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3167|回復: 3

《王国维全集》出版 凝聚几代学者13年努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7-28 20: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刊发时间:2010-07-01 11:10:32 浙江日报

20世纪的中国学术界,可谓群星璀璨大师辈出。即使再过100年仰望历史的星空,王国维依然是一颗耀眼的恒星,闪耀着夺目的光华。最近,由浙江教育出版社和广东教育出版社联合出版的《王国维全集》与公众见面。煌煌20卷、840余万字,堪称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王国维著作全集,13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圆了几代学人的夙愿。  

  王国维(1877年—1927年)是浙江海宁盐官镇人,在后人看来,他真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他出身贫寒,早年屡应乡试不中,后来到上海谋生,凭借出众的禀赋学习成才,成为我国近现代的学术巨擘,在文学、美学、史学、考古学等众多领域取得了卓越成就,蜚声国际,其著作和思想至今仍影响中国的文化和学术。

  王国维去世后,海内外陆续出版了他的著作集,但内容缺失较多,并无全集之实。20世纪70年代末,华东师范大学史学所启动编纂《王国维全集》,并在1984年由中华书局出版了《书信》卷,但后来因故停滞。

  在上海古籍小组组长、著名学者王元化先生的推动下,华东师大史学所在1996年重启编纂工作,并与浙江教育出版社进行联系。就在双方开展合作的同时,广东教育出版社也在约请北京的学者整理编辑《王国维全集》。出于共同的夙愿,各方走到了一起,携手同心整理出版《王国维全集》。

  这是一项规模空前的浩大工程。王国维一生著作丰富,但因年代久远,不少文章散佚,搜集到的一些资料也较为芜杂,整理、点校、编辑、排版的难度非常大。

  王元化先生生前对《王国维全集》的编纂提出“求全存真”的要求,这4个字成为一条原则。为了尽可能收全王国维的著作,参与整理的人员跑遍了全国各大图书馆,并到海外搜集资料,期间不断有新发现,让大家为之惊喜。如书信部分,目前收入700多封,比1984年出版的多出将近一倍。840万字的内容,也比以往多了约一倍。

  然而更大的难度在于考证。王国维以他人署名写过一些文章,有些文章却又是他人执笔,另外他的一些引用、评注是否准确,也需要一一核对标明,并务求真实。这样枯燥乏味的工作,浙江教育出版社的团队一干就是13年,埋头案牍却甘之若饴。其中,老编审仇宝如退休后又返聘干了5年,直到《王国维全集》出版。编审郑广宣说:“只要能做王国维的全集,就是莫大的幸运。”

  整整13年,浙江教育出版社的社长换了3任,编辑部也换了3块牌子,期间转企改制、分配改革,然而对于《王国维全集》的支持始终坚定不移。“就算没有经济效益也要做。”浙江教育出版社社长汪忠说,“服务教育、积累文化、繁荣学术”是他们的宗旨,接下来打算出《王国维全集》简装本,让大师的学问和思想为大众所知,影响更多的读者。

  王国维学贯中西,在不少领域开创先河,其著作和思想既是一笔宝贵的历史遗产,对于当下文化传承和文化建设也具有重大意义。(陈扬渲 李国瑾)


http://www.gmw.cn/content/2010-07/01/content_1167253.htm
 樓主| 發表於 2010-7-28 20:30 | 顯示全部樓層

《王国维全集》出版纪实

本报记者 叶辉 通讯员 李国瑾 刊发时间:2010-07-13 08:00:00 光明日报

  20卷本、844万字,迄今最全的《王国维全集》由浙江教育出版社和广东教育出版社联合出版。这部承载着我国几代学人的热切期望,凝结着两代学人的心血,经历30余年才完成的国学巨著,是我国学术界的一大工程。6月21日,此书的责任编辑之一、浙江教育出版社辞书编辑室主任郑广宣,向记者介绍了此书的出版过
程。

  为国学大师“树碑立传”

  1927年6月2日,一代学人王国维以50岁的壮年毅然蹈水自沉于颐和园昆明湖,他的死震动学界,震动全国。王国维是中国现代学术的奠基人之一,在文、史、哲、教育等领域均有深入的研究,在戏曲史、甲骨学、殷周古史、敦煌学、简牍学、历史地理和古代民族史等领域均贡献巨大,留下了被视为经典的学术遗产。他“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学术追求,以及他的“学术三境界”等观点,为几代中华学人所传颂。

