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ee

曾公[田+求]編鐘初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4-30 20: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白羽城 於 2020-4-30 21:17 編輯

屏幕快照 2020-04-30 下午9.16.34.png
發表於 2020-5-1 21:30 | 顯示全部樓層
谈谈曾公[田求]编钟铭文中的“高祖”及其有关问题
付 强


曾公[田求]曰:昔在我丕显高祖克仇匹周之文武。淑淑伯括小心有德,召事上帝, 怀多福,左右有周。
铭文中的高祖,发掘者经过分析认为生活在伯括之前,是文王的某位儿子。[1]
我们认为发掘者对于这里高祖的认识是错误的,下面谈谈我们的看法。从铭文看这位高祖辅佐文王、武王,曾侯与编钟铭文说:“伯括上庸,左右文武,达殷之命,抚定天下。王遣命南公,营宅氵内土,君此淮夷,临有江夏。”[2]把曾侯与编钟铭文与曾公[田求]编钟铭文比较我们就可以知道,曾公[田求]编钟铭文中的高祖就是伯括。嬭加编钟编钟铭文说:“伯括受命,帥禹之堵。”[3]把嬭加编钟编钟铭文与曾侯与编钟铭文比较我们就可以知道,南公就是伯括。
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曾国的始封者高祖是伯括,也被称呼为南公,就是文献中记载的南宫括,这些都是同一个人。曾国的始封的时间根据这些编钟铭文看,在周武王时期,地点在现在的湖北随州叶家山一带。根据西周的惯例,分封者一般派自己的长子就封,自己留居京师,如著名的鲁国。叶家山M111出土的曾侯 簋铭文:“曾侯 作列考南公宝尊彝”,考是父亲的意思,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曾侯 是南公伯括的长子,他前去曾国就封,是第一代曾侯,但是根据西周的惯例,依然把自己的父亲南公伯括称为曾国的始祖、始封者,这和鲁国、齐国是一样的。
关于南公伯括(南宫括)的身份,能确定的是姬姓。身份目前学术界有争论,一种看法认为南公伯括(南宫括)是文王子聃季载,《史记•管蔡世家》云:“武王同母兄弟        十人中,聃季载最少”。[4]另一种看法认为南公伯括(南宫括)是文王、武王的重臣。[5]文献记载很多,如:
《尚书•君奭》:“惟文王尚克修和我有夏;亦惟有若虢叔,有若闳夭,有若散宜生,有若泰颠,有若南宫括。”又曰:“无能往来,兹迪彝教,文王蔑德降于国人。亦惟纯佑秉德,迪知天威,乃惟时昭文王迪见冒,闻于上帝。惟时受有殷命哉。武王惟兹四人尚迪有禄。后暨武王诞将天威,咸刘厥敌。惟兹四人昭武王惟冒,丕单称德。” 武王时,虢叔已死,只剩四人,《尚书大传》称为“文王四友”。
《国语•晋语》记载:“及其即位也,询于‘八虞’,而谘于‘二虢’,度于闳夭而谋于南宫。”
《帝王世纪》曰:“文王昌……敬老慈幼,晏朝不食,以延四方之士,是以太颠、闳夭、散宜生、南宫适之属咸至,是为四臣。”
《帝王世纪》曰:“(武王)命南宫适散鹿台之财,发巨桥之粟,以赈贫民,命南宫伯达史逸,迁九鼎于洛邑,命闳夭封比干之墓,命宗祝飨祀于军。”而同一事,《史记•周本纪》中记载:武王克殷之初,命南宫适散鹿台之财,发钜桥之粟,以振贫弱萌隶。命南宫适、史佚展九鼎保玉。
周朝建立后,南宫适又成为武王的重臣。《周书•泰誓》《左传•昭公二十四年》记载武王称自己有“乱(治)臣十人,同心同德。虽有周亲,不如仁人。”据马融、郑玄考证南宫适就是武王所称的十个重要大臣之一。
综上,结合最近曾国考古出土的铭文,和文献的记载南公伯括(南宫括)辅佐文王、武王的事情是吻合的。所以我们认为南公伯括(南宫括)是姬姓,是文王、武王的重臣,辅佐文王、武王推翻了商朝的统治,他不是文王儿子聃季载。
王客我于康宫,乎厥命。皇祖建于南土,蔽蔡南门,誓应京社,适于汉东,南方无疆,涉征淮夷,至于繁阳。
这段话透露出很多信息,王客我于康宫,乎厥命。这里的王是周武王,讲的是武王封建南宫伯括(南宫括)就封南土曾国的地点,是在宗周的康宫,这个与金文中经常周王册命大臣在周康宫是吻合的。由此证明康宫不是康王之庙,唐兰的康宫原则靠不住。康宫至少在西周早期周武王时期已经存在。
适于汉东,表明曾国封的地望在汉水的东边,与文献所在载的汉东之国随为大,相互比较就证明曾、随是一个国家的不同称呼。
涉征淮夷,和曾侯与编钟铭文“王遣命南公,营宅氵内土,君此淮夷,临有江夏。”表明武王分封曾国的政治目的一方面是控制西周的南土,一方面是防御控制淮夷,淮夷是南方的土著,至少在西周早期已经存在,而且势力很大,需要周王分封诸侯国来监视。
昭王南行,舍命于曾,咸有成事,左右有周。
昭王南征伐楚荆,这个在史墙盘铭文中有明确的记载,根据之前的静方鼎等器物我们已经知道昭王南征的时候来过曾国、鄂国,而且根据金文记载昭王南征是涉汉伐楚,曾国在汉水的东边,所以此时的楚国应该在汉水的西南一带。这就表明至少在西周早期昭王时期楚国已经在汉水的西南一带,我们认为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楚国的早期都城丹阳。
發表於 2020-5-1 22:18 | 顯示全部樓層
修改一点曾国的始封的时间根据这些编钟铭文看,在周成王时期
發表於 2020-5-2 11: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悦園 於 2020-5-2 11:46 編輯
悦園 發表於 2020-4-28 21:44
俾辝千佅,佅或可讀為歲(參《古字通假會典》“昧與劌”條)。

