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4234|回復: 0

[原创] 先秦易论略说

[複製鏈接]
真正周易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0-9-22 08: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先秦易论略说
    
  我本身因为台湾的社会环境十分重视学历,使得我有许多论述观点并无法让台湾易经学术界所接受。外加家庭背景等因素使我与台湾易经学术界越加遥远,同时必须以命卜相维持生活。况且在台湾坊间命卜相相关人士,个个都只是想要取得命卜相相关诀窍且提早一步公布,以达到们在名利上的提高,也使他们自己能依此成为世俗所谓的『易学大师』近来这样的情形与风气也渐渐的影响大陆的整体易学界,假藉政府或各大学的名义,以利诱或以假说取得相关谬赞以及牌匾,再公告于世俗大众,使得其假说与谬论能够有所支持且恶性循环。同时也使得我等所辛勤研究之成果不敢公布甚至受其世俗众人排斥,而无法得到相关的支持,这就是目前台湾易学界的真实情况。
    
  要谈论先秦以前的易学,必须从先秦以前的古人思维来探讨,首先便要先从目前的现代所能得见的各项信息谈起。在台湾来说,有两个电视频道『地理频道』以及『探索频道』,都是在播放着世界各语文化与世界各国的自然界现象及其纪录,其中经常能看到播放许多世界各国少数民族的习俗。而大家有稍稍了解先秦以前易学的人们都知道,先秦甚至商周更以前十分风行以『兽骨』以及『龟壳或龟板』的占卜。但是大家若有多加了解一些少数民族的风俗习惯,都不免会知道那些少数民族或多或少都会有以『各种物品替代人们充当接受厄运的替身』的仪式。因此先秦以前的『兽骨』以及『龟壳或龟板』的占卜,十分有可能只是古代趋吉避凶的一种方式,甚至是简化占卜结果的趋吉避凶之法。因此各种宣称先秦以前的卜官占卜之法都将必须重新探讨,甚至于是更正。这样下来才会真正的对于先秦以前的古代易学研究有正面性的帮助。但是从我在1999年抱持这样的观念以来,多次受到挞伐与打击,我只能反向的坚决自我立场与那些欲以挞伐来夺得各个信息的人们壁垒相向。目前十分的需要考古相关方面的信息,以利于证实以及确定事实,使易学的诸多千古之谜能够逐一瓦解,同时也可以使易学能够更加确实的向前迈进。
    
  其次现代不论是易经学术角度或者是坊间命卜相的易论思维,几乎都有以数学加乘的思绪问题,且都是以着六十四乘以六十四得四千零九十六的卦卦相叠的角度在思考,但是也都是以失败收场。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先秦以前的古人们难道都未曾从这样的思维逻辑去思考过吗?相信也是必然会有的。可是又为什么没有留下相当的发展纪录呢?相信也应该有,但是完全度绝对很差,相信几乎都跟现代人一样,只能提出一些些无关紧要的零碎篇幅。难道先秦以前的古代人,也都像绝大多数的现代人一样都对易经理述的成因不甚其解吗?相信大家都会认为应该不是这样的。除却对于易经理述之成因不甚其解的角度外,先秦以前的古人们为何也无法甚至不以数学加乘作为易经理述的后续性发展呢?在我个人研究的成果里,其实八乘以八得六十四已经是极致的本位性质,再从这样的本位性质取互相交讦的演进逻辑,且藉此形成各式问题的结论。相信许多在于易经理述有相当研究的学者们,看到这里不免有一种想法,就是『为何有各式问题的结论,却又没有较明确且完整的定论论述呢?』。在我个人研究的成果里,其实并不是没有,而是『定论式』的论述将会脱离易学的成化逻辑,因此无法有任何定论式的论述。相信许多在于易经理述有相当研究的学者们,看到这里会说:『既然定论式的论述将会脱离易学的成化逻辑,又为何周易能书写成册呢?』。在我个人研究的成果里,我们必须对周文王深深的叹服,相信有人会问说『为什么要对周文王深深的叹服呢』?因为周文王能藉凭文字的制式机制来书写出『非定论式』的内文,并且将内文以文字的制式机制书写出极致的本位性质。使原先八乘以八的解译思维,以着最大的变化角度从最小的相关范畴演变成连锁效应。并把连续变化演变得可以朔前追后的必然现象,且连贯『连山』与『归藏』的要义。同时让习惯以文字『定制思维』的有心人士,无法从中了解其真实义涵;甚至让习惯以文字『定制思维』的有心人士产生误解并且无以为用。所以若要能留下较明确且完整的定论论述,只会显得自己更加误解,且会引导后世的研究学者也产生误解而更加偏离易经理述的后果。
    
