄,室家不足]。
……【[廿九]】

羔羊
……後人自公,[虫爲=]它=(委蛇委蛇)。
羔羊之裘,索(素)絲五樅(總)。[虫爲=]它=(委蛇委蛇),後人自公。
羔羊……【[卅一]】……[自]公後人。

殷其雷
[宀垔攵(殷)]亓(其)[雷畾(靁)]矣,才(在)南山之下。可(何)斯韋(違)斯,莫或皇凥(處)。[口㚔?䖵(振振)]君子,[辵帚=]才=(歸哉歸哉)。
[宀垔攵(殷)]亓(其)[雷畾(靁)]矣,才(在)南山之【卅二】昃(側)。可(何)斯韋(違)斯,莫或皇(遑)思(息?)。[辵口㚔?䖵=(振振)]君子,[辵帚=]才=(歸哉歸哉)。
[宀垔攵(殷)]亓(其)[雷畾(靁)]矣,才(在)南山之昜(陽)。可(何)斯韋(違)斯,莫或敢皇(遑)。[辵口㚔?䖵=(振振)]君子,[辵帚=]【卅厽(三)】哉=(歸哉歸哉)。

摽有梅
[艸力力(𦭼-摽)]又(有)某(梅),亓(其)[宀目貝(實)]七也。求我庶士,台(迨)亓(其)吉也。
[艸力力(𦭼-摽)]又(有)某(梅),亓(其)[宀目貝(實)]晶(三)也。求我庶士,台(迨)亓(其)今也。
[艸力力(𦭼-摽)]又(有)某(梅),【卅四】[辵血(頃)]匩(筐)既(塈?)之。求我庶士,台(迨)亓(其)胃(謂{-彙?-會?})之。

小星
李<季(嘒)>皮(彼)少(小)星,厽(三)五才(在)東。[艸戚=(肅肅)]肖(宵)正(征),[亻㐁(宿-夙)]夜才(在)公,折(寔)命不同。
季(嘒)【卅五】{皮(彼)少(小)星},隹(維)晶(參)與茅(昴)。[艸戚=(肅肅)]肖(宵)正(征),保(抱)[衣今(衾)]與[衣壽(幬-裯)],折(寔)命不猷(猶)。

江有汜
江又(有)洍(汜),寺(之)子于[辵帚(歸)],不=我=㠯=(不我以,不我以),後也[母心(悔)]。
江【卅六】又(有)沱,寺(之)子于[辵帚(歸)],不=我=[辵化=](不我過,不我過),[翏欠(嘯)]也[訶(歌)]。
江又(有)渚,寺(之)子于[辵帚(歸)],不=我=與=(不我與,不我與),後也凥(處)。

野有死麕
    埜(野)又(有)死麏(麕),白茅㯱(包)之。又(有)女【卅七】[衣馬(<褱>-懷)]萅(春),吉士[月言系(誘)]之。
林又(有)[艸僕臣(樸)][樕],埜(野)又(有)死[鹿彔(鹿)],白……【[卅八]】

何彼襛矣
    ……[禾?皿?(穠)]矣,[艸昜(唐)][艸隶(棣)]之芋(華)。害(曷)不戚(肅)[缶隹(雝)],王巸(姬)之車。
可(何)皮(彼)[禾?皿?(穠)]矣,芋(華)若桃[木李(李)]。坪(平)王之孫,齊矦之子。
皮(彼)【卅九】[釣維何]?隹(維)絲[医攴(伊)]緍(緡)。齊矦之子,坪(王)之孫。

騶虞
皮(彼)[艸叕土(茁)]者[艸居(葭)],一發五[邑甫(豝)]。于差(嗟)從(縱?)[虎口(乎)]。
皮(彼)[艸叕土(茁)]者菶(蓬),一【[發五豵]。【[𠦜]】于差(嗟)從(縱?)[虎口(乎)]。】
【[皮(彼)[艸叕土(茁)]者]】[艸旨(蓍)],一發五麋(麛?)。【[于差(嗟)從(縱?)[虎口(乎)]。】【[𠦜一]】

秦風

車鄰
[有車鄰鄰],又(有)馬白[眞臼(顛)]。未見君子,寺人是命。
阪又(有)喪(桑),溼(濕-隰)又(有)[木㫃昜(楊)]。既見君子,竝侳(坐)[喜攵(鼓)]簧。含(今)者不【𠦜二】樂,[辵立𠂤欠(逝)]者亓(其)忘。
[反土(阪)]又(有)厀(漆),溼(濕-隰)又(有)栗。既見君子,竝侳(坐)[喜攵(鼓)]瑟。今者不樂,[辵立𠂤欠(逝)]者亓(其)[宀目貝(實-耋)]。

駟驖
四(駟)[馬戊(牡)]孔屖(夷),六【𠦜厽(三)】[糸叀糸(轡)]才(在)手。公之[𢼸(媚)]子,從公于[單犬(獸-狩)]。
遊于北[囗爰(園)],四[馬土(牡)]既柬(閑)。象車龻(鸞)[鹿毛(麃-鑣)],載監(獫)[匃酉(猲/歇)]喬(獢/驕)。
奉寺(時)=[辰日=]牡[=](辰牡,辰牡)孔[石首(碩)]。公曰【𠦜四】左之,[象谷(豫-舍)][巿頁(拔)]則[丹?隻(獲)]。

