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4878|回復: 0

[原创] 《論三皇》『女媧補天』

[複製鏈接]
真正周易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0-11-2 03: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首先必须声明,此为个人观点,没有对错是非之论,一切仅能静待考古发现是否与此一观点契合而已

  在『淮南子』卷六的「览冥训」中有提及
1:『夫阳燧取火于日,方诸取露于月,天地之间,巧曆不能举其数,手徵忽怳,不能览其光。然以掌握之中,引类于太极之上,而水火可立致者,阴阳同气相动也。』

2:『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勐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鼇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苍天补,四极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虫死,颛民生。背方州,抱圆天,和春阳夏,杀秋约冬,枕方寝绳,阴阳之所壅沉不通者,窍理之;逆气戾物、伤民厚积者,绝止之。』

  现在先将脑袋放空,再把观念与思维推拉到迷信或科学知识不足的角度,以及『万物唯天论』的思考下。可以模拟出古代人在科学知识不足的情形下,有许多想法,如神鬼论说或是天地思想。相信大家在这样的前提之下,可以直接的想到,所谓『天生地养』的古人想法,在这样的想法下,也应当有人会想要能够预测当时所谓的『灾害』,例如『乾旱』『洪水』『日蚀』『月蚀』以及与其他『动物』的生存搏斗,想当然尔的会有观察大自然的现象与反应。

  好,『淮南子』卷六的「览冥训」有提及到『取火于日,方诸取露于月』,阴阳的观念。然而『淮南子』一书其实是西汉时期的书文,属于君权时代的作品。很自然的其中所说,必然是属于道听涂说类的『想像』作品,但不可讳言的,其『想像』作品应当参杂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就像明朝的『封神演义』一般,是集中各个宗教神话故事以及个人丰富『想像』下的杰作。所以说想要辨正,自然要以影射思考为主轴,而不是依文字内容而去解译。

  当大家着重于考古的『简』『帛』之时,不论是『适古』亦或者『正古』,都必须掌握到,解译古文字之后,要能于理相符,这样才能真正的定论,否则将只会争论不休。而所需要的『理』是什麽呢?其实就是『一贯不变的生成逻辑』。所以说只有『考古出的文物』以及『解译古文』是绝对不足够的,还必须搭配俗称『中心思想』的『一贯不变的生成逻辑』,这样下来才可以使『古』得以展现其『真』。

  其中我所提出的『淮南子』『女娲补天』部分,其中带有绝大部分的『影射』,因我本身在台湾便是以『命、卜、相』业维生,故此在这样的角度下,很容易找出其最可能的『影射』与『引述』部分。

  古代人,尤其是『秦朝始皇帝赢政』以前,是十分标准的『神权时代』,不论是西方文化或是世界各地文化,思维的进程都是依照『神权时代』『君权时代』『民权时代』在演变。因为世界各个地方与民族文化的发展性不同,所以各自有先后。然而这样的三种权,有各自分为『为我(为个人)』与『为它(为神、君、民)』两大类。

  在咱们汉民族的角度来说,神话时期其实就是『神权时代的为祂』,例如有许多考古的墓葬,若是年代过于久远,都可以发现,有所谓的祈神去病的墓葬迹证。并且在于非洲或东南亚以及澳洲的深远部落,都还是有以『祭师』为长的行为。而后或因野心、或因分歧,便渐渐的变成『神权时代的为我』,进入藉神权掌势的时期。例如比较容易起部落战争或部落协议的深远部落,往往都是有『族长』与『祭师』两种不同的职位。若依照汉民族的历史推论,此种现象应该起始于『黄帝』与『炎帝』。

  然而这与『女娲补天』又有何关係,其实关係很大,因为『女娲氏』还在『神权时代的为我』之前,也就是『女娲氏』属于『神权时代的为祂』时期的氏族部落。当时代是『神权时代的为祂』的时期,就会有藉『神鬼』『天地』推论各种灾害的思绪与想法,也自然的会有相关推论的逻辑与定位,亦有传说纪录与文化。

  既然如此,就可以将咱们脑袋瓜中的思绪,藉由『淮南子』这一两篇文章,往回推论与影射判定。

  『淮南子』内述所谓『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裡的「四极废」,十分可能是「东、西、南、北」搞不清楚;「九州裂」十分可能是地震频传;「天不兼覆」十分可能是气候剧变;「地不周载」十分可能是地质学的沙化现象。这些现象其实应该与现代地质学家与天文学家所谓的『磁极转变』有关,因为依照天文学家所述『磁极转变』会引发气候的变更,以及许多的地质质变,不过也不排除是火山爆发。后面的『火爁炎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勐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则可以连贯解释为「因天灾地变引发的诸多不可以预防之灾害」。

  『淮南子』内述所谓的『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鼇足以立四极』,在前段所判断下,「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很可能就是奠定天上的『五星』,也就是「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还有自古属于天文一类的『命、卜、相』学派,都常诵念着『五星连珠,必有灾变』,或是『七星连珠,必有灾焉』。且『断鼇足以立四极』很可能是除了以「正东方」、「正南方」、「正西方」、「正北方」以外,另外填入以其他文字或图样的「东南方」、「西南方」、「西北方」、「东北方」,来确立四正四向;或在四正方之中加入其他文字或图样。利用八方五星的搭配,推断可能会发生什麽事情,进而闪避或是反击等等。

  看到这裡,许多人会认为,这说法不过是无聊的『想像』所『推测』罢了。实际上会有这般『推测』并非单纯『想像』而来,而是属于『天文类』的『命、卜、相』术中,有两门术论『七政四馀』与『果老星宗』,虽然这两门术论的分别在星位的重视点不同,但都重视『十二位盘』、『太阳、太阴、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二十八宿』这三个角度。当然『七政四馀』与『果老星宗』是后人所写,可是『女娲补天』其后的演变可能,却无法否认的『七政四馀』与『果老星宗』是其中的可能吧!

  另外,传说『黄帝轩辕氏』与『蚩尤』对战,有去请教『女娲氏』与『伏羲氏』,而『命、卜、相』术中有所谓的『古三式』,也就是「太乙神术」、「六壬神课」、「奇门遁甲」这三种术论。其中「太乙神术」以「太乙星(北极星)」游走八方十六宫为用,就像是意指在天;「六壬神课」运用初、中、末以及干支为用,就像是在指人;「奇门遁甲」以八方八位为取向,就像是在指地。

  其中「太乙神术」十分可能就是由『女娲氏』指导后改良或模拟出的术论,然而「奇门遁甲」与易经八卦相彷,亦十分可能是在『伏羲氏』指导后改良或模拟出的术论。

  且传说『女娲氏』是人首蛇身,这很可能是树居,在树上结绳梯,而后因『神权时代』的拟神化,才有人首蛇身的说辞。所以我才会在论三皇的部分说『女娲氏』很有可能是『有巢氏』后期演化的氏族部落。

  若有问题欢迎提出来探讨,在这裡相信不会有什麽论战,但是在坊间,尤其是台、港、澳的「命、卜、相界」,保证杀到红眼,最后一定是拿个人私德当作批评的武器,祖宗十八代都挖出来骂,这就是『民权时代的为我(为个人)』「假民主」,假借民气恶意批评之。

  其实我个人十分敬佩武汉大学的「陈伟」教授,要能像「陈伟」教授这样的人,只有『民权时代的为它(为民)』才会有。否则在「假民主」的薰陶下,除了从流的假借民气恶意批评之外,是十分难以生存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

GMT+8, 2020-8-15 22:24 , Processed in 1.05380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