  长期以来,对王国维及其学术的研究,一直受到海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但整理和出版这份遗产,编纂一部《王国维全集》的工作却一直无法开展。

  清华大学教授傅璇琮在中华书局的档案里发现,他们早在1958年就有出版王国维著作的计划。但在当时的情况下,要出版王国维的全集谈何容易。

  全集主编之一房鑫亮,5月28日参加“王国维与中国现代学术”国际学术研讨会时说,20世纪70年代末,由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中国史学研究所所长吴泽教授主持,开始全面收集整理王国维的文献资料,为编纂《王国维全集》做准备。经数年努力,搜集到大量包括未刊稿在内的王国维手稿,整理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上世纪80年代初,出版计划被列入国务院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古籍整理出版九年规划(1982~1990)》,并获经费资助。1984年,王国维全集《书信》卷由中华书局出版。

  此后,全集的进程却因多种原因而终止,编纂工作再度陷于停滞。

  板凳宁坐十年冷

  1996年,谢维扬教授出任华东师大中国史学研究所所长。重新编纂《王国维全集》的工作再度提上日程。

  虽然时隔18年,早已物是人非,但一位重量级的学者的支持,却有力助推了编纂工作的开展。此人就是上海市古籍整理规划小组组长王元化。正是他确定了“求全存真”的编纂原则。

  1996年下半年,编纂工作重启,马上就遇到了经费问题。

  浙江教育出版社获悉后,时任总编辑骆丹认为,王国维作为20世纪首屈一指的大学者,又是浙江人,由浙江的出版社出版他的全集,理所当然。与华东师大历史所商定后,浙江教育出版社立即提供了20万元启动经费。史学所和浙教社共同策划成立了以王元化为主任的整理出版工作委员会,组成了以谢维扬为主编的编辑委员会,同时聘请吴泽、戴家祥等20多位各领域专家任学术顾问。

  1997年2月,《王国维全集》整理出版工作会议在浙江召开,王元化、傅璇琮、李学勤等与会。确定《全集》按著作、诗文、书信日记、译文等分类,按时间先后编排。另外,特设《附录》卷,收录价值较大的友人的回忆文字。

  《全集》立项后,马上被列入国家“九五”重点出版项目。

  编纂工作是一项“板凳宁坐十年冷”的活儿。华东师大历史所后来并入历史系,按规定,所有研究人员都必须承担教学任务,要考核工作量,评职称也有论文的考核要求。种种束缚和干扰,使得编纂者们无法心无旁骛地研究和校勘。

  未料这种无意的拖延,竟为全集的出版提供了更加详尽的材料。1984年出版的王国维全集书信卷中的书信为1916年到1927年间计500余封。20多年过去,又有200多封王国维书信陆续被发现,使现在的全集书信卷的书信已达744封。这些书信是王国维思维以及学术活动最为活跃的10年间写下的,呈现了他对甲骨文、敦煌学等当时最前沿学科的探索轨迹,为王国维研究提供了极为难能可贵的资料。

  由于许多书信并无落款时间,加上相当一部分书信系辗转抄录,部分是缩微胶卷拍摄的,时间一长,胶片上的字迹模糊不清,校勘极为困难。

  房鑫亮负责“书信”、“戏曲”、《传书堂藏善本书志》的编纂工作。王国维校注《录鬼簿》一书,此前各种全集版本均有收集,其底本均为清康熙年间的通行本。一旅日学者1997年在日本的东洋文库发现王国维校注的明万历年间的《录鬼簿》,发现以前出的有许多错误,同时也发现了不少新的批注。房鑫亮综合那位旅日学者的发现,方形成了新的王国维校注《录鬼簿》。

  《王国维全集》的整理出版,是一项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继续整理,并有所发展、有所创新的非常艰巨的古籍整理工作,整理、点校、编辑、排版难度很大,浙江教育出版社从项目启动至完成历时13年。其间人员不断变化,整理过程中也不断发现新的资料,因而交稿时间不断推迟,使后期制作困难重重。面对困难,编校人员尽最大努力做好编校工作,不厌其烦地与排版公司协调,尽可能把这种差异减小到最低程度。

  为了保质保量顺利完成《王国维全集》的整理出版工作,浙江教育出版社设立了由两名具有深厚功底和丰富经验的编审,为此项目专门引进的冯傲雪博士、多名专职校对组成的《王国维全集》项目组,集中力量攻关,先后有5位资深编审参与了书稿的终审。所有卷本编校次数均在五轮以上,部分卷本编校次数多达七八个轮次,保证了项目的顺利推进。