小戎
少(小)戎[車立廾(輚-俴)][竹周(收)],五備(楘)桹(梁/良)[木舟(輈)]。遊環[業业䒑攴(脅)]敺(驅),[韋含(陰-紟)]紳(靷)[金夭(鋈)][糸士罒牛(續)]。[文目(文)][韋因(絪-鞇/茵)]象(暢)[㝅木(轂)],加(駕)亓(其)[馬亓(騏)][馬及<?網上:“殳”之譌,讀爲今本之“馵”,當是>(馵)]。我念君子,[{圅-人}心(溫)]亓(其)【𠦜五】女(如)玉。才(在)皮(彼)板屋,[嚻又(撓?/擾?/亂?——今本毛詩)]我心曲。
[馬戔(俴)]駟孔羣,鉤(厹)矛[金夭(鋈)][氵𦎫(淳-錞)]。尨(蒙)[羽巿(伐-旆)]又(有)[林备{夗田}?(苑)],竹[木才匕(柲{閟/閉})]緄𦅌(縢),虎韔[鼠勺(豹?/鏤?——今本毛詩)][丶雁糸(膺)],交鬯(韔)二弓。我【𠦜六】念君子,[肀食(載)][爿帚(寢)【與《關雎》等篇德“寐”字同形?——可證此字當是一形二用;或者是戰國時期的古人習慣性混訛?】][肀食(載)]興。猒=(厭厭)良人,屖=(遲遲-夷夷-秩秩)惪(德)音。
駟(四)牡孔屖(夷?/阜?——今本毛詩),六[糸叀糸(轡)]才(在)手。[馬亓(騏)]騮是[宀中(中)],[馬禾(騧)][馬丽(驪)]是參(驂)。尨(龍)[戶由<古?>革(盾)]是[合曰攵(合)],[金夭(鋈)]㠯(以)結(觼)納(軜)。【𠦜七】我念君子,[{圅-人}心(溫)]亓(其)才(在)邑。方可(何)爲亓(期),古(胡)肰(然)余念之?

蒹葭
兼(蒹)苦(葭)蒼=(蒼蒼),白𩂣(露)爲霜。所胃(謂)[医攴(殹-伊)]人,才(在)水弌(一)方。朔(遡)韋(洄)從之,道[辵虘又=(阻且)]【𠦜八】[長。朔(遡)]韋(洄)從之,[林备{夗田}?(宛)]才(在)水之[宀中(中)]央。
兼(蒹)苦(葭)萋=(萋萋),白𩂣(露)未[氵幾(晞)]。所胃(謂)[医攴(殹-伊)]人,才(在)水之[氵𡵂(溦-湄)]。朔(遡)韋(洄)從之,道[虘又=(阻且)]薺(躋)。朔(遡)韋(洄)從之,道【𠦜九】【【【據毛詩,此處缺第二章後5字:【【宛在水中坻。】】第三章前半部分:【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遡洄從之,道阻且右。遡洄】】[[虘又=(阻且)]右。朔(遡)韋(洄)]從之,[林备{夗田}?(宛)]才(在)水之[宀中(中)][之止(沚)]。

終南
冬(終)南可(何)又=(有?有)柚(/條?)又(有)某(梅)。君子至止,[糸金(錦)]衣[鼠瓜(狐)]裘。[产色(顔)]女(如)渥庶(赭),亓(其)君也才(哉)。
冬(終)南【五十】[可(何)又=(有?有)紀]又(有)棠。君子至止,[巿冋(絅/褧/——黻)]衣肅(繡)尚(?上?——裳)。備(佩)玉倉=(瑲瑲——將將),壽丂(考)不忘。

黃鳥
𪁉=(𪁉𪁉-交交)黃鳴(鳥),止于喪(桑)。隼(誰)從穆公,子車中(仲)行。隹(維)此中(仲)行,【五十一】百夫之方(防)。臨亓(其)穴,[言耑=(惴惴)]亓(其)栗(慄)。皮(彼)倉(蒼)者天,[氵业䒑丄止(殲)]我良人。女(如)可[貝士罒牛(贖)]也,人百亓(其)身。
𪁉=(𪁉𪁉-交交)黃鳴(鳥),止于楚。隼(誰)從穆公,子車【五十二】咸(鍼)虎。隹(維)此咸(鍼)虎,百夫之俉(禦)。臨亓(其)穴,[言耑=(惴惴)]亓(其)栗(慄)。皮(彼)倉(蒼)者天,[氵业䒑丄止(殲)]我良人。女(如)可[貝士罒牛(贖)]也,人百亓(其)身。
𪁉=(𪁉𪁉-交交)黃鳴(鳥),止于朸(棘)。隼(誰)【五十三】從穆公,子車盍(奄)思(息)。隹(維)此盍(奄)思(息),百夫之惪(特)。臨亓(其)穴,[言耑=(惴惴)]亓(其)栗(慄)。皮(彼)倉(蒼)者天,[氵业䒑丄止(殲)]我[良人。女(如)可[貝士罒牛(贖)]也,人百亓(其)身。]

渭陽
[我]【[五十四]】遺(用作“送”?)咎(舅)氏,矞(遹)至于昜(陽)。可(何)㠯(以)曾(贈)之,[辵各(路)]車[車乘(乘)]璜(黃?)。
我遺(用作“送”?)咎(舅)氏,舀=(滔滔-悠悠)我思。[何以贈之?瓊瑰玉佩。]

晨風
[穴如(鴥)]皮(彼)[辰日(晨)]風,炊(原注:火聲,讀爲“鬱”;劉剛:吹?)皮(彼)北林。【五十五】……

無衣
……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于興師,脩我矛}】][丯戈(戟)],與子皆(偕)[作又(作)]。曾(贈)子㠯(以)組,昷(盟-明)月𨟻(將)[辵立𠂤欠(逝)]。

權輿
[台司(始)]也於我,[日止頁(夏)]屋[艸{尸巨}/{佢}=(渠渠)],今也[母心(每)]飤(食)亡(無)余(餘)。于差(嗟),不爯(稱-承?)權[與止(輿)]。
[台司(始)]也於我,[母口(每)]飤(食)八【五十九】【[簋,今也每食不飽。于嗟乎,不承權輿]。】

