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罗小虎

清華九《治政之道》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30 09:33 | 顯示全部樓層
21皮(彼)file:///C:\Users\user\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2.jpg(一)而【二一】不巳(已),亓(其)file:///C:\Users\user\AppData\Local\Temp\msohtmlclip1\01\clip_image004.gif(再)乃巳(已),厽(三)而不巳(已),……
20191130.jpg
發表於 2019-11-30 14: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斯行之 於 2019-11-30 15:03 編輯

簡26:古昔之有國者,明政以來之,銆教以撫之。
所謂“銆”字下部與“白”“百”均有差距。從整字結構來看,可能是稍有訛筆的“審”字(此篇訛書現象不少)。所謂“教”字與本篇其他幾個寫作“爻+言”之“教”字不同,“好好學習”先生已指出此字見於上博六《用曰》簡18。按此字爲從言、樹省聲之字(舊釋“設”無據),當讀爲“誅”(或者就可以說是“誅”字異體)。《荀子•樂論》有“審誅賞”之語。
Snipaste_2019-11-30_14-47-54.png
發表於 2019-12-1 12:0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y9082 於 2019-12-1 15:06 編輯

9「并邦不以力,威民不以刑」,「并」似爲《說文》「相從也」的「并」,《爾雅》作「拼」,文獻作「荓」「糸并」等。謂不以力使域內(或諸侯)服(呼應前後文「遠人之燮服于我」「四荒九州各分自立,以不服于其君」「是以不刑殺而修中治,諸侯服」等語)。

樓上先生讀「詖」可信,然則兩“愚”似爲「隅䁟」之「隅」,又作「愚」「遇」「偶」
38「以固御之」,「固」「御」連言,古亦御也(蔽、塞),字或作「錮」
發表於 2019-12-1 19:34 | 顯示全部樓層
簡33:夫諺又言:「漸=柯=,亓𢝔遠。」整理者讀「漸」爲「斬」,可信。這裡的「斬」不只是普通的砍伐的意思,應該還具有攻治的意思。王挺斌(2017)列舉了這類字,可以再補充一個「斬」。
有兩點也許值得注意:這裡引的《詩》和今本對比缺「不」字,安大簡《詩經·卷耳》和今本對比也缺「不」字。這裡引的《詩》前面說「諺有言」,而不說「詩云」,《國語·越語下》引用該句作「先人有言曰伐柯者其則不遠」。


王挺斌(2017)

王挺斌(2017)
發表於 2019-12-2 11:21 | 顯示全部樓層
《治政之道》22「柔之衋釰(銋)」,整理者讀「釰」為為「銋」,訓為「捲曲」。並引陳民鎮:《據清華九〈治政之道〉補說清華八(六則)》。按:此說可從,我們目前尚未看到陳民鎮先生的大作。不過,陳劍:〈說石鼓文的「任」字〉,“文字與解釋”學術研討會論文,2013年,以及陳劍先生為馬王堆漢墓帛書易傳的《衷》篇:「是故柔而不【玉刃】 ,然后(後)文而能朕(勝)也;剛而不折,然{而}后(後)武而能安也。」所撰寫的注釋等,已將相關問題說得很清楚,可以參看。
發表於 2019-12-2 23:29 | 顯示全部樓層
侯瑞华先生在清华出土文献网站研究六诗的文章,刚刚拜读。👍
陆平原以诗缘情,与孔子诗言志,绝无区别,文学史可稍作完善。
發表於 2019-12-3 10: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y9082 於 2019-12-3 11:05 編輯

「京心」以前有人說讀成「涼」,似有一點道理。除舉例外,权年老志衰,谗臣在侧,废适立庶,以妾为妻,可谓多凉德矣」(「德凉者灭,道高斯起」雖晚至唐代,也是「德」與「涼」的相配)
發表於 2019-12-3 15:26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思(使)君臣、父子”之“思”,或可讀“司”,令也。
發表於 2019-12-4 11: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19-12-4 23:24 編輯

    我認為簡27“五種歲獲”所對應“獲”之字,有可能是來源于下列之字所從的動物形象(下图来源于学者文章),即“貉”字象形,該字或用為“固”,“貉”匣母鐸部,“固”見母魚部,與“獲”音極近。


貉.jpg
貉头上的“刀”形.jpg
發表於 2019-12-5 0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王寧 於 2019-12-5 00:51 編輯

簡1:古(故)六詩不涇<淫>。
按:整理者<>讀“淫”,當是認為“涇”是“淫”之誤。而實際上,楚簡帛書中的“淫”多是從“巠”聲,如清華簡《說命》、《殷高宗問于三壽》寫作“[忄巠]”,本輯中均寫作“涇”,凡七見,恐不能認為是誤字。“淫”從“㸒”聲,《說文》認為“㸒”字是從爪𡈼(音逞或廷),是會意,而馬敘倫先生《說文解字六書疏證》則認為是從𡈼聲,可能是對的。疑先秦“巠”、“㸒”聲同或聲近,是耕、侵通轉之故,則其固讀“涇”若“淫”也。《經籍籑詁》卷二十七《下平聲·十二侵》云:“《書·洪範》:‘無有淫朋’,《漢石經》淫作涇。”《山海經·海內經》:“禺號生淫梁”,郝懿行《箋疏》:“《北堂書鈔》一百三十七卷引此經‘淫’作‘經’。”可見漢代以後典籍也有這種現象。所以簡帛書中以“涇”為“淫”可能是通假,而非是訛字,且此通假現象較為普遍。

簡18:遊述(怵)女又(有)夫,士又(有)妻遊,無赦。
按:我曾指出此中的“遊”是通淫、私通之意,這裡再補充一下。“遊”即“淫(婬)”,《廣雅·釋言》:“淫,遊也。”“淫”、“游”、“媱”均一聲之轉。《說文》:“婬,私逸也。”段本改“私”為“厶”,註云:“厶音私,姦衺也。逸者,失也。失者,緃逸也。”“遊述(遂)”蓋與“淫佚”、“淫逸”意思略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19-12-13 07:41 , Processed in 1.04665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