  “编其他书就像平时游泳,而编《王国维全集》却是跳水比赛。观众虽然能看到你一瞬间的精彩,但背后的那种艰辛,那种寂寞,他人无法体会。”郑广宣说。

  全程参与全集编辑工作的仇宝如编审不顾身体虚弱,毅然担任项目负责人。为此,退休后的他又坚持工作了5年。

  迄今最全的《王国维全集》

  2001年,广东教育出版社和北京的一批学者也在编纂《王国维全集》。为了资源共享和资源组合,浙江、广东两家出版社连同华东师大和北京的学者决定四方联合,携手完成这一国学工程。这大大推进了编纂工作的进程。

  今年6月,经历32年,凝聚着两代学人、35位学者心血的《王国维全集》终于出版。这是迄今为止最完备的王氏著述集。

  “当初接下这部书时,我们没有考虑经济效益,完全是为了服务教育、积累文化、繁荣学术。”浙江教育出版社现任社长汪忠说。期间,出版社虽然经历了三届领导班子,经历了“事”转“企”的改制,但却一如既往地支持这个项目,直到全集出版。

  对于新出版的《王国维全集》,傅璇琮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认为,全集在慎选底本、剔除其他人著述、点校准确等方面都做得较好;而每种著作前的题解类似我国古代提要目录,介绍版本源流和价值所在,对读者帮助很大。

http://www.gmw.cn/content/2010-07/13/content_1161996.htm
 樓主| 發表於 2010-7-28 20:30 | 顯示全部樓層

《王国维全集》传承文化的经验值得肯定

记者叶辉 通讯员李国瑾 发布时间: 2010-07-11 01:35 来源:光明日报

本报杭州7月10日电 “出版社的产品是要流芳百世还是转瞬即逝?出版社不能一味追求快餐文化!花两三个月编的书可能只能流传两三年,而像《王国维全集》这样花二三十年编的书就可能流传两三千年乃至永久!”浙江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茅临生在今天的《王国维全集》出版首发式上说。

  20卷本、8
44万字的《王国维全集》由浙江教育出版集团和广东教育出版集团联合出版,这是一部历时32年,凝聚着数代30多位学者心血的煌煌巨著。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阎晓宏以及著名学者傅旋琮、庄辉明、谢维扬、房鑫亮等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今天的首发式。

  王国维是20世纪中国蜚声国际的杰出学者,他的成就横跨多个学科领域,在历史考据、西学引进方面取得杰出成就,作出巨大贡献,他的思想和著作至今还影响着中国文化和学术的诸多领域。

  上海大学教授、《全集》主编谢维扬在首发式上介绍了编辑出版的过程。清华大学教授、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原秘书长傅旋琮说,《全集》为我国古籍整理和古典文献的出版提供了一个成功的范例,推动了王国维研究的深入。

  新闻出版总署原副署长、中国编辑学会会长桂晓风的讲话反响强烈。他说,当前,中国出版行业的改革进入了最深刻、最关键的阶段,绝大多数出版社已经或者正在转为企业。转企改制后的出版单位第一位的追求应该是文化追求。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无疑要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是不能单纯以经济指标作为标志,还要以文化复兴作为灵魂。“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文化兴盛,出版有责。《全集》出版工作历时13年,跨越浙教社三届班子,而文献搜集、整理、校核、研究工作长达30年,这些都极有启迪意义。应系统总结两社四方合作、优势互补的经验,不仅作为浙江教育出版社的财富,也作为全国古籍整理出版的思想成果。

  “作者啊你慢些写,编辑啊你慢些编,出版社啊你慢些出”!桂晓风在谈到部分编辑职业素养、学术素养下滑,浮躁之风见长,急功近利趋势蔓延,编校差错增加时转述了部分专家的呼吁。他说,浙江教育出版社表现了“板凳耐得十年冷”的精神,其严格的编辑和校对规范尤为可贵,有关编校人员的职业精神和职业素养尤为感人。编辑工作者必须有高远的文化追求,高尚的职业道德,高度的职业素养,高深的职业技能。编辑不必都成为学者,但所有的编辑都应该有学术素养,至少有一部分编辑应该是学者。
發表於 2010-7-28 21:53 | 顯示全部樓層
要买书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9-26 03:23 , Processed in 1.06725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