矦[疑爲“疾-晉”之譌?]風

汾沮洳
……[殊異{乎?}]公行。
皮(彼)[苂(焚-汾)]弌(一)曲,言采亓(其)蔌(藚)。皮(彼)[亻己(己-其)]之子,亓=[女𡵂(媺)=]女[=]玉[=][(其美如玉,其美如玉)],[朱攵(殊)]異公族。

陟岵
陟皮(彼)古(岵)可(兮),詹(瞻)[見亡壬(望)]父可(兮)。父曰:差(嗟)余子,行[辵殳(役)][𠉦(宿-夙)]夜【七十二】毋巳(已)。尚[十言斤(慎)]坦(旃)才(哉),允[來止(來)]毋[辵寺(止)]。
陟皮(彼)杞(屺)可(兮),詹(瞻)[見亡壬(望)]毋(母)可(兮)。母曰:差(嗟)余季,行[辵殳(役)][𠉦(宿-夙)]夜毋[爿帚(寐)——與“季”爲韻,此處必是用作“寐”字]。尚[幺言斤(慎)]坦(旃)才(哉),允[來止(來)]毋弃(棄)。
陟皮(彼)阬(岡)可(兮),【七十三】詹(瞻)[見亡壬(望)] [兄𡉚=(兄,兄)]曰:差(嗟)舍(余)弟,行[辵殳(役)][𠉦(宿-夙)]夜必皆(偕)。尚[幺言斤(慎)]坦(旃)才(哉),允[來止(來)]母(毋)死。

園有桃
[囗爰(園)]又(有)桃,亓(其)[宀目貝(實)]是肴。心之[頁心(憂)],言訶(歌)[虘又(且)]【七十四】[謠。不我]智(知)者,胃(謂)我士喬(驕)。皮(彼)人是才(哉),子員(云)可(何)亓(其)?心之[頁心(憂)]矣,隼=亓=智=之=(誰其知之?誰其知之?)割(害-蓋/盍)勿思。
[囗爰(園)]又(有)[木來止(棘)],亓(其)[宀目貝(實)]是飤(食)。心之[頁心(憂)]矣,翏(聊)【七十五】行四或(國)。不我智(知)者,胃(謂)我士無𠄨(亙-亟-極)。皮(彼)人是才(哉),子員(云)可(何)亓(其)?心之[頁心(憂)]矣,隼=亓=智=之=(誰其知之?誰其知之?)割(害-蓋/盍)亦勿思。

伐檀
[章欠=(坎坎)]伐柦(檀)可(兮),今[𨟻(將)]至(寘?—“至”亦可通?)者(諸)【[七十六]】河之[阜水阜心(干)]可(兮),河水清[虘又(且)][糸車糸(漣)]可(兮)。不[爪家(稼)]不[甾土口攵(穡)],古(胡)取尒(爾)禾三百坦(廛)可(兮)。不[單犬(獸-狩)]不[辵口㚔(獵)],古(胡)詹(瞻)尒(爾)廷(庭)又(有)縣[犭备彔<鹿?——似非“鹿”,而當是貆貉類動物之形,作形符?>(貆)]可(兮)。皮(彼)君子可(兮),【七十七】不[𠋲(素)][食戔(餐)]可(兮)。
[章欠土=(坎坎)]伐[楅示(輻)]可(兮),今[𨟻(將)]至(寘?—“至”亦可通?)者(諸)河之昃(側)可(兮),河之【此“之”字當是涉上文而衍】水清[虘又(且)]惪(直)可(兮)。不[爪家(稼)]不[甾土攵(穡)],古(胡)取尒(爾)禾三百𠶷(億)可(兮)。不[單犬(獸-狩)]不【七十八】[辵口㚔(獵),古(胡)]詹(瞻)尒(爾)廷(庭)又(有)縣[㥁㝵(特)]可(兮)。皮(彼)君子可(兮),不索(素)飤(食)可(兮)。
[章欠土=(坎坎)]伐輪可(兮),今[𨟻(將)]至(寘?—“至”亦可通?)者(諸)河之沌(漘)可(兮),河水清[虘又(且)]淪可(兮)。不[爪家(稼)]不[甾土口攵(穡)],【七十九】[古(胡)取]尒(爾)禾三百[囗麏(囷)]可(兮)。不[單犬(獸-狩)]不[辵巤㚔(獵)],古(胡)詹(瞻)尒(爾)廷(庭)又(有)縣麏(麇)可(兮)。皮(彼)君子可(兮),不索(素)[皀君(飧)]可(兮)。

碩鼠
[石口]=[鼠八吕]=(碩鼠碩鼠),母(毋)飤(食)我[萊米(麥)]。三[止月戈(歲)][龻(貫)]女,莫【八十】[我肎(肯)惪(德)。[辵立𠂤(逝)][𨟻(將)]迲(去)女],[辵帝(適)]皮(彼)樂=或=(樂國。樂國樂國),爰[貝又(得)]我惪(直)。
石=[鼠吕]=(碩鼠碩鼠),毋飤(食)我[黍田(黍)]。三[止月戈(歲)][龻(貫)]女,莫我肎(肯)與(/顧?)。[辵立𠂤(逝)][𨟻(將)]迲(去)女,[辵帝(適)]皮(彼)樂=土=(樂土。樂土樂土),爰[貝又(得)]我所。
石=【八十一】[[鼠吕]=(碩鼠碩鼠),毋]飤(食)我苗。三[止月戈(歲)][龻(貫)]女,莫我肎(肯)[火火衣(勞)]。[辵立𠂤(逝)][𨟻(將)]迲(去)女,[辵帝(適)]皮(彼)樂=蒿=(樂郊。樂郊樂郊),隹(維—陳劍之文)亓(其)羕(永)[虎口(號—陳劍之文:敖?)。

