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4201|回復: 1

徐樱《方桂与我五十五年》摘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5-23 20: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商务印书馆,2010年1月。
21-22页,李方桂先生谈恩师萨皮尔先生上课:
        萨师从不叫学生写文章,他只是一个劲儿地讲。每次上课,他都带着预备好了的整整齐齐的小卡片,一个劲儿地往学生肚子里灌材料。他不叫人写文章,也从不考试。(在座的年轻人培德、林德、陈宁萍、罗仁地都大叫,说又不写文章,又不考试,这真是好制度啊!)

联想到眼前制度,不由地感慨系之。
 樓主| 發表於 2010-5-23 20:28 | 顯示全部樓層
再摘录一段朱德熙先生对唐兰先生讲课的回忆(摘自《纪念唐立厂先生》,《唐兰先生金文论集》,紫禁城出版社,1995年10月):
        先生上课从来不带讲稿,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讲稿。。。。。。因为没有讲稿,完全是即兴的话,就像平常聊天,所以听课的人觉得特别亲切。听先生的课不但可以了解先生的学术见解,而且还可以看出先生治学的方法、态度和风格。所以很多同学爱上先生的课。用今天的眼光看,上课没有讲稿,甚至根本不怎么备课,似乎不足为训。不过评价大学里的专门课程,首先要看学术水平,教学方法还是次要的。这些年来过分强调教学方法,这对学生来说是迁就,对教师来说则是苛求,恐怕弊多利少。

这是30年前说的,怎么就那么对眼前的景儿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9-27 08:32 , Processed in 1.06038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