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则成

请教“与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0-10-3 08: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左傳》僖公四年

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遂伐楚。楚子使與師言曰: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

郭錫良本《古代漢語》頁135注釋3:使,派遣使者。與,介詞,和,跟。師,指以齊國爲首的軍隊。



當是把與師分拆理解。文獻中多見使言曰這樣的例子,如《左傳》昭公四年:

王弗聽,負之斧鉞,以徇于諸侯。使言曰:無或如齊慶封,弑其君,弱其孤,以盟以其大夫。



其中使言曰,即使某言曰的省略。如此,楚子使與師言曰與師應當作一個名詞詞組理解。

典籍中的與師,多可理解爲+,不過有一例可資參考,如 《左傳》僖公三十三年

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于東門之外。……蹇叔之子與師,哭而送之



[]孟明乙丙。○正義曰:《世族譜》以百里孟明視爲百里奚之子,則姓百里,名視,字孟明也。古人之言名字者,皆先字後名,而連言之。其必是名,西乞白乙,或字或氏,不可明也。《譜》雲:或以爲西乞術、白乙丙爲蹇叔子。案傳稱蹇叔之子與師,言其在師中而已。若是西乞、白乙,則爲將帥,不得雲也。或說必妄記异聞耳。



與師的解釋是在師中而已。這裏的與師可以理解爲與于師,爲動詞詞組。先秦文献中,名动相因,“楚子使與師言曰”中的“与师”是否是源于此呢,即解释为军方人员。
發表於 2010-10-3 17:57 | 顯示全部樓層
与师,是否可以读作“舆师”。《左传》成公二年:“寡君不忍,使群臣请於大国,无令舆师淹於君地。”
可指军队整体,疑亦可指个体。
發表於 2010-10-3 22:52 | 顯示全部樓層
使与某言”这种句式《左传》尚有:
宣公十五年:使与之言曰
襄公二十五年:卫献公自夷仪使与甯喜言
“使与某言”、“使言曰”用各有当,未必可据此而非彼也。
發表於 2010-10-3 23:08 | 顯示全部樓層
则成读这一处书用心了。旧注似皆未及。
查《史记·齐世家》(中华本1489页)于此作:

楚成王興師問曰:“何故涉吾地?”


或《左传》“與”为“興”字之误?
發表於 2010-10-3 23:41 | 顯示全部樓層
若依jiaguwen 则是向齐师传递话语
若依则成、亦趋,则是楚师派人向齐传递话语
“师”属齐或楚,略有分别。
《史记》作“楚成王興師”则话语人为楚。
 樓主| 發表於 2010-10-3 23:51 | 顯示全部樓層
《左传》、《史记》素能对校,则成疏忽失查,受教了
發表於 2010-10-3 23:58 | 顯示全部樓層
若是“楚子使兴师,言曰”,“言曰”趋向性不明,恐有语义不完之病。

是齐师,非晋师。

“楚子使与师言曰”,楚子派人和齐师说道:“........
發表於 2010-10-4 00:05 | 顯示全部樓層
史记叙事,多有以己言出之者,措辞与先秦古书固不尽相同。以史记与先秦古书对读,或当校勘文字,或当查验史事,宜分别对待。
發表於 2010-10-4 08:28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把“使”看做动词,“楚子使”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楚王派出的使者?郭锡良本恐也是此意,只是表述不准。jiaguwen兄的翻译似也是如此看的。
 樓主| 發表於 2010-10-4 08:30 | 顯示全部樓層
二者当然不能完全一样。
“楚成王興師,问曰”
“楚子使与师言曰”
但是“楚成王興師,问曰”提供了“师”的归属在楚。这是之前仅仅凭断句不好直接判断的。
《左传》作“使与师言曰”包含两种可能:
一作“使与师言曰”,其中“使与师”和“兴师”对应,那么“使”有派遣之意。“与师”读作“舆师”,指楚师(整体),如此《史记》作“兴师”并非照录《左传》,只是意同。这一解包含楚发兵和派人询问齐二意。
另一,仍是之前江南风所说,“使舆师言曰”,舆师,为军方人员。这一解仅是楚派人询问齐。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0-21 01:21 , Processed in 1.06375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