十畝之間
十[母田(畝)]之肩(間),喪(桑)者[門外]=(閒閒-閑閑),行與子還。
十【八十二】[母田(畝)]之外,喪(桑)者大=(泄泄),行與子[辵立𠂤(逝)]。

矦六    [作又(作)]魚寺=(之詩?)    魚者索人見隹(維?)心虫之[黍田(黍)]者虫之【——習書?】    【八十三】   

甬(鄘)風

柏舟
泛皮(彼)白(柏)舟,才(在)皮(彼)[宀中(中)]河。[水禾水(染?湛?-髧)]皮(彼)兩[鳥矛(髦)],是隹(維)我義(儀)。死矢𣏟(靡)它。母可(兮)天氏(只),不京(諒)人氏(只)。
泛皮(彼)白(柏)舟,才(在)皮(彼)河昃(側)。[水禾水(染?湛?-髧)]皮(彼)【八十四】兩[鳥矛(髦)],是隹(維)我惪(特)。死矢𣏟(靡)弋(慝/忒)。母可(兮)天氏(只),不京(諒)人氏(只)。

牆有茨
[爿𩫏(牆)]又(有)[疾虫(螏/蒺?)][𥝢䖵(䖿/蔾?)],不可欶(束)也。[宀中(中)][夕彔(冓)]之言,不可[言士罒牛(讀)]也。【[八十五]】[所可][言士罒牛(讀)]也,言之辱也。
[爿𩫏(牆)]又(有)[疾虫(螏/蒺?)][利虫(䖿/蔾?)],不可[吅工己爻(襄-攘/讓?)]也。[宀中(中)][夕彔(冓)]之言,不可[言昜(詳?/揚?)]也。所可[言昜(詳?/揚?)]也,言之長也。
[爿𩫏(牆)]又(有)[疾虫(螏/蒺?)][利虫(䖿/蔾?)],不可𠴵(埽)【八十六】也。[宀中(中)][夕彔(冓)]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猷(醜)[也]。

君子偕老
君子皆(偕)壽,[不不(副)]幵(笄)六加(珈)。[虫爲]=它=(委佗委佗-逶迆逶迆),女(如)山女(如)河,象備(服)是宜。【[子之不【[八十七]】淑,員(云)]】女(如)之可(何)?
[石臼二{斯}(玼)]亓(其)易(翟)也。[軫又(軫-㐱/鬒)][犬頁<犮頁>(髮)]女(如)云(雲),不佾(㞕/屑)[亻衰(髢)]也。玉[亻玉耳(瑱)]象啻(揥)也,昜(揚)[虘又(且)]此(皙)也。古(胡)肰(然)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八十八]】皮(彼)[玉翛<攸?+帚?>(縐)][希氐(絺)],是埶(褻?-設?)樂也。子之青(清)昜=(揚,揚)[虘又(且)][产色(顔)]也。廛(展)女(如)人也,邦之[产言(媛—彥?)]可(兮)。

桑中
爰采𦳝(唐)可(兮),[艸言毋土(沬)]之[卿土(鄉)]可(兮)。員(云)隼(誰)之思?[𡵂頁(媺-美)][孔皿(孟)]【八十九】湯(姜)可(兮)。[羽丌(期)]我喪(桑)[宀中(中)],[辵要(邀)]我上宫,遺(送?—與前文同,用作“送”?)我[氵亓(淇)]之上可(兮)。
爰采[萊米(麥)]可(兮),[艸母土(沬)]之北可(兮)。員(云)隼(誰)之思?[𡵂頁(媺-美)][孔皿(孟)]㚤(弋)可(兮)。[羽丌(期)]我喪(桑)【九十】[宀中(中),辵要(邀)]我上宫,遺(送?—與前文同,用作“送”?)我[氵亓(淇)]之上可(兮)。
爰采菶(葑)可(兮),[艸母土(沬)]之東可(兮)。員(云)隼(誰)之思?[女𡵂(媺-美)][孔皿(孟)][㛚(嫞/庸)]可(兮)。[羽丌(期)]我喪(桑)[宀中(中)],[辵要(邀)]我上宫,遺(送?—與前文同,用作“送”?)【九十一】我[氵亓(淇)]之上可(兮)。

鶉之奔奔
鶉之奔=(奔奔),鵲之競=(競競-彊彊)。人之亡(無)良,義(我)㠯(以)爲[兄𡉚(兄)]。
鵲之競=(競競-彊彊),鶉之奔=(奔奔)。人之亡(無)良,義(我)㠯(以)爲君。

定之方中
丁(定)之方中,[作又(作)]【九十二】爲疋(楚)宫。癸(揆)[之㠯(以)]日,[作又(作)]爲[罒疋(楚)]室。梪(樹)之秦(榛)栗,柯(椅)桐杍(梓)桼(漆),爰伐琴瑟。…【[九十三]】…
[升彼虛矣,以望楚矣]。[見亡壬(望)]疋(楚)與堂,羕(景)山與京,降觀于喪(桑)。卜員(云)既吉,冬(終)肰(然)【九十四】[允臧]。
[靈雨既零,命彼倌人:星言夙駕,說于桑田。匪直也人,秉心塞淵,騋牝三千。]

干旄
【[木兀攴=(孑孑)]竿(干)】[與止(旟)],才(在)孫(浚)之都。索(素)絲組之,良馬五之。皮(彼)姝者子,可(何)㠯(以)舍(余-予)之。
[木兀攴=(孑孑)]竿(干)𦑖(旌),才(在)孫(浚)之城。索(素)絲[糸亯女(祝)]【[之,良馬六之]】。皮(彼)【九十八】姝者子,可(何)㠯(以)告之。
甬(鄘) 九  白(柏)舟      【九十九】