此說廢棄。亻+末,應該是“休”的異體,該字重複出現了三次,均作“亻+末”,可見並非一時筆誤。馬敘倫曰:“末未形聲並是一字,未木亦復一字……木音明紐,未音微紐,同為鼻音次濁音,末音亦明紐,則末亦木之異文。蓋艸木皆象形之文,未、末二字以圖畫明之,仍是木字,不見為木枝葉之盛與為木杪也,特以在地下者為本,因謂出地上者為木,音轉為末,又轉為未耳。”(《距末  讀金器刻詞》)高鴻縉曰:“末取木梢為意,故就木而指明其梢為末,字音亦由木轉。”(《中國字例》)木、末音義皆近,又有偏旁亻的限制,那麼將此“亻+末”視為“休”的異體,恐怕比視為“休”的訛字要好。銘文的“千”,應該讀為“身”,“俾辝身休”,即使我得到好處。《詩·小雅·雨無正》“俾躬處休”,可參。
發表於 2020-5-2 11: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蜨枯 於 2020-5-2 17:33 編輯

.
發表於 2020-5-2 13:17 | 顯示全部樓層
結合曾公求編鐘和曾侯與編鐘銘文,可知高祖伯括(南宮括)“左右(仇匹)文武”,敬奉上帝,被視作曾國王室的直接先祖;而姬姓曾國的建立,亦卽“建于南土”,始於昭王對皇祖南公的冊命。高祖是伯括,皇祖是南公,並不相混。至少,曾公求編鐘和曾侯與編鐘銘文是這麼認爲的。葉家山曾侯犺墓大致在昭王時期或稍後,曾侯犺卽南公之子,從生存時代看,南公並非伯括。曾公求編鐘中的王是昭王,與康宮原則並無衝突。
發表於 2020-5-2 21:43 | 顯示全部樓層
悦園 發表於 2020-4-29 10:48
俾辝千佅(嵗),【帛+頁】天孔惠,【帛+頁】大概是頗的異體,《說文》:“頗,頭偏也。”帛、皮音近可通。 ...

此說也要修正。6樓指出“頁+巾/首+巿”是“帛+頁”的異體,我認為是非常準確的。它們應該大體相當於後世的“韍”,字亦作“紼”、“紱”、“芾”、“黻”等,指蔽膝,包山簡該字“巾”皆位於“頁”下,或即此義,銘文中“帛+頁”仍以音近可讀為“被”。
發表於 2020-5-3 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王客我于康宮,平[尹(據甬鐘B組補)]氏命皇且(祖)[魚部],建于南土[魚部]。敝蔡南門,質應亳社[魚部]。適于漢東,[南]方無疆[陽部]。涉政(征)淮夷,至于繁湯(陽)[陽部]。

這裏根據用韻,對本段的斷句作了調整。原考釋者的斷句作“王客我于康宮,乎厥命。皇且(祖)建于南土,敝(蔽)蔡南門,質(誓)應京社,適于漢東”。

其中將“命”與“皇祖”連讀,是薛培武先生的意見。這一處理顯然更合理:一來“平尹氏命皇祖”,合乎冊命銘文“王平(根據王森先生的研究,所謂的“乎”實際上是“平”,卽訓“使”的“伻”“抨”)尹氏命某某”的辭例;二來更加諧韻。

由此更可清晰看出在康宮受封、建於南土的是皇祖。根據銘文,皇祖是南公,在昭王時期曾征伐淮夷(對應昭王時期征伐虎方)。
發表於 2020-5-3 10:47 | 顯示全部樓層
根据逨盘铭文西周时期对祖先的称谓,“王客我于康宮,乎厥命。皇且(祖)建于南土,敝(蔽)蔡南門,質(誓)應京社,適于漢東”。这里的皇祖就是曾国的始封者伯括,也被称呼为南公,就是文献中记载的南宫括,这些都是同一个人。曾国的始封的时间根据这些编钟铭文看,在周成王时期,地点在现在的湖北随州叶家山一带。
發表於 2020-5-3 10:53 | 顯示全部樓層
畴公編鐘的“A聖有聞”蔣文女士讀為“駿聲有聞”意思是正確的。但這個字从火,當釋為煖、煊,煊聲即煊赫的名聲。我曾把金文中的“䝳書”釋為“爰書”,𣦼聲之字和爰/宣聲字可通。“宣”聲字有“大”義,是講訓詁學的人常舉的例子。“宣”亦有疏通疏導之義(《诗经·大雅·緜》:“迺疆迺理, 迺宣迺亩。”),與豳公盨銘文之字的意義相合。還有一點也很重要,秦公鎛銘文的“叡尃明井(刑)”的“叡尃”讀為“宣敷”很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6-6 23:01 , Processed in 1.04321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