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4721|回復: 13

唐兰与郭沫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3-22 06: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张中行、汪曾祺两位先生都回忆过唐兰先生讲古文字学的时候提到郭沫若,但是说法似乎不同。张先生在《流年碎影》第25篇《前辈掠影》中说:

        辨认古文字是考古的一支,当时也是热门,唐先生钻得很深,也颇自负。记得一次上课,他谈这方面研究的情况,有个同学问:“郭鼎堂怎么样?”唐先生小声说个“咳”,接着是冷笑。推测他的意思是,外行胡猜,多可笑。

似乎张先生的感觉是唐先生瞧不起郭沫若。但是汪先生在散文《唐立厂先生》中说:

        郭沫若研究古文字是自学,无师承,有些右派学者看不起他,唐立厂独不然,他对郭沫若很推崇,在一篇文章中说“鼎堂导夫先路”,把郭沫若置于诸家之前。

此与张先生回忆的认识不同。张先生和汪先生都不是搞古文字的,他们的说法哪个更接近事实呢?裘锡圭先生在《我与唐兰先生的渊源》中说:

        先生讲课,喜欢批评郭沫若先生,时常说这个郭沫若讲错了,那个郭沫若讲错了,但却很少批评别的学者。我想这说明唐先生很看重郭先生。他觉得郭先生有资格挨他批,那些“自郐以下”的,他就不屑于提了。

看来是汪先生的判断近实,我想这大概跟汪先生和朱德熙先生是好友有关系吧。
發表於 2010-3-22 08:54 | 顯示全部樓層
其实唐兰先生对郭沫若先生的评价是很明白的,一看殷墟文字记和天壤阁就明白。例如文字记每次批评郭沫若,必定说“天资卓绝之郭沫若氏”、“天资过人,疵类亦所不免”。又如天壤阁“郭氏之书恒有惊人之发现……或不免大刀阔斧之病”。
唐先生批评得最厉害的,一个是叶玉森,一个是吴其昌。总是指名道姓,话也说得狠。
發表於 2010-3-22 09:26 | 顯示全部樓層
唐氏《古文字学导论》也有透露这方面的信息
發表於 2010-3-22 09:51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1楼(鱼游春水) 的帖子

以前读本科的时候,在图书馆看到吴其昌的《金文历朔疏证》一书被各在角落,满是灰尘,打开一看才知道原来也是武大一位前辈学者的著作,可惜那时候看不太懂。
發表於 2010-3-22 13:50 | 顯示全部樓層
郭沫若研究古文字是自学,无师承,有些右派学者看不起他,唐立厂独不然,他对郭沫若很推崇,在一篇文章中说“鼎堂导夫先路”,把郭沫若置于诸家之前。


“鼎堂导夫先路”,  我记得唐兰先生的原话好像是“雪堂导夫先路”,~~~~~
 樓主| 發表於 2010-3-22 17:34 | 顯示全部樓層
可能是汪曾祺记错了。我手头的是《汪曾祺全集》第6卷296页,北师大出版社1998年。
發表於 2010-3-22 19:55 | 顯示全部樓層
百度结果如下,手头无书未经证实。

唐兰先生在《天壤阁甲骨文存自序》中说:“卜辞研究,自雪堂导夫先路,观堂继以考史,彦堂区其时代,鼎堂发其辞例,固已极一时之盛。”
發表於 2010-3-23 12:34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6楼(槛外人) 的帖子

今据民国二十八年北平辅仁大学影印本《天壤阁甲骨文存并考释》唐序:

卜辞研究,自雪堂导夫先路,观堂继以考史,彦堂区其时代,鼎堂发其辞例,固已极盛一时。

基本上只有“极盛一时”稍有差别。果然可以“内事不决问百度”哈。
發表於 2010-3-23 13:32 | 顯示全部樓層
从四堂甲骨著述来看,雪堂“导夫”,观堂“考史”,彦堂“区时”,鼎堂“发辞”乃是及其精辟的概述。
鼎堂还不足以当探路者,呵呵!
 樓主| 發表於 2010-3-23 15:48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足”之语似不当。
郭氏年龄少于罗王,又不是最先看到甲骨文材料的那批人,自不可能成为“导夫先路”者。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0-21 00:58 , Processed in 1.05359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