魏風

葛屨
趬=(趬趬-糾糾)葛縷(屨),可(何?—據文意)㠯(以)[舟止頁(履)]霜?[言虫虫手-攙]=(摻摻)女手,可(何?—據文意)㠯(以)[衣丰(縫)]常(裳)?要之[木日力止(襋)]之,好人備(服)之。
好人定=(定定-提提),[亓子頁(宛)]肰(然)左[兒頁(睥睨?/-辟?)]。備(佩)亓(其)象䈕(揥),[可]㠯(以)自【百】[帝止(適)]。【今脫,清人郝懿行已疑有脫文。】隹(維)此[衣亼攴(褊)]心,是㠯(以)爲訿(刺)。

蟋蟀
[七䖵(蟋)][彳幺亍䖵(蟀)]才(在)堂,[止月戈(歲)]矞(遹-聿)亓(其)[辵立𠂤欠(逝)]。今者不樂,日月亓(其)[蔑萬(邁)]。毋巳(已)內(<大?>)[庚米(康)],猷(猶)思亓(其)外。好【百一】樂母(毋)無(荒),良士[止月戈]=(歲歲-蹶蹶)。
[七䖵(蟋)][彳幺亍䖵(蟀)]才(在)堂,[止月戈(歲)]矞(遹-聿)亓(其)[莫夕(暮)]。今者不樂,日月亓(其)[余+?(除)]。母(毋)巳(已)大[庚米(康)],猷(猶)思亓(其)[丹?<爪?>瞿心(懼-居?)]。好樂母(毋)無(荒),良士【百二】[丹?<爪?>瞿又]=(瞿瞿)。
[七䖵(蟋)][彳幺亍䖵(蟀)]才(在)堂,[辵殳(役)]車亓(其)休。今者不樂,日月亓(其)滔(慆)。母(毋)巳(已)大[庚米(康)],猷(猶)思亓(其)[𢝊(憂)]。好樂母(毋)無(荒),良士浮=(浮浮-休休?)。

揚之水
昜(揚)之【百三】水,白石[亞/巫/玉?口斤臼]=(鑿鑿)。索(素)衣絑(朱)襮,從子于沃。既見君子,員(云)可(何)不樂?
昜(揚)之水,白石昊=(昊昊-皓皓)。索(素)衣朱毒(/毐-繡),從子于淏(鵠)。既見【百四】君子,員(云)可(何)亓(其)[𢝊(憂)]?
昜(揚)之水,白石[釒命]=(鈴鈴-粼粼)。我[昏耳(聞)]又(有)命,不可㠯(以)告人。女(如)㠯(以)告人,害于[宀身口(躬)]身。

山有樞
山又(有)枸(樞),溼(隰)又(有)俞(榆)。【百五】子又(有)車馬,弗駝(馳)弗驅。子又(有)衣常(裳),弗[吕㐁攵(曳)]弗𨒡(婁)。𠓗(宛)亓(其)死[也],佗(他)人㠯(以)愈(愉-偷?)。
山又(有)楢(栲),溼(隰)又(有)[辵脜(杻)]。子又(有)廷內,弗洒[弗]𠴵(埽)。【百六】【[子又(有)鐘鼓]】,弗鼓弗丂(考-扣?)。𠓗(宛)亓(其)死也,佗(他)人是保。
山又(有)厀(漆),溼(隰)又(有)栗。子又(有)酉(酒)飤(食),盍日鼓瑟?[虘又(且)]㠯(以)訶(歌)樂,[虘又(且)]【百七】【[㠯(以)]羕(永)日]】。𠓗(宛)亓(其)死也,佗(他)人內(入)室。

椒聊
[尗戈(戚-椒)][樛+丩(樛-聊)]之[宀目貝(實)],坌(蕃)[辵侃(衍)][浧皿(盈)][興手(升)]。皮(彼)[亻己(己-其)]之子,[石𦣻(碩)]大無[朋土(朋)]。[尗戈(戚-椒)][樛+丩(樛-聊)][虘又(且)],遠[攸長(條)][虘又(且)]。
[尗戈(戚-椒)]【[百八]】[樛+丩(樛-聊)]之[宀目貝(實)],坌(蕃)[辵侃(衍)][浧皿(盈)][手口㚔(匊)]。皮(彼)[亻己(己-其)]之子,[石𦣻(碩)]大[虘又(且)][祝手(篤)]。[尗戈(戚-椒)][樛+丩(樛-聊)][虘又(且)],遠[攸長(條)][虘又(且)]。

綢繆
[弔糸(綢)]穆(繆)欶(束)新(薪),厽(三)曐(星)才(在)天。今夕【百九】可(何)夕,見此良人?子=可=(子兮子兮),女(如)此良人可(何)?
[弔糸(綢)]穆(繆)欶(束)楚,晶(三)曐(星)才(在)戶。今夕可(何)夕,見此盞(粲)者?子=可=(子兮子兮),女(如)此盞(粲)【百十】【[者可(何)]?】
【[[弔糸(綢)]]】穆(繆)欶(束)芻,厽(三)曐(星)才(在)[禺土(隅)]。今夕可(何)夕,見此[邑井方(邢-邂?)]矦(-逅?)?【[子=可=(子兮子兮),女(如)此[邑井方(邢-邂?)]矦(-逅?)可(何)]?】

有杕之杜
又(有)[艸吕㐁攵(杕)]者芏(杜),生於道左。皮(彼)君子=(茲?),[辵立𠂤欠(噬)]肎(肯)[辵帝(適)]我?[宀中(中)]心【百十一】[壴心(喜)]之,可(何?曷?)㠯(以)酓(飲)飤(食)之?
又(有)[艸吕㐁攵(杕)]者芏(杜),生於道州(周)。皮(彼)君子=(茲?),[辵立𠂤欠(噬)]肎(肯)[來止(來)]遊?[宀中(中)]心[壴心(喜)]之,可(何?曷?)㠯(以)酓(飲)飤(食)之?