  相信有许多人看到这里会有种不满的情绪,导致会有『既然周易都已经书写成册,又为何以文字定制思维解译会产生误解甚至是无以为用呢?』的迷思。在我个人研究的成果里,因为文字的定制式思维会把一切认定以文解字,甚至疯狂迷恋于其他人说文解字后的定论。且不论文字的定义为何,因为易本身的理述就是以变换为起始,亦以变换为持续不变的基理,因此文字定制式思维才会使人产生误解,甚至无以为用。这一切都仅只是因为诸多书籍书写时都以文字定制式思维在书写,导致阅读易经的同时会突然忘却易经本身的理述是不断的变换与演化。若有人执意以文字定制式思维在书写易经的译文,则会使一开始便产生思维性的偏差,导致后头阅读的人们认定其偏差为至理,甚至再书写其他思维性偏差的论述与文章。因而越偏越远,使得现在许多有深深研究易经的诸多学者们,只能以着佚文更迭来解释自己无法理解易经理述的原因。也因此诸多深深研究易经的学者们十分重视考古出土的『简书易经』与『帛书易经』。但是那些重视『简书易经』与『帛书易经』的学者们却又不敢向世人表白,自己研究易经理述多年,竟然只是回归到普走读生的理述认知,而且只是比普走读生看更多的书而已。学历问题就此成为那些学者们闪避被拆穿的屏障,而无法真正尽情的挥洒自己极欲研究易经理述的赤子之心。这也是我会被台湾诸多学者排拒在外的真实理由,他们深怕两个原因,『第一:台湾长期以民主与功利思想所薰陶,若我真的是已经突破易经成化理述逻辑之人,那我极有可能会拆穿他们不懂易经理述又持有易经理述教授的事实』;『第二:若我只是假称我已经突破易经成化理述逻辑之人,那他们若扶持于我,岂不是使他们平白损失许多的利益,同时一样会落得被人拆穿他们不懂易经理述又持有易经理述教授的事实』。因此他们宁可认为天下所有的人都与他们一样,都是无法突破易经成化理述逻辑之人,也不愿意去尝试着了解,甚至反对到底。
    
  相信诸多学者看到这里都会有一个问题,就是『除却台湾那种不知进取的学者思维,那又该如何才不会对于周文王书写的周易产生误解呢?』。在我个人研究的成果里,周文王书写的周易其实是运用各个『形容词』、『代名词』、『动词』等等诸多词汇穿杂其中,而不是以『文字定制式思维』在书写周易。譬如『元』、『亨』、『利』、『贞』这四个字便是『代名词』;『吉』、『凶』、『吝』、『咎』则是属于『形容词』。又依照所问事项的不同以及问辞的意义差别,使『形容词』、『代名词』、『动词』等等互相变换,所以周文王书写的周易是一本藉凭文字的制式机制来书写出『非定论式』的内文,而且书写出极致的本位性质。
    
