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 繼續訪問電腦版

简帛网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册
樓主: youren

〈陳公治兵〉初讀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3-11-21 10:44 | 顯示全部樓層
王適[古邑]之行,楚邦稍安。君王焉先居灾亂之上,以師徒焉。

很少人討論到「觀」這個字,原考釋者解為「諦視」,我認為簡文「觀」其實就是「觀兵」之「觀」,〈陳公治兵〉篇名有「兵」,但內容卻無一「兵」字,其「士兵」之概念,在簡文中都寫為「師徒」,所以「觀師徒」事實上就是「觀兵」,即今語之「閱兵」。〈陳公治兵〉的開頭應該這麼理解:楚王在[古邑]之戰後,於「灾亂」進行閱兵大典,「灾亂」(釋讀方式可再斟酌)是個地點,並非楚王在「灾亂」觀察他處師徒,而是楚王在「灾亂」校閱師徒。這就像楚莊王在兩棠之戰獲勝後,於河雍進行閱兵一樣,向諸侯國展現軍力並宣示這地方由楚國所管轄。值得留意的是:《韓非子•喻老》:「楚莊王既勝,狩於河雍,歸而賞孫叔敖。」兩棠之戰後,莊王在「河雍」閱兵時還進行田獵活動,這與〈陳公治兵〉中楚王「命師徒殺取禽獸雉兔」,可說若合符節。楚王閱兵時,命師徒狩獵,師徒行陣混亂,因此楚王才指派陳公狂輔佐執事人操練部隊。
發表於 2013-11-21 22:13 | 顯示全部樓層
簡14“堔(或深)內王卒”的第一個字原簡文寫法上“灾”下“土”,即從土灾声,疑當讀為“再”。
發表於 2015-2-5 11:20 | 顯示全部樓層

回 58楼(暮四郎) 的帖子

补充两例:《上博八•子道餓》簡2“悳(德)行”的“悳”字作 悳.png   、“鄭公渡”认爲与楚简常见的德字还缺一竖笔,可分析为从目从心,这里可看作“惪(德)”字讹写。《上博五•鮑叔牙與隰朋之諫》簡5字作“ 悳2.png   ”沈培先生認爲應爲“悳(德)”字。参看http://www.gwz.fudan.edu.cn/SrcShow.asp?Src_ID=1591
《陳公治兵》此字應從陳劍先生意見,從土從悳,爲地名,具體地望不詳。
發表於 2015-5-10 09:52 | 顯示全部樓層
引用第52楼海天遊蹤于2013-05-31 15:41发表的  :
《陳公治兵》簡4“戰于塗漳之滸”,“塗、漳”有研究者讀為“沮、漳”,這本是很好的意見,通假例證如《祭公》20“皆缶(保)舍(胥)一人”,既然“舍”可讀為“胥”,自然“塗”也可以讀為“沮”。又陶文有字作“ ”,從門,疋聲,是“閭”字異體。“閭”是來母字,與“塗”為定母字,同為舌頭音。可見疋、且都與舌頭音有關。

近日拜读先云兄硕论时又看到此字,感觉“涂”字在字形上还是有一些疑问,主要是“宀”下所从疑是尗,《克鼎》“叔” 所从尗与之右下形同。字隶定作从水从宀从尗,疑以尗为声。《古字通假会典》748页列“阻”与“慼”通作。可证此字可读作“沮”。先云兄所引各家对“沮漳”多有讨论,此不赘。
發表於 2016-12-11 21:18 | 顯示全部樓層
今日读通鉴至唐德宗贞元二年,见上与李泌议复府兵云云。按西魏行周礼,并李泌所云。可知,上博竹书城濮之行与陈公治兵,盖亦类后世府兵事。
其二,贞元三年上复问复府兵之策,李泌对曰:戍卒三年而代,及其将满,下令有愿留者,即以所开田为永业。家人愿来者,本贯给长牒续食而遣之。不过数番,则戍卒土著。余不从事于秦汉简,然其间必有类此之行事。
發表於 2019-3-30 09:32 | 顯示全部樓層
将简16到简20等5简搁置,剩余的简文是可以排序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簡帛網|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1-2-28 04:57 , Processed in 1.076459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