羔裘
羔裘[鼠勺(豹)]袪,【百十二】自[虍壬(吾)]人居=(居居)。[豈攵(豈)]亡(無)異人?隹(維)子之古(故)。
羔裘[鼠勺(豹)]鼬(褎),自[虍壬(吾)]人[口㚔]=(究究)。[豈攵(豈)]亡(無)異人?【[隹(維)子之好]。】

無衣
【[剴(豈)曰亡(無)衣七也?不]】【[百十三]】女(如)子之衣,安[虘又(且)]吉也。
剴(豈)曰亡(無)衣六也?不女(如)子之卒(衣),安[虘又(且)][衣畜(燠)]也。

鴇羽
肅=(肅肅)【[鴇羽,集于苞栩。王事𣏟(靡)【[百十四]】]】古(盬),不能埶(蓺)稷[黍田(黍)],父母可(何)古(怙)?滔=(滔滔-悠悠)倉(蒼)天,[止禹土(害-曷)]隹(惟)又(有)所?
肅=(肅肅)[鳥㯱(鴇)][庚㯱(行)],集于㯱(苞)喪(桑)。王事𣏟(靡)古(盬),不能埶(蓺)稻【[粱]】,【[百十五]】父母可(何)嘗?滔=(滔滔-悠悠)倉(蒼)天,[止禹土(害-曷)]隹(惟)又(有)[尚示(常)]?
肅=(肅肅)㯱(鴇)翼,集于㯱(苞)朸(棘)。王事𣏟(靡)古(盬),不能埶(蓺)稷[黍田(黍)]【據韻腳,當乙正爲“黍稷”】,父母可(何)飤(食)?滔=(滔滔-悠悠)倉(蒼)天,【百十六】【[止禹土(害-曷)]】隹(惟)又(有)𠄨(亙-亟-極)?

    [邑{鬼+九}山(魏)]  九      葛婁(屨)    【百十七】


   
發表於 2019-9-25 11:07 | 顯示全部樓層
識字小議:
簡1「關」字之形為:    ,原整理者隸釋从[變-攵](頁5、69)。今復考圖版之形,其下所从[變-攵]旁似非从言,依其書寫筆勢,反而較近「耳」旁,疑即「聯」字,如    (《璽彙》2389),此方璽文「聯」之書寫布局結構即與簡文此字相類,再者,「關」、「聯」二字同屬元部,或謂音近,故頗疑簡文此字應隸釋从聯,「聯」亦「關」字之聲化或替換聲符,惟是否與小篆「關」字在字形發展上有所關聯,或可再作討論。(簡1關字)

璽彙2389

璽彙2389
(《璽彙》2389)

簡1關字

簡1關字
發表於 2019-9-24 19:13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簡《詩經》初讀

本帖最後由 斯行之 於 2019-9-24 19:39 編輯

簡29對應今本“穿”之字,整理者分析爲从“耳”、“串”聲,認爲是“聯”的異體,讀爲“穿”。今按:此字在楚文字中已出現數次,辭例可說者如包山簡之“~耳鼎”、上博簡《命》5“~壁”,均以釋“貫”爲較優(《出土戰國文獻字詞集釋》6116-6117頁,《上博楚簡文字聲系》2990頁)。安大簡此字對應今本“穿”字,與上博簡“貫壁”一語對應傳世典籍“穿壁”同。尤其是包山簡“貫耳鼎”是鼎口之立耳貫穿鼎蓋之耳,釋“貫”比“聯”要好。
簡34“摽”字整理者隸定爲从“艹”、从二“又”(即“
𠬪”字),並認爲所从“又”與《無衣》“作”字同。今按:這些字中的所謂“又”旁均是“力”,頗疑二“力”之形是“𠬪”形之譌(其形可參簡14“捋”,𠬪”“寽”字形古多相混,參看裘錫圭先生《釋“𠬪”》文)。

簡47“盾”之異體整理者分析爲
从“戶”、从“由+革(胄)”按此字當分析爲从“盾”、从“革”,“革”旁上部當是“盾”字(參看整理者所舉清華簡字形)之譌,所謂“由”形應該是“盾”的一部分

51讀爲“裳”之字,整理者隸定爲“上”,或以爲“尚”之省。今按:此即金文中用爲“裳”的“堂”之初文“冂”字,是楚文字存古之例。此字並非“尚”之省,反而“尚”是由此字演變而來(參看陳劍先生《金文字詞零釋(四則)》,《古文字學論稿》,安徽大學出版社2008年,134-135頁)。

全篇
“喪”字均應直接釋“桑”(字表215頁)。






發表於 2019-9-25 18:27 | 顯示全部樓層
《關雎》“左右流之”,整理者引毛傳曰:“流,求也。”按“流”似可讀為“摎”,《廣雅·釋言》“摎,捋也”,王念孫曰:“《周南·關雎》篇‘參差荇菜,左右流之’,流與摎通,謂捋取之也。”《樛木》“南有樛木”之“樛”,簡文即作“流”,是其旁證。

