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2627|回復: 2

(转)教授當年之朱芳圃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4-8 12:2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朱芳圃(1895-1973),號耘僧,湖南醴陵南陽橋鄉(今属株洲)人。      朱氏最有名的著作,有《甲骨學商史編》、《殷周文字釋叢》二書,今之治甲骨學者已經很少提及,在半個世紀之前,朱氏大名,不在孫海波之下吧?
      朱先生與當年的十三伢子為長沙一師同學,後曾為同事,交情似乎不錯。上個世紀二十年代,二人共赴京師,不過遭遇不同。毛氏入北大作圖書管理員,朱氏則師從大師王國維,攻讀清華國學院研究生。
      朱氏後執教鞭於河南大學。解放後某年月日,校長嵇文甫進京,主席忽然問起當年的這位老同學:朕舊時同窗,今教授河南貢院,契闊廿載,卿回汴之後,可致朕意,望朱先生進京一敘。誠恐城隍的嵇校長回汴後,一下火車,風塵僕僕,攜秘書直至朱府。
      “不知校座此來,有何貴干?”朱先生當然是一臉迷茫。
       嵇文甫目光如炬,喜不自勝,信心爆棚。“主席他老人家十分想念您,希望教授您能進京,暢敘別後情誼。”
      “哦~~~~~”
      校長大人沒想到吃了一個閉門羹。這差事竟然不好辦,無法向主席交代,如何是好?這廝,這廝,可恨,可惱!茅坑里的石頭~~~~~~~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一年年過去了。
      主席到鄭州視察,對這位老同學依然念念不忘。朱先生始終堅持不見。有人問,全國人民都把能見到主席當做自己一生中最偉大最光榮最崇高的夢想,您為何如此固執,對領袖豈可如此無禮?
      “不與諸侯交!”這竟是朱氏的理由。其耿介如此。
      據說這句話曾經在全河南省受到批判。但朱氏的待遇也由此轉了個彎兒。正是領袖同學的無上地位,使得朱氏的待遇每創新高。即使在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運動中,也沒有人敢動朱氏毫毛一根。各種運動,朱氏願參加就參加,大小會議,想幾點來就幾點來,想發什麽言論都可以。朱氏有了這一層護身符,誰敢得罪呢?萬一主席怪罪下來,那可是咔嚓一聲,腦袋搬家的事啊!
      自知者明。朱先生很乾脆,我就是一介書生,教書匠,我憑自己的勞動過活,蠅附驥尾而致千里,我無與焉。
      朱先生萬年患病,葉落要歸根,提出回湖南老家去。河南省政府聞之,火速派人追趕。河南只有兩個研究甲骨文的專家,孫海波已經作古,朱芳圃碩果僅存。萬一朱氏遽歸道山,河南再出甲骨,誰人與訪?即使朱先生不願回來,派往湖南的人,也一定要把甲骨文的手藝學到手才成。
      可是,派去學甲骨的人鎩羽而歸。朱先生回到湖南之後,患病,已赫然長逝。
      朱先生一生未婚,故無子女。回鄉之後,跟侄子過活。甚可歎也!
      今日之治甲骨者,海內外不下數百人之眾。但甲骨學一詞,實由朱氏提出,知之者寥若晨星。
http://user.qzone.qq.com/80164447/blog/1299159295?ptlang=2052&ADUIN=18556501&ADSESSION=1302192171&ADTAG=CLIENT.QQ.3067_FriendInfo_PersonalInfo.0
發表於 2011-4-8 17:06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歎啊可歎!
發表於 2011-4-9 15:16 | 顯示全部樓層
这文章写得真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0-21 00:07 , Processed in 1.04407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