  相信诸多学者看到这里又会不满的问『这些很多人都知道不是吗?用这些东西来讲述先秦易论,岂不是笑话人了,简直是把人当作小孩子嘛!』。没错,在我的思绪里面,我就是想要拿这样基础的东西来笑话人,因为大家只注意那几个小字眼,却没有注意到『整个周易都是那样子在论述的』。在这样的情形下,我不拿这些基础来笑话那些着迷于文字定制式思维的人,又该如何呢?文字定制式思维若单以说文解字来看,文字定制式思维才是铁铮铮的硬道理,可是如果整本书都是用『形容词』、『代名词』、『动词』等等词汇互相变换呢?文字定制式思维不但不会是铁铮铮的硬道理,反而是根本不值一谈的伪道理。别的不说,就说『君子』、『大人』、『小人』、『匪人』四个辞汇,这四个辞汇,确实可以采纳文字定制式思维来解释。可是当时代已然被儒家形式的文字定制式思维左右时,『君子』、『大人』、『小人』、『匪人』这四个词汇就失去其真理了。在先秦以前『君子』两个字,真的是代表『刚正不阿』的人吗?实际上不是的,因为『君子』这两个字是『第一人称』,也就是有事情来求问的人。有人会拿『论语』中的『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来否决我,可是大家思考一番,先秦以前的古人,以诸侯称『君』、以『子』尊称有才能的人,因此『君子』两个字只是为了广大适用于『第一人称』所用。所以『君子』这个辞汇,是两个单一文字词汇交互运用出的『第一人称』形容词。
    
  到这里会有更多不满的人以及更多想知道究竟的人会再问说:『那论语中的小人呢?他在易经易经理述思维里是什么呢?』。在我个人研究易经的角度里,『小人』与『大人』两个词汇在于周易之中,其实是『第三人称』的形容词,却也是『第三人称』的代名词。易经理述中以阴阳为倚重,有『大』自然就会有『小』,这是易经理述思维里不变的相对逻辑,而『大人』就是代表所问事项的角地中,他的能力在君子这个第一人称之上,以现代以及命卜相的名词当中,『大人』就是代表着能在所问事项里,对君子这个第一人称有所帮助的人。相对的『小人』就是代表所问事项的角地中,他的能力在君子这个第一人称之下,以现代以及命卜相的名词当中就,『小人』是代表着能在所问事项里,对君子这个第一人称没有帮助的人。但是能力在第一人称之下也意味着会『帮倒忙』,也就是没帮助就算了,还很可能会越帮越忙,甚至是碍事的人。
    
  相信很多人看到这里,会泛起『了解了』的想法,但我相信还是有人会故意再问说:『那!匪人呢?他在易经理述思维里是什么呢?』。在我个人研究易经所知的角度里,没错!『匪人』就是第二人称的形容词。因为在易经理述的思维里『有大就会有小、有你就会有他』,『匪人』就是所问事项的对方,也是有主动破坏性的人,至于是善意或恶意,就看从问词的意函中所引述出的思维点。因为问词意函中所引述出的思维会把『匪人』定在两个不同角度,第一个当然是绝对的『第二人称』,第二个很自然的是『恶意第三人称』。所以说论语中的小人在于易经理述思维里就是『匪人』。又因此我可能敎坏了了大家,因为只要持论易经理述的人,被人骂小人的人都必须默默的咽下这口闷气,因为『小人』只是代表一个多余而且没有任何帮助的人而已。
    
  有些学者们看到这里,会觉得有道理,却又认为还有很多不足之处,甚至希望我能多说一些我个人研究成果。当然那些不满的学者们也会有种『只有这样,就想要概括论全吗?』。当然我的研究成果不会是只有那么一点点,我也十分想要将所有的研究成果与大家分享,但是那种功利主义薰陶下的学者们,实在是多如牛毛。诸如许多借题发挥甚至书写成书,以此贩卖牟利的人们,自古至今不曾断绝。倘若我简单说出,却被他们大作文章拿去贩卖牟利,请问这对易学会是幸福吗?相信不但不是幸福,甚至是易学之灾,同时也会是『读者文灾』。不单单不必要,而且是祸害后世。因此若没有想好相当对策,我不会轻易把『易经六十四卦卦名与卦辞订定的一贯性逻辑』公布。主因就是那些功利主义薰陶下的学者们没有经过『形象』、『对应』、『顺逆』、『类化』的绝对了解下,只会书写出误导后世研究易经的文章,所以这样的情形应该要有相当对策,否则只会祸害后世、贻害千万年。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1-23 10:14 , Processed in 1.07128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