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231|回復: 1

[原创] 洹子孟姜壶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0-8 20: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不知因何,假期偶然想到此壶。
从知网下了几篇论文,感觉还是可以一断。
写了一个横披自存。今晚想将其成文,但一弄关于此壶的学术史,就感到麻烦。
感谢李晓红的硕论,还有徐义华18年发表的专论。
从他们摘引看,丧和嘉命,是对矛盾。郭老说铭文草草,背后也定有故事。
我只讲井底之见,不做口水相砍。孟姜是齐侯之女,
年纪不大过世了,生前曾许嫁天子,只是未曾行礼。
所以,丧事一起,齐侯便让太子请于宗伯,听命天子。
从走旁的那个齐字,就是丧服齐衰的齐,期就是丧服的期。
因为未行礼,所以虽然天子给了孟姜御妻的名分,但是他不参与服丧。
由于得了天子之命,所以虽然凶礼,但称为嘉命。
接下来,是行冥婚,参照婚礼纳徵。
无,已经定释为禖,可以读为周官的媒。
南宫子,可能是太后,也可能是正后。可能是拜姑。
最后的句读,逢用字,在其前逗开。
这对壶,称齐侯壶亦可,但似乎事情和他关系不大。称孟姜壶当然亦可,但非作器之人。
洹子孟姜,初称名,奉命成服,有谥。左传所见,似乎谥号和夫君,也可以毫无关系。
这个壶的断代,从铭文来看,是看不出来的。非得对号田桓子,那和铭文体例就对不上号。
这个铭文的意义和壶的断代早晚,关系极大。断早,意义更大,因为丧服和孔子的关系,主要是三年丧。
铭文显示,部分丧礼属于当年通行。那么三年丧,就是孔子重新赋予义理的重要部分。
断晚,则是丧服一个具体例证。当然,从陈侯午簋来看,还是晚些为好。
从铭文和断代来看,间接显示春晚战初,确实有复古的倾向。
引用前辈与当代学者的说法,这里就不一一标明。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0 23:39 | 顯示全部樓層
前人被陈洹子误,我被期服误。慢慢钞书,慢慢翻,才知道期字,原来是士昏的期。
哈哈,这个天子蛮有趣,郑君说,阳倡阴合,期日宜由夫家来。天子说,齐侯你来办吧。这个齐侯也真老手,拜嘉命,而且还不是大嫁活人。辣手。孔子一直讲礼崩乐坏,这个更不得了。春秋不见,或者事情发生在孔子之后。
齐侯自为许嫁在室女,服齐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0-22 14:06 , Processed in 1.04152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