點評

今方言中的“揪/㧃”,大概就是對應典籍中的“流”“摎”。  發表於 2019-10-10 11:36
發表於 2019-10-9 22:57 | 顯示全部樓層
    毛詩《牆有茨》篇之“茨”,安大簡寫作“[疾虫(螏)][𥝢䖵 (䖿)]”。因字形從“虫/䖵”作,説者多以蟲類視之,以爲是“蜈蚣”之屬。
    其實,從詩篇中所用的動詞來分析,毛詩將其看作草本植物似乎於義爲長。
    (1)簡本首章的“束”字,若説是蟲類,似乎沒有“束”之之理?
    (2)第二章的“襄”字,借爲“攘”,雖然毒蟲亦可攘除之,然典籍中似仍以攘除草木爲常見。如《詩·大雅·皇矣》“攘之剔之”,即攘除草木之類。
    (3)第三章的“埽”字,若説牆有蟲而不可埽除,似乎不辭?蟲在牆上,正易埽除之。而若是蒺藜,則其根深入牆體內部,而且所扎之根不止一处,確實難以埽除之;若是硬性拽出其根以埽除之,則有可能破壞牆體,故可言“不可埽也”。
發表於 2019-10-7 2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拜讀侯瑞華先生《讀安大簡<詩經·摽有梅>札記一則》(見簡帛網10月7日首發,論壇也有帖子),將安大簡文所見的“[艸力力](𦭼-摽)”與“拋”字的傳抄古文字形聯繫起來,很有啓發性。
    其文最後的結論是:
    因此我們認爲,安大簡《摽有梅》的“摽”字應當是从“艸”、以“抛”字的聲旁爲聲旁的字,在簡文中可以讀爲“摽”,與今本《毛詩》對應。
——————————————————————————————————————
    今按:對這些字形及其之間的關係,我們的想法稍有不同,現寫出來供侯先生及諸位方家參考。
    “拋”是《説文》新附字,字形應當是後起的(先秦典籍似乎找不到用例?)。傳抄古文所見的“拋”字形雖訛變太甚,但從“力”作還是比較清楚的(比如其文所舉的第二個字形)。
    因此,我們猜測認爲,實際情況可能正好相反。即,安大簡所見的“[艸力力](𦭼-摽)”字形所從的聲符“[力力]”,反而應當是傳抄古文所見的“拋”字形的形體來源。
    證據在於,古代典籍中,曾以“抱”表“拋”。如《史記·李將軍列傳》:“廣暫騰而上胡兒馬,因推墮兒,取其弓,鞭馬南馳數十里,復得其餘軍。”《漢書•李廣傳》記載作:“暫騰而上胡兒馬,因抱兒,鞭馬南馳數十里。”學者指出,《漢書》中的“抱”即“拋”字。《説文》正文未收“拋”字,段注“抱”字云:“捊或从包。古音孚聲包聲同在三部。後人用抱爲褱袌字。葢古今字之不同如此。”——此或可證明,直到班固、許慎那個時代,“拋”字形仍然沒有產生。
    古代典籍中“餓殍”的“殍”字,或體作“𦭼”。或以爲“殍”是“[歹𠬪]”字形之訛變。如《韻會》云:“按《說文》𠬪音皫,物落也。凡从𠬪者皆當作𠬪。从爪从又,今變爲孚,轉寫訛耳。本非孚信之孚,然今經史承訛難遽改,故韻書並兩存之。”——此種訛變,大概既有字形近似而導致的訛誤(“孚”“𠬪”上部皆從“爪”),又有讀音相近的因素(“孚”與“𠬪”古音聲母皆屬於唇音,韻部一屬幽部,一屬宵部,音亦不遠)。
    古代典籍中“孚”與“包”常見通假,毋庸贅言。漢人以“抱”爲“拋”,與“[歹𠬪]”訛變爲“殍”正好可以合觀。再者,漢字發展過程中,“力”與“又”字符也有混用的現象,亦可爲佐證。《説文》解釋新附的“拋”字形,以爲其“从尤,从力”,“尤”字是从“又”分化而來的,或許所謂的“尤(又)”與“力”,在戰國古文中都是從“力”作的。參侯先生之文所舉的第三個傳抄古文“拋”字形,可見其右部所從的兩個字符應該是一樣的,或可爲佐證。
    因此,根據以上文字現象,我們認爲““[力力](𠬪)”當是“拋”字右部字符的來源;或者説,“拋”字之右部字符當是由“[力力](𠬪)”字形訛變而來的。
    再換句話説,“拋”字的本字當是“抱”字(或者説是“扌𠬪(捊)”字)。不過“拋”字形之右部是把上下結構的“𠬪”寫作左右結構,如同安大簡寫作“[力力]”那般而已。從字義上講,《説文》:“𠬪,物落,上下相付也。从爪从又。”即“𠬪”字表示兩隻手的動作,而“抱/拋”也是兩隻手的動作,二者可以通用也是很好理解的。

    綜上所述,我們認爲,安大簡《詩經》中所見的“[艸力力](𦭼-摽)”字形之聲符“[力力](𠬪)”,應當是傳抄古文所見的“拋”字形右部所從字符的來源(字形有訛變)。

    也即,安大簡《詩經》中所見的“[力力]”字形,仍應當如原注釋所説的那樣,看作是“𠬪”字形之訛變。
    注:不能表述説安大簡《詩經》中所見的“[力力](𠬪)”是“拋”字所从的聲旁。——因爲先秦時期或許根本就不存在後世才出現的“拋”字。——那樣表述的話,可能正好把字形之間的演變關係說反了。
    後起的“拋”字以及傳抄古文所謂的“拋”字形之右部,反而當是來源於戰國古文的“[力力](𠬪)”,如安大簡《詩經》中所見的字形。
發表於 2019-9-26 16:37 | 顯示全部樓層
簡50、51屬於《終南》一詩的“君子至止”的“止”,跟今本同。整理者皆誤釋為“之”,並於注釋引于省吾先生之說,說今本“止”為“之”之誤。現在看來,至少此首詩的兩個“止”並不誤,“至止”理解為“至而止”完全可通。

點評

《詩經》中類似位置的“之”“止”字,有些似乎已經虛化爲語氣虛詞了。  發表於 2019-10-10 11:41
發表於 2019-9-24 21: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東潮 於 2019-9-24 22:47 編輯

