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查看: 3197|回復: 1

大家轻松一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1-7-19 21: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庸师惯读破句,又念白字。……被某庸官延请入幕,官不识律令,每事询之馆师。一日,巡捕拿一盗钟者至,官问:“何以治之?”师曰:“夫子之道(盗)忠(钟),恕而已矣。”官遂释放。又一日,获一盗席者至,官又问,师曰:“朝闻道夕(席),死可矣。”官即将盗席者立毙杖下。
适冥王私行,察访得实,即命鬼判拿来,痛骂曰:“不通的畜生!你骗人馆谷,误人子弟,其罪不小,摘往轮回去变猪狗。”师再三哀告曰:“做猪狗固不敢辞,但猪要判生南方,狗乞做一母狗。”王问何故,答曰:“南方之(猪),强与(于)北方。”又问:“母狗为何?”答曰:“《曲礼》云:‘临财毋(母)苟(狗)得,临难毋(母)苟(狗)免。’”

笑林广记。
發表於 2011-7-20 09:09 | 顯示全部樓層
太祖皇帝将展外城,幸朱雀门,亲自规画,独赵韩王普时从幸。上指门额问普曰:“何不只书‘朱雀门’,须著‘之’字安用?”普对曰:“语助。”太祖大笑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
                                                                ——北宋·文莹·《湘山野录·中卷·太祖将展外城》


之乎者也,尚且助不得甚事,何況一筆半畫,又關係得了甚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手机版|小黑屋|简帛网

GMT+8, 2019-10-22 21:56 , Processed in 1.049029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