简35出现了“李”和“季”,对应今本《诗经·召南·小星》“嘒彼小星”之“嘒”。整理者以为二字皆为“孛”字之误。按,此说恐非。“李”“季”与“孛”形体略有差异,古文字阶段并无讹误例证。清华简《命训》第11号简“𥝕之以季”以及第13号简“季必仞=”与“季不仞=”中的“季”,在今本《逸周书》中写作“惠”。“季”“惠”不存在形近或义近上的关系,两者显然只能归为音近异文。既然“季”可以读为“惠”,“惠”和从“彗”得声之字经常通假,那么“季”自然也可与“嘒”形成通假关系。凑巧的是,马王堆帛书《缪和》有引今本《诗经·召南·小星》诗句,“嘒”正写作“惠”。所以,简文“季”字字形无误,与今本“嘒”是通假关系,而“李”则是“季”的形近误字。一般说来,楚简中的“李”上部都从“来”。而简文之“李”上部从“木”,并非楚文字中常见的“李”;整个字形与“季”只差顶端一笔,其实就是“季”字写讹。
發表於 2019-9-24 22:21 | 顯示全部樓層
簡98對應今本“孑孑干旌”句“孑”之字,整理者分析爲从“木”“攵”、“兀(元)”聲,疑爲“埶”字異體。今按:似是“殺”字。
發表於 2019-9-24 22: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海天遊蹤 於 2019-10-20 21:46 編輯

「退食自公」,簡31作「後人自公」,後退相混如同北大《老子》「是以聖人後其身而【一三九】身先」,「後」,傳世本同,帛乙作「退」,帛甲作「芮」,亦讀為「退」。李零《人往低處走:《老子》天下第一》44頁曾說古文字後退寫法相近,常混淆。

發表於 2019-9-24 22: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19-9-24 22:42 編輯

簡44對應《毛詩》“鑣”之字被整理者隸為從鹿從毛。按,與其隸為一不成字之形,毋寧隸為從老省從毛,即“耄”字。
發表於 2019-9-24 22:4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idan 於 2019-9-25 14:59 編輯

(誤說已刪)
發表於 2019-9-24 23: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悦園 於 2019-9-24 23:09 編輯

《芣苡》“薄言塞之”,今本“塞”作“擷”,整理者認為“擷”、“塞”古音遠隔,不可能通假,從李家浩先生說,將“塞”讀為“抍”。按塞屬心紐職部,“擷”屬匣紐質部,聲音看似很遠,但質、職二部相通,典籍和出土文獻中都不乏其例(參看蘇建洲《<上博五>補釋五則》,簡帛網2006年3月29日),比較典型的是楚簡中“息(心紐職部)”、“疾(從紐質部)”二字的通假。“擷”從“吉”聲,從“吉”得聲的“詰”與“計”通(《古字通假會典》513頁、《戰國秦漢簡帛古書通假字匯纂》544頁),“計”與“詯”通(《戰國秦漢簡帛古書通假字匯纂》539頁),“吉”、“計”、“詯”均為質部字,但與“詯”同從“自”聲的“息”卻屬職部,“息”、“塞”關係密切(二字同屬心紐職部,參看《古字通假會典》“塞與思”、“偲與息”條,第426頁),因此,“塞”直接讀為“擷”還是很有可能的。
發表於 2019-9-24 23:51 | 顯示全部樓層
安大简《诗经》附录中所定韵脚字有误定误标之处,试举例如下:

P154 《周南·葛覃》第三章,“否”“毋(母)”当入韵,之部。未标注。
P154 《周南·卷耳》第四章,四字当爲鱼部,整理者误定阳部。
P162 《召南·行露》第二章,“屋”当为屋部,整理者误定侯部。此章韵脚字为“角”“屋”“狱”“[狱]”,均为屋部。
P163 《召南·羔羊》第一章,按该书标注体例,韵脚字当定为“它(蛇)”,歌部,或标为“□”“它(蛇)”;第三章同,韵脚字当定为“人”,真部。
P164 《召南·殷其雷》第二章,韵脚字为“昃(侧)”、“思”,原定为职部,“思”为之部字,当定为职之合韵。
P169 《秦·车邻》第三章,“厀(漆)”“栗”“瑟”“  (实)”,原定为脂部,按体例当定为质部。
P170 《秦·小戎》第二章(传世本第三章),该章第二个韵段应为“  (縢)”、“應-心+糸(膺)”、“弓”、“興”、“音”,其中“音”为侵部,其他字为蒸部,当为蒸侵合韻。“人”字为真部,在奇数句,此处不入韵。整理者定为“人”、“音”真元合韵,不当。
P181 《甬·君子偕老》第二章,根据与传世本对照,“古(胡)肰(然)天也”之后当有下句,其韵脚字为“帝”,韵脚字当定为“易(翟)”、“?亻衰(鬄)”“啻(揥)”“此(晳)”“[帝]”,錫部,整理者的韵脚字无法押韵。
P181 《甬·君子偕老》第三章,“樂”属于藥部,在偶数句,疑当入韵,整理者定为与“  (絺)”有关,存疑。下两字在元部,语音略远。此处“樂”字应与上文押韵,是否是有漏抄,或者文献的整体性质就是节抄本或者草本。
P182 《甬·鶉之奔奔》第一章,韵脚字当定为“竞”、“[兄㞷](兄)”,阳部;第二章定为“奔”“君”,文部。奇数句不入韵。
P186 《魏·扬之水》第二章,“夃”字在韵脚字上,本章为幽觉合韵,“夃”实为股字,在鱼部。
P190 《魏·鴇羽》第三章,本章为职部韵段,“稷”“黍”互乙,“稷”入韵,整理者正文已经做了注释,此处未标注。


押韵材料中可见幽微通转之例,另外可能不能映证白一平教授文部二分、还有脂微分野的一些意见。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0-22 13:56 , Processed in 1.096734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